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妾身见鬼了 第6章(1)

作者:佟芯
  在那之后,凌子翊都睡在书房,没有多说理由,苏小满也聪明的没有戳破,她知道这是他对她独有的温柔,天气愈来愈冷了,他担心她睡长榻会着凉。

  两人之间虽然也像平常一般吵吵闹闹的,但一举一动间早蕴有爱苗的滋长,对望的双眸总是染有情愫的火光,别说穆氏早看透了,连阿贵也察觉到两人有了什么,他那性子淡漠的主子,在苏小满出现后,脸上表情变丰富了,也变得爱笑了,心想着他们两人若能假戏成真,也是桩好事,只是当事者都迟钝的没有意识到。

  接着,终于有碧珠的消息了,在十四年前的那一天,有只宣称路过休息的鬼看到碧珠没跟着穆氏上马车,而是在和一个胖男人说话,胖男人不知说了什么她不愿意,便说不能留她,打晕了她,将她从后门押走了。

  凌子翊从外貌推测出那个胖男人是上一任的侯府管事秦总管,是在他娘死去没多久后离开的,说是身体有恙,要回家乡休养,没想到他是因为涉案心虚离开,凌子翊马上派人前往他的老家,务必要找到他,问清楚他将碧珠带去哪。

  只差临门一脚,只要找到秦总管、碧珠和王知诚这三人,就能证明穆氏是被曹氏诬害,冠上了私通的罪名,原本凌子翊还怕遇上最差的状况,就是证人被灭口,但看起来证人都还活着,在对方有动作前最好尽快找到人。

  然而,尽管两人都小心翼翼的调查,但夜里他们在院子游荡的鬼祟行为依然被注意到了,有下人在耳语,肯定也会传入曹氏耳里,怀疑他们在做什么,果然很快地,苏小满被曹氏找了过去。

  苏小满找曹氏喝茶聊天是常有之事,但这还是第一次曹氏主动找她过去,她难免惴惴不安,真不知道曹氏会如何问她话。

  “刚好挑世子爷不在时来找,真是不太妙,不过放心,我在桌上留有字条,世子爷回来就会来救小满姑娘你的。”杏花在她耳边小声道,没让前面领路的嬷嬷听见。

  穆氏也在一旁提醒,“小满,你得小心点,再过去就是那女人的地盘,我不能过去了……”

  苏小满握起拳头,心里纵然不安,但她决定见招拆招,临机应变。

  没多久,她来到曹氏住的院落,据说曹氏长期为失眠症所苦,因此和侯爷分房,拥有自己的小跨院,她被带到一间典雅的厅堂来。

  这不是苏小满第一次来,一踏进大门就看到门前挂着奇怪的饰品,上头画着符咒,踏进厅里又闻到香的味道,这屋子成天都点着浓郁的香。

  她曾故意问曹氏,曹氏敷衍地说,有个大师说她流年不好,挂这些东西可以改运,但实际上究竟用来做什么,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

  意外的,龙凤胎也在厅里。

  “小满姊姊,你来了!”凌子希朝她招呼道。

  “小满姊姊,今天有好吃的糕饼,快来吃!”凌子蔷活泼的过来牵她的手,塞了块糕饼给她,自己也吃了一块。

  “你就会吃。”凌子希看妹妹一脸馋相哼道。

  “哥哥只会玩,不念书来这里做什么呢?”凌子蔷杠上了胞兄。

  苏小满来找曹氏打交道时,总会遇上这对龙凤胎,虽然曹氏没有好心眼,但她不得不说,曹氏养出来的孩子还不错,虽然顽皮了点,但生性善良,她也看的出来,两兄妹很崇拜凌子翊这个大哥,真不知道他们若晓得自己的娘亲想害死他们最喜欢的大哥,会是什么感受?

  “你们出去吧,娘有事要跟小满说。”

  “娘想说什么,我也要听……”凌子蔷挤在一旁凑热闹道。

  曹氏难得沉着脸,“你快去把你的刺绣绣好,娘晚点要检查,子希你也快去念书,别再玩了。”

  “走吧!”凌子希毕竟是哥哥懂事了点,马上把不甘愿的妹妹拉出去。

  龙凤胎被叫出去后,苏小满没想到的是,杏花也被遣出去了,剩下她独自面对曹氏。

  苏小满忐忑不已,但她还是露出粲笑,将不安隐藏起来,“二娘,特地把我叫来是有什么事吗?我本来打算下午来找您呢!”

  曹氏和蔼的望着她道,“小满,最近我听到一些风声,说是看到你和子翊每天晚上都在后院里游荡,做出一些怪异的举动,像是在挖尸体……”她露出惶恐的表情,掩着嘴道:“这是真的吗?府里怎么会有尸体,真是吓坏二娘了……”

  苏小满脸上依然挂着笑,打算糊弄过去,“二娘,您别怕,这其实是场误会,我和夫君只是喜欢在夜里散步,因为晚上比较有意思……”她佯装羞赧的说:“刚好被下人看到才会引起误会,至于尸体……只是小猫尸体,因为不忍其受日晒雨淋,我才想将它埋起来……”

  “是这样吗?”曹氏脸上仍充满忧心,“小满,二娘是真的很担心,子翊最近有点反常,好像有事瞒着我,二娘又听到这些奇怪的风声,真怕他是遇上什么事……”

  曹氏握住苏小满的手,目光盛着慈爱道:“小满,你知道些什么吗?跟二娘说吧!二娘很喜欢你,虽然你出身不好,但有哪个女人愿意堕落风尘,还不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而咱们女人最想要的,无非是男人的疼宠和稳当的日子,二娘会劝侯爷接受你的,到时你只要生了儿子,二娘就会想办法让你当上贵妾,贵妾的地位可仅次于正室,能够让你一辈子安安稳稳的,可要是你不说的话……”

  曹氏话锋一转,注视她的温柔双眼闪动着犀利,一句句话尖刺般刺进她的耳膜,“你和子翊在半夜里做的事,我无法阻止它传进侯爷耳里,侯爷对你的身分已经颇有微词了,若知道你又做着奇怪的事,是绝对容不下你的,你要知道,要处理掉一个妾是很简单的……”

  话一说完,曹氏又恢复一贯的温柔慈爱,朝苏小满规劝道:“所以快跟二娘说实话吧,让二娘来帮你,你才能一直待在府里呀!”

  苏小满猛地回神,愕然发现自己正冒着冷汗,被她握住的手也冒出汗了,这女人还真是个狠角色,又是利诱又是威胁,连处理两个字都用了。

  苏小满庆幸的是,从曹氏说的话里可得知,她并不知道她和凌子翊真正的关系,当她真的是他的妾,才会这么利诱她、威胁她,以为这么做对她管用。

  这样软硬兼施的逼她,她该怎么回答才好?糊弄是行不通的,但又不能说实话……

  正当苏小满伤脑筋的想着该如何应付时,曹氏也同时严厉的审视起她。

  打从继子带苏小满回来后,曹氏便觉得苏小满很古怪,并不像个青楼女子,但因为这丫头时常来找她、巴结她,讨她这个婆婆欢心的意图太明显,看起来跟寻常女人没有两样,和龙凤胎玩起来也像个孩子,便没再放在心里。

  会开始觉得不对劲是因为继子的态度,她这个继子向来很孝顺她,对她恭恭敬敬,最近她却察觉到他看她的眼神常闪过冷冽,或者是面带微笑,却让她感到冰寒,这并不是她的错觉,她不得不去正视一件事——她对他下毒的事被他发现了吗?小满时常来找她、讨好她,该不会是在当他的细作?

  不、不会的,他仍照常去看病,瞧不出有发现什么,她送去的补品他也都有吃,送回来都是空的,他更有几次在她面前抬不起手,怎么看都是毒已深入体内的样子,而她也让人去调查这个叫小满的,她确实是个花娘没错。

  但当曹氏发现他们两人在深夜里游荡,做些奇怪的举动时,又让她开始怀疑他们背地里联手在做些什么。

  她不得不疑神疑鬼,思考了一遍又一遍,她做事情一直都是这么小心翼翼,谨慎再谨慎。

  毕竟能爬到现在侯爷继室这个位置,可是她泯灭良心,又戴上和蔼无害的面具才换来的,她已经撑了十四年,可不容许被任何人破坏,她得咬牙撑下去。

  在她因为嫉妒穆氏得到侯爷的人,恳求“那个人”帮她,用私通的罪名将穆氏赶出侯府,却害得穆氏惨死在异地的那一刻起,她就没有回头路,只能狠绝到底了。

  她没有错,是那个女人夺走她心爱的男人的!她是侯爷的远房表妹,从小和侯爷有过口头婚约,因为双亲早死,便来投靠侯爷,想和侯爷完成婚事,岂知因为穆氏的出现,让侯爷毁约改娶了那女人,她只是想让一切回复到原状而已,成为侯爷夫人的人本来就该是她。

  对于凌子翊,她一开始也有过愧疚让他那么小便失去娘亲,在借着照顾他,好让侯爷对她生出好感,娶她当续弦的同时,她也确实对他付出过关爱,想好好弥补他,但在她生下龙凤胎后,她的心就偏向亲生儿女了,加上凌子翊长愈大,他那张脸就愈酷似他娘,自从穆氏死去后,她便时常梦到她向她索命的噩梦,一看到凌子翊她就感到害怕,变得无法疼爱他,无法忍受他的存在。

  但她不敢杀他,这些年她一直饱受噩梦折磨,穆氏甚至还真的出现来索她的命了,虽然她看不到鬼魂,但她和她身边的嬷嬷丫鬟都亲眼目睹房里的东西飞了起来,她可以感受到穆氏恨她入骨的站在她面前,她怕得只能每天带着佛珠符咒,她不敢杀凌子翊,就是怕他死后会跟他娘亲一样来向她索命,所以她选择对他下毒。

  只要让他变成废人就好了,用不着杀人,只要让他和侯爷关系愈来愈差,再过个几年,她的儿子就能得到世子之位了。

  这么些年,扮演着这温柔和蔼的侯爷继室,她绝不能失败,不能有一丝丝不完美,被看出破绽,然而现在,她发现她这继子并不如她想象中可以搓圆揉扁,她本以为他爱流连花丛,是个纨裤,但,真是如此吗?

  皇上向来宠信他,总会召他进宫,仔细想想,皇上岂会宠一个毫无用处的轨裤子弟?涹子翔真有像表面上那么自暴自弃又荒唐行事吗?是不是一直以来她都小看他了?会不会他早已知道她诬害了他娘,又想害他,所以现在正暗中想对付她……

  曹氏并没有证据证明这些,她只能先弄清楚这两人鬼祟的行为,但她总不能直接问凌子翊,就怕他真掌握什么反而打草惊蛇,只好从苏小满身上下手。

  曹氏又朝苏小满堆起虚伪的笑容道:“小满,咱们是同一国的对吧,老实跟二娘说,你和子翊偷偷在做什么,还是……你真的不想待在府里?”

  苏小满还在想着该如何应付,曹氏的威胁让她心头一冷,知道她再不说,就真的大难临头,会走不出这院落了。

  苏小满决定说实话。

  “二娘,对不住,我和子翊真的有事瞒了您……”她低着头道,双手绞紧,看似非常不安。

  曹氏双眼一亮,唇角掩不住得意,“别怕,好孩子,快说吧!”

  “其实我看得到……鬼。”苏小满抬起头朝她道。

  曹氏脸色一变,用着骇然又惊恐的目光瞪着她。

  苏小满见她吓成这样,心里哈哈大笑,她口口声声要她说实话,她是在说实话没错呀,于是继续说下去。

  “我从小就看得到鬼,在府里……不瞒您说有很多鬼呢,由于我看得到他们,他们便来央求我帮忙实现心愿,好让他们能顺利去投胎,因为这件事太吓人了,所以我和世子爷都没敢说,怕会惊吓到夫人和侯爷……”

  苏小满偷觑着曹氏,怎么脸色都变了,该不会是作贼心虚怕了吧,哼,敢威胁她,她就吓死她!

  “夫人,世子爷来了!”在厅外守着的丫鬟匆匆跑进来禀报。

  凌子翊在丫鬟身后大步的踏进厅来,曹氏意外见到他来这儿,很快的掩去错愕和恐惧的神色,开玩笑道:“怎么这么慌慌张张的,二娘又不会把你宠爱的小妾吃掉。”

  凌子翊看到苏小满无恙,暗自松了口气,然后走过去搂住她的腰,用着独占的语气对着曹氏道:“没办法,我得把小满看紧一点才行,小满和二娘感情那么好,我真担心二娘把小满的心都抢走了。”

  “你这孩子在说什么!”曹氏掩嘴笑道。

  “你们在聊什么?”凌子翊佯装好奇的看了看曹氏,又看向苏小满一问。

  苏小满本来还发傻着,显然他的出现让她感到相当惊愕,他这一问她,她才终于回过神,“我们晚上在外游荡的事被二娘知道了,二娘很担心,找我来问话,我便说出我能见鬼,帮着鬼完成遗愿的秘密……”

  听到她这么说,凌子翊想起曹氏身上带满佛珠,他刚踏进来时也正巧看到她来不及收起的恐惧神色,灵机一动想吓吓她,“二娘,这是真的,小满她看得到鬼,也帮鬼完成遗愿,我是看不到鬼,但看过小满和鬼对话的情景,真的很邪门,明明没风,东西竟会飞起来,不信也不行。”

  苏小满和他默契十足,一搭一唱,“是呀,二娘,我见过死状很凄惨,还伸长舌头,大喊着纳命来的厉鬼……”

  凌子翊又刻意说给她听,“小满说,被害死的人怀着怨恨,就会变成厉鬼,死缠着对方不放……”

  曹氏果然听得脸色发白,看着苏小满的眼神充满惊惧,拨弄起袖子里的佛珠,嬷嬷丫鬟们脸上也流露出害怕的神色,想起那曾来索命的穆氏,吓得偎在一起。

  苏小满和凌子翊眼见计谋得逞,对看了眼,她又笑道:“放心,二娘身边没有鬼,像二娘这么温柔善良的人,怎么会有鬼缠着您呢?”

  凌子翊眸底闪过一抹锐光,接着和煦笑道:“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二娘,你说对吧。”

  “当然了……”曹氏勉强笑了笑,“这事我不干涉,当成做好事。好了,我有点不舒服,你们先出去吧!”她挥挥手,要丫鬟送客,看得出来非常疲惫。

  两人也从善如流的快步离开,走出院落后,苏小满才拍了拍胸脯,松了口气道:“总算逃过一劫了。”

  “她有对你做什么事吗?”凌子翊连忙问道。

  “没有。”苏小满摇头,看到他仍紧绷着脸,遂反问道:“世子爷,你很担心吗?你以为你二娘会对我严刑逼供?”

  “并没有。”凌子翊脸色古怪一变,然后快步往前走。

  但苏小满仍看得出他对自己的关心,相处久了,她知道他这人很别扭,又不坦率,很多话都不会实说,她快步跟了上去,故意说给他听,“世子爷,你赶来救我,我很高兴。”

  她忘不了他匆忙闯进来时的神色,像是怕她会遭到曹氏迫害,满脸紧张,所以当下她才会楞住不动,不过她真的很高兴他来救她。

  “我没有用赶的,而是看到杏花的字条,慢慢走过去的。”凌子翊再三强调道。

  苏小满暗暗偷笑,不再反驳,“刚刚我这么说,二娘她不会怀疑了吧?”

  “是暂时瞒了过去,但日子久了,她还是会起疑心,得快点找到秦总管和碧珠才行,以免让她有所防范,先对证人下手。”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走了一段路后,凌子翊停下步伐,摸着下巴深思。

  “只是有件事我觉得很奇怪……”

  “什么事很奇怪?”苏小满停在他身侧问道。

  “当年掳人案失败后,我猜因为她怕鬼,这些年来她受尽噩梦折腾,所以不敢弄死我,才会使毒想将我弄废,这样同样能达到她的目的,现在仔细想想,她一个妇道人家当年是如何找上刺客杀我的?那可不是一般的市井流氓,而是凶狠的赏金刺客黑鹰,不像买毒害我时,有她的陪嫁嬷嬷帮她把毒弄到手,她真有能耐找上黑鹰杀我吗?”

  “或许是有人帮她找来的?”苏小满猜测道。

  “我也这么想,但……”凌子翊又提出另一个疑问,“为什么秦总管会帮她?当年她还没嫁进来,只是个寄居在侯府的表小姐,秦总管没必要帮着一个外人陷害自家主母,她一个举目无亲的女人,又能拿出多少钱贿赂秦总管?我总觉得这中间大有问题,好像有人暗中在帮二娘做事,那个人和她的作法不同,找刺客杀我不像是她会做的事。”

  “你是说有共犯吗?”苏小满心口一骇,天啊,居然有共犯!

  “或许那个人就在暗处盯着,是个比二娘还阴险的人……”凌子翊眯紧俊目,看到苏小满脸上尽是不安,往她头上一揉,“怕什么,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

  苏小满心头一悸,好似被他揉进了什么,心坎一阵酥酥麻麻的。

  凌子翊双眸朝她散发出温柔的光芒,“多亏了你,才让我下定决心,在昨晚找上我爹谈话,虽然我爹对于二娘做的事半信半疑,但是他说他不会干涉,只要我能找出证据,他就相信我,他没有一开始就否定我所说的,他愿意试着相信我这个儿子,我真庆幸我有亲自去找我爹谈话。”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父亲讨厌他,宁可自暴自弃,也不愿改变和父亲之间的僵局,是因为苏小满的鼓励,他在她身上看到巨大的勇气,让他想试一试,才踏出了这一步。

  他知道曹氏和父亲分房睡,于是趁着深夜去找父亲,虽然和父亲之间并没有很热络,彼此间仍有着隔阂,但父亲愿意听他表达,让他感受到他并没有被讨厌,父亲仍是在意他这个儿子的。

  看着父亲脸上的皱纹,模样比他记忆里苍老许多,他也发现他们父子蹉跎了很多时光,幸好现在还来得及,他还能弥补和父亲的亲情,和父亲言归于好,重拾父子之情,他真的很感激苏小满。

  “真是太好了!”苏小满听他终于跨出了这艰难的一步,真心为他感到开心,不禁灿烂一笑。

  苏小满那甜美的笑容,让凌子翊心跳加快,胸口躁热,失神的望着她。

  苏小满被他这么直勾勾盯着,笑容变得羞涩,脸蛋添了女儿家的羞红。

  不知过了多久,凌子翔率先回过神,故意揉乱她的头发,好掩饰自己莫名高涨的情绪。

  苏小满哇哇大叫道:“世子爷,你很讨厌耶,不要揉我的头,不要玩我!”

  凌子翊轻笑,不玩她,是要玩谁啊?很奇怪,他只想这么欺负她。

  终于,揉到她头发都乱了,他才肯抽回手。

  “走吧,回去了!”他大步往前迈。

  “真是的,杏花帮我梳好的头都乱了……”苏小满摸了摸头上的钗子,那是她最喜欢的发钗,都被用歪了,她赶紧扶正。

  但抱怨归抱怨,她却是笑得傻兮兮的,觉得自己好奇怪,明明是被他捉弄,怎么心里居然觉得好甜蜜?

  更奇怪的是,看到他走在前方,她居然想飞奔到他身边去,渴望待在他左右,待在离他最近的地方,被他灼热的气息密密实实的包裹住……

  苏小满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莫非自己对他……

  她吓得猛摇头,又拍拍脸。

  不,她怎么可能会喜欢上那个男人,他可是高高在上的镇远侯世子,而她只是个小小的农家女,两人可是有着云泥之别,若不是他娘找上她,他需要她帮忙,他们之间根本不会有交集……他们俩就只是那两百两的交易关系而已。

  苏小满深深吸了口气,提醒着自己,她没有追到他身侧去,只是慢慢地走着,维持距离跟在他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