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妾身见鬼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妾身见鬼了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在那之后,凌子翊和镇远侯一天天的培养感情,想重拾父子之情。

  先前儿子深夜找上他,对他披露曹氏加害穆氏的所作所为时,镇远侯才明白,原来儿子待在青楼,是在帮皇上秘密查案,加上曹氏的蓄意挑拨,才让父子俩距离拉远,镇远侯想到过去动不动就骂儿子,对他有着浓浓的愧疚,在所有事落幕后,他想要好好弥补儿子。

  父子俩以前说没两句话就开始吵架,现在会一起下棋、一起种菜,想把过去错过的亲情补回来,他们也会要苏小满待着,好透过她和穆氏对话。

  苏小满用她的双眼与唇舌,帮忙传递穆氏想说的话,描绘出她说话的表情,以及笑得温柔的模样,而他们父子俩虽然看不见穆氏,但都能感受到穆氏温暖的存在,会心一笑,在苏小满眼里看来,他们一家三口非常的幸福。

  终于,穆氏可以放心离开了,就在今天。凌子翊和镇远侯一早起来,听到苏小满这么说时,都感到措手不及。

  镇远侯更是大受打击,落寞无比道:“这么快就要走了……”

  苏小满点点头,“是的,夫人说看到你们父子和好,她已经没有遗憾了,她游荡在人间十几年了,这里不是她该待的地方,她该走了。”

  穆氏就待在苏小满身边,用温柔的眼神看着他们父子俩,在她耳边说了话,接着,她如实的传达出穆氏的心声,“侯爷,夫人要您好好保重身体,别老是在夜里跑到她墓地前,她说天冷了,这样您会着凉的,对身子不好。”

  镇远侯知道穆氏就待在苏小满的右侧,他看着那个什么都没有的位置,不舍的道:“我……我真希望可以和她一块去……”

  苏小满马上摇头,严肃的道:“夫人不许您这么说,她要您长命百岁,她先去一步,来世有缘的话再做夫妻。”

  镇远侯久久不语,苏小满知道他心里很空虚难受,需要一点时间调适。

  接着,她朝凌子翊道,“世子爷,你娘也要你保重身体,要好好孝顺你爹,你帮皇上办案也得小心点,千万不能大意。”

  凌子翊仔细聆听着,表情带有哀痛,不舍娘亲的离开,虽然他看不到娘亲,但藉由苏小满说的一字一句,他可以感受到娘亲像生前那样陪在他身边。

  苏小满继续传达着穆氏的话,叮咛他们父子生活上要注意的细节,像是想将她当年意外死去,来不及对他们父子说的话都一一交代。

  凌子翊知道他不能绊着娘亲不让她去投胎,让娘亲离开才是真正为她好,只在最后又问道:“我娘她现在是什么样子?”

  “你娘很美,一身翠绿色衣裳,头戴着橘红色的宝石簪子,耳朵戴的是珍珠耳环,脸上表情温柔又慈祥,看起来很幸福很满足。”苏小满望着穆氏,形容道。

  凌子翊用力点头道:“我会记住的。”记在他脑海里,永远不会忘记。

  “还要我交代什么吗?”苏小满望向穆氏。

  穆氏对她有话要说,叮咛她道:“小满,你也要好好把握,把该说的话说出口,喜欢子翊就勇敢对他说吧!”

  苏小满没想到她这么直接,顿时满脸赤红,“说什么呢,这岂是简单的事!”

  穆氏仍不放弃,“我儿子他人真的不错,当相公一定会疼你的,唉,我、我真想帮你说,偏偏他看不到我,只能由你主动了,我看得出来我儿子很喜欢你,他只是脾气别扭了点、倔强了点,他这人就是口是心非……”

  苏小满涨红着脸,只挤得出这句话,“夫人别闹了!”

  穆氏在她头上轻拂着,像在摸着她的头,慈爱的道:“小满,我儿子的幸福就交给你了,我是认真的,我希望你能当我的媳妇。”

  什么幸不幸福的!“夫人,你真是……”

  “我娘在跟你说什么?”凌子翊见苏小满红着脸,像在和他娘争辩什么,不禁好奇问道。

  “没、没事!”苏小满赶紧堆起笑否认。

  接着,穆氏终于说起正经话,令她松了口气。

  “夫人说,在她走后,烧一点纸钱给她,一边烧一边喊她的名字就行了,还有可以的话,也帮府内的无形众生办个法会,有的是心存遗憾无法去投胎,有的是自杀身亡,会活在自杀的痛苦里,死后也不断重复着自杀的动作,帮帮他们,也算是做功德。”

  “这当然没问题。”凌子翊承诺道。

  “我该走了。小满,谢谢你帮了我那么多,我死而无憾了……”穆氏朝苏小满感激一笑,然后像是心愿已了,身子变得愈来愈透明,最后一眼,她笑容满面的望向她的丈夫和儿子。

  “夫人……”苏小满哽咽的喊出,在这段日子里,她早和穆氏有了深厚的感情,她就像是她另一个娘亲,她真舍不得她离开。

  凌子翊和镇远侯听到她这么喊,一齐望向她注视的那个方向,想道别却依然什么都看不到。

  “夫人……离开了。”

  消失了。

  这一句话,让他们父子脸上同时露出失落和寂寞。

  “不要难过,夫人她是笑着离开的,她说她死而无憾……”苏小满眼角噙着泪水,那是欢喜的泪,代表穆氏在今世已经圆满了,可以放下凡尘去投胎,是桩喜事。

  穆氏已经去投胎了,她……也该走了吧?

  苏小满看着手上的纸张,这是她和凌子翊共同签下,各执一份的契约,而今她心思已变,她喜欢上那个男人,有了贪念,想永远待在他身边。

  而这几天她也活在害怕中,担心凌子翊将另外一百两给她后,她就得离开了,幸好他和他爹还需要透过她和他娘说话,她才又多待了几天,但现在他娘已经离开了,她还有留下来的理由吗?

  最后,她依然要离开吧……

  “小满,我是要离开的人,你是活着的人,你跟我不一样,你还有机会,你不试试看,怎么知道不可能呢?”

  “我看得出来我儿子很喜欢你,他只是脾气别扭了点、倔强了点,他这人就是口是心非……”

  苏小满想起穆氏对她说的话,内心再次动摇,然后看向自己的双手,感受到她活着、她存在的事实,想起许多死去的人无法实现心愿,但她有这双手,她可以做很多事,她也可以说出口,她真的要什么都不做的离开吗?

  苏小满更想起遭狼攻击的那一晚,当时她真的好怕会死掉,因为她死了会变成鬼,再也无法和凌子翊说话,若是她真的离开这里,一踏出门槛就死了,什么都没对他说,她甘心吗?

  苏小满从小就能见鬼,鬼魂有许多遗憾,她自然懂得他们的感受,她的爹娘因牛车翻覆意外而死,走得太突然,她有很多话都来不及对他们说,心里也一直遗憾着,难道她真的想在她的人生里多添一笔遗憾吗?

  她总是把凌子翊看得高高在上,把自己变得好渺小,认为他看不上她,在他面前把情意隐藏起来,不敢被他发现,只因为怕被他拒绝,怕会受伤而想保护自己。

  她就这么胆小吗?连试也不敢试就要逃了吗?要是真如穆氏所说,凌子翊对她也有着同样的情感,她不就这么错过了吗?

  她不要!

  苏小满心里头坚定的冒出这句话,她想试试看。

  对,何不放手一搏,试着把想说的话说出口,就算他真的不喜欢她,拒绝了她,她也把她的心意传达出来,这样就够了,不会再有遗憾了,她想赌赌看……

  “冲吧!”

  苏小满一下定决心,就马上冲来凌子翊的院落里,在书房外对着自己呐喊道,还左一拳右一拳,做出鼓舞自己的动作,浑然不知凌子翊和镇远侯正远远地看着。

  “她是在做什么?”凌子翊纳闷不已。

  镇远侯笑道:“哈哈!这丫头真可爱,个性机灵又细心,若我有这么可爱的媳妇该有多好,我想你娘也是这么想的吧。”

  在阿贵代替他被凌耀掳走当人质的那两天,镇远侯就躲在苏小满藏身的那座小跨院里,是苏小满陪他打发时间,也因此让他喜欢上她的可爱开朗。

  凌子翊脸色一窘,“爹,你在说什么……”

  “不是吗?你不是很喜欢她?这几天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了,你总是看着她,好像在忍耐着什么,又不肯说,口是心非。”镇远侯笑咪咪地道。

  “我、我哪有。”凌子翊急着否认,但全被说中了,他的耳根子淡淡染红,连话也说得有点结巴。

  阿贵笑着附和镇远侯的话,“世子爷确实很宠小满姑娘,有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世子爷喜欢小满姑娘呢。”

  凌子翊瞪向阿贵,心里却心虚的想着,有那么明显吗?

  镇远侯满意的点头说道:“小满很不错啊,虽然家贫但很有志气,很疼爱两个弟弟,你娘娘家发达前,家里也是务农的,农家女没什么不好,吃苦耐劳,爹是没有门户之见的,还是你……瞧不起她?”最后一句话,尖锐一问。

  “不,我没有瞧不起她!”凌子翊立即为自己澄清。

  “那为什么不快点对她有所表示,把她娶进门来?你们不是签有契约,你不怕她拿了钱就走了吗?”镇远侯并不认为儿子会给钱要她走,只是用来提点他,要他动作快,他才有孙子抱。

  凌子翊浑身一震,想起和苏小满一起签下的契约,心脏骤地吊得高高的。

  该死的,他完全忘了这件事!她总是待在自己身边,他最痛苦的时候她都在身旁陪伴着,让他习惯她的存在,习惯到他以为她会永远待着,忘了他们之间签有契约,忘了她会有离开的一天。

  她现在该不会在等着他拿一百两给她,就准备要走人了吧?

  凌子翊脸色无比难看,额头冒出青筋,抡紧了双拳。

  镇远侯看出儿子在紧张了,和阿贵一起偷笑,然后对着他语重心长道,“子翊,我和你娘的缘分太短,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一定不会让她死,一定会保护好她,但如今说这些都没有用了,失去的不能重来,所以,你若真有那么喜欢小满,就把话说清楚,将人留下,你可是个男人,不要不干不脆,何况我并不认为,小满她对你没有意思。”

  镇远侯说的这番话,就像是一记棍棒打在凌子翊后脑杓上,狠狠敲醒了他。

  他忽然惊觉,这些日子以来他是在做什么?

  明明是喜欢苏小满的,总会趁她没注意时盯着她看,却爱面子的不肯说出心意,明明想紧紧抱住她,却强自忍耐着,任心里堵着一股闷气不得抒发,他就这么害怕会被她拒绝,成为一个大傻瓜吗?

  他把自己的自尊当成天,那么的骄傲,要是她真的拿了他的钱就走,他就不怕再也找不到她吗?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会不会这么一分开,两人就天人永隔,到时他再来悔恨?

  真可笑,他是男人却不干不脆,什么事都不做,只会任光阴一天一天逝去,只敢在心里爱着她,真是胆小鬼!

  何况,她也不见得不喜欢他吧?

  要是她真的对他无意,那么他就死缠烂打,不让她走!他可是镇远侯世子,岂会留不住一个女人,好歹他也有男色在,把她迷倒就行了吧!

  凌子翊在有所领悟后,内心一扫郁闷,轻松惬意的道:“爹,谢谢你,我知道了!”

  镇远侯满意的点点头,知道他儿子聪明得很,要去做他该做的事了。

  凌子翊越过父亲,大步朝苏小满走去,一步步走得急,只想快点走到她身边,甚至忍不住先喊出声了。

  “小满!”

  苏小满还在书房外想着该如何对凌子翊开口,突然被他这么一喊,看到他朝自己大步迈来,紧张的屏住呼吸。

  凌子翔一下就走到她面前,扣住她的手,将她拉进书房里。

  “世子爷……”苏小满不明白他要做什么,袖子里的一张纸不小心滑了出来,掉在地上。

  凌子翊看到了,停下步伐,苏小满想弯身捡起,却被他更快地拾起,一见是他们的契约,只想把它撕了。

  “你拿着这个做什么,是想跟我讨一百两吗?就这么急着离开?我可不准你走!”凌子翊的愤怒里夹带着浓浓的独占欲,朝她啦哮道。

  他说什么?他不准她走,不希望她走吗?

  苏小满心跳加速,突然骤生一股勇气,拉高嗓音解释道:“不是的!我没有要走,也不是想跟你讨那一百两,我是……我有话对世子爷说!”

  最后一句,她大声朝他奋力一喊,凌子翊一时被她这气势震住。

  苏小满对上他的眼,鼓起勇气说下去,“世子爷,其实我说了谎,那一晚我吻你,说是在安慰你,那确实是安慰没错,但是,我不是对任何人都可以这样安慰的,什么对你没企图,要你当作被狗咬,都是我胡说的,其实世子爷对我来说是特别的,我只会那样安慰你,我只会亲你……”

  说着那么羞人的话,苏小满脸红得都快滴出血了,变得结结巴巴,“其、其实我对世子爷,我……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