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妾身见鬼了 第9章(2)

作者:佟芯
  凌子翊听得心跳节节加快,心脏都快爆开了。

  她该不会是想向他示爱吧?

  凌子翊凝视着她那双含情脉脉的眼,以前他怎么会看不出她的心意呢,他真是愚蠢!

  凌子翊双手捧住她的脸,靠近她道:“听好,我会吻你也不是在发泄,我从来没有随随便便的看待你,我会吻你是因为——”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从未对一个女人产生如此难为情的心情,该死,他居然在害臊!这种话他绝对不会说第二次!

  靠近她耳边,对着她打肺腑说出真心话,说出他全部的情意,“小满,我喜欢你。”

  苏小满听到了,听得真真切切,她双眼含泪,呜咽道:“我也喜欢世子爷。”

  凌子翊一听,将她搂入怀里,如此用力的确定她的心是属于他,他要将她永远留在身边。

  接着,他松开了她,额头抵着她,眸底带有满足的望着她,苏小满也害羞的睇向他,两人相互凝望着,都忍不住笑出声。

  这就是两情相悦的滋味,有多美好,既想哭,又想笑。

  苏小满也是第一次看到凌子翊这么看着她,那双眸多么深情、多么温柔,饱含着浓烈的情意,他也是喜欢她的,她真的好开心。

  这时候,凌子翊的脸朝她愈来愈贴近,两人灼热的呼吸都融在一起了。

  苏小满很自然的闭上双眼,任由心脏扑通扑通跳着。

  就在两唇快要贴上之际,有人朝书房内大声一喊,“世子爷,皇上宣召,要您和侯爷即刻进宫!”

  大喊的那人便是阿贵,他挨在门边相当尴尬,两人都快亲嘴了,但皇上下的御旨他不能不说。

  凌子翊将脸埋在她肩头,闷闷地道:“可恶!就差那么一点!”

  苏小满听到他说这句话不禁脸红,他这样好像觉得没吻到她很可惜呢。

  接着,凌子翊直起身来,揉着她的头,疼宠的笑道:“小满,等我从皇宫回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苏小满只能傻笑着点头,再傻笑着目送他离开。

  此刻,她心里就像是盛开了一朵美丽的花,快乐得全身都轻飘飘的,像踩在云端,好想唱歌,好想跳舞,无法自已。

  苏小满一整天心情都很愉悦,像是梦到了最美的梦,陶醉其中。

  “小满姑娘,你看起来很开心。”杏花从她背后冒出来道。

  苏小满吓了一跳,心虚不已,“没有啊,哪有……”

  “你都快飞起来了,是跟世子爷发生什么好事了吧!”杏花暧昧的道,看她脸色红润,心不在焉,一直都在傻笑,肯定是好事。

  杏花现在对苏小满可是更尽心的侍候,她从阿贵表哥口中得知,前阵子苏小满在夜里遭人掳走,世子爷心急如焚,马上追去救人,看得出苏小满在世子爷心里是很重要的,她和表哥都乐见两人有好结果,并将苏小满视为未来的主子服侍。

  “哪有什么好事啊!”苏小满故作生气,脸上却掩不住羞涩。

  “小满姑娘,快说嘛,是怎么回事!”杏花更想知道了。

  “才不要说。”苏小满快步往前,走得很快,就是不回答她。

  小满,等我从皇宫回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苏小满不知在心里反复念上第几遍了,捧着颊傻笑着。

  他到底想对她说什么话呢?该不会是要她嫁给他吧?

  天啊,她期待得什么事都没法做,一心只等他回来!

  苏小满这一等就是从白天等到晚上,平常她早就饿得饥肠辘辘了,结果今天还是杏花端来饭菜才想到要吃饭,被杏花取笑,接着她看着变暗的天色,坐不住了,在房门外探着。

  “皇宫很远吗?为什么还不回来?今晚不会回来了吗?”

  苏小满实在静不下来,和杏花走出院落,想去问问颜总管,凌子翊平日进宫都是去多久才回来,走到中庭,她看到一群仆人在聊天,热闹得不知在嚷着什么,好奇的凑上前听。

  “赐婚?!真的假的!”

  “这种事可不能乱说呀!”

  回答的是服侍镇远侯的仆人老江,他说得振振有词,“是真的!颜总管刚刚亲口跟我说的,他出门时遇上从宫里出来办事的徐公公,颜总管和徐公公是同乡,便闲聊了几句,恰巧提到皇上今天要侯爷和世子爷到宫里一趟,除了叙叙旧外,最主要的目的是想将芝兰公主许配给世子爷。”

  “芝兰公主可是有名的美人啊!”有人惊呼道。

  老江又继续开口,“听说芝兰公主对世子爷爱慕许久,公主十七岁的生辰将到,昨天央求皇上为她赐婚,这是徐公公亲耳听到的,今天要世子爷进宫,肯定是为了这桩事。”

  “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呀,世子爷也二十三了,是该成亲了!”

  “能娶到公主,可是三生有幸啊,往后世子爷会更受皇上重用的!”

  “嘘!圣旨下来前可不能传出去,颜总管要我不能说,我可是偷偷说的……”

  “嘘!”所有人都有志一同的竖起食指嘘声,这时有人看到苏小满,错愕喊道:“小满姑娘……”

  仆人们一齐望向她,他们平常和她都相处的不错,也知道她十分得世子爷的宠爱,还助世子爷顺利取得曹氏诬害前任夫人的证据,不是普通的妾室,在她面前说这种事自然尴尬。

  苏小满有点恍神的挤出微笑,“赐婚?我该不会是听错了吧?”

  “这是真的吗?”杏花紧张地问。

  “呃,颜总管不会骗人的,且这又是徐公公说的,徐公公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老江迟疑了下道。

  仆人们也都面有难色,想安慰苏小满,却不知从何安慰起,身为妾室的她,本来就该有迎接主母进门的心理准备,不过对方是公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公主会让世子爷有其他的女人吗?

  苏小满一句话都没说,恍惚的转身离开,仆人们看了都觉得不忍,摇起头来。

  杏花追了上去,“小满姑娘,一定是搞错了什么,等世子爷回来……”

  “我当然会等他回来了,别担心!”苏小满转过身,冲着她一笑,笑得很开朗,双眸里映着坚定。

  那天晚上,苏小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她的心像被棉絮塞爆了,紊乱不已,那种轻飘飘踩在云端上的愉悦感觉没了,整个人变得沉重起来。

  她只能拚命告诉自己,没有赐婚这回事,一定是搞错了,她要等他回来问清楚。

  但到了隔天,凌子翊依然没有回来,又过了一天,第三天了,还是没见到他的人,苏小满的希望渐渐破碎,但她还是带着微弱的期待,想等他回来。

  然而,外头却传来凌子翊和芝兰公主一起游湖的消息,有仆人上街听到了传闻,大街上传得绘声绘影,说两人的好事近了,众人虽然有心对她隐瞒,但还是被她知道了。

  苏小满不愿相信,隔天上街去打探消息,果真有人看到凌子翊和公主一起游湖,还一起逛街、骑马,她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如何回到侯府里的。

  她就像从云端上狠狠摔了下来,连仅存的一点盼望都没有了。

  “小满姑娘,也许世子爷是有什么原因才会和公主在一起……”杏花安慰她道。

  “我没事。”苏小满朝她勉强一笑,关上了门,泪水立即蓄满眼眶。

  “凌子翊,你这个大混帐!你是和公主玩得乐不思蜀才不回来的吗?”她低下头大骂。

  自己到底在傻傻等待着什么呢?等着他回来说要娶她?

  他现在可是被公主看上,会成为驸马的男人,再也不是她可以奢求得到的,她不要作梦了。

  而且听说芝兰公主很美,肯定是个举世无双的美人吧,会不会他和公主一起出游后,就喜欢上公主了……

  苏小满心里有埋怨、有忿恨,还自暴自弃的想着凌子翊会喜欢上公主,但其实她很明白,会变成这种局面并不是凌子翊的错。

  他没有错,皇上赐婚他是不能抗旨的,他只能迎娶公主,而她,别说她不愿和公主分享男人,就算她愿意,公主也不见得容得下她。

  等凌子翊回来,他就会宣布他和公主的婚事了吧,他肯定很难对她开口,前几天才说喜欢她,现在却要对她说出即将迎娶公主的残酷事实。

  她不想让他为难,不想让两人都痛苦……

  苏小满无法再等待下去了,她无法等他回来宣布他将成为公主的驸马,无法眼睁睁看着他成为驸马爷,光是想着她就觉得无法呼吸。

  苏小满落下了泪。

  “对不起,夫人,我鼓起了最大的勇气,想跨过我跟他之间云泥之别的差距,但最后还是……”

  去了皇宫四天,在第五天早上,凌子翊终于和镇远侯相偕回来了,一踏入家门,就听到颜总管和众多家仆的道喜声。

  “恭喜世子爷!贺喜世子爷!”

  “侯爷,这真是天大的喜事呀!太好了!”

  “为什么恭喜我?”凌子翊一脸莫名,镇远侯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

  颜总管解释道:“小的在外头遇上徐公公,听徐公公说了,皇上有意要为世子爷赐婚。”

  凌子翊紧蹙眉头,和镇远侯对看,很意外这件事会传入家门,他淡淡地道:“这事我回绝皇上了。”

  什么?!

  仆役们对于回绝两个字都感到震惊,这不是抗旨吗?而且迎娶公主可是美事一桩,未来前程似锦,世子爷居然不要?

  凌子翊哼道:“我怎么可能会去娶公主,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干,娶那种娇滴滴的女人自找麻烦,我不肯娶,那女人还气哭了,非要我陪她到处玩才肯放了我,真是任性的要命!”

  听到貌美如花的芝兰公主被批得一文不值,仆人们都傻眼了。

  镇远侯笑咪咪的,明白儿子是为了苏小满才回绝婚事的。皇上大怒,他还费了很大的力气替儿子说情,幸亏皇上是个明君,明白婚姻不能强求,更因为皇上和儿子除了君臣关系外,年龄相仿的他们还是好友,皇上不想因为赐婚导致两人友谊生变,只要求儿子尽可能安抚公主,要不皇上耳根子就不得清静了。

  “好了,快去吧,你不是急着去见人吗?”他调侃道。

  急着去见谁?

  仆人们疑惑望向凌子翊,只见他快步离开,冒出了一个疑问——该不会世子爷是为了苏小满才回绝赐婚的吧?

  凌子翊完全没想到这一进宫会去了四天,他心里惦记着苏小满,想着她害羞表白的模样,真想回到她身边,他头一次对进宫感到不耐烦,当皇上要他娶公主时,他更是大胆的直接回绝,他娶公主一个骄蛮女做什么,他当然要娶他喜欢的姑娘,他要苏小满当他的世子妃,将她永远留在身边。

  阿贵跟在背后,看着主子脚步飞快,暗自偷笑着,真没想到主子用情至深,是个痴情种,连公主都不屑一顾,小满姑娘要是知道了肯定很开心。

  进了小跨院,凌子翊终于来到卧房,迫不及待推开房门,以为她待在房里,却见里头只有杏花一人。

  杏花沮丧的坐在桌前,一见房门被推开,看到凌子翊和表哥回来,连忙站起,急急的对凌子翊道:“世子爷,您终于回来了,小满姑娘听到您被皇上赐婚的事,一直在等您回来,直到传出您和公主出游的消息,她到外头打听发现是真的后,便执意要走……”

  “你说小满离开了?”凌子翊震惊不已,压根儿没想到赐婚这件事会透露出去,当然也料想不到会传进苏小满耳里,误以为他要迎娶公主,导致这种后果。

  “小满姑娘是昨天离开的,她带走这些……”杏花指着桌上的银宝箱。

  凌子翊这时才注意到桌上放着银宝箱,那是他用来放珠宝的,此时空了大半,里面还摆着一张纸,那是他们当初写的契约,上头写着银货两讫,互不相欠等字样,震得他脑袋一片轰隆隆响,无法回神。

  “怎会变成这样,世子爷拒绝赐婚,就是为了小满姑娘……”阿贵想不到这趟进宫会发展成这番情景,不禁摇头。

  闻言,杏花吃惊的道:“世子爷拒绝赐婚?!小满姑娘太早走了,若是她能多留一天……”

  好一会儿后,凌子翊才从苏小满离开他的事实里回过神,那空了大半的银宝箱和字条,让他看了怒火直上心头。

  “你真行,真行啊!我要你等我回来,你却给我来个银货两讫,你拿走的何止一百两!简直是抢匪,挖了我那么多钱,这里少说也有四、五百两!真是死爱钱的女人!”凌子翊咬牙切齿。

  她还把他所有的感情带走了!毫不留情,一点都不留余地,要用钱把他们之间的一切斩得一干二净!

  以为拿了他的钱,就不会跟他有瓜葛了吗?

  想跟他银货两讫,从他生命中消失,他绝不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