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与君绝 第7章(1)

作者:嘉恩
  步出丞相府,向煌天扶着白亦云坐上马车,随即驾着马车离开。

  白亦云满心困惑,掀起马车布帘看着他。“为什么你要这么急着走?”

  “我只是有种不祥的预感。”向煌天淡淡地说,但眼底却有着担忧。

  “不祥的预感?怎么回事?”

  “没什么……”向煌天不愿多说。

  他身为男人,又怎会看不出李坚注视着白亦云时眼里充满对她的欲望,他当然说什么都不希望她被李坚看上,以免日后有麻烦。

  见他不愿多说,白亦云也不再多问,任由迎面而来的微风吹拂她的发,并往一旁的街道看去。

  她终于再度来到京城,并且是与他一起回来。

  随后,白亦云将视线调回前方向煌天宽阔的背上。往后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要与他在一起永不分离。

  返回向宅后,向煌天抱着白亦云下了马车,守门的男仆见了,立即前去通知总管陈进此事。

  一听说他俩返回的消息,陈进立即出来迎接,瞧见站于向煌天身旁的白亦云,顿时老泪纵横。

  “少爷,白姑娘……”当年的事,他一直记在心头,总觉得愧对白亦云,想不到今日竟能再见到她与少爷一同回来。

  白亦云看见他落泪,心里也感到不舍。“陈总管,你别这样。”

  “白姑娘,当年老爷积劳成疾,剩下的日子并不多,所以我才会请少爷先以老爷为重……”

  白亦云看着他,轻轻点头,“这件事我已经听煌天说过,你不必自责。”她能明白陈进的用心,并不怪他。

  “白姑娘……”陈进哽咽着,再也说不出话来。

  “好了,咱们进屋吧。”向煌天握着白亦云的柔荑,朝屋里走去。

  步入厅堂里,白亦云的心情显得有些复杂。

  之前向煌天想带她进来这儿,但是因为伯父亲反对,不得不作罢;如今,她是因为他父亲已经过世,才能走进这座宅第,令人不禁感到无奈又哀伤。

  如果可以,她当然希望能与这位长辈好好相处,无奈两人的想法相差甚远,只要有他在,她就永远不可能成为煌天的妻子。

  “你怎么了?”向煌天注意到她的神情带着哀伤,立即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一些过去的事情罢了。”白亦云轻轻摇头。

  人已逝,过去的事也毋需再提,就让一切是是非非随着死去的人一同葬于黄泉之下。

  向煌天又怎会不知道她心里想些什么,于是不再多问,轻轻握着她的手往前走去,来到他的厢房,两人一同坐于床铺上。

  “亦云,以后你就在此安心住下吧。”

  “嗯……”她轻轻点头。

  “你怎么了?”

  “没什么。”白亦云轻轻偎在他怀里,柔声说着,“我只希望往后都能顺顺利利。”

  她与他真的能这么顺利的度过一生,不会再有人来拆散他们?她好怕,真的好怕会再发生什么意外。

  向煌天伸出厚实的大手轻抚着她的发,“别担心,我是天,你是云,我俩合该在一起,无人能将我们拆散。”

  白亦云自他怀里抬起头,凝视着他那始终温和且充满深情爱意的深邃黑眸。

  时光仿佛回到了三年前,他对她所说的这句话依然没变。

  “等会儿我差人送来温水,让你沐浴一番,休息一会儿,晚上咱们再一同用膳。”

  “嗯。”白亦云轻轻点头,朝他绽出一抹笑。

  看着她那绝美的笑容,向煌天再也压抑不住,俯下头在她那艳红的樱唇上印下一吻,之后才站起身离开厢房。”

  看着他离去的挺拔背影,白亦云伸出纤纤小手,轻抚着方才被他吻过的唇,心醉不已。

  对他的爱恋,其实一直存在着,只是她刻意忽略,如今,她将不再漠视这份情感,更要让他彻医明白,她有多么爱他。

  *

  夜幕渐渐低垂。

  沐浴过后的白亦云,身着一袭白绸衣裙,长发随意披散身后,与向煌天在厢房里一同用膳。

  “你怎么一直盯着我瞧?”向煌天面带微笑,看着坐于身旁的她。

  打从他一进入厢房,她的视线就不曾自他身上移开,用膳时也不曾说过一句话,只是直瞅着他瞧,不晓得她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你喜欢我吗?”蓦地,她开口询问。

  向煌天没料到她会突然这么问,但仍不假思索地回道:“当然,我一直深爱着你。”

  “那么,之前在祈南山时,你与我同床共枕,是一直忍耐着不碰我?”

  被她如此直接询问,向煌天真不知该如何回应,最后只得老实的回答,“是,我一直忍着。”

  她就躺在他身旁,有的时候她睡得极熟,还会不自觉往他怀里偎来,但他却只能搂着她,什么事也不能做。

  这对他而言,真是最甜蜜又残酷的折磨。

  “那么……今晚你要与我同床共枕吗?”白亦云伸出柔荑,轻覆在他的手背上,双眸直瞅着他。

  也许这是她今生所提出最为大胆的要求,但她早已不在乎一切,就是要与他在一起。

  “你……”向煌天讶异地瞅向她。

  还以为他要等待好一阵子才能让她再度接纳他,没想到这一天竟会这么快就到来,并且还是由她主动提出。

  白亦云站起身,双颊有些酡红,神情娇羞,握着他的大手往床铺走去。

  两人一同坐于床铺上后,她缓缓抬起小手将他身上的衣袍褪下,再弯下身为他褪去长靴。

  “亦云,等等。”

  “嗯?”白亦云只得停下动作,不解地看着他。

  向煌天的神情有些复杂,微拧着眉。

  “怎么了?”她不明白,为何他会有这样的表情。

  最后,向煌天以低沉的嗓音说道:“我是个男人。”

  “这我知道啊。”

  “所以,应该由我来。”今晚的她太过主动,让他觉得自个儿似乎正要被霸王硬上弓。

  “有差别吗?”白亦云不禁笑了。想不到他竟然会计较这种事……大男人的自尊啊!

  “当然有。”向煌天伸出修长的手指,轻拾起她小巧的下颚,缓缓倾身向前,

  低下头在她艳红的樱唇印下一吻。

  两人的唇轻轻相贴,瞬间感觉到彼此的唇是那么的炽热……



  云雨过后,向煌天缓缓抽离她的身子,裸着身下床,先拭净自己的身躯,穿上衣裤,然后取来另一块干净的布巾,轻柔的为她拭净,接着为她穿上衣裙,两人再一同躺回床铺上。

  白亦云偎在他怀里,轻喘着气,原本因为激情而变得瑰红的肌肤已逐渐恢复原本白皙的模样。

  向煌天伸出厚实的大手,轻抚着她披散子身后的乌黑长发,“抱歉,我让你这么疲惫。”

  听到他这么说,白亦云伸出纤纤小手轻点着他的唇,“别再对我说抱歉了,我俩是夫妻,不是吗?”

  一愣,向煌天随即笑了开来,“是,娘子说得是。”

  明儿个,他可得吩咐陈进立即筹备婚事,这一次,他要风光迎娶她进门,让众人知道她是他的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