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妾身见鬼了 第7章(2)

作者:佟芯
  苏小满看了看安静的四周,果真“人”都走光了,忍不住嘀咕道:“真过分,说了那种让人难为情的话后,就这么走了……”

  “我娘走了?她说了什么?”凌子翊听到她的嘀咕声,开口问道。

  “不,没什么!她只是有事先离开了。”苏小满哪敢照实说,接着她想到了什么,“对了,世子爷,你怎么来了?你不是看不到你娘?”

  凌子翊当然不可能说出他半夜心神不宁,特地到她房里找她一事,只说是阿贵在后院发现她丢落的簪子,觉得有异到她房里一看,才发现她不见了,然后他娘用树叶花瓣为他带路,他才来到这里。

  接着,他问起她人怎么会在这地方,至今他仍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苏小满脸色变得凝重,虽然说出真相肯定让他大受打击,但不说会害得他受到更大迫害,于是她一五一十将她踏入后院所目睹的可怕事实说出来。

  当凌子翊听完,果真晴天霹雳,他表情震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你说,当年是我叔叔帮着曹氏诬害我娘私通,也是我叔叔买凶杀我,龙凤胎更是叔叔的孩子,他和曹氏背着我爹两人暗通款曲多年,现在,我叔叔涉嫌水坝工程贪污案,知道这案子是我侦办的,为了不让我查下去,聘了十方罗刹要杀我……”他转述了一遍她说的话,语气难以置信。

  “我所说的句句属实,就因为被你叔叔发现了我在偷听,我才会被打晕绑走,是那些鬼朋友救我脱困的……”苏小满知道这事实让他很难相信,无奈的道:“你不信我也是自然的,毕竟那是你最信任的叔叔……”

  “不,我相信你。”凌子翊相信他们这段一起共度的日子,她帮了他这么多忙,她不会对他说谎的,而且……

  凌子翊脸色沉重的说了下去,“其实我前两天就查到工部有高官涉案,我叔叔有涉嫌的极大可能,只是我还没有找到铁证,还想着这肯定是弄错了,没想到他真有涉案……”

  苏小满回想起白天时的事,难怪他看起来心情不好又心不在焉的。

  “让我想想……”凌子翊双眸里闪着迷茫,他深深吸了口气,试图冷静下来,斩断情感,凭着理智做判断,“我叔叔若是共犯,这就可以厘清我的疑问了,为什么曹氏当年只是寄居在府里的表小姐,却能让秦总管听令行事,她一个妇道人家还有能耐雇用赏金刺客,所有事就都说的通了。

  “秦总管曾受叔叔所救,对他比对我爹还忠心,当然会听我叔叔的话,当年叔叔虽还没升上侍郎,但也是个六品官,以他的俸禄是能聘上刺客的,要收买王知诚也是轻而易举……”

  凌子翊继续分析,“曹氏怕鬼不敢杀我,所以是我叔叔找来刺客杀我的,我娘会没发现到他和曹氏狼狈为奸,背着我爹私通,大概是因为都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他们两人也怕被发现,见面时格外小心的关系吧。

  “曹氏和我叔叔私通的时间点,我想,就是在我爹被先皇派去边关战区支援的那一个月,我记得我爹回来没多久她就有孕了,加上龙凤胎刚出生时又较虚弱瘦小,我爹当龙凤胎是早产,便没有怀疑龙凤胎其实是足月生下的,并不是他的孩子,之后我叔叔分家,他们两人刻意不常见面,更不会被揭穿……

  “他的命就捏在我手上,只要我向皇上禀报,他就会凄惨落魄,子希是他儿子,他想杀我,让他儿子当上世子,是绝对有可能的……”凌子翊推测的合情合理,说到最后,他语气发颤着。

  “哈哈……”接着,凌子翊笑了,一连被信任的两个人欺骗,打击受创甚大,哭不出来,只能讽刺的大笑。

  他不明白,他的人生是怎么回事,居然被这两人毁了,他娘遭诬害意外摔死,他长年来和爹感情不和睦,这些年来他过得很不好……他无法原谅,他被这么耍弄,被这么欺骗,他真的好恨……

  “哈哈……”他弯下身,不停地嘲讽大笑着。

  苏小满看着他大笑,看得很心疼,她该怎么办才好,该如何安慰他才好,把他抱入怀里吗?

  等苏小满回过神来,她已经捉住他的衣领,踮高脚吻了他。

  她真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她只是……不想听到他笑得那么凄凉,不许再笑了,她不想听见他的笑声,她想让他忘记痛苦的一切。

  但苏小满从来没有亲吻过人,她只会闭上眼,笨拙的贴着他的唇。

  凌子翊的笑声止住了,看着眼前这张紧闭双眸的脸蛋,他的脑袋被炸得轰隆隆响,真不知道这个女人在做什么,居然这么大胆、这么没有矜持、不知羞的吻着一个男人,她是不是疯了?

  然而他却无法使力推开她,她贴着他的两片唇瓣好软,她的身子也柔软的嵌合着他,女人迷人的气息钻入他鼻息里,搔痒挑逗他的心,他发现他并不满足。

  这是吻吗?这根本不是吻!

  凌子颂被她勾动起男人掠夺的本能,他一手将她揽入怀里,一手扣住她的后脑杓,肆虐的品尝她的唇瓣,还钻进了她的小嘴里,恣意的占有,这才是真正的吻。

  她好甜,比那甜死人不偿命的霜子糖更加甜腻,但是,他却喜欢这甜美的味道,仿佛能治愈他内心的伤口,使他忘记疼痛,他闭上眼忘情的亲吻她,彻底投入其中。

  他在吻她……苏小满傻住了,她只是想让他闭上嘴,没想过他会回吻她,让她知道原来吻不是嘴贴着嘴就好,还有更深入、更热情的,他的舌正充满占有欲的与她纠缠,攫住了她,这一刻她的心跳声咚咚咚的敲响心房……

  老天!苏小满被吻得虚软,要不是他抱着她,她肯定会腿软滑下,此时,她感觉到自己坠入如梦似幻的情境里,被他的吻细细密密的呵护着,又同时被他炽热的舌索求着,她快融化了……

  苏小满在不知不觉间,也沉醉在这个吻当中。

  不知吻了多久,两人才分开,眸底是一片迷离蒙眬。

  苏小满率先回过神来,像想起了什么,整个脑袋都醒了。

  天啊!她居然强吻了凌子翊!

  虽然说用着那么放肆又害羞的方式亲吻的人是他,但是,是她先扑上去亲他的,他会怎么想她,会不会当她是在勾引他,或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完了,她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

  苏小满难堪的结结巴巴澄清道:“世、世子爷你别误会了,这、这只是安慰的吻,我对你绝对没有企图,绝不是因为对你有妄想才吻你……”

  凌子翊还沉溺在方才美好的吻当中,听到这句话他有些不敢置信,“你说刚刚你吻我只是在安慰我?!”

  苏小满直点头,“对,这是安慰,因为你看起来很难过。”

  凌子翊狠狠瞪她,想起她曾经因为想安慰他,将他搂在胸前,现在对他献吻居然也只是安慰他?她还特别强调对他没有企图,也没有妄想,这不就是不喜欢他的意思?不喜欢他也能吻他?

  凌子翔真不敢相信,胸口一团火都冒出来了,朝她咆哮道:“这样就能随随便便吻一个男人,你脑袋有问题吗?你还要嫁人吗?”

  苏小满被他吼着,垂下头不敢看他,“世子爷,你就当被狗咬吧!”

  “被狗咬?我一点都没有感觉,这吻功也太差了。”凌子翊咬牙切齿道。

  苏小满听他说的不屑,忍不住赌气回道:“既然一点感觉都没有,那世子爷你为什么还要吻我呢?你大可推开我!”

  凌子翊变了变脸色,说不出口他为何要吻她,为何他内心会澎湃如潮,对她有着满心的悸动,直想将她揉入怀里,只想将她融入骨血,在吻着她的那一瞬间,他心里只有她,只为她着迷……他这是怎么了?

  那个吻如棉花般柔软,如蜜糖般甜美,让他内心满腹的愤怒哀伤都被她安抚了,他到底受了她什么蛊惑?

  凌子翊发现他心里是明白答案的,他再怎么迟钝,在今晚因发现她的人失踪,以及看到她被狼攻击的那一幕而紧张时,他也察觉到她对他的重要性了,那个甜美的吻更让他意识到他有多么为她着迷,他早已经为她心动了,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她将他拥入胸前安慰时,在她拉近他与父亲的距离时,在她捉着他的袖子,依赖着他时,在他不知不觉想对她好,纵容着她时,一点一滴的感情已经累积而起。

  只是,他是个无比骄傲的人,听她说那是安慰的吻,她对他没有妄想,她不喜欢他,要他当成被狗咬,他岂能承认对她的这份感情。

  他可是镇远侯世子,身分有多尊贵,有多少女人喜欢他,他怎么可能自作多情的承认自己沉溺在那个吻当中,为她神魂颠倒!

  对,他不该为她着迷的,他们之间只是一桩交易罢了,他给她两百两,她得帮他调查曹氏,如此而已,他得认清楚这个事实。

  对,没有错,他对她只是一时无法掌控的意乱情迷。

  凌子翊这么告诉自己,也为了保护自己的自尊,他怒不可遏地朝她道:“那个吻只是发泄,我心情正不好,需要发泄,你吻我只是刚好而已。”

  苏小满脸色刷白,很是受伤,但,这也是她招惹来的不是吗?

  就算他对她有多好,有多温柔,还飞奔来救她,但她也明白,她跟他身分相差太大了,她一个农村女是配不上他的,更何况,她也不认为他会喜欢她。

  她可还牢牢记得,他带她到布店的那一天,她穿着漂亮的衣裳,以为自己成了天仙公主,他却损了她一顿,让她从云端上摔下来,从此她知道在他眼里,她跟漂亮搭不上边,他看过更多更美的女人,他看不上她的。

  更重要的是,他们之间有着银货两讫的契约关系,所以她还是不要对他心存妄想比较好,不要喜欢他才不会受伤。

  何况他也说了,他会吻她,只是如他所说的发泄,是她刚好送上门,那个吻是没有感情的。

  苏小满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要自己认清现实。

  接下来,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僵了好一会儿。

  苏小满有些难受,怕他生气不理她,她不贪心的,不奢求这个男人也喜欢她,她只要他们维持平常的样子就好了。

  她捡了果子,堆起笑讨好他道:“世子爷,这果子很好吃的,可以止渴。”

  凌子翊不理睬她,找了树枝让火烧得更加旺盛。

  苏小满见状,也帮忙捡,轻轻喊了他一声,“世子爷,这些树枝和果子我放在这里……”她就近放在他身边。

  “等天一亮就走。”凌子翊口吻冰冷的道,在火堆前坐了下来,没有看她,更没有去吃果子。

  苏小满心口一窒,心想他或许永远都不会理她,不会再对她那么好了。

  她不敢靠近他,与他隔了一段距离,离火堆有点远,她双手环抱着手臂,冷得缩成一团。

  凌子翊瞥了她一眼,蹙紧眉头,“坐过来一点,不冷吗?”

  闻言,苏小满像小狗般雀跃的靠近他坐下,还以为他不会理她了。

  凌子翊将他身上披的大氅脱下,从背后包覆住她。

  “世子爷,这样你会着凉的……”苏小满惊讶道,真没想到他会为她披上衣服,她马上脱下想还给他。

  “不必,我有那么娇贵吗?”凌子翊忍不住赏她白眼,她真爱惹他生气。

  “可是……”

  “真啰唆。”凌子翊干脆将她拉入怀里,把大氅罩在两人身上,一起取暖。

  苏小满没料到他会有此举动,她几乎是挨着他,脸都红了起来,全身也热烘烘的,快晕倒了。

  不是说她太随便没有矜持吗?那现在为什么抱她?

  苏小满心里嘀咕着,但她聪明的闭紧嘴巴,绝不会再笨到说什么话来惹他生气,只要他肯理睬她,像平常那样说话就好。

  火堆烧着,为两人带来温暖,凌子翊注视着她的发顶,久久,他沙哑的道:“小满,幸好还有你在。”

  他虽然气她,但他还是庆幸在他得知残酷真相的这一夜有她在,有她陪伴着他,不至于让他孤单的承受。

  苏小满抬起头,与他对上眼,明白这一句话代表的意思,她静静的陪伴他。

  两人相依偎着取暖,明明心里的情意快冲出胸口了,一个眼神、一个呼吸都充满对彼此的情愫,但他们一个自卑,一个高傲,都没有将真正的心意说出口。

  最后苏小满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她醒来已经天亮,她发现那件大氅盖在她身上,她身旁还放着好几颗果子,比昨天她给他的还多,她一笑,往袖子一擦就拿着吃。

  凌子翊人呢?

  苏小满看了看四周,就见凌子翊人在前面不远处,阿贵等一干护卫都在。

  她边吃果子边走过去,朝阿贵问道:“你们何时来的?”

  “昨晚跟在世子爷后面来的,看到你紧紧抱住世子爷,我们便不好打扰,都躲了起来,嘿……”阿贵捉捉头,尴尬的道。

  苏小满听了都快晕了,感觉头正在冒烟,呐呐问道:“那……也看到了?”

  “不,并没有很多人看到,只有一个、两个、三个……”阿贵还真数了起来,看到主子走来,不便再多说。

  苏小满呆住,动也不动。

  凌子翊看到她这副呆样,魂魄都不知飞去哪了,在她面前挥了挥手,“怎么了?快点吃,要离开了。”

  苏小满回过神,忙问道,“世子爷,要回去揭发你叔叔和你二娘的罪行吗?”

  凌子翊摇了摇头道:“还不到时候,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搜证,得找到我叔叔贪污的证据才行,还有我刚刚接到消息,秦总管、碧珠和王知诚三个证人都已经找到了,需要三、四天才能带到京城,我得要亲自审问。”

  经过一晚的休息,还有苏小满的陪伴,凌子翊的心情已经平复下来,不像昨晚那么的愤怒又悲伤难过。

  在他说完后,他突然感受到树林间的风吹草动,迅速将苏小满拉到身边。

  “怎么了?”苏小满感觉到古怪。

  “看来有人不想让我活着回去。”凌子翊眯起俊目,警戒地道。

  下一刻,苏小满看到有一群黑衣人从天而降,皆蒙上脸,额上印有诡异的印记,阿贵等十几个影卫马上以凌子翊为中心围成一圈做戒备。

  “是十方罗刹。”

  苏小满抬起头,听着凌子翊这么说,想起这是昨晚凌耀说要派来杀他的人,居然速度这么快。

  凌子翊用着悠闲的口吻问:“是工部侍郎让你们来的吧!说吧,他给了你们多少钱,是一百两,还是两百两……”

  “是两千两,你的人头还真有价值——”

  “闭嘴。”为首的首领打断了多嘴下属的话。

  不能说出雇主身分是刺客组织的常识,这句话等于是招认了。

  凌子翊在听苏小满说叔叔想害他时,虽然相信她,但总有种不真切的感觉,现在亲耳听见十方罗刹承认是他亲叔叔想杀他,那份哀痛愤恨的滋味钻进骨子里,更是加倍的痛心。

  凌子翊眸底闪过恨意,咬牙切齿道:“真那么想杀我,毫不留情面,那么我也不会再将他当成叔叔了,陷害我娘的这笔仇,还有加诸在我身上的一切,我非一一回报不可!”

  “全都杀了!”

  十方罗刹总共有十人,为首的首领喊出了声,接着,齐刷刷的朝他们一举攻来。

  苏小满从没见过这种场面,害怕的偎近他,凌子翊揽住她的腰,往怀里带。

  “别看。”

  刚听到这句话,苏小满就见刀光朝眼前挥来,然后,一道鲜红的血喷了出来,是对方的血,这景象震骇了她,吓得她赶紧闭上眼,将脸埋入他怀里。

  两方打斗着,刀光剑影,锵铿声不断。

  凌子翊知道他的内力虽然恢复不少,但他得保护苏小满,无形中曝露弱点,加上十方罗刹招招狠毒致死,武功不容小觑,和对方打持久战对己方不利,他马上做出判断,朝影卫下令,准备以最快的速度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