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妾身见鬼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妾身见鬼了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纵使镇远侯发了一顿脾气,当晚凌子翊还是将苏小满纳进府里,反正是演戏,纳妾仪式随意,备了一桌酒菜,在房间外贴个囍字,放个炮竹,就当作数了,只要让他爹和曹氏知道,苏小满已经成为他的妾就行。

  此时,苏小满正在吃着这桌酒菜,难得有机会吃到山珍海味,她当然要努力吃,吃到撑了。

  她不免惋惜的想着,若弟弟们也能吃到这么好吃的菜就好了,等她接弟弟们到京城,她一定要让弟弟们吃好的!

  苏小满就这么一个人扫掉大半桌的菜肴,就算凌子翊当她是猪,她也无所谓。

  只是,当吃饱喝足,入夜后,苏小满才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

  “世子爷,那我晚上要睡哪儿?你这院落那么大,空房肯定很多,可以拨一间给我吧!”

  苏小满从没住过这么漂亮的府邸,她真想睡睡看这里的床,肯定又大又舒服,她好想在床上滚个几圈。

  凌子翊微微一挑眉,“你忘记你的身分了吗?当然是睡我房里。”

  啊,对,她是他的小妾。

  苏小满进一步想到今晚是洞房花烛夜,她本能的双手环胸,往后一退。

  虽然他说他对她没兴趣,不会动她一根寒毛,但是孤男寡女,又睡一间房,难保他不会邪心大起,届时她可敌不过……

  凌子翊瞪着她,他居然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什么,马上义正词严道:“就算是孤男寡女我也不会动你,快把上回在马车上的事给忘了,那只是意外,我不知道你是女人才会拍你一掌,别再把我当登徒子看了!我不想和你同房,但不睡同间房,别人又怎会相信你是我的小妾,我也只好忍耐了。”

  还真是没有好话!苏小满唇角抽了抽,好不容易才吐出这句话,“也是,真是委屈世子爷了。”

  接着,凌子翊往内室走去,要她跟过来,朝她指了指角落处,那里有一张长榻,还有条薄被,是专门给仆人睡的,好在半夜起来服侍主子。

  “你睡那里,然后把灯熄了,我要歇了。”因他让阿贵去歇息了,只好自己动手脱下外袍。

  苏小满看着凌子翊指着角落的长榻,这才明白他们同房不同床,她显然是想太多了。

  但看到凌子翔有舒适的大床睡,她只能窝在长榻上,心里很不满,这要她怎么睡呀,他都不把她当女人看,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世子爷,这样不对吧,你怎么能让姑娘睡椅子……”苏小满忍不住抱怨道,故意补上一句,“你娘是这么说的。”

  凌子翊原本要拉上布缦睡了,听她这么一说,停下手上的动作,左右张望着,可他又看不到他娘。

  “你娘要你对我好一点,她教出的儿子是个温柔的孩子,可不是差劲到会欺负姑娘家的人,要你学着对姑娘体贴点。”苏小满又说了一串话,当然她是唬人的,穆氏并不在她身边,她藉穆氏的名义来唬唬这男人,免得他总是自恃甚高,眼睛长在头顶上。

  凌子翊眯着眼,盯着她看,“我娘她真的这么说?”

  “当然,她站在这里,对着我说的。”苏小满指了指左侧,演得像真的。

  但浚子翊仍看出不对劲,平常苏小满和她娘说话时神色自然多了,现在则多了分洋洋得意,像是吃定了他。

  凌子翊掀起了唇,“别骗人了,我娘她根本不在,”看到她脸色一变,他更确定她是故意的,“少想用我娘的名义来糊弄我,支使我做什么事,敢对本世子不敬,就扣你钱。”

  “什么!哪有扣钱的,契约上没写……”苏小满立即哇哇叫道。

  凌子翊懒得理她,拉下布缦歇了。

  苏小满瞪着床,却又无可奈何,体认到他是付她银子的金主,只好认分的窝到长榻去。

  算了,睡椅子就睡椅子,有得睡就好。

  啊,对了!苏小满一躺上去,又想到什么,马上爬了起来。

  凌子翊听到她爬起的声音,以为她是起来熄灯,没说什么,不一会儿,灯是灭了,但黑暗中,他也听到一阵窸窣声。

  “你又在做什么?”该不会连扣钱都不怕了吧?

  “你送我的衣服那么贵,要是压到或弄皱就不好了,我想脱下来再睡。”苏小满老实的说,将身上穿的漂亮衣裳脱下来,仅着内衫,再披上一件她的粗布外衫和衣而睡。

  凌子翊听得傻眼,唇角抽了抽。

  前一刻她才在担心他会对她做什么坏事,现在她竟在他房里脱起衣服了?就算熄了灯他看不到,但他是个男人,她也该有女人的矜持和羞耻心吧?

  凌子翊从没见过这种女人,居然把一件衣服看的比她的名节重要。

  对苏小满来说,这套衣裳得花上她一个月的薪俸,凌子翊自是无法理解她爱护的心态卜她也打算等任务结束后,把衣服卖掉换钱,当然更得保存好。

  挂好衣服后,苏小满这才安心躺下,拉起被子覆在身上准备睡觉,但或许是这两天发生太多事了,她和这个男人签下契约,成为他的妾,随他入住侯府,今天一进府还被他和他爹的争执吓坏了,她双眼睁得大大的,一时睡不着。

  苏小满听到翻身声,忍不住问出口,“世子爷,你带我回来让你爹气坏了,这样做真的好吗?演这场戏,是不是让你们父子的关系变得更糟了?”

  这世上真有因为遭妻子背叛,而痛恨和妻子相貌相像的儿子的父亲吗?

  苏小满不知道,但或许是因为她和她爹的感情很好,看到他们父子因曹氏的关系水火不容,她实在有点不忍心,也怕他带她回府,导致他和他爹的感情更差,虽然说她是配合他演戏,但仍免不了感到愧疚……

  布缦里传来低沉的嗓音道:“这不用你担心,快睡,明天还有事要忙。”

  他都这么说了,苏小满也不再管他,换了个睡姿,准备入睡。

  反倒是凌子翊,睁大着眼睡不着,想着苏小满抛出的问题,他演这场戏,是不是让他和爹的关系变得更恶劣了?

  罢了,做都做了,反正他也习惯爹平日对他没有好脸色看,总对他破口大骂,还能比这糟到哪里去?

  只是,他也不禁想到,若是洗清了娘私通的污名,证明是二娘的迫害,他和爹就能回到过去吗?能够打破心里多年来的隔阂吗?

  就在凌子翊反复想着时,突然听见一道响声。

  呼噜噜的好大一声。

  浚子翊吓了一跳,马上从床上爬起来。

  他很确定,这是打呼声,为什么会有这种声音?

  他拉开布缦,循声看去,正是苏小满睡觉的位置,呼噜噜的一声接着一声。

  这女人……她居然……

  凌子翊咬牙切齿的想,该不会是他不让她睡床,她存心报复他吧?

  隔天早上,凌子翊带着苏小满去向镇远侯请安。

  镇远侯对于儿子不顾反对执意纳她进门,气得七窍生烟,不愿见他们,两人被阻隔在房外。

  曹氏又来当和事佬,笑笑地道:“子翊,你爹还在生气呢,等他气消再来,今天你就先回去吧。”

  “二娘,小满是个好姑娘,只要跟她相处久了就会知道,我想让小满跟爹说几句话,或许他就会接受小满了。”凌子翊看了看房门,试图带苏小满踏进。

  “你爹正在气头上,气坏他身子可不好。”曹氏苦口婆心,有意无意的挪动脚步挡在他面前,她的两个丫鬟也刚好挡在门口。

  “二娘,我昨天态度不好,已经反省过了,我会好好跟爹说话,不会惹他生气的……”

  “今天就先回去吧,以后能见的机会多的是。”

  凌子翊见曹氏坚持不让他见父亲,没再多说一句话,眸底闪过一记凛冽。

  曹氏敏锐的好像感受到什么,却只见凌子翊和平常没有两样,用着敬重的眼神看她,恍若刚刚只是她的错觉。

  “好吧,那我就和小满先回去了,爹就麻烦二娘多费心劝了。”

  曹氏听继子这么说,更确定她只是想太多了,于是拍拍他的手臂鼓励道:“等你爹心情好时,再好好跟他说吧。”

  接下来,该苏小满上场了,她向前握住曹氏的手,一双真诚的眸凝视着她,热情的道:“二娘,世子爷常说你的好,你从小把他当成亲生儿子抚养长大,可真是伟大,我真敬佩你!”

  突然被握住手,曹氏显得不太习惯,但她仍是露出温婉的微笑,“这是我这个继母应该做的,没什么敬不敬佩的。”

  苏小满又盯着曹氏的脸,用着无比惊艳的语气道:“二娘,你真的好美,皮肤又白又光滑,看起来才二十多岁,你是怎么保养的?”

  “小满,你怎么说我才二十多岁,我都老了……”这种话听进女人耳里哪有不开心的,曹氏当然也溢满笑容。

  “我是说真的,二娘看起来年轻又漂亮,你可得教教我平日怎么保养,不然我怎么守得住男人的心呢?”苏小满瞥了眼凌子翊道。

  曹氏脸上充满慈爱的光辉,反握住她的手,“这你就放心吧,你活泼又可爱,我们子翊喜欢你都来不及了。”

  苏小满露出羞赧的笑,“我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想跟二娘讨教,以后可以常来找你吗?”

  “当然可以了。”曹氏温柔的点头道。

  就这样,凭着苏小满做生意的机灵头脑和一张甜腻谄媚的嘴巴,一下便和曹氏混熟了。

  在两人踏出这院落时,苏小满才忍不住开口道:“你二娘的演技简直太完美了,完全看不出破绽,这么温柔又慈爱,要不是我早知道她的真面目,一定会被她朦骗!”

  “我以前都被她骗了,现在看她才觉得虚伪。”凌子翊懊恼地想,以前他怎么会觉得二娘对他好,她每次都说父亲不想见他,一次又一次的想拉远他和父亲的距离,他居然都听她的话!

  “她真的是个很厉害的女人呢,连眼神都演得那么真诚……”苏小满满是惊叹的说着,忽然发现凌子翊脸色不好,精神不济,不禁一问:“世子爷,你没有睡好吗?”

  凌子翊没好气的瞪她,“我会睡不好是谁害的?是谁睡觉时打呼吵死人的?”

  “打呼?我会打呼?”苏小满惊呼道。

  凌子翊眯眼瞪她,要她别骗人了。

  “世子爷就是过得太好命了,没吃过苦,才会因为一点声音睡不着,像我一工作回来,就累得像条狗,躺下去肯定马上睡着……”苏小满说完后发现凌子翊更用力的瞪她了,赶紧把话收回,她可不能得罪金主,“我知道了,以后会努力不打呼的。”

  唉,自己还要继续睡那张长榻吗?她叹了口气。

  凌子翊说起正事,“明天你便开始接近曹氏,别做引人注目的事,只要取得她的信任,和她打好交情就行,若发现她有奇怪的举动再告诉我,另外,你也得想办法和厨房的人混熟,好查出曹氏是如何在饭菜里对我下毒的、而她又是教唆谁对我下毒。”

  苏小满点了头,“那今天要做什么事?”

  凌子翊双手环胸道:“当然要演演新婚燕尔的戏码,演得醉生梦死、放浪行骸,好传进我爹耳里让他生气,我二娘她也会更高兴,这才不会怀疑我带你进府的目的。”

  接下来,地点换到一处楼阁上,从窗台望出去,整座府邸的优美风景一览无遗,是用来招呼客人的地方。

  凌子翊让婢女备来酒菜,一道接着一道,摆满了整张桌子。

  “一大早喝酒好吗?”还大鱼大肉的,吃那么油腻。苏小满当然不敢抱怨了,免得被扣钱。

  菜肴都送上后,凌子翊让婢女们出去,只留下阿贵,让他用银针验毒。

  凌子翊在知道自己中毒后,吃喝都很小心,时常吃外食,尽量不碰厨房里煮的,还得注意不能让曹氏发现他已知中毒一事,免得打草惊蛇。

  确定没毒后,凌子翊瞥了眼苏小满,命令道:“倒酒。”

  苏小满知道要开始演戏了,得演出新婚燕尔的恩爱模样,这攸关她的两百两,她得卖力演出。她倒了酒,又挟了菜,递到他嘴边要喂他吃。

  “世子爷,这鸡肉看起来很嫩,吃一口吧。”

  凌子翊横了她一眼,问她这是在做什么,苏小满猛眨着眼,他顿时明白她的意思,别扭的吃下去。

  苏小满喂上瘾了,尤其看这男人一脸不甘愿,还颇有趣的,又用汤匙舀汤道:“世子爷,喝口汤吧。”

  凌子翊觉得她演技真好,不愧是在市井里打滚过的,他也不能输她,故作温柔的为她倒了杯酒。

  “喝喝看,这酒很好喝。”

  “是。”苏小满喝了下去,迅速露出苦瓜脸。

  原来酒这么苦,她还是少喝为妙。

  凌子翊见到她这张苦瓜脸,顿时感到有趣,微挑起眉,像是对她打起什么主意。

  在用完早膳后,他差遣阿贵带来一把琴,苏小满不明所以的盯着琴看。

  “这是干么用的?谁要弹琴?”苏小满望着屋内,婢女们都被他叫出去了,只有一个阿贵在。

  凌子翊缓缓对她道:“你。”

  “我?”苏小满指了指自己。

  “既然你是天香楼的姑娘,那么想必是琴棋书画皆通,有着十八般武艺的好本事,现在就好好表现给本世子看吧!”凌子翊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苏小满唇角抽了抽,他在说什么鬼话,她哪有这种好本事,他是不是演戏演过头了?好吧,既然是他认真要她弹的,她就试试吧。

  苏小满奋力弹了。

  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她的琴声——魔音穿脑。

  苏小满才弹了一会,就听到外头传来婢女的哀嚎声,连阿贵都捂住耳逃出门。

  凌子翊侧过脸,肩膀似隐隐在颤动。

  苏小满以为他在偷笑,扳过他的肩膀,却是一张正经的脸。

  “既然不会弹琴,就来画画吧!让本世子看看你画画的本事。”

  凌子翊朝外头一喊,阿贵发现没有魔音了才敢进来,差人带来了纸笔。

  苏小满哪里会画画,苦恼得很,努力勉强画出来。

  “你这是在画什么?”凌子翊看不出来,有好几团,像是在茅坑里的……

  “这是肉包、叉烧包、小笼包、芝麻包,都是我最爱吃的,看不出来吗?”

  凌子翊又侧过脸,肩膀隐隐在颤动。

  苏小满又扳过他的肩,左看右看,仍是一脸正经。

  “你干脆去跳舞好了。”

  当凌子翊提出这个要求时,苏小满不肯理睬了,她根本不会,跳什么舞。

  “两百两。”他忽然冒出声来。

  苏小满马上跳下位子,同手同脚的绕圈圈。

  接着,她看到凌子翊又侧过脸时,马上冲过去按住他肩膀,就见他唇角微勾,像在忍耐着什么,终于被她捉到了。

  “你肯定在偷笑,别装了!”

  凌子翊下一刻又变得正经八百,“这是你身为小妾的态度吗?”他轻轻挥开按在他肩上的小手,一副她很失礼不敬的样子。

  “不敢。”苏小满咬了咬牙,心想他肯定是故意为难她,好看她闹笑话,莫非他是在报复她昨晚打呼吵得他睡不着?也太小气了吧。

  凌子翊看她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忍不住唇角又往上扬,眸底闪动着笑意,真的觉得捉弄她很有意思。

  阿贵则傻眼的盯着主子看,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主子主动亲近姑娘家,还露出那么开心的表情,真是天下红雨了。

  凌子翊注意到阿贵的目光,像被看穿什么,马上瞪了过去,阿贵故作东张西望,没敢再看他。

  接着,凌子翊从位子上起身,“看来你什么才艺都没有,真是太无趣了,回房吧。”

  “回房做什么?”

  苏小满一问,凌子翊深意一笑。

  大白天待在房里还能做什么?

  苏小满马上想到了,在心里暗骂着他,她的名声肯定臭光了。

  凌子翊一大早和小妾饮酒作乐,还白日宣淫,整日窝在寝房里的事,果然传到镇远侯耳里,气得镇远侯大骂他太放荡不检点。曹氏又是表面上劝着,实则心怀鬼胎,凌子翊看在眼里,知道已达成了他的目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