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妾身见鬼了 第6章(2)

作者:佟芯
  十月中,是龙凤胎生辰的月分,备受宠爱的他们,镇远侯每年都会为他们举办生辰宴,这生辰宴早在两个月前就开始筹办了,随着生辰的日子一天天到来,府里的气氛愈来愈热闹。

  凌子翊也精心为龙凤胎准备生辰贺礼,他决定了,曹氏是曹氏,无论她做了什么事,那两个孩子都是无辜的,他们还是他的弟弟妹妹,他不会迁怒到他们身上。

  生辰宴这天,将有许多官员宾客会来家里祝贺,其中镇远侯的胞弟凌耀,也就是现任工部侍郎,也会回来为龙凤胎庆祝生辰。

  苏小满听穆氏说过,她这位小叔是个很有学问又谦虚自牧的好人,对她这个嫂嫂很敬重,和镇远侯感情也很好,虽然在十几年前便分家,但每逢过年过节都会回来,更因为他孤家寡人一个,将凌子翊和龙凤胎视为己出般疼爱,平常送礼不断,让她对凌子翊的这位叔叔很有好感,想见见本人。

  而据说在生辰宴当天,将请来驰名远近的杂耍团到府中表演,还会准备许多好吃的菜肴,让苏小满满心盼望着能参加生辰宴,但她只是凌子翔名义上的妾,只是个外人,凌子翊会让她去吗?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去?”苏小满好开心的再三确认。

  “龙凤胎和你很要好,你没去他们的生辰宴,他们会很失望的。”凌子翊说道,在她知道龙凤胎要办生辰宴时,他早看出她想去的渴望,她每天都朝他露出像小狗般的乞求眼神,他就如她所愿吧。

  对她,他不只是想欺负她,也喜欢纵容她,对她好。

  “太好了!”苏小满只差没手舞足蹈,说她乡巴佬也好,她真的想见见世面,看看那些小老百姓平日看不到的高官,品尝美食看杂耍。

  “不过,那天会有很多官员来,我没要你开口的话,就闭牢嘴巴,知道吗?”

  “是,世子爷,妾身知道了。”苏小满装作对他毕恭毕敬。

  凌子翊看她那么谄媚,不禁觉得好笑,唇边衔起满满笑意。

  苏小满看他连眉毛都飞扬起来,想起他这几天心情都很好,便问道,“世子爷心情好,是因为你叔叔要来了吗?”

  凌子翊点点头,“叔叔他就像是我第二个爹,从小就很疼我,会陪我玩,还会陪我读书,因为他平日实在太忙了,我们已经有半年没见面。”

  苏小满听他这么说,更想会会那个让穆氏赞不绝口的男人。

  到了生辰宴那天,镇远侯府热闹非凡,苏小满随同凌子翊来到大厅,镇远侯见到她出现,微微蹙眉,但或许是知晓她的身分,已不像之前那么排斥她,凌子翊和镇远侯表面上疏离,只有苏小满知道,他们父子俩已经跨出很大一步,只是不能在曹氏面前表现出来。

  此时,宾客一个个进来,凌子希已有大将之风,会跟着爹娘招待客人,凌子蔷被迫装成一个端庄的大家闺秀,不能乱跑,只能跟在爹娘身边,笑不露齿,都快笑僵了,终于在这时,有个人的出现,马上吸引众人团团包围。

  直到又有其他高官到来,那人才得以脱困踏出人潮,那便是凌子翊的叔叔凌耀。

  苏小满终于见到浚子翊的叔叔了,那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跟镇远侯这个武将是完全不同的类型,看起来很斯文,充满着书卷味,整个人感觉沉稳又睿智。

  苏小满以为凌子翊见到他叔叔会很高兴,却见他脸色微凛,不知在深思什么,让她觉得有些奇怪。

  “走吧!”

  苏小满听他朝她丢下一句,便赶紧随他往前走,来到凌耀前面。

  “叔叔,好久不见了。”凌子翔朝男子抱拳行礼。

  苏小满跟在后方,她严守他的交代,他没要她开口她就闭紧嘴巴。

  “子翊,一段日子不见,你看起来还不错。”凌耀目光和煦的上下扫视着他,然后拍拍他的肩,充满着对侄子的关爱,同时也注意到他身后的苏小满,疑惑地问道:“这位是?”

  “她是我最近纳的小妾,叫小满。”凌子翊朝苏小满使了眼色,“还不快打招呼。”

  苏小满终于得到松口令,但她不知该如何称呼他叔叔,是要敬重的喊声工部侍郎大人,还是跟着他喊叔叔?但直接叫叔叔又太放肆了,毕竟她只是个妾……对了,就这么叫——

  “侍郎大人叔叔您好,我叫小满。”苏小满堆起笑脸道。

  凌子翊傻眼,她竟这么叫他叔叔。

  凌耀听她这么喊也是一楞,看她满脸笑容,实在讨喜,旋即笑着点头道:“子翊,你这个妾倒挺可爱的,你可要好好善待她,若能早日生个胖小子,你爹也会高兴的,听你爹抱怨过,你成天都上青楼,看样子你现在能好好定下心了。”

  “是,侄子一定听叔叔的话。对了,叔叔送的那把宝剑我十分喜爱……”

  叔侄俩闲聊没多久,凌耀就被龙凤胎拉了过去。

  “世子爷,你叔叔人真的不错耶。”苏小满朝凌子翊说道。

  “叔叔他人的确很好。”凌子翊看着前方的男人被龙凤胎缠住的样子,莞尔一笑,却带了点恍神。

  “而且温文儒雅、风度翩翩,在年轻时肯定迷煞不少姑娘,怪了,他怎么没有成亲,还孤家寡人的?”苏小满好奇又问。

  “他说没遇上那个让他上心的人,宁缺勿滥,说由我这个大房嫡子传承香火就够了。”凌子翊盯着前方,轻声答道。

  苏小满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望向凌子翊,就见他一副有心事的模样,难怪说话有气无力。

  “世子爷,你今天心情不好吗?”明明他该开心的不是吗?

  “没事。”凌子翔撇开脸,没有再说话。

  应该是她想太多了?

  苏小满耸耸肩,不管了,今天她可要好好享受。

  结果苏小满当天太享受了,吃了太多,一到夜里便闹肚子疼,从床上爬起来跑茅房,等她踏出茅房,都快虚脱了。

  也因为她早早遣杏花回去歇息,现在只有穆氏陪着她。

  “小满,要不要紧呀?”穆氏在她身边着急问道。

  “没事、没事,已经不疼了,大概是吃得太撑,肚子有点难受……”苏小满摸了摸肚子,笑笑地说,不禁觉得丢脸,“我想去走走,等好一点再回房睡。”

  “我陪你一起走走吧。”穆氏温柔的道。

  “夫人,谢谢你。”苏小满点点头,感激的道。

  两人边走边聊,幸好半夜没人,要不苏小满自言自语的行为被人看见肯定会吓坏人,她对曹氏坦诚能见鬼,曹氏并没有把这事公开,但她身边的丫鬟嬷嬷都知道,看到她都会窃窃私语,对她避而远之。

  苏小满和穆氏来到后院,这是侯府里最美,也是最阴的一处,苏小满先前走到这里都会受到惊吓,但经过这段日子和府里的鬼魂们打交道,知道很多鬼都是面恶心善,便不再那么害怕。

  苏小满想绕一圈再回去,忽地见到前面的大树旁走出一男一女,反射性的躲到一处草丛后,毕竟撞见人家幽会总是不大好意思。

  “唉唷,真大胆,抱在一起了……”穆氏捂着脸,但指缝间张得可大了,根本就很仔细的看,反正她是鬼没人发现她在偷窥。

  苏小满翻翻白眼,还真是爱看啊!

  不过,他们是谁呢?

  苏小满也好奇的探出头偷瞄,就见男人强行抱住了女人,在月光的映照下,看得出两人身上穿的衣物都颇贵重,不是下人的打扮。

  “放开我!”女人用力挣脱,斥喝他道:“明天一早你就回去!”

  男人被赶,很不高兴,“我才刚来一天就赶我走!你又不爱上我那里去,总是三催四请才肯来,我们一个月见不到一次面!”

  “我是什么身分,怎么能经常去找你!”女人痛斥,看了看阴森森的四周,抱起双臂,像是怕鬼会出没,“我不想再待在这里了,这里怪可怕的,我要走了……”

  男人见她那么急着走人,冰冷的语气透出怒火,“在你空虚寂寞时,都是我陪你的,我们还生了两个孩子,现在才想拿身分来压我,不觉得太晚了吗?贞兰,你对我真的太冷淡、太过分了。”

  “你给我住口!”男人的话让女人紧张兮兮的看了看四周,然后朝他怒道:“谁教你喊我名字又说出这些话的,要是被人听见——”

  “你只担心你这个侯爷夫人和我偷情被发现吗?你有没有想过我的心情,我可是为你终生不娶……”

  天啊,侯爷夫人……瞧她听见什么了?!

  曹氏红杏出墙,给侯爷戴绿帽子?

  苏小满只能用力捂住嘴巴,才不会发出尖叫声,天啊,有没有搞错,她居然听到这种事,她真是太震撼了。

  穆氏也亲眼目睹,比起苏小满的震惊,她更是满腔愤恨,“抢走了我的丈夫,居然还让侯爷戴绿帽!现在更想害死我儿子,让她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继承世子之位,真的是丧尽天良,我绝不原谅……”随即又喃喃道,“等等,那个男人怎么好面熟?”

  苏小满一听,再次探出头,就见男人紧紧抱住曹氏,曹氏的脸埋在他胸前,而男人则露出了他的脸,刚好那角度向着她这方向,在月光的映照下,那张斯文好看的面容毫无遮掩。

  苏小满顿时满心惊骇,那个人不是……凌子翊的叔叔?

  男人紧紧抱住怀里的人,不让她推开他,充满怨愤的道:“我大哥心里只有死去的大嫂,你心里很明白,你死守着他有什么意义,他根本无视于你……贞兰,我已经忍无可忍了,我不想再这样过日子,每次只能偷偷摸摸的见面,想见孩子也不能时常回来,更听不到他们喊我一声爹……”

  曹氏气得跳脚,“住口!要是被听到的话……”

  男人见她什么都不让他说,那么怕被听到,宁可当侯爷夫人也不要他,气得恶狠狠地吻住她。

  苏小满一张脸呆滞着,脑袋更是晕晕胀胀,当她看清楚那个人的脸,以及听到他说的每一句话后,她只能说自己好像被雷打到了。

  曹氏和凌子翊的叔叔竟背叛侯爷私通,还生下龙凤胎?

  怎么会……那是凌子翊最敬重、最喜欢的叔叔,他说他是他第二个爹,居然会和嫂嫂做出这种不伦之事……

  “怎么可能,小叔怎么会……他怎么能对侯爷做出这种事!”穆氏也看清楚凌耀的脸孔了,一直以来都很信赖他这个小叔的她,自是受到很大的打击。

  而这时,曹氏已被吻得虚脱,瘫在凌耀的怀里,听见他恨恨说道:“我来杀了他吧。”

  曹氏明白他指的是谁,阻止道,“不,不行……”

  “你就这么怕鬼!当年我大嫂是自己从马车上摔死的,又不是你亲手杀她的!”凌耀不屑一哼,阴狠的道:“只要杀了他,这世子之位便能传给子希,你就是妇人之仁,被鬼吓得不敢杀人,否则九年前黑鹰失手,我早再次找人除掉他了,你说要使毒,那子希是要等到何时才能成为世子?”

  “不行,不能杀人,我已经背负了一条人命,不想再多背一条,这些年我一直作噩梦已经受够了……”曹氏依然阻止着他,想到她用尽心机得到了那个男人,却因为夜夜噩梦得和他分床睡,要是再杀一个人,她肯定会受更多罪的。

  “我比你更受够了,这些年来,你说不见面就不见面,一年见不到几次,还得遮遮掩掩的,我已经忍受够了,我无法再容忍你被别的男人拥有,我决定了,杀了子翊后,接着我要除掉大哥,然后等孩子们大一点,我们就离开京城,去一个没有人找得到的地方厮守吧……”

  凌耀的脸已经和平常斯文的模样不同了,变得狰狞可怕,他的心已经为心爱的女人着魔了,连谋害自己大哥这种事都做的出来。

  曹氏听他这么说,忽然觉得在她眼前的这个男人变得好可怕,原本他那么善良温柔的一个人,在她伤心难过时,总是陪在她身边……

  凌耀捏住了她的下巴,轻柔一笑,在月光下有几分毛骨悚然,“你这是什么表情,是对我那个侄子有亏欠,还是舍不得我大哥?如果你打一开始就嫁给我,也不会走到这一步,是你苦苦哀求我赶走大嫂,要我帮你如愿嫁给大哥的,现在既然走到这地步,我决定为自己而活,按照我的方式去做……”

  接着,他表情凛冽,正色道:“不杀了子翊也不行了,我现在才知道他那么厉害,一直在帮皇上秘密办案,他上青楼就是为了打探情报,我真是太小看他了,或许他早就知道你对他下毒,还可能知道他娘的死跟我们有关,接着他迟早会查到那桩水坝工程贪污案我也牵涉其中,不除掉他不行……”

  “你……确定吗?”曹氏听他这么说,硬生生吓了一大跳,想起她总是觉得凌子翊不对劲,却被他们用见到鬼糊弄过去,没再仔细去查,她真是太粗心了。

  她不想杀继子的,除了怕鬼外,或许她心里对他也有着愧疚,可是,若他知道一切,也查到凌耀涉及贪污,那么……

  “我不会让他揭穿的,我已经找上十方罗刹——谁在偷听?”凌耀像是听到了什么,朝苏小满躲藏的草丛看去。

  苏小满缩在草丛后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用力捂嘴,怕被听见啜泣声。

  天啊!她听到更可怕的事,原来曹氏的共犯是凌子翊的叔叔,他叔叔想杀他!

  怎么办,该怎么办才好,凌子翊会很伤心的……苏小满一颗心为他感到疼痛。

  穆氏也深受打击,简直是晴天霹雳,她将小叔当成弟弟看待,居然被他背叛又诬害,“原来当年是小叔帮曹氏出主意害我的,现在还想害我儿子……我怎么都没发现到他们的狠毒呢,他们又是什么时候暗通款曲的……”

  下一刻,穆氏瞠大眼,惶恐的大喊道:“小满,他走来了,快跑!”

  苏小满蹲得太久,腿都麻了,勉强站起竟是往后一跌,当凌耀走来她面前时,她恐惧的变了变脸,硬挤出笑,佯装无辜道:“真巧啊,我在赏月,今天月色真漂亮,你们说是不是……”

  “是你呀小满,真巧啊。”凌耀看清楚是她后,只是含笑注视她,看起来多么无害,让人想象不出方才他狠毒的说着要杀凌子翊的话。

  但苏小满知道他有多心狠,又是陪笑道:“大人,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也不会说的,我马上就离开这个地方,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放过我吧……”

  苏小满可不会笨到指着对方的鼻子大骂,保住命最重要,只要她活着,才有机会把她听到的这一切都告诉凌子翊。

  “你会杀了她吗?”曹氏蹙着眉问道,别说她怕鬼,她也没有凌耀那狠毒心肠杀个小姑娘。

  “不,子翊看起来挺喜欢这个女人的,就先把她藏起来吧,才不会乱说话,若真的被子翊捉到把柄,她也有用处了。”凌耀打着主意道。

  居然要拿她做人质!

  苏小满勉强站了起来,脚还发麻,走得歪歪斜斜的,她从头上拔出簪子,对准他们道:“别过来,我要大叫了……”

  这时候,穆氏迅速呼唤同伴过来,一起凝聚念力吹起阴风,让花草都动了起来,响起鬼哭神嚎,企图赶走这两人。

  “有鬼!”曹氏惊叫。

  “我才不怕鬼。”凌耀嗤之以鼻,仍朝苏小满逼近,看到前面有人来了,暗暗阴笑。

  “别过来……”苏小满拿着簪子往后退,接着转身就跑,没注意到前方迎来了个人,是凌耀的护卫,一拳打晕了她,顿时她软趴趴的倒地,簪子落在草地上。

  “小满……”穆氏阻止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苏小满被带走,她只是个鬼,要怎么救她?

  对,要告诉儿子!

  “快!你们快追上,我去找我儿子来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