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妾身见鬼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妾身见鬼了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就在这时,有道鬼影悄悄靠近,是个年约五旬的老鬼,隔着几尺朝凌子翊恭恭敬敬道:“世子爷,老奴听说了,你们可是在问碧珠的事?”

  苏小满看到有鬼出现,赶紧偎向凌子翊身边说道:“有只鬼来了,他叫你世子爷,看起来是府上过世的老仆人,好像知道碧珠的事。”

  凌子翊虽然看不见鬼,但这几日陪着苏小满找鬼问话,渐渐地能感受到鬼魂存在时周围气流的不对劲,或者明明没有起风,却会有叶子、花草在飘动,甚至有小树枝飘浮在半空中飞舞,还有经过某个水井时,明明没有人,却能听到扑通跳水声,仿佛真有人跳进井里自尽,现在的他,几乎能想象苏小满见鬼的恐惧了。

  “世子爷,他说他叫江福全,你都叫他阿福叔。”苏小满传话的道。

  “阿福叔……”凌子翊对这名字有印象,他曾经在小时候唤过这么一个人,但突然之间这个人就消失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苏小满看凌子翊的样子是认识这老鬼,这老鬼面容和蔼,充满善意,她也就没那么害怕,直接问他是不是知道碧珠的下落。

  “那孩子我在生前就认得了,是个好孩子,可惜我不知道她的下落。”

  “那就是不知道了……”苏小满再次失望。

  “可是,老奴会帮你们的,夫人生前对我有恩,如今她受到诬害,我怎么能袖手旁观,老奴和这附近的鬼都很熟,知道有很多死了许多年的鬼会上侯府串门子,或许他们知道什么,我可以帮你们问问!”

  “他说他可以帮我们问问……”苏小满说给凌子翊听,朝阿福叔感激的道:“谢谢你,老伯。”

  “只是,老奴有一个请求,希望小姑娘和世子爷能帮我实现……”阿福叔朝他们双膝跪下。

  “他说有件事想请我们帮他做……”苏小满面有难色的说给凌子翊听,然后朝阿福叔道:“你先说说看吧!”希望不是很难的事。





  “老奴是十五年前在这座府邸里被杀死的,当时和另一个下人起了争执,被对方捅了一刀断气,然后被掩埋起来……这十五年来虽然恨过,但最终因为思家心切,没有变成厉鬼,如今唯一的心愿只有回家……十五年了,老奴好想回家看看我的妻子和我当年才五岁的儿子,让他们知道我并没有抛弃他们,好好将我安葬,我才能去投胎……请帮帮我,找到我的尸体,送我回家吧……”

  “尸、尸体……”苏小满腿都软了,要去找十五年前埋在土里的尸体,现在都化为白骨了吧。

  “小姑娘,拜托你,我真的很想回家……”阿福叔知道只有她看得见他,错过这次机会,也不知要等到何时,他拚命恳求道。

  苏小满真的很为难,她怕鬼也怕白森森的白骨呀!可是、可是……她硬着头皮道:“好,我答应你,我会帮你找的,你说说你被埋在哪里?”

  阿福叔说了地点后,狂喜道:“小姑娘谢谢你,你会好心有好报的!我会帮你和世子爷找到碧珠下落的!”

  咻的一下,阿福叔消失了。苏小满双膝瘫跪在地上,喃喃地道:“天啊,要我去找尸体,这种事我怎么有办法……”

  她望向凌子翊,将阿福叔的恳求说给他听,一脸欲哭无泪的请求他帮忙,“阿福叔说会帮我们的,世子爷,你会帮他的忙吧!”

  凌子翊反倒奇怪的看着她,发现她脸色刷白,恐惧不已,“既然你那么怕,为什么要答应?”

  “因为……这是为了夫人,为了找出碧珠……”苏小满的声音变得微弱,接着她苦笑,又气恼又无奈地道:“我也没有办法啊!明明每次都会被当成疯子看,明明只想过正常的生活,明明想硬下心肠拒绝,可是……谁教我看得到,看得到就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你对我娘也是吗?”凌子翊望着她问道。

  苏小满说起来又是一连串的抱怨,“你娘她真的很会哭,哭到我每晚不能睡,一直求我一直求我,我真的是被她吵得受不了,不帮不行!”

  “那劝我和我爹和好,也是我娘要你……”

  “那是因为我看不惯!你娘因为你和你爹不合,无法安心去投胎,你让她那么担心真的很不孝!我更想到我死去的爹娘,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也没有机会孝顺他们了,可你爹还健在,你居然不懂得珍惜,真是人在福中不知福,我实在是看不下去,才会劝你和你爹和好……”

  凌子翊听着她的数落,听着她所说的无法无动于衷,心里某一部分变得柔软,他伸手摸摸她的头,微笑道:“真像个傻瓜。”

  苏小满不太高兴的瞪他,“什么傻瓜,我只是看不惯而已……”

  真是善良的傻瓜。

  浚子翊在心里喟叹着,震撼不已,她不只是很有趣,惹得他总想捉弄她,愈了解她,他愈能发现到她的善良美好——她是个疼爱弟弟的好姊姊,是个善良到对他无法无动于衷的女人,即便她那么胆小,那么怕鬼,却愿意去帮助她怕得要命的鬼魂,让他打从心里钦佩。

  “或许,我该踏出一步了……”凌子翊喃喃道,她劝他和爹和好的这番话他都明白,也知道他该去做,但就是少了面对的勇气,现在看到她连最害怕的鬼魂都能鼓起勇气去帮助他们,他像是从她身上获得勇敢的力量,他想,现在的他或许能主动去亲近父亲了。

  “欸?你说什么,什么踏出一步?”苏小满没听清楚。

  “没什么。”凌子翊不愿多说,看似是难为情的不想让她知道,佯装正经道:“走吧,去找阿贵来挖尸体,这事不宜惊动府里的人。”

  真的要挖尸体了……

  苏小满心里发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她并没有那么害怕,她想,是因为有他陪伴在身边的关系吧。

  不过比她怕的大有人在——

  在阿贵听到要拿铲子挖尸体时,都快吓死了,但在主子的命令下,也只能含泪开挖。

  清晨时,他们真的挖出一副骨骸。

  这事传到了其他鬼魂耳里,陆续有鬼魂找苏小满帮忙,就连那个青面恶鬼也央求她帮忙,苏小满和鬼魂们达成协议,她帮他们解决疑难杂症,他们则帮她打探碧珠的消息,比起她和凌子翊两个人大半夜里找鬼,这反倒方便许多。

  时间过得很快,苏小满在侯府已待了近一个月,时序已进入十月,天候开始转凉。

  这天夜深了,苏小满还没有睡,正挨在桌子前写信。

  每个月她都会寄家书回去,跟两个弟弟说说她在京城里的事,也寄上银子,请舅舅、舅母照顾他们。

  凌子翊让阿贵歇下,也准备睡了,看到她在写信,凑过去一瞧,赞了声,“你的字还不错看。”

  苏小满得意地哼道:“当然了,我爹他可是有读过书的,学问很好,他曾教过我和弟弟识字、习字,我写信回去他们看得懂的,我还要求他们每天都得习字,要把爹留下来的书看上一遍又一遍,不能忘记爹所教的字。”

  “你真是个好姊姊。”凌子翊成天就听她把两个弟弟挂在嘴上。

  苏小满又滔滔说起,“我还特地去买了两件黑氅衣要寄回村子给他们穿,秋天后很快就入冬了,我怕我舅舅、舅母会苛待他们,不给他们添厚衣……”

  “那为什么地上会有糖?”

  苏小满听凌子翊这么一说,朝地上看去,竟见地上掉了好几颗霜子糖。

  她赶紧拿起她系在腰间的荷包看,这才发现荷包底破了个小洞,糖才会掉到地上去。

  “怎么会,我每天都存个几颗,想说存多一点再一起寄回去给弟弟们吃,什么时候破了个洞的……”她捡起糖,难过不已。

  “你想寄糖回去?”凌子翊难以置信的扬声。

  “不可以吗?”苏小满小心的问,毕竟这是厨房的东西,也是他府上的东西,或许他不愿让她寄。

  凌子翊看出她在想什么,好笑地道:“傻瓜,我是怕你寄回去,这糖都坏了。”

  “不会吧……”苏小满倒没想到糖会坏掉,一脸懊恼。

  “这霜子糖本来就不宜放太久,你看,掉在地上的这几颗都冒出糖水了,等你寄回去早就融了,不能吃了。”凌子翊说完,像是不忍她露出失望的表情,咳了咳道:“与其送糖,不如送更实用的东西给你弟弟吧!”

  “送更实用的?”苏小满不明白他的意思。

  凌子翊早让阿贵去歇着了,于是亲自到隔壁书房搬来书,有好几本,他递给她,“这是我以前用来习字的旧书,反正也用不上了,给你弟弟们吧。”

  “真的要给我弟弟?”苏小满看着保持良好的旧书,都是很精美的书,她根本买不起呀,不禁感动的看着他。

  凌子翊感到不太自在,强调的说:“是我不要才给人的。”

  但苏小满还是很感动,将书抱入怀里道:“世子爷,谢谢你!”

  凌子翊看她这么宝贝那些书,唇角不禁一扬,像是看到她开心,他的情绪也感染到这份愉悦。

  好吧,他就干脆好人做到底。

  凌子翊咳了咳又道:“你不是说你舅舅、舅母会苛待你两个弟弟吗?你寄两件氅衣回去,他们真的会给你两个弟弟穿?”

  苏小满一怔,“应该不会那么狠心,把我寄的氅衣占为己有吧……”她心里马上冒出另一道声音,有可能,舅舅、舅母有三个孩子……

  “你又看不到,谁知道会怎么样?不如招摇一点,多寄几件氅衣回去,让你舅母一家都有冬衣穿,就不会占着你弟弟的那两件了,也会感激你人远在京城,还会想到他们,进而善待你弟弟。”凌子翊知道她穷兮兮,高傲的哼出声,“就让本世子帮你吧,反正几件保暖的氅衣也没多少银子,就当你最近帮我做事,表现还不错的奖励。”

  “真的吗?”苏小满双眸发亮的望着他,呜呜,她好感动,没想到他对她真不错。

  凌子翊被她这么感动的看着,像是受到鼓舞,愈说愈起劲,“当然是真的!还有这信要重写,就说你在京城遇上贵人,有发财的机会,要他们多关心你弟弟,日后会好好报答他们的,这样看你舅舅、舅母敢不敢欺压你两个弟弟,巴结你都来不及,自然会对你弟弟好一点。”

  凌子翊发现她虽然机灵,脑筋动很快,但涉世未深,不懂得耍心机。

  “世子爷,你想得真周到!你好聪明!”苏小满真没想到可以这么做,他都替她想好了,如此一来的话,她也不必担心弟弟们在家乡过得不好。

  凌子翊对上她感激的双眸,不禁洋洋得意起来,看着她那真诚的目光,他觉得她太过单纯了,这样就说他是好人,也太容易满足了,只要对她弟弟好,她就会这么信任他吗?

  他真希望哪天她也能像对待她两个弟弟般的对他好,为他付出……怔楞了下,他这是在想什么?

  “那世子爷觉得信要怎么写比较好?”苏小满当然要好好向他讨教一番了。

  凌子翊回过了神,坐入她身旁的位子,指点她道:“这个,你就写……”

  两人一边想一边写,苏小满遇上不会写的字,凌子翊也会教她,写给她看。

  在苏小满磨着墨写字时,凌子翊注意起她那纤长的眼睫,如蝴蝶振翅般一拓一撮的好迷人,注意起她那白玉般的耳垂,形状很可爱,令人好想捏一把,她那白晰的颈子也很纤细,衣领上露出的一小截肌肤很诱人……

  当凌子翊意识到自己正盯着苏小满看,这才发现他太过放肆了,他也同时察觉到他们两人愈坐愈近,在这样的深夜里,孤男寡女似乎不太妥当。

  怪了,他都和她同房一段日子了,怎么现在才觉得不妥当?

  而且他们也没有发生什么事,这丫头每天都睡得很自在,打呼给他听……她不会是不将他当成男人看吧?凌子翊想到这一点便不太高兴。

  “世子爷,我写好了,然后呢?”苏小满抬起头问他道。

  浚子翊回过神,看到她白晰的脸颊上沾着墨水,他不自觉朝她伸出手,想抚上她的脸颊,把那抹黑拭去。

  但一碰触到,他像是碰上什么可怕的东西,急急抽回手。

  软软的,好粉嫩,是姑娘家的脸蛋。凌子翊心里冒出这一句,心脏疾速跳着。

  苏小满一手捂住脸,活似他对她做了什么事,瞪视着他。

  凌子翊的心情顿时变得复杂,他看到她脸红了,证明她确实是将他当成男人看待,但他想,她绝对是把他当成登徒子了。

  他不悦的一哼,“你那什么表情,我是看到你脸上沾了墨水……”他从椅子上站起,拿了一块帕子塞给她,“快把脸擦一擦吧!”

  原来只是脸上有墨水……

  苏小满为自己的反应感到羞耻,差点以为他想摸她的脸,脸蛋都快冒出烟来了。

  事实上,自从他陪着她在夜里一起找鬼问话,被他牵过手后,对于他的碰触,她总是很敏感、很不自在,只是她故意装作大刺刺的不怕羞。

  苏小满拿起帕子擦脸,凌子翊看着她擦,两人就这么一站一坐着,眼神有好几次交缠在一块。

  他们都没有察觉到这种懵懵懂懂的暧昧滋味是什么,为什么凝视着对方时会觉得热,一个碰触就手足无措,只有在暗处看着的穆氏瞧得一清二楚,她露出笑容,像是不想打扰他们,身影默默消失了。

  “擦好后,坐好,信还没写完!”凌子翊重新坐上椅子,命令道,用着高傲的架子来掩饰他的别扭。

  莫名其妙在凶什么。苏小满心里咕哝着,继续写下他交代的话。

  或许是夜深了,天气变冷,苏小满一边写,一边打起喷嚏,顺手把凌子翊给她擦脸的帕子用来擦鼻水。

  凌子翊蹙着俊眉,心想她是不是着凉了。

  苏小满怕他嫌她脏,马上说道:“放心,这手帕我会洗干净再还你。”

  “不必!”凌子翊眉头皱得更深,他又不是在意这个。

  终于,信写完了,凌子翊检查了一遍后扬声,“没问题了,明天我会交代阿贵去买,看你需要几件,要什么颜色的就跟阿贵说。”

  “是,世子爷!”苏小满满脸笑容,他帮她那么多,她当然要对他讨好一点。

  夜深了,凌子翊想上床歇了,但看到她红通通的鼻,在今晚不知打了几次喷嚏后,改变了主意,“今晚我去书房睡。”

  “咦?”苏小满满脸错愕,“世子爷,你要睡书房?”

  凌子翊毫不客气地哼道:“你的打呼声太吵了,实在令人受不了。”

  “我明明都有用布把嘴罩住……”

  “还会说梦话,大宝、二宝的叫个不停。”

  欸,她有吗?“大概是我想念他们吧……”

  “我已经被你吵得好久都没有睡好了。”凌子翊责难的瞪着她道。

  “……”苏小满一句话都不敢说。

  接着,凌子翊去了隔壁书房,苏小满仍感到莫名其妙。

  他这人是怎么回事?真是阴阳怪气!

  果然是世子爷,好的时候对她很好,脾气一来也忒大。

  不过,他说了一句话,他说他要睡书房的意思不就是——今晚他的床是空的?

  那她不就可以偷偷爬上床睡了!

  苏小满更冒出了一个念头,他该不会是看到她一直打喷嚏,故意把床让给她的吧?

  会是这样吗?他有那么体贴?

  其实,苏小满与凌子翊一天天相处下来,愈是能看到这个男人的优点,表面上总是高高在上,态度傲慢,但他其实有着温柔体贴的一面。

  他明明每天都那么忙碌,但每晚仍会陪她一起去找鬼问话,她害怕时,他也会牵着她的手走,他还大方送书、送氅衣给她,帮她出主意写信回家乡,好让她闭舅、舅母善待她弟弟,现在还说要去睡书房……他总用他傲慢又带刺的外表来包装他的温柔。

  而她,和他相处愈久,她的心情也变得愈来愈古怪,一开始她是很讨厌他的,是为了赚钱才假装是他的妾,帮着他查案,而后更是出于一份怜悯心,才会劝他和他爹和好,但如今她想,就算没有那两百两可拿,她没有一点好处可得,她也愿意帮他,陪着他走到最后,一起揭开曹氏的真面目。

  苏小满光这么想,就感到羞窘不已,像是将凌子翊视为她一个重要的人。

  她拍了拍脸蛋,不再多想,而后迫不及待地跳上她梦寐以求的大床,等不及要体验在那张大床上翻滚的滋味。

  真棒!怎么睡她都不怕摔下床,也不会腰酸背痛了,被子也好温暖喔……

  有他的味道……苏小满躺在枕头上,像嗅到什么气息,红了脸,然后发现要流鼻水了,赶紧用手帕捂住,过没多久,便传出徐徐的酣睡声,她带着心满意足的表情睡得香甜。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