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与君绝 第10章(1)

作者:嘉恩
  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瞬间已过数年。

  一名男子神色慌张的抱着大腹便便的妻子来到一座村庄,瞧见前方有位老翁,立即上前询问。

  “老伯,请问一下,你们这儿可有大夫?”

  “大夫?有啊!正好有位女神医在此替人治病呢!”

  “真的?那么她人在何处?”

  “就在那间屋子里。”老翁伸出手往前头指去。

  “感激不尽。”

  男子立即抱着妻子往老翁所指的方向奔去,没一会儿便来到那间屋子外。

  他扬声问道:“这里可有一名女神医?”

  一名高大挺拔,相貌堂堂的俊美男子自屋里走出来,“请问你可是要看病?”

  “我与内人到附近的山林中采些山菜,没想到她突然肚子发疼,我怕她就要临盆了,所以连忙抱着她来到这里,一问之下知道这里有位女神医,所以想请她替内人瞧瞧。”

  “这样啊,快让她进来躺下。”

  偎在男子怀里的孕妇,原本紧闭的双眸在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时立即睁开。

  “向大哥……”

  听见她的嗓音,向煌天同样讶异,“菱妹!”想不到今日竟能再见到她,而且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

  抱着她的王刚则一脸诧异,“娘子,你认得这名男子?”更讶异对方竟会如此亲匿的唤她。

  “嗯。”李菱轻轻点头,但神情却是越发痛苦。

  原本在房里的白亦云迟迟不见有人进来,于是走出来瞧瞧,怎么也没料到竟会见到许久不见的人。

  “李菱,你怎会在这儿?”

  “亦云姐,许久不见了……”她忍着疼,小声说着。

  看见她这副痛苦的模样,白亦云连忙对王刚道;“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快把她抱进屋子里来。”

  王刚先是一愣,随即将李菱抱入屋内,再将她轻放子床铺上,眼底有着千万柔情及无限担忧。

  “娘子,你可得撑着点。”

  “嗯……”李菱朝他绽出一抹笑。

  “好了,快出去吧,别待在这里碍事。”白亦云立即将王刚赶出屋子,并将门扉掩上,开始准备为李菱接生。

  “亦云姐……想不到我们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再度见面。”李菱伸出手,轻轻握住她的手。

  “是啊!”白亦云笑了,“人哪,若是有缘,相距千里也能够相会。等会儿你就照着我所说的话做,包准你平安生个胖娃娃。”

  “嗯。”李菱见替她接生的是许久不见的白亦云,原本心中的紧张与不安顿时消失无踪。

  不过,站在外头的王刚则是急得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向煌天见状,笑着道:“你光是站在这里干着急也没用,不如来帮我的忙吧。”

  “要我帮什么忙?”

  “先去附近的林子里拾些枯枝来生火烧水。”

  “好,我这就去。”王刚二话不说,立即前去捡拾枯木,没一会儿便拾来许多枯木,接着再去挑水。

  向煌天则是动作利落的生起了火,再将王刚挑来的水倒入一只大铁锅中,放于火堆上煮沸。然后,他向附近的村民们要了一些干净的布巾及一把利剪,与王刚一同坐在外头候着。

  王刚一脸担忧看着紧掩的门,心头七上八下。怎么也无法平静。他真不该带她外出采山菜的,如果她有个万一,教他该如何是好?

  “放心,不会有事,亦云必定会让菱妹平安生产。”向煌天笑着安抚他。

  王刚这才将视线收回,看着身旁的向煌天,“我想请问……你和我的妻子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为何这男人会这么亲昵的唤她?而他从来没听说她有兄长啊!

  “我和她之间虽然没有血缘,但我们情同兄妹,所以你可千万别误会。”

  “那么,你是怎么和她认识的?”  王刚接着问,因为他实在太过在乎李菱。

  “这个啊……”向煌天伸手轻托着下颚,笑看着他,“若真要说起来,可能要说上好几个时辰。”

  这时王刚才发现,向煌天的左手竟少了截手指,伤处平整,仿佛是被人切断一般,不晓得究竟是怎么受伤的?但他不敢多问,就怕失了礼。

  向煌天自然瞧见王刚的视线正紧盯着他的手瞧,但他只是笑了笑,并未多作解释。

  下一瞬间,屋里传来了婴儿的哭泣声。

  向煌天立即站起身,先将那把利剪以火烧过,再连同布巾一同拿进屋内,随后又将热水端入。

  而王刚则是傻傻的愣在原地,听着婴儿洪亮的哭声,难以置信自个儿竟已经当爹了。

  好一会儿过后,白亦云与向煌天一同步出屋子,请王刚进去探望李菱和方出生的婴儿。

  王刚一进入房间,便爱怜地在正抱着婴儿的李菱额头上印下一吻,“娘子,辛苦你了。”

  听见他这么说,还有他亲昵的动作,李菱笑了,眼眶中含着喜悦的泪水。

  因为他的这句话,方才生产时剧烈的疼痛已不算什么。

  向煌天与白亦云则来到屋外坐下。

  见她额头上满是汗水,他立即伸出手轻柔的为她拭汗。

  “亦云,真是辛苦你了。”

  “别这么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只是我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替李菱接生。”

  “是啊,这正应验了‘有缘千里来相会’这句话。”

  白亦云先是一愣,随即笑了,“是啊,相公你说的对。”

  好一会儿过后,王刚走出屋门,道:“抱歉,打扰你们了,内人有话要和你们说。”

  向煌天与白亦云对看一眼,随即站起身往屋里走去,来到躺于床上的李菱面前。

  “你方生产完,得多休息。”白亦云替她将手放进被子里。

  “我知道,但我真的有好多话想和你们说。”

  “这么急?”白亦云笑着道。

  “是啊!”李菱同样笑了开来,看着他们,好一会儿才缓缓地道:“你们应该觉得纳闷,为何我会成为王刚的妻子吧?”

  白亦云与向煌天看着她,并未答腔,静待着她说下去。

  “其实,在你们离开后,爹便与我断绝了父女关系。”

  “怎么会……可是我们害了你?”白亦云倒抽口气。

  “不,并不是你们害了我,反倒是我十分感激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