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妾身见鬼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妾身见鬼了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快!快醒来!”

  “快醒来啊……”

  “快呀……”

  苏小满听到好几道声音在她耳边吵着,不知是谁在跟她说话,她迷蒙的睁开眼,只见眼前有好几只鬼盯着她,还来不及尖叫,底下一个颠簸,让她往后一弹,她这才发现自己正待在一辆堆满稻草的马车上,幸好有稻草的缓冲力,她才没有受伤。

  苏小满也同时想起她目睹了凌耀和曹氏的秘密,在逃跑时被打晕的事。

  “他现在是要带我上哪?”

  “小满姑娘,你不用怕,我们是来救你的。”

  “是你们……”苏小满回过神来,仔细地看着在她面前的一张张鬼脸,发现都是她认识的,全是侯府里的鬼魂。

  “是夫人要我们跟着你的,她说她会找世子爷来救你。”

  “小满姑娘,你帮我们那么多,实现了我们的心愿,我们要报答你。”

  “是啊,就算夫人没有要我们这么做,我们也会救你的。”

  “待会儿我们会让车子停下来,你再趁机逃走。”

  这话一说完,鬼魂们都消失了,很快地马车不动了。

  苏小满显然还没能完全消化他们说的话,楞着没反应,这时,传来一道道声音催促着她——

  “小满姑娘,这车门没锁紧,你施点力打开吧!”

  “你先逃吧,夫人会让世子爷来救你回去的!”

  “快逃吧!”

  “快点!”

  苏小满听到了他们的声音,惊醒了过来,赶紧推开门,跳下马车往反方向跑,跑了几步,她忍不住往后一看,她看见一群鬼魂抱住了马儿,让马儿不能动。

  见状,苏小满胸口溢满一股热气,感动不已,向来都是鬼魂缠着她,强迫她帮助他们,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也有受到他们帮助的一天。

  “这怎么回事?为什么马不跑了!快跑啊!”

  有人发现她了,“人跑了!快追啊!大人说要看紧她,不能让她逃了!”

  糟糕!

  苏小满使劲的跑,这儿前不巴村,后不着店,是一大片荒野,她压根儿不知这是什么地方,夜里黑漆漆的,只有天上的月光微微照亮前方的路,她只能往前跑,跑进前面的树林。

  “追!”

  追她的人除去车夫,还有三个凌耀的护卫,此时施起轻功朝她飞来。

  完了!会被追上的!

  苏小满更死命的跑,却听到对方的哀嚎声。

  “是谁……谁拉我的脚……”

  苏小满回头一看,看到了好多鬼拉着那人的脚,鬼魂平常是碰触不到人的,但只要凝聚强大的意念,还是办得到。

  “有好几只手在捉我……有鬼啊!”

  “救命啊!”

  还有人被鬼扛起,凌空飞在半空中。

  苏小满感觉到眼眶一热,接着脸湿湿的,这才发现她在哭,于是抹抹泪,咬牙继续往前跑。

  接着又有人追来了,趁她跌倒时一举捉住她的脚,她用力踢,挣脱他的手,又朝他的胸口踢去。

  “臭娘们,你真该死……”

  这时候在苏小满后方出现了一个用树叶形成的巨大的脸,有眼有鼻有嘴巴,此时正张大了嘴,朝那人一吼,刮起一阵强大阴风。

  “鬼、有鬼啊……”那人吓得屁滚尿流,和其他同伴一起逃走。

  苏小满回头一看,竟见到一张熟悉的鬼脸,半年前为了替这只鬼申冤,可让她吃足苦头,幸好后来遇上一位好官才帮他顺利报仇。

  “大叔是你!你都报了仇,不是早就去投胎了吗?”她困惑的道。

  大叔鬼有张憨厚的圆脸,他摸摸头道:“是这样没错,可是待在人间也不错,俺有一群好酒友,实在不想太早离开嘛……”

  “你又偷喝人家的酒!”苏小满斥道。

  大叔鬼挨了骂,嘿嘿一笑,然后像是感受到有人逼近,正色道:“小满姑娘,有人来了,他们是来追你的吗?”

  什么!苏小满心惊胆颤,她要逃到何时才摆脱的了追兵?

  “别怕,俺不会让他们追到你的,你快逃吧!”接着,他朝她感激的憨笑道:“小满姑娘,俺一直很希望能再见到你,有机会能报答你,俺终于实现愿望了,或许这就是俺拖到现在还没去投胎的真正原因……”

  “大叔……”苏小满看着他,欲言又止着,眼眶再次一热。

  “快跑吧!”

  大叔鬼用力刮起一阵阴风,让追来的人无法靠近,一举往后摔。

  苏小满不敢有分毫逗留,一路往前跑,她唯有继续跑,不被捉到,才不会白费大叔鬼的心意,跑到一半,她突然发现眼前一片模糊,自己居然哭得泪流满面。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她哽咽的道,心怀感激。

  过去一直埋怨着,为什么她看得到鬼,她一点都不想要有这么一双眼睛。

  她总是害怕被鬼缠上,她想过跟平凡人一样的生活,一点都不想要揽上麻烦,不想再被当成疯子看待,直到今天,她才知道,他们比活着的人还善良可爱,他们那么谨记着恩惠,那么拚命的想保护她,原来她看得到,并非没有好事。

  凌子翊在睡梦中倏地睁开双眸,他冒了一身冷汗,呼吸急促,心神不宁地惊醒过来。

  醒来后,他想睡也睡不着,便踏出书房,看向他让给苏小满睡的卧房门口,忽然想见见她,仿佛他不安的原因是来自她。

  不对,那丫头正在呼呼大睡呢,能出什么事?

  凌子翊凝视着房门,仍决定进去看看,若是听到那惊人的打呼声,就代表他想太多了。

  他踏了进去,经过这一个多月来吃解毒丹,再加上服用皇上赐给他的珍贵丹药,他以极快的速度恢复内力,马上察觉到房里并没有苏小满的呼吸声,更遑论是打呼声了,他连忙快步走入内室,床上果然没人。

  “跑去哪里了?该不会是吃太饱,肚子痛跑茅房了吧?”他可忘不了今晚她抱着肚子吃撑的样子,可好笑极了。

  “世子爷,您怎么跑来这里……”阿贵从房门口探头进来,在书房打地铺的他,因为听到声音醒来,发现房门敞开没关好,便出来瞧瞧世子爷去了哪,结果发现世子爷大半夜跑来苏小满的房里。

  再怎么喜欢人家也不能这样吧……他在心里不赞同的想。

  “她不在,去找找。”凌子翊转过身,依旧觉得不对劲,感到心乱如麻。

  阿贵看出主子眉宇间的忧心,马上回道:“世子爷别担心,小满姑娘大概是跑去后院找她的呃……好朋友去了,我去后院找找好了!”

  阿贵对后院向来避而远之,但看到主子那么担心苏小满,只能克服内心恐惧,独自走一趟。

  凌子翊也想亲自去找人,但想到苏小满或许会马上回来,便按捺住冲动,待在房里等她。

  等待的同时,一阵风吹来,凌子翊感觉到有“人”闯进来了,四周的物品微微摇晃着。

  但那并不是阴风,是带点温暖的风,是他所熟悉的“人”带来的。

  “娘,是你吗?”他朝着房门口问道。

  确实是穆氏来了,在苏小满被捉走后,她赶紧回来讨救兵,恰好看到卧房大敞着,一探进来果然是儿子在这,她焦急的朝他大喊道:“子翊,快去找小满,她被你叔叔带走了……原来是你叔叔和曹氏狼狈为奸害我,现在又想害死你,真是看不出他竟如此狼心狗肺!”

  穆氏说了一连串的话才想到儿子看不到她,沮丧道:“唉,我儿子看不到我啊,我要怎么告诉他小满被捉的事?怎么办才好……”

  “娘,你想对我说什么吗?”凌子翊反倒开口问,虽然他看不到也听不到,但他可以感觉到娘亲在他房间里,好似要告诉他什么事。

  “跟小满有关系吗?”他又问,和他此时感受到的莫名不安连结起来。

  “是啊,小满被你叔叔捉走了,你快去救她!”穆氏听到他这么问,觉得儿子真聪明,都猜到了,然后烦恼着该如何暗示他去救小满,自己还没练出直接取物的功夫,笔是握不起来,无法写字的,只能让东西飞起来,该怎么做才能让他明白呢?

  过了一会儿,阿贵匆匆跑了回来,手上多了根镶了紫色花的鎏金簪子,“世子爷,附近的茅房里没人,我在屋檐上搜了两圈,也没看到小满姑娘,倒是在后院的草地上找到这个,这是小满姑娘的簪子吧?”

  凌子翊马上拿来看,这支簪子是苏小满最喜欢的,他常看到她戴着,不会错。

  “怎么会掉在草地上……该不会是她出事了?”

  这念头一闪过,凌子翊第一个怀疑的便是曹氏,心想苏小满或许是在后院里遇上曹氏,和曹氏发生了什么事,那簪子才会落在地上,娘也是知道什么,才会前来示警的,对吧?

  “娘,你知道小满在哪里对不对?在曹氏那里吗?”凌子翊朝着无人的前方问道。

  娘?阿贵吓得半死,“世子爷,莫非您看得到死去的夫人……”

  “跟我来吧!”穆氏让敞开的房门摇动起来,只希望他们母子俩心有灵犀,儿子能明白她的意思,她已经让其他“人”先追上去,也跟那些“人”保持连系,她会让他找到小满的。

  凌子翊看到两扇房门微微晃动,感受到那股暖风往门口吹去。

  “娘,你要带我去吗?”凌子翊喃喃说着,跨开步伐踏出了房里。

  接着,在他前方的花草盆栽都摇曳起来,仿佛在引导他往前走,只有他前面的这条走廊上有风吹动,周围并没有。

  阿贵在后头看得一清二楚,紧跟着主子,发抖道:“天啊,夫人显灵了……”

  凌子翊走出走廊,踏上草地,地上的树叶和花瓣,形成一团漩涡在他面前飞舞,他跟着走,赫然发现这是要往府外的方向。

  她不在曹氏那里,是被带到外面去了?

  凌子翊脸色一凛,下令道:“阿贵,去牵马。”

  接着,他从襟口处取出一只特别的口哨,一吹,听起来像寻常的鸟啼声,其实是用来召唤影卫的。

  阿贵看到主子连影卫都叫上了,知道事情严重,苏小满真有可能是被捉走,甚至还有性命危险,立刻下去准备马匹。

  “小满,你等着,子翊马上就去救你了……”穆氏心里祈祷着,希望她那一群鬼朋友没有追丢人。

  树林间,隐隐有丝火光。

  苏小满甩开追兵后,在附近捡了柴生火取暖,入了夜的野外很冷,她身上穿的衣服不够御寒,虽然生火有可能会被追兵发现行踪,但不生火她会先冷死。

  苏小满跑了一段路又累又渴,捡了地上掉落的果子止渴。

  吃完后,她抬头看向天空,月亮被乌云遮蔽,四方的树林深处暗黑骇人,只有她面前这团火是唯一亮光。

  一直以来,她都害怕这样黑漆漆的夜,但今晚独自一人的她却不害怕,因为她终于知道,人心比鬼可怕,她深深的感谢帮助她逃走的鬼魂,若不是他们,她现在不会安然的在这里生火取暖。

  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苏小满迷失在这片树林里,看不清楚方向,只能等天亮后再想办法离开,但她真的有办法回去吗?会不会又遇上凌耀派来的人?

  凌子翊会发现她不见了,跑来救她吗?

  不,这时候他正睡着吧,岂会知道她出事了,且他也看不到他娘,无法得知她出了什么事。

  苏小满神情黯然的想,在爹娘死后,她一直都很坚强,很努力工作,想早日实现接两个弟弟到京城一起住的心愿,住进侯府,可说是她过得最轻松的一段日子,凌子翊让她吃好的睡好的,表面上他对她高高在上,但其实他老是用着别扭的方式对她好,渐渐地,她竟习惯去依赖这个男人,她深深牢记着,他说过他会保护她的承诺,她竟期待着他来救她……

  “噢呜……”

  什么声音?

  苏小满听到狼嗥声,吓得左右张望,真希望是她听错了,可惜她运气很差,看到了前方暗黑的树林里多了一双绿色眼珠,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该不会被当成晚饭吃掉吧?

  苏小满看过许多死状凄惨的鬼,但从来没想过自己肉会被啃光,只剩下骨头的凄惨死状,她不想被吃掉,她两个弟弟还在等着她回去接他们,他们还那么小,她死了他们怎么办?

  还有凌子翔,她还没有对他说出她听见的那些骇人真相,她一定要告诉他才行,她好想他,真怕她死了,就无法再开口跟他说话了……

  当苏小满看到那头大狼从林子里走了出来,怕得都快腿软了,天啊,好大的一只狼,只能跟它拚了,她捡起一根着火的木柴,对着它。

  “滚开!”她大声威吓道。

  狼怕火,但它显然不想放弃她这块肥肉,虎视眈眈的盯着她。

  然后,它似乎认定她无威胁性,忽然奔过来攻击她,苏小满吓得拿着木棍朝它打下,狼狡猾的闪过,绕到她身后,想从背后咬住她肩胛。

  完了!

  苏小满闪躲不及,跌坐在地,等待着疼痛来临,没想到她没被咬上一口,反而听到大狼的哀嚎声。

  怎么回事?

  苏小满转身一瞧,就见大狼身上染血,夹着尾巴逃了,接着看到一把染血的剑,顺着抬头往上一看,竟见到了凌子翊,她呆住了,动也不动。

  她也看到穆氏来了,府里的鬼魂们都在一旁。

  她这是在作梦吗?

  穆氏看她安然无恙,欣慰道,“真是有惊无险啊,小满,幸好你没事!”

  凌子翊收起剑,看她好端端的,也暗自松了口气,当他目睹那头狼扑向她时,真让他心惊胆颤,幸好他赶上了……

  凌子翊快步走到她面前,握住她的肩膀,仔仔细细看着她,浓眉紧蹙道:“怎么了,吓坏了?”

  苏小满以为是在作梦,直到看到他担忧的神情,听到他急切的语气,她才回过神来,确信他就在自己面前,眼泪随之落下,“世子爷,你终于来了……”

  然后,她伸手抱住他的腰,将脸埋进他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凌子翊突然被她抱住,浑身僵硬,他第一次看到她这么大哭,不知所措,双手不晓得该摆哪,只能高举着,好不容易才吐出一句话,“小满,你很害怕吗?”

  呜咽的声音从他怀里传来,“我当然怕了,我刚刚差点成为野狼的晚饭……要是我变成鬼,世子爷,你就看不到我了,我也不能像这样跟你说话了,呜……”

  “胡说什么,什么鬼不鬼的!”凌子翊骂道,然后有点别扭的摸了摸她的头,“怕什么,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我不是来了吗?”

  “世子爷,我好想见你,我怕我要是死了,就不能跟你吵嘴了,那该怎么办……”苏小满仍呜呜哭着,不停吸着鼻子。

  凌子翊听她这么直白的说,还真有点窘,沙哑的道:“好了,没事了,我来了。”

  他真的来了,他说会保护她,真的说到做到,为她而来了……

  苏小满抱着他,双手紧圈他的背,任由心湖里的涟漪一圈圈扩大,快淹没自己,在见到他的这一刻,她才明白,她早就喜欢上这个男人,她不想否认,不想骗自己,她就是喜欢他。

  凌子翊被她紧抱着,她的小脑袋枕在他胸前,让他胸腔涨满了热,澎湃不已,他再也无法忍耐,双手搂住她的肩,紧拥着她。

  一整个晚上,他都绷紧心弦,在他半夜醒来的那一刻他心神不宁,在他发现她人不在房里,只留下一支簪子让他感到慌张不已,在他策马赶来,目击到她被狼攻击,他的心脏更是焦急得快跳出来,深怕自己来不及救她,现在,他终于得以放松下来,只有她在他怀里,他才真正感到安心。

  真恩爱啊!不要打扰他们,坏他们的好事,我们快走吧……

  苏小满听到了穆氏的笑声,立即红着脸推开他,凌子翊也意识到自己太唐突了,俊脸上闪烁着窘色,两人尴尬的对望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