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妾身见鬼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妾身见鬼了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呜呜……”

  苏小满看着窝在角落的鬼魂,已经哭了半个时辰了,无奈的叹道:“我真的、真的、真的已经尽力了……”

  “呜呜……”

  苏小满烦躁的抓了抓头,“我已经照你所说的说了,连他屁股上有胎记都没遗漏,但世子爷仍是不信我,威胁要将我移送官府,还将我当神棍看,一副要掐死我的样子,我能怎么办?为了这条小命,我只能逃跑了,在跑之前我有将你的话传达完毕,告诉他是他二娘想害他,他不信我也没办法!”

  “呜呜……”

  还哭,苏小满一肚子火,“他还摸我胸!用他的手这样摸我胸耶!我都还没嫁人呢!”她哼道:“反正我不想再见到那个登徒子了,休想要我再去找他,再去说服他什么,他不信也是他的命了!”

  穆氏终于回头看她,一脸愧疚,苏小满心想,总算知道她牺牲有多大了吧,不会再勉强她去找她儿子,非得让她儿子信服才肯罢休吧。

  “你可以叫我儿子对你负责。”

  听到这鬼话,苏小满瞪大了眼,低吼道:“我才不要他负责!”

  她拉起棉被蒙住头,不管了,再怎么求她她都不想再管这件事了!能做的她都已经做了,那男人对她那么失礼,她不想再看到他,对他低声下气了!

  “小满姑娘,谢谢你帮了我那么多忙。”

  欸?

  苏小满还以为会继续听到哭声,却听到这句话,她悄悄拉开棉被一看,房子里只剩她一人。

  不见了?是走了吗?

  太好了,终于放过她了!

  苏小满松了口气,但她却感受到来自内心的空虚和不安。

  就这样走了吗?不再哭着求她救救她儿子了吗?真不怕她儿子被那个恶毒的女人害死吗?

  苏小满用力摇头,她干么操这个心,睡觉睡觉,明天还得做生意,她要把这两天没赚到的银子赚回来!

  苏小满好几天没再见到穆氏,耳边不再充斥哭声,她想穆氏是真的离开了,她也恢复了原来的生活,在市集摆摊做生意,努力赚银子,踏实的过日子。

  “多谢关照!”

  苏小满拿过钱,数着银子,收入荷包,觉得赚钱真是件快乐的事。

  突然间,前方好像有什么骚动,人潮都聚集过去了。

  是谁来了?

  苏小满个头不够高,怎么往上跳都看不到人,只听到大婶们痴迷的尖叫声。

  “天啊,那个公子好俊……”

  “可不是,没见过那么俊的公子。”

  “我知道他是谁,是镇远侯世子啊!”

  当苏小满听到镇远侯世子这五个字时,呆滞的张大嘴,心想怎么可能,接着就见到凌子翊那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人潮当中,带着一干护卫朝她走来。

  苏小满回过了神,闭上嘴,确信她没有听错,也没有看错,他真的来了,而且是来找她的。

  该不会是上回被她逃了,他心有不甘,特地去查了她的身分,来找她麻烦的吧?

  不对,应该是为了另一桩事找上门。

  苏小满只想到一个原因,就是他发现他真的中毒了,他愿意相信她的话因而找上门,要不他真想找她算帐,要几个人捉她到他面前就得了,何必挪动尊躯,亲自前来她的摊子。

  苏小满心里得意一哼,现在是他有求于她,她用不着怕他。

  “世子爷,就在前面……”

  照着阿贵所指,凌子翊终于看到苏小满的摊位,瞧她一身女扮男装,果真如阿贵所说在市集里叫卖,他从没想过自己会主动找上她这个女骗子,但是真被她说中了,他中了毒,有些事他必须亲自问她,不得不找上她。

  苏小满看凌子翊走到她的摊车前,一双眼骨碌碌转着,当他是客人般招呼道:“这位客官需要什么吗?”

  “苏姑娘,跟我谈谈。”凌子翊也不废话,直接的道。

  苏小满更深信他肯定是中了毒才会找上门,还叫她苏姑娘,也太客气了吧,她故意装作没听到,哼哼,他想谈她就得跟他谈吗?想想他是怎么待她的!

  她笑咪咪的递了一枝扫把给他,“客官,这扫把很适合你,真的很实用,用上五年都不会坏,买回去吧!”

  凌子翊看着手上的扫把,唇角抽了抽,这是想赶他走吗?

  他知道她在记恨,只能按下性子道:“我有话想跟你谈谈,给我两刻钟的时间就好。”

  苏小满看他不敢对她发火,更加得意了,“当初我好说歹说你都不信,现在知道自己真的中毒了,求人的态度是这样吗?被你掐住脖子威胁,真的好可怕,害我作了好几天的噩梦……”

  “我很抱歉。”凌子翊蹙紧浓眉,咬牙道。

  “你要抱歉的岂只这件事……”苏小满想到他的袭胸,偏偏她说不出口,她叉着腰道:“要谈的话可以,但我现在要做生意,你知道的,我可不是像世子生来养尊处优,我得做生意才能吃饭。”

  凌子翊知道她是故意为难自己,“我全买下来的话,你就有空跟我谈了?”

  苏小满傻住,“你说我摊子上的东西你要全都买下来?”

  “这样够不够?”凌子翊让阿贵取出钱袋,拿出一锭银子道。

  苏小满看着他手上的银子眼都亮了,这有十两,买下她十个摊子也没问题。

  她向来不会跟钱过不去,动手抢去,“够,当然够,只是,我没钱找你……”

  “其他当作赏银。”

  “世子爷真大方!”苏小满毫不客气的收了。

  凌子栩看着她贪财的模样,脸上闪过鄙夷的神色。

  苏小满货物全卖完了,可以提早收摊,心情好,对凌子翊的态度自然也变好了,“世子爷,现在我有时间了,要上哪儿谈?”

  凌子翊想了下,这附近没有茶馆,都是小摊子,四周吵杂,马车停的又远……

  他朝她问道:“有安静隐密的地方吗?”

  “那去我家吧,在附近而已。”苏小满看着推车上满满的货物,又道:“这些都是世子爷买下的,世子爷可得带回去,不然我拿了钱会不安心的。”

  她知道他是为了和她谈话才买下,并不是真的需要这些货物,但她也不想白拿他的钱。

  凌子翊一使眼色,阿贵和属下们便一一将摊车上的货物搬往停在远处的马车上,苏小满则推起摊车,装作推不动,立即有人帮她推,她感到轻松的嘿嘿一笑。

  苏小满租赁的屋子就在前面两条街上,破旧的屋子印入眼帘,凌子翊没想到会那么简陋,在外头张望了一会儿才踏进去,里头也同样简陋,一个炉灶、一张床、一张桌子而已,很寒酸,光他的书房就是这里五倍大了。

  大少爷就是大少爷!苏小满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是在嫌她房子小,但她脸上仍是挂着笑,“世子爷就随便坐吧。”

  哪有得选,根本就只有一张椅子可以坐。凌子翊一坐下,吓了一跳,这椅子居然是长短脚。

  “小兄……不,姑娘,你这椅子都坏了要人怎么坐……”阿贵忍不住说道,真觉得这个女扮男装,自称看得见穆氏的丫头,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刁难世子爷,现在连张正常的椅子都不让世子爷坐,可偏偏世子爷看了御医后已确定中毒,只能信她的鬼话,放下身段来找她问话。

  真的是穆氏的魂魄找上主子吗?在世子爷要他保守秘密,又要他去调查她的姓名和住处时,他还是半信半疑的。

  苏小满一副不要紧的挥手道:“放心,这椅子很坚固的,只是歪了点,不会让你主子摔下去的。”

  “可是……”

  “阿贵,你先出去候着吧。”凌子翊出声道。

  “是。”阿贵纵有意见,也只能听主子的话退下。

  屋子内只剩下他们两人,来者是客,苏小满倒了杯茶给他,“世子爷喝吧,我这里只有煮沸的水,没有茶叶。”

  凌子翊瞄了杯子一眼,只见杯子里黑了一层,他一点都不想喝,开门见山的道:“苏姑娘,如你所说我真的中毒了,毒素还潜藏在我体内四年之久,我很想相信你所说的,是我二娘对我下毒,但是我看不到我娘,实在很难想象世间有鬼魂的存在,如果你能证明我娘真的存在,我就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

  这下难了!苏小满伤脑筋的道:“呃,你娘呢,前几天就消失了,不过我还记得她的样子,她穿着一身翠绿色的衣服,头上插着一支镶有橘红色花型宝石的簪子,耳朵戴着一串珍珠耳环,是个美人,嘴角边有颗痣……”说到一半,她吓了一跳,指着他的右侧叫出,“你娘她出现了!”

  “子翊啊,你来了……”穆氏含着泪,想向前抱住儿子,却被他身上强大的阳气弹开,只能隔着几尺垂泪望着他。

  苏小满朝凌子翊指了指穆氏道:“你娘现在就在这里,她想抱你,但你身上的阳气太重了,她无法靠近你……”说着,她朝着穆氏道:“动一下吧!这样你儿子才会相信你的存在,办得到吧!”

  穆氏深深吸了口气,凝聚念力,让桌子上的茶杯飞了起来。

  凌子翊看着那茶杯当着他的面飞起,在空中盘旋,好一会儿才落下,内心震撼无比,倘若这世间没有鬼魂,为什么杯子会飞?

  “你娘说你可以问她问题,直到你相信她的存在为止。”苏小满向他传达穆氏说的话。

  他闻言便开始问起娘亲生前的日常作息、平常喜欢吃的东西、口头禅,把儿时记忆里发生的事都挖出来,苏小满都能了如指掌的回答,没一丝遗漏。

  她也说中娘亲的模样,娘生前最爱穿绿衣,头上插着橘红色的宝石簪子、耳朵戴着珍珠耳环,正是娘死去当天的打扮,她说的就像是娘正在他面前。

  难道……娘真是被二娘害死的?

  凌子翊本不信苏小满说的话,只是想厘清他身体的异状才让御医诊脉,谁知真的诊出他有中毒的迹象,动摇了他原本对二娘深信不疑的心。

  御医说他中了一种叫寒花的慢性毒,那种毒初期会先让他体力变差,手脚发麻发颤、内力减退,也因为这和气血不足、气滞血瘀的症状很像,所以很容易误诊。

  御医也说幸好及时发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恰巧宫里曾有嫔妃中寒花,他有专攻此毒的解毒药丸,每日吃三次,吃一个月,症状就会慢慢改善,连吃三个月就能完全去除体内毒素,若是置之不理,这毒到了第五年就会变得猛烈,让人瘫痪成为废人。这真是极恶毒的毒,令人不寒而栗。

  浚子翊也扪心自问,他真的相信娘会和男人私奔抛下他吗?

  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一直无法相信娘会抛夫弃子,当时他九岁的生辰都快到了,娘答应要帮他庆祝生辰的,不可能就这么抛下他不管。

  一对二娘产生疑窦,凌子翊的思考也变得清晰客观,以往他没有察觉到的事,都敏锐的窜进脑海里,想起二娘总是喜欢在安慰他时,有意无意的说出他爹怀恨着他娘的事,以至于他根深柢固的认为爹还恨着娘,至今仍讨厌他这张脸,无法接纳他。

  他成天待在青楼,二娘从来没有责骂过他,对他无比宽容,让他不禁怀疑,她是不是喜欢他待在青楼里,好让爹骂他,对她更有利?

  前几晚,她还劝他别和爹一起吃饭,说会让他爹心情不好,现在回想起来,好几次她都这么劝他,可之后爹对于他不和家人一起吃饭的行为感到非常不快,她是故意想让他和爹的关系变得疏远吗?

  但,他也无法就这样定了二娘的罪,毕竟没有真凭实据,不能随随便便就冤枉二娘。

  所以他才会找来这里,想确定苏小满所说的,她看得到娘的鬼魂是不是真的?

  他娘是否真的与人私奔?他身上中的毒,和他在十四岁时发生的掳人案,是否真与二娘有关?只有亲自找她一趟,他才能知道更多事实。

  现在,他亲眼看到杯子在飞,听到苏小满如实说出有关娘亲的许多事,凌子翊心里的天秤已大幅倾向她,选择相信她。

  “小满姑娘,请你告诉我,我娘被诬害和男人私通的所有经过,我要知道当年的真相。”他双目炯炯地注视着她,坚定的请求道。

  穆氏看到儿子愿意相信,感动的拭泪;苏小满说到口都干了,见他终于相信,很快喝了口水,开始说起他想知道的真相。

  当苏小满说完后,凌子翊整个脑袋乱烘烘的,难以置信二娘会为了抢走他爹,做出诬害他娘私通的事来,二娘完全看不出是这种人。

  苏小满继续说下去,“你娘说,对不起,她没办法陪你过生辰,她答应要陪你过九岁生辰的,还准备了礼物要给你,是你最喜欢的风筝,上头画着一只虎,是你吵着说想要画有老虎的风筝,飞在天上一定虎虎生风,你娘好不容易为你找到了,还在上头写上你的名,就藏在你的床底下,可惜她无法亲自送给你,也无法陪你玩……”

  这一句话让凌子翊眸底迸出泪光,内心激昂不已,如果说他原本相信八成,现在则是完全信她所说的每个字了。

  只有他娘才会对他说出这些话,这也是他和娘之间的小秘密,没有其他人知道,那风筝也真的藏在床底下,是他自己找到的,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如此他还能不相信娘的存在吗?

  他娘是被骗上马车意外致死的,他一直都不知道,还将那个女人当成亲娘孝顺,他真对不起娘……

  苏小满看到凌子翊这么一个心高气傲的男人眼眶含泪,又看到穆氏对着儿子哭得稀里哗啦的,不免受到影响。

  唉,还真是让人想哭啊……

  “苏姑娘,我要帮我娘洗刷污名,向世人证明她没有抛夫弃子,也让我爹知道我娘并没有背叛他,但我必须找到确实的证据,才能让我二娘认罪,我需要你的帮忙。”

  没有多久,苏小满就见凌子翊已收敛了哀痛情绪,对着她正色说道。

  “我也得调查我二娘对我下毒一事,若她真的想让我下半辈子变成动弹不得的废人,好夺走我的世子之位,我是不会放过她的。”凌子翊含恨道,眸底一闪戾气。

  “天啊,那女人居然对你下了那么重的毒,想让你变成废人!”穆氏听得倒抽了口气,忙朝苏小满拜托道:“小满姑娘,你可要帮帮我儿子啊,一定要揪出曹氏的罪证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