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与君绝 第5章(2)

作者:嘉恩
  “你在做什么?”他柔声轻问。

  “做些跟你无关的事。”她冷冷的这么说。

  她的冷言冷语让向煌天不解,“我又做了什么令你气恼的事吗?”

  “没有。”

  “若真没有,你就不会这么同我说话了。”向煌天步向前,握住她的手腕,“快说,你究竟怎么了?”他在乎她,更不愿她用这种态度面对他。

  “哼,原来你还会在乎我啊!”

  向煌天剑眉紧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去找你的菱妹不就得了,何必还来管我呢?”白亦云皮笑肉不笑,冷然地回答。

  一愣,向煌天随即笑了开来。“你可是在吃醋?”

  “我……我哪有,”白亦云连忙否认,却因为心虚而不敢直视他的眼。

  “当真?”他挑眉,眼里有着怀疑。

  “当然了,我毋需骗你。”她硬是说着违心之论。

  “若我告诉你,我绝不可能对她有情愫呢?”

  “为何不可能?”白亦云抬起头看向他。

  “因为,我心里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人的身影。”向煌天以深邃的黑眸直瞅着她。

  他深情的注视令白亦云见了心慌,连忙撇开眼不再看他,“你可千万别说那个人是我。”

  “没错,那个人正是你。”向煌天轻执起她的柔荑,按放在他的胸膛上,“我的心、我的人,只属于你。”

  他的胸膛依旧厚实,他的心跳依旧沉稳,白亦云却觉得好炽热,惊得连忙挥开他的手,抽回自己的手置于胸前。

  她的心不住狂跳,究竟为了什么原因,她不懂,也不想懂。

  “你别再说那些甜言蜜语了,我是不可能再被你骗的。”

  过去的事,她怎可能忘却?她被他狠狠伤过一回,如今好不容易恢复以往的平静,为什么他偏偏要出现,扰乱她的生活?

  “我没有撒谎!”向煌天忍不住低吼。该死,究竟要他怎么做,她才肯相信他

  他只爱她一人啊!

  “好听的话人人都会说,而承诺更如秋风过耳,会对它认真的人才是傻子。”她以前正是个不折不扣的傻子,被他所骗,被他所伤。

  “亦云,我……”

  “够了,你什么都别再说了。”语毕,她迳自绕过他,回到木屋台,并将大门锁上,不让他进来。

  向煌天追上前,见她把大门关上,怎么也打不开,立即拍着门,“亦云,你听我说,我有许多话要告诉你。”

  “我和你之间早已无话可说。”白亦云站于门后,冷冷地道。

  向煌天无奈,最后只得坐于门边,背抵着木屋,闭上眼,双手紧握成拳。

  “唉……”他不懂,她为何总是拒他子千里之外。

  坐在屋子里的李菱,看着白亦云的背影,轻轻地开口:“你其实是在乎他的。”

  白亦云转过头,讶异地看着她,“你说什么?”

  “如果你不在乎他,就不会这么气恼了。而是会以宛如面对陌生人的态度待他。”

  “我……”白亦云无言以对。

  或许李菱说得没错,就算她再怎么嘴硬,再怎么不愿承认,她心底深处仍有部分在乎着他,不然又怎会一听见他俩有说有笑,就有股怒气涌上心头?

  李菱看着白亦云,忽然道;“如果你不愿意接受向大哥,那么,我可以和他在一起吗?”

  一听见她的话,白亦云愣住,怎么也没料到她竟会把话说得这么明,顿时不晓得该以什么表情面对她。

  “随……随便你,反正他早已与我毫无关系。”但是,说这些话时,白亦云只觉得一颗心仿佛被人紧紧揪住,直发疼。

  。“真的吗?”李菱以怀疑的目光看着她。

  “当然是真的。”白亦云撇开眼,心虚不已。

  “如果真是如此,那你又为什么不敢面对我呢?”李菱不禁轻笑出声。

  “我……”白亦云再次无言以对。

  “我可以唤你亦云姐吗?”

  “随你。”她随口道。

  “亦云姐,你放心,方才我所说的话全都是骗你的。”

  “嗯?”白亦云转过头,皱眉看着她。

  “我早已有媒妁之言,对方是朝中某位大臣之子。不过,我从未见过他,连他生得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不知晓。”

  白亦云拧紧蛾眉,“怎会这样?”

  “怎么不会?”李菱无奈的一笑,“人们总是羡慕我的出身,但我才羡慕一股人,至少不必因为了利益而不得不嫁给一个毫不相识的对象。而在爹的心中,我只是个能为他带来好处的棋子,见我染上这怪病,他压根不愿再多看我一眼,更一副巴不得我与他并无关系的模样,让我觉得好心寒……”

  闻言,白亦云步向前,握住她的手,给予她承诺,“放心,我一定会医好你。”

  “嗯,多谢亦云姐。”李菱看着她,迟疑了会儿后才开口;“我有几句话想说。还请亦云姐务必听进去。”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我觉得向大哥是真的很在乎你,不然他又怎会特地从京城来这里找你?而你也是在乎着他的,就别再拒他于千里之外了,这样只会伤了向大哥和你自己。做人难,做女人更难,而我们终其一生所追求的,不过是个疼爱,怜惜我们的男人啊。”

  白亦云沉默不语,转过头看向窗外,瞧见外头又飘起细雪,而向煌天仍在外头……

  她咬咬唇,转身拿了件爹的衣袍,打开门,看着向煌天落寞的身影,突然之间觉得自己确实不该这么对他。

  见她打开门,手中还拿着一件衣袍,向煌天满脸讶异。

  “亦云,你……”

  “你别误会,我只是见你衣着单薄,而且你的身子尚未完全康复,怕你又受了风寒,所以……”白亦云将那件衣袍递向前,“快把衣袍穿上,进屋取暖吧。”

  向煌天伸手接过衣袍,深邃的黑眸里浮现笑意,穿上衣袍,跟在她身后进入木屋里。

  虽然只有一些些,但是他知道他俩之间的距离已逐渐拉近了。

  往后,他定会让她再次爱上他。

  *

  夜晚,白亦云让李菱睡在她的床上,再为她覆上保暖的厚被。

  当她走出房间,却瞧见向煌天仍坐在椅子上。

  “你坐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就寝?”

  “若我睡你爹的床,那你呢?”向煌天直瞅向她,眸子里有着担忧。

  “那还用说,当然是睡这里。”白亦云伸手指向一旁的桌椅,打算今晚趴在桌上休息。

  “那怎么行?夜里那么冷,你会受风寒的。”向煌天剑眉紧蹙,说什么都不愿让她这么做。

  “放心,我是大夫,会照顾自己。”白亦云笑了笑。

  “但我就是会担心,会不舍啊!”他沉声低喝。

  他当然知道她是大夫,但她是他所爱的女人,他当然舍不得她这么做啊!

  一愣,白亦云答不出话来,好一会儿后才问:“要不然你希望我睡在哪里?”

  “那还用说,当然是与我同睡在一张床上。”

  “什么?”白亦云瞪大双眸,满脸讶异。和他同睡在一张床上?这怎么成?

  见她那副讶异的模样,向煌天笑着轻轻摇头,“难道你忘了,我俩以前不也同床共枕?”

  “但那是以前,如今我与你……”

  “别再说与我毫无瓜葛、毫无关系了。”向煌天收起笑容,拧起眉瞪着她。她心头在想什么,他又怎会不晓得?

  他在乎她,深爱着她,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要不他此刻也不会站在这里,担心她是否会受风寒,可是她却死脑筋的硬是要与他划清界线。

  唉!他究竟该怎么做,才能让她不再那么固执?

  白亦云紧咬着下唇看着他,好一会儿才问道:“你保证不会对我怎么样?”

  向煌天点点头,“放心,我绝不会对你怎么样。”

  “那……好吧。”白亦云这才点头答允,与他一同往爹的床铺走去,两人一同躺于床铺上。

  桌上的蜡烛仍燃烧着,她不敢将它吹熄,更不敢闭上双眸,就怕他若真对她怎样,到时候她好抵挡。

  看出她心中所思,向煌天却并未说什么,只是将那条唯一的厚被盖在她身上,背对着她,闭眼就寝。

  瞧见他那体贴的举动,白亦云缓缓转过头,透过昏黄的烛光看着他那宽阔厚实的背,没来由的,她为他感到心疼,于是将厚被轻轻挪到他身上,覆盖住两人的身子。

  她的动作,让向煌天讶异的转过身看着她。

  “我……只是怕你着凉,别忘了,你还是病人。山白亦云看着他,小声地说,随即闭上眼不再开口。

  看着她紧闭双眸的绝美容颜,向煌天嘴角边勾起一抹笑,也闭上双眸,置于厚被下的大手则轻轻地握住她的小手。

  白亦云立即睁开眼瞪着他,却瞧见他早已闭上双眼,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最后,她轻轻叹口气,并未开口说话,也未将手抽回,就这么任由他握着;他的手掌依旧如此温热,除了暖和了她的手外,更一点一滴地暖和了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