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与君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与君绝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李菱回到厢房想了一整个下午,越想越不对劲,遂开口问向身旁的小如。“昨日爹可有请向煌天前来府里?”

  “这件事情奴婢并不清楚,因为昨儿个奴婢一直待在小姐身旁啊。”

  她觉得小如的话实在矛盾。“既然如此,那么爹又是何时吩咐你,不许让我离开厢房的?”

  “是昨儿个深夜黄总管把奴婢叫醒,吩咐奴婢这么做的,他说这是老爷的命令,不得不遵从。”

  “是吗……”李菱沉思了会儿,更加确定柴房里有古怪,遂站起身要往外走去。

  “小姐,你要去哪里啊?”

  “我要如厕。”

  “那么让奴婢陪你一道。”

  “用不着。”李菱不得不端出小姐的架子来,“我要你待在房里,不许离开,明白吗?”

  “但是……”

  “臭丫头,难道只有我爹是你的主子,我就不是你的主子吗?”李菱怒目瞪向她,“你胆敢再啰唆,惹恼了我,当心我立即差人把你撵出府去。”

  “是……”小如不敢再多说,站于原地不敢乱动。

  见状,李菱这才松了口气,迳自推开房门往柴房走去。她非要一探究竟,知道柴房里头究竟有着什么。

  她小心翼翼的来到柴房外,立即压低了身子,靠近窗框,悄悄往里头看去。

  然而眼前的情景将她吓得脸色惨白,倒抽口凉气。

  那不是向大哥吗?他……他怎会变成这样?是谁将他折磨成这样的?是爹跟黄总管吗?

  这时,她听见有脚步声正朝柴房走来,连忙躲往一旁,不让他人瞧见她的身影。

  黄兴迳自推门而入,进入柴房,伸手将塞在向煌天口中的布巾取出,再用力甩了他几巴掌。

  “喂,醒醒。”

  向煌天缓缓睁开双眸,看着黄兴。

  “你考虑得怎样了?”黄兴沉声问着。

  “我……抵死不从……”

  “哼,真是个硬骨头。”黄兴冷哼了声,“你这么做,只会让自己再少去一根指头,不如乖乖听我家老爷的话,娶我家小姐为妻。”

  “我今生今世……唯一要的女人只有亦云……要我娶李菱……办不到……”向煌天的嗓音听来极为虚弱。

  他说什么都不会答允这件事,更不愿再次伤了亦云的心。

  过去他因为顾及爹的病情,而不得不写下休书让她离开,今日他好不容易再次拥有她,让她愿意再次把心交给他,他又怎能做出对不起她的事,让她失望伤心,再次离开他身边?

  不过是几根指头,要剁便剁去,他不在乎!

  “那你就别怪我了。”黄兴取出利刃,就要将他的指头剁下。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开门声,黄兴立即转过头,欲察看是谁前来,但还来不及看清楚,就这么被人敲昏。

  使出了全身力气的李菱此刻不停喘着气,手中拿着一根木棍,看着昏倒在地上的黄兴。

  向煌天看着她,“菱妹……”

  “向大哥,我真的没想到爹竟会这么对待你,”李菱连忙向他道歉。“抱歉,我真的很对不起你……”

  “没关系……你快替我松绑……”

  李菱见向煌天身上的绳索缠得极紧,连忙往一旁看去,见昏过去的黄兴手边有把利刃,立即拿起,为他割断身上的绳索。

  “向大哥,亦云姐正在我家里,咱们快去找她。”

  “什么?她在这里?”获得自由的向煌天满脸讶异,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

  该死,为何她要来这里?她这么做,如同羊入虎口啊!

  向煌天赶紧跟着李菱离开柴房,并将柴房的门自外头锁上,让黄兴醒来后无法立即离开。

  此刻,向煌天心里所想的全是白亦云,希望她平安无事。

  *

  已是黄昏时分,白亦云在花园里等待许久,仍未见到向煌天的身影,只得站起身朝厅堂走去。

  没想到厅堂里的圆桌上摆满了各式佳肴,而李坚则坐于圆桌旁,面带笑容看着她。

  “你这是什么意思?”白亦云冷冷地问。

  “我看你一整天都未吃东西,应该饿了吧?来。快坐下用膳。”

  “我应该跟你说过了,我今儿个前来是为了见向煌天一面,而并非与你套交情。”

  “呵呵……这我当然知道,但你在丞相府挨饿,此事若传到外头去,岂不是让人认为我不懂待客之道?”

  “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别这么说,你就快坐下吧,至少喝杯茶润润喉也好。”

  白亦云一整日未饮下半滴水,如今确实是渴了,她只得坐下,端起桌上的一杯茶,啜饮了口。

  但是茶一入腹,没一会儿她竟感觉全身虚软,顿时明白,这杯茶里被人下了药。

  “你……你究竟给我喝了什么?”

  “只是在茶水中加了些迷药,好让你全身无力罢了。”李坚冷笑看着她。

  “可恶……”白亦云恶狠狠的瞪着他,并立即取出随身的银针,用力刺入掌心,想藉由疼痛好让自己保持清醒,不愿让这家伙得逞,更取了一根银针藏子手中,紧握着,打算若他靠近便予以回击。

  “嘿嘿,只要是我所看上眼的女人,就非要到手不可,你还是听话跟了我,日后保证你不愁吃穿。”李坚笑着站起身,朝全身无力的她靠去。

  等会儿他就要让她成为他的人,到时候她也只能乖乖跟了他。

  “你……别开玩笑了。”白亦云见他靠近到她可发动攻势的距离,便使出浑身的力量挥出手中的银针,朝他的眼睛刺去。

  “啊!”李坚顿时大喊出声,身子不断往后退,一双手怎么也不敢将那根刺入右眼的针吸出。

  因为方才使出了仅剩的力量,此刻白亦云无力地倒在地上,但她凭着意志力,奋力往前方的大门爬去。

  她说什么都不愿身子被李坚玷污了,而且,她更担心向煌天并非他所说的那般外出办事,肯定也是出了什么意外。

  煌天……煌天……你究竟在哪里?

  下一瞬间,她瞧见两道身影奔来,其中一人是李菱,而她身后的那名男子正是她魂牵梦萦的人——向煌天。

  只是……他怎会变成这副狼狈的模样?白亦云心痛如绞,发现她的担忧果然成真。

  向煌天连忙步向前,伸手将白亦云扶起,眼里有着担忧,“亦云,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只是被下了迷药……暂时无法使出力气……”也许是终于见到了他,她心中不再那么紧张不安,全身更是虚软无力。

  “你……你这该死的贱人,我非要杀了你……还有你,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李坚怒不可遏的瞪着他们。

  “爹,您别再说了,快去找大夫啊!”李菱连忙唤来宅里的男仆,吩咐他赶紧准备马车。

  “你们给我记着,我绝不会放过你们!”李坚一面怒喊,一面往外走去,乘上马车离开宅第。

  待父亲离去后,李菱连忙转过身,神情担忧的看着他们两人,“你们还是快逃吧!我爹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向煌天向李菱轻轻点头,随即抱起白亦云离开丞相府。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