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妾身见鬼了 第1章(1)

作者:佟芯
  京城一处市集里,人潮熙熙攘攘,小贩吆喝声不断,其中有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在叫卖,其实她是个姑娘家,宽大的粗布衣袍掩饰她的苗条曲线,后脑杓束着时下少年常用的长马尾发型,加上她那双精神奕奕的双眸、清亮的声嗓,还真有七分像个少年。

  “百用药膏喔,可以治蚊虫叮咬、跌打损伤,用过的都说好,快来买喔!”

  “夫人,这个耳坠子是最新的款式,很适合你,戴了会年轻个十岁……”

  铃、铃、铃!她摇着一个玩具,发出响声,朝一个抱孙子的老妇人道:“这位婆婆,给你孙子买一个吧!你瞧,你孙子多喜欢啊!”

  这个扮成少年的小姑娘名叫苏小满,年约十七、八岁,很奋力的叫卖,在她的摊子上有女人家喜欢的小玩意,例如梳子、簪子、耳坠子、荷包、胭脂水粉,也有卖小孩的玩具、各式酸痛药膏,就连扫帚、毛巾都摆上几样,一看到有客人靠近,她马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招呼,上了年纪的大婶特别喜欢她这个笑容可掬的少年,都会自动靠过去,她便趁机推销,把货卖出去。

  “多谢关照!”

  苏小满开心的将钱妥妥当当的收入荷包内,再喝喝水润喉,吃个包子裹腹,接着又继续叫卖,一直到近申时才收摊,将推车推回租来的小屋,可还没得闲,稍作休息后,她得赶在酉时前到客栈当洗碗工。

  当她结束工作时,已经戌时了。

  像这样一天得兼两份工,从早忙到晚,苏小满的身体也不是铁打的,当然累坏了,可是没办法,为了早日接她两个弟弟到京城一起生活,她得死命赚钱。

  苏小满叹了口气,好怀念过去和爹娘在家乡一起生活的日子。

  原本她和爹娘以及两个年幼的弟弟住在乌桐县的水林村,靠着务农过生活,日子虽不富裕,但一家五口也过得和乐。她爹有着满腹的学问,听说爹小时候,爷爷在村子里是个有钱的大地主,请了夫子教爹读书,是后来家道中落,爷爷奶奶又相继过世,爹才没有进京考科举。

  农务闲暇时,爹总会教她和两个弟弟识字,娘会准备甜汤给他们吃,隔壁家的孩子也会一起来听课,爹都不吝啬的一起教他们,那真是一段快乐的日子,充满欢笑声,可没想到一年前,爹娘出门时,坐着的牛车意外翻车,两人一起走了……

  苏小满眼眶一红,想起爹娘还在时,舅舅一家虽然势利点,总爱巴结村长,但待他们一家也不差,怎料爹娘一死,舅舅和舅母就开始嫌弃他们饭吃的多,一点都不感念爹在世时会教他们的孩子读书,娘对娘家也付出许多,那两个长辈居然以筹她爹娘的安葬费为由,没说一声便将他们的房子给卖了,用剩的钱还私自独吞。

  更令她心寒的是,他们拿钱就算了,竟想将她嫁给村长的儿子,拜托,那个家伙自喻潘安再世,实则脑袋空空草包一枚,她才不想嫁给他。

  为了躲避婚事,加上苏小满发现弟弟们待在乡下是不会有出息的,往后也只能辛苦的种一辈子的田,又想到爹生前最大的愿望是看到两个弟弟赴京考取功名,好弥补他无法实现的遗憾,因此她才会孤身一人来到京城工作,想说等赚了钱,再接两个弟弟上京城来,供他们读书,好好栽培他们,让他们光耀门楣。

  而这段日子,她也只能让两个弟弟继续住在舅舅家里,她想舅舅、舅母再不好,也不至于让他们饿肚子,何况她每月都有寄钱回去贴补家用,同时也拜托了好心的邻居帮她照看着弟弟,邻居们没写信来说什么,她想是没事的。

  在把两个弟弟接来京城住的那天到来前,她每天都要努力工作才行!苏小满充满斗志的抡起双拳暗忖。

  洗完碗的苏小满准备回家,踏出了客栈门口,看到外头一片黑鸦鸦的,只剩月光微弱的照耀着地面,方才的斗志立刻缩了一半。

  那么黑,又阴森森的,好可怕。她心里一边想着一边哆嗦。

  在家乡时,只要天黑她就很少出门,但她工作到那么晚,免不了得走夜路,从客栈走回家有一段距离,现在也只能忍着害怕走回去了。

  苏小满一边走一边尽量让脸上表情保持冷静,不流露出一点恐惧,她得让自己看起来跟寻常人没有两样。

  好死不死的,前面有个“人”挡道,长得猪头肥脑怪恶心的,她真想绕过去,可不成,会被发现,她只好忍耐的往前穿过那“人”的身体,当作没看见。

  没错,她看到的都不是人,全是鬼呀!

  苏小满从小就看得见鬼,小时候她傻乎乎的,看到什么都会说出来,总把村民吓得脸白,后来爹娘教她不能说出来,说会吓坏村民,当她是怪人,她才学着假装看不见,让村民以为她在长大后就失去见鬼的能力,事实上这十七年来她一直都是看得见的。

  虽然她已经见怪不怪,但人鬼殊途,她还是本能的会感到害怕,要是遇上厉鬼,还得担心被附身夺去身体。

  今天看到的不算什么,之前还撞见死状凄惨,肠子掉出肚外,得用手接着的,或者是被砍头,一颗头飞来飞去的鬼,那才叫恐怖。

  以前她曾去买符咒来护身,但没有一次管用,后来发现装作看不见比符还有效,只要装作看不见,他们便不会找上她。

  当然大白天不是没有鬼,太阳高照,阳气重,自然少见,晚上可就很多了,像是每逢七月鬼门开,她都会看到满满的“人潮”像在逛庙会似的。

  如果可以,她更想再见到死去的爹娘一面,但也只那么一次,交代她要好好拉拔弟弟们长大后便消失了,她知道爹娘是去投胎了,会逗留在人间的多是死不瞑目、有心愿未了,或是无人祭拜、阳寿未到自尽的,没看到爹娘是好事……

  在这条路上还有两、三只鬼,苏小满打着哆嗦往前走,继续装作没看到,心里念念有词着没看见、没看见,快速越过。

  咦,怎么有个高贵的夫人蹲在地上哭?都那么晚了,不怕有危险吗?

  一时忘了防备的苏小满向前关切一问:“夫人,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回家,你的丫鬟呢?”

  贵妇人拭去泪水,站起身朝她道:“我心情不好,便想出来走走散散心,岂知这一走,走得太远了,多谢姑娘关心……”说着,她像想到什么,美眸定在苏小满这个女扮男装,却逃不过她火眼金睛的姑娘身上,欢喜的道:“小姑娘,你看得到我?”

  苏小满脸色一变,倒抽了口气,快步往前跑。

  “小姑娘,你看得到我,求求你听我说……”

  苏小满跑得更快,她不想听,一点都不想看到。

  天啊,她这个笨蛋,居然把鬼当成人了!她一点都不想被鬼缠上,这是在自找麻烦呀!

  “小姑娘,求求你听我说……”

  苏小满回到家后,赶紧拴上门。

  “小姑娘。”

  幽幽的声音从后方传来,苏小满肩膀一抖,她忘了,鬼是可以穿墙进来的。

  “你听我说……”

  苏小满继续装作听不见,然后烧了热水去洗澡,要脱衣服前她心里迟疑了下,但想想对方是女鬼无妨,洗完后她整理好明天要卖的货物便想睡了。

  她得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才爬得起来。躺上床,她拉起棉被蒙头大睡。

  “小姑娘,不要不理我,求求你听我说,我被害得好惨……”

  “小姑娘,我被害死后,现在那个人要害我儿子,求求你帮帮我,救救我儿子……我等了好几年,终于等到一个看得见我的人,就只有你能帮我了……”

  “呜呜……小姑娘,不要那么无情……呜呜……”

  “哇啊啊啊……”

  居然嚎啕大哭起来?!

  苏小满头埋在被子里,就算不想听,哭声仍透进来,逼得她快疯了。

  唉,她只想努力的赚钱,有朝一日接弟弟们来京城一起生活,只想过平凡的日子,为什么老是找上她、要她帮忙?她只是一介平凡人啊……

  在僵持了一个时辰后,苏小满终于被吵得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她今晚甭睡了,明早怎么有力气叫卖。

  好吧,她认了,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还哭得那么惨,说是等了好几年才等到看得见她的人,拒绝她的话她也太可怜了,自己就再一次……最后一次好人做到底吧。

  苏小满拉下棉被,盘腿坐起,“别哭了,你有什么冤屈就说吧!不过,我听你说,并不代表我有办法帮你的忙,我只是个普通人,只做能力范围内办得到的事。”

  她先说清楚,免得这鬼以为她有多厉害,可以和皇族权贵对抗,为她报仇,到时她不被捏死就不错了。

  鬼妇人听她愿意帮她了,好不欢喜的抹抹泪道:“不,这只是小事而已,我不会让你做什么为难的事,你只要帮我警告我儿子一声,说有个人要害他就行了。我儿子阳气太重,这些年来我始终无法接近他,连入他梦也做不到,只有小姑娘你能帮我这个忙了……”

  听起来很简单,至少不是要她去帮她报仇,只是替她去跟她儿子警告一声,有人要害他而已,对吧?

  苏小满叹了口气道:“说吧,你儿子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