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与君绝 第10章(2)

作者:嘉恩
  白亦云与向煌天彼此对看一眼,才又转头看着躺在床上的李菱。

  “你为何这么说呢?”

  “我爹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人,他身为丞相,却做出那样的事,连我这个女儿都看不过去,而我在那日便与婢女小如一同离开,返回她的老家。之后,我遇见了她的长兄,朝夕相处之下,对彼此动了情,我就这么嫁给他为妻。虽说他只是个庄稼汉,并非名门望族之子,但他极为疼爱我,总是将我放在第一,让我十分庆幸能离开家,遇见今生所爱的人。”

  听了李菱的话之后,白亦云轻轻握住了向煌天那仅剩四指的厚实大掌,拾起头凝视着他,眼底有着对他的深情爱意。

  向煌天同样也以充满深情的深邃黑眸凝视着白亦云的眼,轻轻反握住她的柔荑,怎么也不愿放开。

  看见他俩恩爱的模样,李菱不禁笑了,“哎呀,你们真是的,别忘了这里还有我在呢!”

  听见她这么说,白亦云脸上立即浮上红晕,神情娇羞。

  向煌天却是一点也不以为意,大手依旧握着她的小手。“菱妹,你还是多休息吧,有什么话待明儿个再说。”

  李菱轻轻点头。

  看着他们十指相扣,转身离开的身影,她忽然想起另一事,连忙唤道:“等等……”

  “嗯?”白亦云与向煌天停下脚步,看着躺在床铺上的她,不晓得她还有什么话想说。

  “我爹已经过世了,往后你们可以安心的返回京城。”

  “什么?”白亦云与向煌天眼中有着讶异。

  “我爹……听说他每日纵情于酒色,某日就这么突然暴毙身亡,待消息传到我耳中,他已经去世许久了。”李菱叹了口气。

  “这样啊……”一时之间,白亦云与向煌天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安慰她。

  “请问……我可以进去了吗?”王刚的声音自外头传来。

  “当然可以。”白亦云笑着打开房门,再转头看着床铺上的李菱,“等会儿我煮些东西给你吃,你先休息一下。”

  “亦云姐,谢谢你。”

  “用不着跟我客气。”白亦云笑着轻轻摇头,随即与向煌天一同步出房间,好让王刚进房照顾她。

  两人一同走到外头,询问附近的村民们可有什么东西能让他们方生产完的友人进补。

  人们一听说此事,纷纷将家中的食物拿出来,有人还特地杀了只鸡,熬成汤交给白亦云,好让李菱补补身子。

  村民们之所以这么热心,全是因为白亦云不但替人们看病不收分文,还教导大伙儿许多养身方法,他们可说是受益良多。

  替李菱张罗完吃的之后,已经入夜了,白亦云与向煌天一同坐在屋外的庭院里,十指交握,一同抬头仰望星空。

  “你要回京城吗?”她柔声轻问。

  “不了。”向煌天笑着轻轻摇头,“我已经没有回到那里的必要了。”

  “怎么说?”

  “之前我想带你回京城,只是想再次迎娶你,为你举行一场隆重的婚礼,但如今这些事都不那么重要了,因为,我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就好。”

  两人有没有成亲,已不是最重要的事,重要的是彼此心意相通,能够恩恩爱爱度过一生。

  “嗯。”白亦云笑着偎在他怀里,倾听着他的心跳,“那么,你希望我替你生个娃娃吗?”

  “这个嘛……”向煌天沉思不语。

  “怎么了?”她头一回看见他这么苦恼的模样。

  “我是觉得一切随缘就好,并不要求你一定要替我生下子嗣,何况……”他欲言又止。

  “何况什么?”

  “我怕替你接生时会手忙脚乱,慌得不晓得该怎么做才好。”这些年来他虽帮着她替不少妇人接生,但若生产的人是她,他可不敢保证自己还能那么冷静。

  闻言,白亦云不禁笑了。真是想不到他竟会为了这种事情而烦恼,实在可爱。

  “你别笑啊,我说的是实话。”

  “好,我不笑就是了。”她仰起头,主动在他唇上印下一吻,“煌天,我爱你。”

  闻言,向煌天扬起唇角,“亦云,我也爱你。”

  他们彼此眼底只有对方的身影,两颗心正紧紧相系,永不分离。

  *

  数日后,李菱抱着婴儿,正准备与王刚离开村庄,返回家中,却瞧见向煌天替他们备妥了马车。

  “向大哥,你这是……”

  “你才生产完没多久,不宜久行,所以你们就以这辆马车代步吧。”白亦云笑着望向他们。

  “这怎么成?”

  “怎么不成?以前你不是帮着我和亦云离开丞相府吗?现在轮到我们帮你了。”向煌天说着,将缰绳交给王刚。

  王刚接过缰绳,看着李菱以及她抱在怀中的孩子,道:“娘子,我们就接受他们的好意吧。”他同样怕她在路上有个万一,更舍不得让她走太久的路,有马车代步对她而言再好不过了。

  瞧见丈夫眼中的担忧,李菱这才轻轻点头,“嗯;一切依你。”

  “待你们起程后,我们也要离开了。”白亦云望着李菱,柔声道。

  李菱大为讶异,“你们要去哪里?”怎么他们也要走了呢?

  “这世上还有许多人需要帮助,不是吗?”他们从多年前就是这样,到各地医治需要帮助的人们,并且分文未取。

  李菱不舍的看着他们,“那么……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再见面吗?”她怕这回与他们分离,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白亦云与向煌天相看一眼,再微笑看着她。“会的,只要有缘,我们一定会再见面。”

  李菱点点头,不再多说,转身让王刚抱着她以及怀中正熟睡的婴儿坐进马车。

  王刚朝他们俩点头,表示内心的感激,之后便驾着马车离去。

  白亦云回到屋里,收拾好细软后,便拿着包袱走出来,伸出柔荑,让向煌天轻握子掌中。

  “相公,等会儿咱们要往哪里走?”

  “咱们先回祈南山吧。”

  “咦?”白亦云不解,眨眼看着他。“回去那里做什么?”

  “咱们很久没回去祭拜你爹了,你应该有很多话想对他说吧。”向煌天握着她的手,缓缓的往前走。

  顿时,白亦云极为感动,泪水盈眶,模糊了视线。

  “嗯……爹在黄泉下,若是见着咱们一块儿回去,定会很开心。”

  不管未来会再遇上什么事,他俩的双手必定仍旧紧紧相扣;永远相伴对方左右,不离不弃。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