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与君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与君绝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时,她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你在这里做什么?”

  白亦云缓缓转过头,看着向煌天,“没什么……”说着,她就要把那纸休书收起来。

  向煌天怎会不认得那正是他当初写下的休书,箭步向前,将她手中的休书拿走。

  “你做什么?快还给我!”她怒瞪着他。

  “留着这个东西有何用?”向煌天剑眉紧蹙。

  “怎会没用?那纸休书可以警惕我,千万别再轻易对人动心,以免最后只会落得伤心的下场。”

  向煌天凝视着她,“亦云,当年我确实是对不起你,但我是真心爱着你的,请你相信我,让我们重新来过,好吗?”

  直视着他的眼,好一会儿后,白亦云才轻轻说道;“你能保证不会再伤我的心?”

  他毫不迟疑的举起手发誓,“我向煌天在此对天立誓,绝不负白亦云,若违背诺言,愿遭天……”下一瞬间,他再也发不了声,因为他的唇被她白皙的柔荑捂住了。

  “够了,这样就够了。”白亦云望着他,轻轻说着。

  她不要他发什么毒誓,只要他真真切切的待她好,她已别无所求。

  向煌天伸手将她的柔荑轻轻移开,握子掌中,再轻轻的将她拥入怀里。

  “亦云,谢谢你愿意再一次把心给我。”他心中充满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激动情绪。

  他定会好好待她,绝不再让她受任何委屈。

  白亦云偎在他怀里,听着他那沉稳的心跳声,缓缓闭上了眼,唇畔扬起一抹浅笑。

  这一回,或许她真的能在他怀里获得幸福吧。

  *

  三人一同下山后,白亦云将这些年来一直伴在她身边的毛驴交给一户农家照顾,这才放心的离去。

  白亦云与李菱头戴笠帽,脸覆面纱,彻底遮去容貌,就怕自个儿的外貌会在旅途上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黄昏时分,他们来到一座城镇,寻了间客栈,打算在此住宿一晚。

  向煌天吩咐店小二准备两间房,让白亦云与李菱同住一问,自个儿住另一问,随后他便外出询问哪里有马车出租或是买卖,往后打算以车代步。

  待在房里的李菱和白亦云一同吃着店小二送来的馒头及几道小菜。

  李菱开口问道;“亦云姐,你愿不愿意与我一同回去见我爹呢?”

  “见你爹?”她轻拧眉。

  “是啊,你治好了我的病,爹见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这……”

  “亦云姐,拜托你同我一起回去吧!至少让我和爹请你吃顿饭,好感谢你啊!”

  白亦云思索了会儿,心想不过只是吃顿饭,应该没什么关系,便点头答允。

  “这真是太好了!”李菱立即笑眯了眼,但想起一事,她唇边的笑容逐渐隐去。

  见她这模样,白亦云不解地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想到,可能再过不久我就得嫁给一个不认识的男子,心里总觉得有些无奈,如果可以,我真希望对方是个像向大哥一样温柔又体贴的好男人。”

  听她这么说,白亦云一时之间也不知该怎么回应她的话。

  “对了,亦云姐,你是怎么认识向大哥的?”

  “你想知道?”

  “嗯。”李菱点点头。

  白亦云先将手中的竹筷放下,单手托腮,看着那扇紧掩着房门出神,思绪陷入回亿里。

  “多年前,我和爹在山上采药,爹说他听见有人呼救,便带我前往寻找,果真瞧见他摔落在山谷中,失去意识。当爹将他救起,我为他拭净脸庞时,就对他一见倾心了。日后,当他身上伤势恢复,准备下山离开时,便告诉我爹,希望能娶我为妻,因为他对我一见钟情……”

  现在回想起此事,白亦云心中仍觉得甜蜜。

  李菱听得着迷,“这或许就是人们所说的,姻缘天注定吧!那么,你又怎么会与向大哥分离?”

  “后来他爹一听说我们的事。便怒气冲冲的教他写下休书,要我马上离开他身边,只因我的身分与地位压根配不上他……门不当,户不对,可说是高攀了。”白亦云轻轻说着。这些事仿佛不久前才发生,怎么也无法自她脑海中挥去。

  听了她的话后,李菱无奈的一叹。

  “出生于官宦人家的人,向来极为在乎亲家的名声和地位,若是与自己的身分不配,连看也不会多看对方一眼;如果对方是皇亲国戚,说什么都希望儿女和对方结为亲家。向大哥应该和我一样,自小就被教导着日后定要听从爹娘的话,与自己身分匹配的人成亲,才不会玷污了咱们这尊贵的血统……但其实我们也只是普通人啊!”

  闻言,白亦云低垂着头,沉默不语。

  当初向煌天在他父亲的逼迫下,不得不写下那纸休书,如今,她已稍微能谅解他当时的无奈了。

  这时,门扉被人由外轻敲。

  “哪一位?”白亦云转头看着那扇紧掩的房门。

  “是我,煌天。”门外传来他的嗓音。

  “进来吧。”

  向煌天推门而入,迳自在她身旁的木凳坐下,“我已准备好马车,明儿个一早便能起程。”

  “车夫呢?”

  “就由我来充当吧。”向煌天笑着指向自己。

  “你会驾车?”白亦云一脸讶异。

  向煌天笑着摇摇头,“你未免太小看我了,我又不是那种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文弱书生,加上这里并没有宽敞的马车可出租,我们三人又不便全挤在车内,所以由我来当车夫再理所当然不过了。”

  “这么说来,那辆马车是你花钱买下的?”

  “嗯。”向煌天点点头。

  “这样好吗?”白亦云不禁轻拧蛾眉。一匹马及一辆马车,应该花费他不少银两。

  “这一点你毋需担忧,只要能带你们平安返回京城就好。”不管要花多少银两,他都不在乎,最重要的是他们能一路平安。

  看着他,白亦云已不知该说些什么。

  低下头看着满桌的菜肴,她拿起一个馒头,吹凉些后递给他。

  “你应该饿了,快来用晚膳吧。”

  此情此景十分熟悉,向煌天唇畔勾起一抹笑,伸手接过馒头,“亦云,你还记得吗?以前你也总是这么做。”

  她总是先将馒头吹凉些,再递给他,就怕会烫着了他的手,却压根不怕自己的手烫着。

  白亦云当然记得,于是轻轻一笑。

  当年的回忆再次点滴浮现心头,她这才发觉,之前那些一心想忘记的回忆,其实一直存在着,并深藏在她内心深处,不曾消失。

  悄悄地,向煌天置于桌下的另一手轻轻握住了她同样放在桌面下的小手。

  白亦云并未挣开他的手,就这么任由他握着。

  此刻她终于明白,有许多事不是她说要忘就能忘的,那些将会一直放在她心底,到老、到死都不会忘记。

  看着面前恩恩爱爱的向煌天与白亦云,李菱嘴角也带着笑,希望他们从此能白头偕老。

  *

  数十日后,一辆马车缓缓驶入京城,最后子丞相府的大门前停下。

  守门的男仆见状,立即向前就要驱赶。

  “你以为这儿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丞相府的大门,岂能让你随便停下,还不快点将马车驶离?”

  “烦请小哥入内禀报,在下向煌天,特地送丞相千金返回宅第。”向煌天步下马车,朝那名男仆拱手道。

  男仆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回过神,连忙奔入宅第,通知总管黄兴此事。

  黄兴听了,立即走出来,瞧见站于马车旁的向煌天,立即想起之前在祈南山女神医的木屋那儿见过他,于是他往一旁的马车看去。

  “小姐在车里?”

  向煌天将马车的布廉掀起,扶着白亦云与李菱下马车。

  黄兴见李菱的腹部一片平坦,满脸讶异,“小姐……已经痊愈了?”

  “嗯,这一切多亏了亦云姐。”李菱微微一笑,“黄总管,我爹可在家中?”

  “在,老爷正在厅里。”

  “我想介绍他们给爹认识。”

  “那么请两位在此稍候。”

  黄兴立即带着李菱进入宅第,一会儿后,黄兴又亲自走出来迎接。

  “两位请。”

  向煌天与白亦云遂跟在黄兴身后,走进宅第大厅,只见一名年约五十开外的男子坐在主位上。

  “我已经听黄总管及小女说了,你正是医治好小女怪病的女神医。”李坚面带笑容看着白亦云,压根没看向煌天一眼。

  “不敢当,我并非神医,只是懂得一些医术,想试试自己的能耐,如此而已。”白亦云有礼的一笑。

  见李坚一双眼直勾勾的瞅着白亦云,向煌天心头忽然有种不祥的感觉,“李大人,咱们还有些事得去办,恕无法久留。”

  听见他这么说,李坚神情有些不悦,但也只能点头,“两位若还有事要办,那么老夫也不好要两位久留。”

  站在一旁的李菱虽然感到有些讶异,但也不便多说什么。

  “多谢李大人,我们告辞了。”向煌天朝他恭敬拱手一礼,随即带着白亦云转身离开。

  他们离开后,李菱面带微笑看向许久不见的父亲,欲与他多说些话,“爹……”

  “好了,你快进房休憩吧。”李坚挥了挥手,一脸不耐烦。

  见父亲如此冷淡,李菱心里虽然感到有些难过,但也无法违抗他的话,只好转身朝厢房走去;

  待女儿离开厅中后,李坚立即招来黄兴,吩咐道:“即刻派人前去察看他们俩去了哪里,并打听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

  “是。”黄兴立即领命离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