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妾身见鬼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妾身见鬼了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要我帮你?可我要怎么帮你?”苏小满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本事。

  “我要你以青楼女子的身分当我的小妾,入住镇远侯府,暗地里帮我调查曹氏。”凌子翊提出他的计划。

  “什、什么?要我当你的……小、小妾?”听到那夸张的计划,苏小满都结巴了。

  凌子翊自有他的理由,“因为只有你看得见我娘,不管是帮我娘洗刷污名,还是要调查我二娘,都需要我娘的证词,我需要你帮我娘传话,况且,若我二娘真的想毒害我,并挑拨我和我爹的感情,好夺去我的世子之位,那么我带个青楼女子回去,让我爹气得跳脚,想必更能让她得意洋洋的放下防备,对调查更有帮助,我是真的需要你的帮忙。”

  “可、可是小妾,这会不会太……”苏小满仍是震惊不已,这不行,传出去的话她会嫁不出去的,要是死去的爹娘知道她当人小妾,肯定会骂她不长进,她怎么可以……

  “那这个可以吗?”

  苏小满看着他搁在桌上的银票,一时间傻了。

  这是一百两银票,她生平第一次看到那么多钱。

  凌子翊似乎把她的性子摸透了。

  “这是订金,事成后我再给你一百两。”

  一共两百两!

  苏小满无比心动,但她真的要为了这两百两出卖自己的清白,当人小妾?

  “只是假扮的小妾,我对你没兴趣,不会碰你一根寒毛的。”凌子翊看出她在想什么,直白的说出口。

  苏小满恨恨地瞪向他,想到她被他摸了胸,现在又说这句话,似乎是在批评她身材很差,真可恶。

  但是这两百两,是她做生意和当洗碗工一辈子都赚不到的呀,有这笔钱,她便可以在京城买间房子,早日接弟弟过来住,又能送弟弟们去私塾读书。

  苏小满作着美梦,描续着未来美好的远景。

  好吧,小妾就小妾,她拚了!

  她不说的话,有谁知道她曾当过他的小妾?顶多以后她搬远一点,想来也不会有人认得她这个小人物。

  “好吧,我愿意!”她点头同意。

  “小满姑娘,谢谢你!”穆氏感动道,事关女人的名声,她也不敢轻易要她答应。

  “不过要调查多久?”苏小满又问。

  “当然是愈快愈好,最好在三个月内解决。”凌子翊不想拖太久,必须早日揭发曹氏的恶行。

  “成交!但口说无凭,我只信白纸黑字。”苏小满拿来纸和笔墨,她向来有写信回家乡的习惯,这时刚好派上用场。

  凌子翊没想到她居然识字,字还挺漂亮的,看不出是个市井小丫头的字。

  他们双方签了名也盖了指印。

  苏小满轻轻的吹干,自己留了一份,又将一份给他。

  凌子翊看她那么精明,一点亏都不吃,摇了摇头,似对她感到俗不可耐。

  随即见她一副女扮男装,像个少年似的,不禁嘲弄道:“你这样不行,得先改头换面一下。”

  苏小满毫不客气的朝他伸出手,“治装费要另外算。”

  苏小满感到全身轻飘飘的站不太稳,手足无措的连双手都不知要摆哪里。

  镜子里的她穿着一身浅藕色染有水蓝花纹的衣裳,在头上梳了漂亮的发髻,插了根镶着紫色花朵的鎏金簪子,现在的她,看起来就像个粉嫩娇俏的美姑娘。

  苏小满是个女人,自然是爱漂亮的,只是家里没钱,又得下田,没机会穿上美丽衣裳,来到京城又得扮成少年,现在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的喜悦都表现在脸上,也感到害羞。

  其实苏小满原本是打算向凌子翊伸手要钱,想说去市集买几套女装换上就好,怎料他竟说要当他的小妾,不能穿得太寒酸,说他会买给她,要她先收拾包袱,准备随他入住镇远侯府邸。

  苏小满跟凌子翊要了两天时间打理身边的事务,她得辞了洗碗工作、告知屋主住到这个月为止,还得跟杂货铺说不必帮她进货了,全部打点好后才跟着凌子翊走,接着她就被带到这个地方了。

  这是间布料店。京城有许多知名店铺,苏小满是在价位较低廉的小市集里摆摊,像这种布料行贵得很,她从没有踏进去过。

  凌子翊做事很有效率,早在上一回他们见面时,他就差人帮她量了尺寸,今天一来布料店,就有做好的衣服,又央了店里的人帮她梳头、上妆,将她打扮得漂漂亮亮。

  她这样看起来就像个天仙公主吧!她心里窃喜。

  接着,她随着店里的老嬷嬷踏出房间,裙子太长了,她怕跌倒,小心翼翼的拎着裙摆,走到一间小厅内。

  凌子翊被老板娘邀请到内厅里喝茶,一看到苏小满踏出,险些认不出她来,难以想象一个少年会变成娇俏动人的少女,可说是惊为天人,让他不禁看怔了,就连阿贵也揉揉眼睛,以为认错人。

  苏小满原本就相貌清秀,天生丽质,扮成男人是个清秀的少年,换上女装,略施脂粉当然是清甜又娇美了。

  苏小满不期然的对上凌子翊的视线,心脏骤地一缩,没想过他会这么看她,一双明亮的黑瞳一瞬也不瞬的凝视着她,不知怎地,让她感到很害臊,快抬不起脸来。

  他也觉得她打扮成这样好看吗?

  “呵呵,小满姑娘在害羞了……”穆氏在苏小满身侧掩嘴偷笑着。

  “你不要突然冒出来!”苏小满涨红了脸,朝穆氏嚷道。

  出现了!阿贵看到苏小满对着没有人的左侧说话,吓得躲在主子后方,再探出头来,虽然知道是死去的夫人,但他对于鬼魂还是有着本能上的恐惧。

  这一嚷也让凌子翊回过了神,察觉到自己失态了,若是被娘亲看到有多丢脸,他轻咳了咳,朝她开口道:“真是佛要金装,人要衣装,比起之前男不男、女不女好多了。”

  苏小满因变漂亮而飘飘然的好心情啵的一声破灭。

  “这妆上的好,加上簪子跟这身衣服也很匹配,让本来先天不良的你,看起来就像是脱胎换骨。”凌子翊说完后,感到奇怪,他的嘴巴怎会自动说起话来了?

  苏小满俏脸一变色,先天不良?脱胎换骨?她到底有多差?

  “还有,走路好好走,别穿了裙子就不会走路,要是不小心跌倒露出丑态,可就枉费我花大钱帮你改头换面。”凌子翊又自动说起话来,他面露惊讶,怪了,自己平常对女人都是懒得搭理的,现在居然会动嘴去恶损一个女人?

  就连阿贵也感到奇怪,多看了主子一眼。

  “知道了!”苏小满咬牙道,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没有一句好话,她真是傻了才会期待他赞美她。

  “这是小妾该有的态度吗?”凌子翊斜睨着她。

  苏小满只好挤出笑,谄媚讨好的笑道:“知道了,妾身会好好改进的。”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被他几句话打落凡间,体认到自己不是什么天仙公主,她还是那个乡下姑娘,少作梦了。

  凌子翊看她明明生气,却还是对他挤出讨好的笑容,觉得她机灵的很,虽然俗气了点,但是反应很有趣,让他感觉这么捉弄她很有意思,这还是第一次他想捉弄一个女人。

  下次再玩玩吧,他突然闪过这个念头。

  接着,他朝她催促道:“走吧!”

  苏小满挎着裙摆慢慢跟着他走,阿贵快一步走在主子身后,布庄的老板娘恭送着他们一行人,让仆人将装有衣裳的盒子一个个搬上停在店前的马车,看到马车,苏小满这时候才感到紧张。

  没有回头路了,为了两百两,她务必要完成这个任务!

  来到镇远侯府,苏小满一踏入大门就东张西望,来到京城一年了,她还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府邸,一片碧瓦朱甍,雕龙镂凤,还有小桥流水等庭园造景,不免感到惊艳。

  “别像个乡巴佬。”凌子翊淡淡一睐。

  苏小满听他这么说,欣赏风景的心情都没了,在他背后吐吐舌,当凌子翊望向她时,她又挤出巴结的笑容,“是。”

  这男人只有那张脸好看,性子让人一点都不敢恭维,但既然收了他的钱,就得好好办事,不能惹他这个金主不高兴,她还想收到另外的一百两呢。

  凌子翊瞟了她一眼,又抛下一句道:“走吧,待会儿我没有要你开口就闭紧嘴巴。”

  这样最好,她乐得轻松。苏小满手往嘴巴上一挥,作势把嘴巴缝起来。

  接着,凌子翊朝主屋方向走去,阿贵紧跟在后,苏小满怕跌倒,时时注意脚下,走的慢了些。

  “世子爷好!”

  “世子爷好!”

  这时,在前庭浇花除草的仆人,还有手抱着物品经过前庭的仆人,看到凌子翊回来了,无不恭敬的问安,他们同时也注意到那落在最后面的苏小满,看得眼都凸了。

  没有看错吧,他们世子爷居然带女人回来了,那女人是谁?

  凌子翊踏上主屋的阶梯,恰好遇上从前方迎来的颜总管,还等不及对方问安,便劈头问道:“我爹人呢?”

  “侯爷在书房……”颜总管看到走在他后方的苏小满,充满好奇心的问道:“世子爷,这位姑娘是……”

  “她是天香楼的姑娘,我把她赎回来当小妾。”凌子翊扔下一句,便往书房的方向迈去。

  “小妾?”颜总管惊了。

  “小妾!”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仆人们也一齐惊道。

  他们是从前庭跟来的,都很好奇世子爷带回来的姑娘是怎么回事,听到小妾两个字都震住了,这可是大事啊!世子爷时常出入青楼,但这还是第一次将青楼姑娘带回来说要作妾!

  阿贵急急跟上浚子翊的脚步,心里忐忑不安,怕侯爷知道世子爷带着苏小满回来会气坏了。

  苏小满走在最后,被仆役们紧盯,尴尬的只能赶紧追上。

  颜总管见凌子翊一下走远了,顿时回过神,心里想着侯爷对于世子爷从青楼里带回一个女人说要作妾,不知会有多生气,得赶紧去找夫人当救兵。

  “大哥!”

  “大哥!”

  凌子翊来到书房前,一对龙凤胎从书房里跑了出来,甜腻的喊着他,苏小满心想,这莫非是曹氏生的一对儿女?

  “大哥,我跟你说……”

  龙凤胎见到凌子翊都很开心的想缠着他说话,却在发现他身边多了个陌生人后,停住声,凌子蔷歪着头朝凌子翊问道:“大哥,这位姊姊是……”

  龙凤胎齐望向她,苏小满想到她被下令封上嘴巴,哪敢乱说话,只能对这两个孩子呵呵傻笑。

  凌子翊哑口,不知该如何向弟弟妹妹说起,想到他们是二娘所生,心里便觉复杂,不知该如何面对他们。

  “侯爷。”阿贵恭敬的道。

  “爹!”龙凤胎转过身,齐声喊道。

  苏小满抬起头,便见有个相貌端正俊朗的中年男子从书房踏了出来,知道这位便是镇远侯。

  她偷偷觑向凌子翊,只见他神色紧绷,似乎对于父亲感到生疏不自在。

  镇远侯以为儿子今晚会留宿青楼,看到他回来了难掩好心情,只是他严肃的脸上看不出来,就在他要开口说些什么时,注意到儿子身后多了个女子,诧异的道:

  “这位是……”

  凌子翊神情漠然,伸手将苏小满拉到前面,接着,扬高声,不逊的道:“爹,她叫小满,是我从青楼里赎身的姑娘,我要纳她为妾。”

  镇远侯一震,乍见儿子早归的好心情全都没了,额头冒起青筋,暴怒的朝儿子吼道:“混帐东西!我要你娶妻你不肯,居然跟我说要纳个青楼女子作妾,你是疯了吗?成天待在青楼还玩不够吗?是想存心气死我不成?”

  “儿子喜欢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只是妾而已,爹就成全我吧。”凌子翊亲密的搂住苏小满的肩说道。

  “你还敢说!凌家历代可从来没有人纳个青楼女当妾,你是头一个!”镇远侯骂不够,竟直接砸烂摆放在书房廊外的盆栽,力道之大,响了好大一声,盆栽碎了一地。

  凌子翊不为所动,面无表情,苏小满可是怕得不得了,双脚发软,在心里直喊着要命,庆幸那盆栽不是朝她砸来,要不她也一块遭殃了。

  阿贵在旁看得直冒冷汗,龙凤胎更别说了,第一次看到父亲愤怒的砸烂盆栽,平常他们还敢帮大哥说话,这会儿怕得一个字都不敢说。

  “这是怎么回事?盆栽怎么……”

  这时,曹氏和颜总管一起来了,是颜总管怕出事特别通知她来书房,龙凤胎看到娘亲来了,都朝她奔去,一左一右捉着她的手臂,他们从没见过爹这么生气。

  镇远侯指着凌子翊怒道:“这混小子替个花娘赎身,接回府里说要让她作妾,真是气死我了!大家闺秀不娶,偏迷上这种青楼女子,如此荒唐,要是传了出去,看哪户人家敢把女儿嫁给你当正室!”

  曹氏听颜总管说继子带了个女人回来,现在才知是个青楼女子,她细看起苏小满,倒不见有几分风尘味,也一点都不妖娆。

  这就是曹氏?

  苏小满也忍不住盯着她,慈眉善目、温柔贤慧,看起来不像坏人。

  果然知人知面不知心。她在心里补了这一句。

  “爹不允许我也不管,反正我要定她了!”

  苏小满一个回神,就被凌子翊拉着走。

  “等等,走慢点,我会跌倒……”苏小满边拉起裙摆,边忍不住往后看向他爹和二娘,虽说这是要演给他二娘看的,但这样气他爹好吗?不会让他们父子关系更恶劣吗?

  两人走后,曹氏要龙凤胎回房去,然后扮起和事佬,劝着丈夫道:“侯爷别生气,子翊这孩子只是一时贪图新鲜,被外面的女人蛊惑了……”

  “这混小子,凌家历代可没有人纳青楼女子为妾,成天只会忤逆我!”镇远侯怒道。

  曹氏低头愧疚道:“是妾身不好,他亲娘早死,我这个二娘在他心里不足以代替他娘,才无法规劝他,让他学好……”

  听到死去的元配,镇远侯脸上有着疲倦,摇了摇头,“罢了……”他要她别说了,转过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让人收拾收拾吧!”曹氏的目光停留在那被砸烂的盆栽上,交代着颜总管,唇边浅浅一勾,隐隐闪着得意的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