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妾身见鬼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妾身见鬼了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夜黑风高。

  苏小满提着一个灯笼,走在镇远侯府的后院里。

  在白天,这儿是一片绿意盎然,百花齐放的景象,可入夜后一片黑暗寂寥,看不到尽头,阴森森的氛围,让人感觉随时会有鬼魅阴魂凭空出现吓人。

  苏小满战战兢兢走着,肩膀瑟缩,小心翼翼地看着四周,嘴里埋怨道:“太过分了!你儿子居然叫我去问鬼!他怎么能叫一个姑娘家做这种事,他不知道这很可怕吗?”

  “是啊,子翊对姑娘家真不体贴,真是不对!”穆氏飘在她身畔,赞同的道。

  “他绝对是故意的!他又在捉弄我!”亏她看到他那么温柔的表情,都快被他融化了,也以为两人关系变好了,不料这都是她的错觉,那男人明知道她怕鬼,还要她去找鬼问话,分明是故意欺负她,真是太没天良了!

  鬼有分好鬼恶鬼,像穆氏这般面貌慈祥,心地善良的就是好鬼,恶鬼会顶着一张青面獠牙吓人或不怀好意的伤人,更有死不瞑目,有着强大怨恨的厉鬼,会附身夺人性命,像这样的老府邸,肯定有许许多多孤魂野鬼存在……

  苏小满真庆幸有人陪她,虽然陪她的是只鬼。杏花那么胆小她根本不敢找她陪,怕她会先吓晕。

  “夫人,谢谢你陪我壮胆,这府邸真大啊,没有你陪我,我真的会迷路。”

  “小满,你帮我这么多忙,这只是小事。”穆氏慈蔼的道。

  苏小满左看看右看看,也该做正事了,“那接下来我们来找“人”问问吧!”

  十四年前,穆氏被王知诚骗离侯府,在同一天,她的丫鬟碧珠也离奇失踪,若能知道碧珠的下落,找到碧珠,就能证明穆氏当时是受王知诚所骗才坐上马车,为穆氏洗刷这私通之罪。

  此时她看到有只鬼在前面树下,正想着该如何上前打招呼时,穆氏开口道:“那是府里病死的丫鬟,我认得她,我去问!”

  看到穆氏飘过去帮她问话,苏小满真觉得松了口气,她提着灯笼,慢慢的跟了过去。

  女鬼摇头,表示不认得碧珠。

  接着,她们又问了几只鬼,都说没见过碧珠,更多的是连碧珠是谁都不知道。

  在这座府邸里,除了老死在府里的老仆役,也有外来的孤魂野鬼长居,加上这又是十四年前的事了,当年有的鬼魂早已投胎,有的是近年来死去的,并不认识碧珠,要调查还真的很有难度。

  穆氏深信,碧珠一定是出了事才会失踪,在她生前碧珠对她忠心耿耿,两人情同姊妹,她被诬陷私通,碧珠肯定会为她澄清,不让她含冤而死,碧珠会人间蒸发,有可能是不听从曹氏的命令而被灭口……但苏小满和穆氏都希望碧珠还活着,并没有遭到不幸。

  苏小满和穆氏再往前走,看到前面有个水井,有只女鬼跳了下去,又起来,又跳下去,重复着生前自尽的动作。

  “她叫阿芳,因为被男人抛弃而跳井自尽,但因阳寿未尽,所以一到此时就会重复跳井,已经持续十几年了,唉,真傻……”穆氏摇头叹息道。

  苏小满有点惧怕,很想要穆氏去帮她问,但她总不能什么都不敢做,她鼓起勇气,硬着头皮开口,“阿、阿芳姑娘,请问你认识一个叫碧珠的姑娘吗?还是在十四年前,你看过……”

  在苏小满说完后,女鬼面无表情回道:“不清楚,不认识。”

  “打扰了。”苏小满快走,走了一段路后回头看,阿芳还在跳井。

  唉,自尽惩罚的是自己,不是那个男人,何苦呢……

  “小满,你看……”

  “什么事?”苏小满觉得古怪,穆氏竟躲在她后面,怎么回事?往前一看,她寒毛都立起来了,有只鬼正凶狠的瞪着她们。

  “好可怕……”一人一鬼缩成一团。

  不对!苏小满不明所以的望向穆氏,“夫人,你是鬼你也会怕?这里可是你的地盘耶,你是当家主母,鬼该听你的话……”

  这时候,那只鬼狰狞着青脸,朝她们俩张开血盆大嘴,怒声一吼,穆氏居然在苏小满面前消失了。

  苏小满吓得要命,找不到穆氏的踪迹,“夫人,你去哪了,不要丢下我呀!”

  “小姑娘,你居然看得见我……”

  “哇啊——”苏小满定眼一瞧,那张恐怖的鬼脸就在她面前,舌头长长吐出,让苏小满放声尖叫都来不及了,哪有勇气问他碧珠的事,心里只想着好可怕好可怕,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往前冲。

  砰!她撞倒东西跌倒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她抱着头大叫,“不要捉我、不要捉我!”

  “苏小满,你在做什么?”

  听到这道熟悉的嗓音,苏小满才停下大叫,抬起头看见凌子翊,马上从地上跳起来,毫不客气的槌打着他的胸,连名带姓骂他,“凌子翊,都是你!都是你害的!可恶可恶!”

  凌子翊半夜回到府邸,从围墙翻身进来,一听到北边方向有尖叫声,便前来查看,岂知竟撞上苏小满,还被莫名其妙狂打,他不悦的扣住她双手道:“苏小满,你发什么疯?”

  “苏姑娘,你干么打世子爷!”阿贵觉得她真是太野蛮了,气得跳脚道。

  苏小满双手被凌子翊捉着,还想拼命挣脱,不断槌打他,“你害我被鬼追,都是你害的!如果不是你要我去从鬼魂口中问出什么,我也不会遇到这种事!就算你要扣我钱,我也要打你!”

  “哪里有鬼……”阿贵吓坏了,东看看西看看,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

  凌子翊听她这么说,想起自己命令她从鬼魂身上调查碧珠下落一事,看到她眼眶泛着泪光,像是真的受到很大的惊吓,忍不住唇角一扬,“你被鬼追?”

  “连你娘也弃我不顾,逃走了!她明明是鬼耶,居然也怕鬼,真是令人不敢相信!”苏小满气得咬牙切齿。

  凌子翊愈听她抱怨,愈是流露笑意,明明她是在生气,他却觉得她气呼呼咬着牙的表情很可爱。

  苏小满看他唇角愈来愈往上扬,瞪住他道:“你还笑,你真的太过分了!一直欺负我!”她可是怕到流眼泪了!

  凌子翊瞧她眼角冒出了一滴泪,敛住笑,想都不想的伸手揩去她的泪。

  “你这是在做什么……”苏小满心脏猛地一跳,害羞的挣开他的手往后一跳,觉得他好奇怪,前一刻在取笑她,这一刻又亲昵的帮她擦眼泪。

  “我……”凌子翊神情一愣。

  苏小满没空问清楚,她又看到了,惊喊出声,“来了!鬼追来了!”

  苏小满自然是躲到凌子翊后面,果然他身上有着强大的阳气,恶鬼不敢接近,怕被他身上的阳气伤到,隔着一段距离观望着。

  在凌子翊眼里,什么都没有,阿贵疑神疑鬼张望着,也什么都没瞧见。

  “终于不见了……”苏小满看到恶鬼消失后,总算松了口气。

  凌子翊转过身一看,见她脸色苍白,吓成这样,心里有些矛盾。

  他承认他喜欢逗着她玩,才会故意捉弄她,要她去调查鬼魂,看她害怕尖叫的样子觉得很有趣,那张气呼呼的脸蛋、朝他挥动的拳头也让人心情愉悦,可,她那一滴从眼角淌下的泪水,却让他心里有点在意,觉得有点愧疚,好像这么欺负她不太好。

  “那么怕的话,我陪你一起调查总行了吧!”凌子翊朝她开口道。

  阿贵立刻惊呼,“世子爷,你那么忙,这样不会太累吗?”

  苏小满也不敢相信,“真的可以吗?”

  他肯陪她当然最好,他身上的阳气让鬼魂不敢近身,是最好的护身符。

  “走吧!”凌子翊说到做到,大步流星的朝前迈步。

  苏小满赶紧追上,仍是有点怕怕的,担心那个恶鬼会冒出来吓她,忍不住捉住凌子翊衣袍的一角。

  凌子翊停了下来,看着她捉住自己衣袍的小手,实在难以想象,这个机灵又坚强的女人会有这么柔弱的一面,像是在向他寻求保护,也像在依赖他,他仿佛被什么扎了一下,心里一软。

  苏小满被他这么看着,赶紧松了手,“不能拉就算了……”

  “真拿你没办法。”凌子翊叹了口气,一把牵住她的手,直直往前走。

  什么拿她没办法,她又没要让他牵她的手……

  苏小满双眼陡地睁大,瞪着他的手看,她实在太惊讶、太难以相信了,这个家伙明明高傲到不行,居然会主动牵她的手?

  但她没有拒绝,因为他的手暖暖的,好大,让她好有安全感。

  苏小满心里五味杂陈,就像个木头人般被他拉着走。

  跟在最后面的阿贵看傻了眼,世子爷居然会去牵姑娘家的手?这是第一次吧?

  看到他们走到很前头了,他落单在最后,感到一阵战傈,赶紧追上去,“世子爷,等等我呀!”

  接下来的几个夜晚,凌子翊都会陪着她一起找鬼问话,苏小满知道他很忙,常常回来都三更半夜了,但他还是会抽空陪她,她难免怕他太过劳累。

  “我是怕你半夜叫得太大声,会吓到别人。”

  “要是吓到人,被发现你看得到鬼,你会被当成怪人。”

  “更糟的是,你是怪人这件事若传了出去,我会没面子,还会被质疑眼光是有多差,怎么纳你当小妾,所以我得陪你去。”

  总之,凌子翊不管怎样都有理由。

  对苏小满来说,自是相当乐意让他作陪,和他走在一起,他就像个会移动的符咒,好几尺内鬼魂都无法近身,所以她可以安心的问话,有凌子翊待在身边,她很有安全感。

  看到主子每天忙碌着,半夜还得陪她一起找鬼,阿贵颇有怨言,但因为他自己很怕鬼,无法代替主子做这差事,只好把他的忠诚摆一边,随主子高兴怎么做就怎么做了。

  今天晚上,苏小满准备了食盒,用布包起来拎在手上。

  “这是什么?”凌子翊瞟了眼。

  苏小满笑咪咪道:“这是宵夜啊,晚膳很早就吃了,现在都饿了。”她解开布巾,将食盒打开给他看,“世子爷你看,有杏花糕、红豆冻、麻花卷和霜子糖,是我从厨房那里要来的。”

  看她那副馋样,凌子翊唇角抽了抽,真是受不了。

  “世子爷,你没看过饿死鬼吧,饿死很可怕的,而且吃饱才有体力问话。”苏小满怎么说都有她的道理。

  “爱吃就爱吃,别找一堆理由。”凌子翊睨了她一眼,然后往前走。

  “真的好好吃喔!”苏小满跟着走,咬下一口糕点,甜味在嘴里融化。“世子爷,你也吃一块吧!”不然她一个人享受挺对不起他的。

  凌子翊对甜食没兴趣,手一挥,糕点落地,苏小满喊了声糟,赶紧弯身捡起来,用袖子擦了擦。

  凌子翊看她捡起来擦,还要拿来吃,不禁蹙眉道:“扔了吧,都脏了。”

  “哪有脏,只要擦一擦便可以吃了,为什么要扔?我和弟弟在乡下,顶多吃个温饱,要吃点心是不太可能的事,世子爷,你向来锦衣玉食应该无法体会吧。”苏小满擦干净后,一口咬下去,吃得津津有味,“味道一点都没变呢!”

  凌子翊难以相信她真的吃下去了,再想到那是因为他挥到地上她才捡来吃的,不免感到内疚。

  苏小满看出他的抱歉,故意道:“世子爷,这个霜子糖最好吃了,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糖,你也吃吃看吧。”

  “不必。”凌子翊即答。

  “吃一颗就好了,世子爷,你该不会是怕甜食吧?”苏小满状似挑衅的道。

  凌子翊不想跟她一般见识,又觉得她很吵,马上从她手上接过糖,张口吃下,满嘴的甜腻让他很不习惯。

  苏小满看他吃了,脸上掩不住得意,好像她办成了什么大事般开心。

  他是不是太纵容她了?凌子翊看着她心里忖道,真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善心大发的在大半夜里陪她一起找鬼,现在又得吃下她给的糖。

  但是,他并不讨厌,捉弄她很好玩,看到她这样小小的反抗也很有趣,他还发现他喜欢她依赖他,每每看到鬼,便会自动偎近他的模样。

  “这霜子糖真的愈吃愈好吃……”

  凌子翊觉得她的声音很怪,一转头看,被她吓到了,“你干么哭?”

  苏小满眼眶含泪,吸了吸鼻道:“我想到只有我吃到这么好吃的糖……真希望大宝、二宝他们也能吃到……”

  凌子翊望着她久久,叹道:“你真的很疼爱你两个弟弟。”

  “当然了,我是姊姊,不疼他们要疼谁?我要让他们吃得饱,睡得暖,还要让他们去念书,让他们出人头地……他们是我全部的希望了!”苏小满绽开含有泪水的笑容,虽然养育弟弟很辛苦,却也是她最甜蜜的负荷。

  凌子翊听了很羡慕她,他虽然过得丰衣足食,却不像她和家人感情那么好,他和他爹长年来关系紧张,回到家里,总是感到很孤单。

  苏小满没注意他欣羡的表情,看着食盒,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她可以寄糖回去给弟弟们吃吧,她悄悄打定主意。

  大半夜里,两人能随便聊的事很多,凌子翊还是第一次能跟一个女人聊上那么多话,跟她在一起似乎都不会无聊。

  今晚的鬼没几只,苏小满像前几晚一样没能问出什么,颇为沮丧。

  就在这时候,凌子翊眼尖的像是看到什么,马上拉着她躲在大树下,从背后环抱住她,捂住她的嘴,另一手则将灯笼灭了藏在草丛里。

  扑通扑通……苏小满被他环抱在怀,吸纳进的都是他的男性气息,他的大手还捂着她的嘴,令她心脏骤然狂跳,都快喘不过气了,唔唔的发出抗议声。

  “有人来了,别说话。”

  凌子翊压低声道,苏小满这下安静下来。

  “是我听错了吗?怎么好像有人在说话?”仆人拿着灯笼朝前探了探,却什么都没看到。

  仆人走后,凌子翊这才松开她的嘴,愕然发现两人靠得太近了,他几乎是将她环抱入怀里,他嗅到了来自她身上淡淡香香的糖味,是她吃下的霜子糖味道,她抱起来也软软的,让他的心像是受到了蛊惑,骚动个不停,双臂不自觉地将她拢得更紧。

  苏小满看到仆人走了,捂住她的大掌松开,以为他会马上放开她,却发现他的双臂仍兜拢着她,她困惑的转过头看,一下子被他深潭般的黑眸吸纳进去,想起了她将他抱入胸前安慰他的那一晚,他也是用着这样的眼神看着她的,缱绻温柔里又带有危险炽烈,令她胸口泛起热颤……

  两人相互凝睇了一会儿,直到乌鸦飞过天空呀呀了声,他们才回过神,双双跳了开来。

  “我是怕被看到……若被下人发现我们半夜在后院里厮混,难保会传出什么不好听的,对你会很伤……”凌子翊清了清嗓,故作正经道,仔细瞧耳根子还洒着淡淡绯红。

  “能传出什么不好听的……”苏小满随后想到了,立刻涨红着脸,她一点都不想被人误会她和他在野外苟合,那她可会被彻底当成荡妇。

  两人都不自在的别开了眼,可真是尴尬极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