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与君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与君绝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里可住了位女神医?”那名身着灰袍的男子睨视着白亦云,再度开口问。

  见他如此高傲,白亦云不禁感到气恼,“我不认识什么神医,这里没住着这么尊贵的人。”

  那名男子听了,双眉一拧,再度道;“但我确实听说那位女神医住在这里,可就是你?”

  “我是住在这里没错,但我可不是什么神医。”白亦云冷冷地回答。

  “那你可会医治他人?”

  “会。”

  “那不就对了,你就是那名女神医嘛!”男子转过身,命人将软轿放下,再走到轿边,掀起布幔,“小姐,请下轿。”

  一名女子覆着面纱,挺着大腹,缓缓步下软轿。

  向煌天走出木屋,瞧见眼前的情景,有些愣住。

  看见那顶奢华的软轿,便知那名女子身分尊贵,绝非一般寻常人家,想不到他所担忧之事竟这么快就发生。

  灰袍男子没料到这里竟有男人,立即看向白亦云,“这里怎么会有男人?”

  “既然你都说我是神医了,前来求诊的人自然不只有你们,其它人也会前来请我医治。”白亦云脸上挂着笑,故意如此回答。

  灰袍男子脸上神情复杂,最后心一横,领着那名覆着面纱的女子走向白亦云,之后随即吆喝着轿夫下山离开。

  “等等!”白亦云连忙出声,“你不能就这么将她丢下!”

  灰袍男子则是装作什么也没听见,紧跟在轿夫们身后离去,没一会儿就不见他们的踪影。

  见此情况,白亦云不禁拧紧蛾眉。怎会有这种人,仿佛巴不得将烫手山芋甩开一般。

  脸上覆着面纱的女子无奈地道;“还请女神医帮帮忙,救救我,要不然往后我连家也回不去了。”

  白亦云愣住,“为什么?”

  女子伸手将面纱取下,只见她面貌姣好,说起话来也轻轻柔柔的,看得出是个有教养的千金小姐。

  向煌天对那名女子美丽的容貌恍若视而未见,反而担忧的看着白亦云。“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既然人都来了,就得想办法医好她。”白亦云步向前,仔细看着那名女子,好一会儿后才道:“你并非怀有身孕。”

  女子一听,眼底有着诧异,“你果然是名神医啊!”说着;泪水立即自眼眶涌出。

  白亦云见状,连忙扶着她走进屋里坐下。“你快把一切经过告诉我,我才能帮你。”

  “我名唤李菱,是丞相之女,但是数月之前,不晓得怎么回事,我的肚子一天天隆起,爹见了以为我与人有私情,要惩罚我,但我压根不曾踏出宅第一步,身旁也有婢女陪着,怎么可能和人有私情?爹不信,便请大夫来看我是否怀了身孕,大夫一把脉便说我没有身孕,爹又教产婆来,产婆亦告诉我爹,我仍是处子之身,可是爹无论请多少大夫来替我看病,就是查不出个所以然,最后,听人说祈南山这儿有位女神医,爹便立即命总管带我前来。”

  “这样啊……”白亦云伸出手,闭起双眸仔细替她把脉,一会儿后才又问道:“你可还记得在腹部隆起前吃过些什么?”

  “这个……我忘了。”李菱一脸无奈。那么久以前的事,她真的不记得了。

  “不打紧,我大概知道你生了什么病,也知道该怎么医治。”白亦云面带微笑道。

  “当真?”李菱满脸讶异。

  “放心,我从不撒谎,只是你得照我的话做,明白吗?”

  “明白,只要能让我的腹部消下去,不管什么事我都愿意做。”李菱点头如捣蒜。

  “等等。”一直站于一旁的向煌天终于出声。

  白亦云转过头看着他,“怎么了?”

  “你打算让她在这里住下?”

  “当然。”

  “那么我呢?”他急忙开口。

  “你怎么了?”白亦云眨着眼,满脸不解。

  见她一脸困惑的模样,向煌天轻叹口气,只得道:“这里让三人同住,不觉得太过拥挤?”

  白亦云瞪大杏眸,“你打算在此住下?”

  “是啊!”向煌天扬起笑,“我再怎么说也是个病患。当然得待在这里,直到康复为止,最好还能与你之间的关系更为亲近。”

  白亦云双颊有些绋红,啐了他一声,“胡说,我看你此刻已经康复,快下山离开这里。”

  她无法再与他独处,无法再看着他,他的存在只会扰乱她的心,让她不禁想起过去的事。

  “我的伤处,是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他故意这么说,但他并未撒谎,因为他的心确实受了伤。

  “你哪儿受伤了?”一听见他受伤,白亦云连忙问道,并仔细梭巡着他全身上下,眼底有着担忧。

  见她是如此关心着他,向煌天故意笑而不答。

  “你笑什么?还不快说哪里受了伤?”她正担心他,他竟然还嘻皮笑脸?实在令人生气。

  坐于一旁的李菱见状开口问道:“你们之间看起来并不像是大夫与患者。”

  白亦云沉声回答,“莫胡言,我和他并无任何关系。”当年她伸手接过他亲笔写下的休书,如今已与他无任何瓜葛,毫无关联。

  听见她这般回答,向煌天唇边的笑容逐渐隐去。

  并无任何关系吗?她答得直接又爽快,他听了却是无奈又难过。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让她的心中再度系着他?

  见他俩似乎各怀着心事,气氛变得沉重,李菱不敢再多问,垂下了脸,看着自己那因为不明原因而隆起的腹部,一脸哀伤。

  见她这副哀伤的模样,白亦云柔声安慰,“放心,一切都会没事的,我向你保证,数日过后,你那隆起的腹部会消下去。”

  向煌天看着突然出现的李菱获得她的关爱,自己却被她冷落,甚至希望他早点离开,心里实在不是滋味,却又不能说些什么。

  “好了,我去采些药草。”白亦云往外走去,向煌天立即紧跟在她身后。

  见他跟来,白亦云停下脚步,转身瞪着他,“你想做什么?”

  “那还用说,当然是陪你一起去采药。”他答得再理所当然不过。

  “凭什么?你昨儿个受了风寒,就这么急着想再生病?而且,你会辨识药草,知道我要的是哪些药草吗?”

  被她这么一问,向煌天哑口无言。

  “既然你都说自个儿是患者,那就要有患者的样子,还不快回屋里休息?”

  “难道你不担心?”

  “担心什么?”她纳闷地反问。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故意不把话讲明,要让她撸心。

  听出他话中的意思,白亦云冷笑出声,“那不正好?你是太尉之子,她是丞相之女,你们两人可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若你能娶她为妻,你爹自然也欢喜。”

  “亦云,你听我说……”

  “我不想听,反正我早已是你的下堂妻,你要与谁相好,都与我无关。”说完,她直接转身离开。

  看着她远去的身影,向煌天烦躁伸手抚着头。他本想让她为他吃醋,没想到竟造成反效果,他真是后悔莫及。

  坐在屋里的李菱,将他俩方才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想不到原来他们过去竟是夫妻。

  “你很后悔?”

  听见李菱这么问,向煌天转过身看着她,好一会儿后才轻轻点头。

  “是,我一直很后悔,但是却莫可奈何。”

  “怎么说?”她不解。

  “这世间有许多事,并非由我们自己决定就好,你身为丞相之女,应该最能体会。”

  闻言,李菱沉思不语。

  他虽未把话讲明,但她能了解他想说的是什么。生于官宦人家,一切只能听从父母之命,自己完全不能作任何决定,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她又怎会不懂?如果可以,她真希望自己是个寻常人家的女儿。

  见她一脸哀伤,向煌天实在过意不去,知道是自己的话害得她心中难过。

  因此,他打算说些有趣的事让她别再多想。

  “你应该也住在京城吧?那么,你可曾听说京城东南有位老妇的故事?”

  “什么故事?”

  “某日她外出时,瞧见一只大花猫,猫儿嘴里叼了条五彩缤纷的鱼,老妇见了十分讶异,便将那只大花猫抓住,要将那条鱼带回家养。虽然她从大花猫口中救出了鱼儿,但它早已被猫咬去下半身,哪还能活?但那位老妇说什么都不愿放弃,就这么将鱼放入水池里,日夜祈祷,没多久,那条鱼竟活了过来。”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不是真的,这件事人们刚开始听了都不信,但有不少人前去找那名老妇,央求看看那条鱼,见过的人都说,想不到那条鱼虽只剩下一半的身子,还真的在水池中游来游去呢!”

  “真的吗?若有机会,我一定要去看看。”

  “还有啊,在京城闹街的南边有位卖饼的老翁,某个夜里他作了个梦,梦见自己有儿子,想不到过了没多久,他那结发四十多年,从未生过孩子的老妻竟有了身孕。”

  “怎么可能?”李菱听了啧啧称奇。

  “这可是千真万确,不久前,他们还抱着刚出生没多久的儿子与大伙儿见面呢。”

  “真的啊?你还知道什么有趣的事,快告诉我!”李菱一脸惊喜,想不到竟然能在这里听到这些前所未闻的趣事。

  “好好好,你别急,听我慢慢说来……”

  *

  白亦云独自一人在山林中采药,但耳边却一直回响着方才向煌天对她说的那些话。

  “该死!”她低咒出声。

  别再想了,为什么要一直记着他说的话?若他真与李菱发生了什么,也全然与她无关啊!

  但不晓得为什么,她就是无法将他那些话抛开,脑海里甚至冒出他与李菱有说有笑的情景。

  “可恶!”她摘了一些药草后就决定回去,只是,尚未走到木屋,便听到向煌天与李菱的笑声传来。

  “呵,向大哥,你可真有趣。”

  “会吗?菱妹,你真该好好出去见见世面的。”

  向大哥?菱妹?哼,想不到她一离开,他们之间立即变得这么亲密,看来她才是那个多余的人。

  白亦云迳自走过敞开的大门,朝木屋后方走去。

  眼角余光瞧见有道身影经过,向煌天连忙转过头往屋外看去,果然瞧见白亦云一闪而过的身影。

  李菱不解的看着他,“向大哥,你怎么了?”

  “没什么,你好好待在屋里。”语毕,向煌天立即起身往外走去,没一会儿便在木屋后方瞧见了白亦云的身影。

  白亦云知道他前来,但是故意视而不见,继续做着手边的工作。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