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与君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与君绝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向煌天来到丞相府,立即在守门男仆的带领下走进厅堂。

  “见过李大人。”他恭敬地朝坐在主位上的李坚拱手一礼。

  李坚比了个手势,示意他坐下。

  向煌天坐下后便问道:“不知李大人传唤有何要事?”

  “听说你是前朝太尉之子?”李坚看着他问道。

  “是。”

  “不久前你高中状元,吏部授与你邑宰一职?”李坚再问。

  “是。”向煌天点点头,“不知李大人为何唤我前来?”他知道,李坚今日找他来,绝非只想与他闲话家常。

  “你在祈南山见过小女了吧?”

  向煌天拧眉点头,不晓得李坚为什么突然谈起这件事。

  “你也和小女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数日?”

  “没错。”

  “那么你就得对小女的名声负责。”

  李坚这话一出口,令向煌天惊得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李大人,您是否忘了还有一人与我们同住,那正是我的妻子亦云,再说,我虽然和令嫒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但我从来没有对她做过任何逾矩之事,大人怎么能要我负起责任?”

  “哼,我早已差人打听过了。你根本尚未娶妻,怎能说白亦云是你的妻子?”

  “我与亦云早在多年前便已结为夫妻,也有了夫妻之实,她确实是我的妻子。”向煌天直视着他道。

  “你有必要为了一名女子,放弃即将到手的荣华富贵吗?”李坚半眯着眼瞪向他,“你娶了李菱,日后我便上奏,王将会重用你,说不定将来你还能接下丞相之位……”

  “你的意思是,要我为了将来着想而舍弃亦云?”

  “嘿嘿。不愧是状元,一点就通。”

  “亦云是我的生命,是我的一切,要我为了日后的荣华富贵而放弃她,办不到!”向煌天怒目瞪向李坚,站起身,“别以为你身为丞相就能随意逼迫他人,我是绝对不会就范的,告辞。”

  “哼,你以为你能这么轻易的离开吗?”说着,李坚比了个手势。

  一旁的黄兴立即领着两名身材壮硕的男仆向前,将向煌天制住。

  “你这是做什么?”向煌天怒不可遏的瞪向李坚。

  “做什么?当然是将玷污了我宝贝爱女的贼人制伏。”李坚面无表情,冷冷的这么说。

  “什么?”向煌天瞪大双眸,怎么也没料到他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我视李菱为妹子,更总是和她保持距离,怎么可能玷污她?你分明是诬蔑!”

  “我身为丞相,一切由我说了算。还不快把他给我带下去,好好伺候一番,如果他肯回心转意,再来告诉我。”

  黄兴立即将向煌天带离厅堂。

  “李坚,你身为丞相竟敢如此无法无天,我说什么都不会屈服的!”向煌天扬声大吼着。

  李坚却装作什么也没听见,迳自端起上好的春茶啜饮。接下来要做的事,只剩下如何让白亦云成为他的人了。

  *

  夕阳余晖斜照,白亦云待在向宅里,迟迟不见向煌天返回,心头焦虑不安,只得吩咐陈进差人前去丞相府询问。

  陈进端了杯茶给坐在厅堂里的白亦云,“请喝杯茶,润润喉吧。”

  白亦云虽伸手接过,却未直接就饮,只是捧在手中,双眼下住往外看去,眼匠的担忧未减。

  “别担心,等会儿少爷应该就会回来了。”

  “嗯。”白亦云轻轻点头。

  好一会儿后,前去丞相府打听的男仆匆匆返回,上气不接下气地道;“陈总管……不好了……发生了件大事……”

  “什么大事?”陈进拧眉问。

  “少爷……少爷要娶丞相的千金为妻,不回来了。”

  “什么?”白亦云讶异不已,瞪大双眸,因为过于震惊,捧在手中的茶杯就这么摔落,碎了一地。

  怎么会有这种事?不可能的!他明明说要与她重新开始,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变了心,要娶李菱为妻?

  陈进同样不相信,瞪着眼前的男仆,“此事当真?”

  “千真万确,小的是听丞相府的黄总管亲口说的,他遗说,丞相打算在近期内就替他俩完婚,而且在丞相的栽培下,日后少爷还有可能接下丞相之位呢!”

  “这……这怎么可能?”

  白亦云呆呆的自雕花木凳上站超身,缓缓往厢房走去。

  “白姑娘……”陈进连忙道:“自从你离开的那一天起,我一直看着少爷,少爷时常独自一人待在书房里想着你,心里只有你一人啊,请你务必相信少爷,少爷绝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够了……你什么都别再说了……”白亦云头也不回,迳自往厢房走去。

  看见她这么的伤心、失望,陈进无奈的重重叹口气。

  “唉,这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上苍可是存心捉弄这两个年轻人?

  白亦云回到厢房里,坐于窗台旁。此时天色已黑,她并未点上蜡烛,银白的月光洒落在她身上,让她更显孤寂。

  她的颊边不禁淌下两行清泪。他的承诺。他的誓言……究竟算什么?一场玩笑?他怎能在亲口说爱她之后,一转身就决定与别的女人成亲?

  她又要再一次被他背叛,再一次被他休弃了吗?想不到她竟会被同一个男人伤了两回……

  蛾眉轻拧,她心中下了个决定,明日一早她便要前去丞相府见他一面,亲自向他要个答案。

  *

  夜晚,丞相府的小姐闺房里,李菱正坐于圆桌旁,就着烛火,一针一线仔细的在帕子上绣花。

  好一会儿后,她已感到疲倦,便将针线及绣帕搁下。

  “小姐可要休息了?”

  “嗯。”李菱轻轻点头,站起身,在婢女小如的服侍下更衣,准备就寝。这时,

  她突然想起一事,“对了,我的病已痊愈,爹可有打算何时让我嫁人?”

  “呵,小姐这么急着出嫁啊?”小如取笑道。

  “我……我哪有,只不过是随口问问罢了。”李菱双颊绋红,一脸娇羞,连忙否认。

  “是是是,小姐说得是。”小如随即接着道:“但奴婢听说……”察觉自己失言,她蓦地闭上嘴,不再说下去。

  “听说什么事,你快说啊?”李菱见她欲言又止,知道准没好事,一颗心不禁七上八下。

  “是这样的,小姐自从患了怪病后;原本与小姐有婚约的那位公子,前不久就向老爷要求退婚。”

  “但,我的病已经痊愈了啊!”

  “好像是那位公子已有了意中人,所以……”小如不敢再说下去。

  “原来是这样,那也无妨,只要对方幸福就好。”李菱嘴上虽这么说,但心里却有着无奈,何时她才能遇见一个肯真心爱她的男人呢?

  “小姐莫担忧,老爷已经为小姐觅得一位如意郎君,对方近期内就会与小姐完婚了。”

  “什么?”李菱大为讶异,怎会有这么突然的事,而且她似乎还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

  “对方是状元,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也是京城的人呢。”

  李菱拧紧蛾眉,“状元?对方是什么姓名?”她越听越觉得小如口中所说的那个人与向煌天有些相似。

  “这个奴婢就不清楚了。”小如摇摇头。

  李菱紧咬着唇,不再开口,但心中却有些不安。

  如果对方真是向大哥,那怎么成?他早已与亦云姐在一起了,她说什么都不愿破坏他们的姻缘啊。

  她决定了,明儿个便前去询问爹此事。

  *

  丞相府后方的柴房里,有名男子被人以麻绳紧绑,口中塞了布巾,动弹不得亦发不了声。

  而他的背上布满了长短不一的鞭痕,自伤口渗出的鲜血早已凝固,模样狼狈至极。

  黄兴先将他口中的布巾取出,再拿了桶水将昏迷不醒的他泼醒,并反手朝他的脸颊用力甩去一巴掌。“喂,快醒来。”

  向煌天缓缓睁开双眸,看着黄兴以及站于他身后的李坚。

  “你可终于醒了。”李坚冷笑一声。

  “你……这么做……不怕被王得知……到时候怪罪下来……”

  “哼,你是什么东西?王怎会为了你这个小官而拿我治罪?”李坚步向前,站于他身前,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还是乖乖点头,答允娶我女儿为妻,就能少受些皮肉之苦了。”

  “你这么做……该不会是为了想得到亦云?”向煌天始终没忘,当时李坚一看到她时的惊艳及贪婪的眼神。

  “哼,你知道就好。”李坚冷笑看着他,“我身为一国丞相,身旁自然得有美女相随,当然了,以她那卑微的身分定无法成为我的妻子,但我可纳她为妾,日后好好疼爱她。”

  “你作梦!”向煌天恶狠狠的瞪着他,并朝他身上吐了口口水。

  见身上的衣袍沾上了向煌天的唾沫,李坚沉下了脸,拧着眉瞪向他,“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我说什么都不会把亦云让给你这种人!”向煌天仍怒目瞪着他。

  他好不容易再次获得了她的心,好不容易将要与她重新开始,想不到竟会遇上如此卑劣可恶的家伙,他说什么都不会屈服的!

  “哼,现在的你已是我的阶下囚,凭什么说出这种话?明儿个我只要一声令下,便能将她掳来,到时候她一旦成为我的人,你也只能认命了。”李坚朝一旁的黄兴吩咐,“等会儿先剁去他一根指头,并在伤口洒上盐,看他还敢不敢不娶李菱,若他再不答允,明儿个再剁去他一根指头,直到他点头为止,明白吗?”

  “是,老爷。”

  李坚又瞪了向煌天一眼,便拂袖离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