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与君绝 第4章(2)

作者:嘉恩
  数个时辰过后,向煌天缓缓苏醒过来,只觉头疼欲裂,四肢无力,口干舌燥,难受至极。

  这时,他才发现自个儿正躺在床上,身上的衣衫也已换过,更有股浓郁的汤药味扑鼻而来。

  他病了吗?而她一直照顾着他?心头一暖,他嘴角不禁漾起一抹笑。

  白亦云走进屋里,瞧见了他唇边挂着笑的模样,并未多问,面无表情的将手中的汤药递向前。

  “这是……”向煌天抬起头,望着她。

  “喝下它,这样会对你的身体好一点。”她冷冷说着。

  向煌天伸手接过碗,不假思索的将汤药饮下。

  汤药虽苦涩,但他却觉得甜蜜,只因这是她亲手为他熬的。

  随后,他将空碗搁在一旁,深情款款的瞅向她,以低沉温和的嗓音道:“其实你还是在乎着我的。”

  “在乎着你?哪一点?”白亦云冷笑。

  “不然你不会让我进屋,替我更衣,还特地为我熬煮汤药。”这些事显示出她是在乎着他的。

  “向公子,你可千万别自作多情,我这么是出于医者之心,见到病人在眼前下能见死不救,何况你若是死在这里,我岂不还要替你挖坟?那多麻烦。”白亦云故

  意这么说,就是不希望他会错意,误以为她还是深爱着他。

  她对他早已没了爱意,有的只是怨与恨。

  听她这么说,向煌天唇边的笑容隐了去,“原来是这样啊……”他脸上难掩内心的落寞。

  见他这模样,突然间白亦云感到有些心疼,但她连忙将这份情愫抑下,不许它再扩大。

  “向公子,请你以后别再给我添麻烦。”

  她伸出手要将一旁的空碗取走,然而向煌天的动作却快了她一步,伸出手一把握住她纤细的手腕,怎么也不愿放开。

  “快放手!”她低喝。

  “不,我不放。”他眼底有着坚决。

  “你不怕我杀了你?”她沉声威胁,并作势要取出衣袖中的银针。

  “我已经说过了,如果你真的要杀我,那么早就杀了我,压根不会在乎我的死活,更不会特地熬药给我喝。”

  “如果我告诉你,我在你方才饮下的汤药里加了毒药呢?”

  “能死在你手中,我甘愿。”向煌天以满是深情的深邃黑眸瞅着她,再次说出同样的话。

  “你……”白亦云瞪着他,“好听话人人都会说。”对于他的甜言蜜语,她已不会再心动。

  “不,这不是什么好听话,而是我发自内心所说的真心话。”

  “是是是,我听了十分感动,你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吗?”白亦云随口说着,敷衍至极。

  就算他说破了嘴,或是再说出任何甜言蜜语,她都不会再相信他,被伤过一次便以足够,用不着再自讨苦吃,被同一个人伤第二回。

  看出她压根不信他所说的话,向煌天轻轻放开了她的手,眼底有着无奈,唇边则带着苦笑。

  他不怪她,不怨她,因为这一切全是他造成的,他正是那个彻底伤了她的始作俑者。

  当他的手一松开,一丝惆怅立即涌上白亦云心头,但她选择漠视这份感觉。

  将空碗拿到外头洗净后,她并未返回屋内,反而坐在门旁,抬头仰望天空,思索着日后该怎么做。

  他知道她住在这里,而且似乎一心希望她回到他身边,如此一来,她非得找个地方避开他才行。

  虽然有些舍不得这个从小居住的地方,但她就是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牵扯,只愿与他之间断得干净,最好到死都不相往来。

  蓦地,她身后传来他低沉的嗓音,“这些年来,你过得可好?”

  一惊,白亦云连忙转头,不知他何时已下了床,并来到她身后。

  “还好。”她淡淡地回答。

  “是吗?但我怎么听说你医术高明,这些年治好了许多人的病,声名远播,无人不知?”向煌天倚着门板,望着她的黑眸中正蕴着笑意。

  “你差人打听我?”闻言,白亦云有些气恼,怒瞪着他。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仿佛她就算不在他身边,他仍能随时掌握她的行踪。以及她所有的情况。

  向煌天笑而不答。

  事实上,她离开后不久,他就瞒着爹,差人来到祈南山下的小镇住下,要那人每隔一段时日便捎封信将她的情况告知他,所以他知道她在这儿为人治病,一年前还前去玉霞城带了一名女子回来医治,前两天才刚将那名女子送回去……所有关于她的事,他全都知晓。

  白亦云怒瞪向他,“有什么好笑的?”

  她厌恶他的笑容,因为他的笑依旧如此耀眼迷人,令她有些怦然。

  该死!为何他只是一个动作、一个笑容,便能轻易牵动她的心?为何他就不能别出现在她面前?为何他非要来纠缠她?

  “没什么。”向煌天轻轻摇头,脸上仍旧带着笑,“你医术高超,已成为人们口中的女神医了。”

  白亦云撇开眼,不再看他,“那只不过是他人随口说说,我压根不是什么女神医。”

  若她真是神,那么就不会为七情六欲所苦,也不会在见到他之后,内心不住翻腾,苦乐悲喜交织……

  “但你确实是医好了那些人啊!”

  “我只是想试试自己的能耐,如此而已。”她救人,是想知道自己究竟继承了爹多少医术以及娘多少的药草知识,如今看来,她并未让死去的爹娘蒙羞。

  “能耐……是吗?”向煌天拧着眉。

  她的医术如今已闻名天下,日后定会有不少人慕名前来求她医治,但是,若碰上棘手的病,无法治愈,对方又有着显赫的身分,一个不小心得罪了,定会引来不少麻烦。

  白亦云看着他,“你想说什么就说。”

  “你怎知道我正在想事情?”他轻笑出声。

  “那还用说,毕竟我曾经是你的妻……”说到这儿,白亦云连忙止住口,不再说下去。

  天,她究竟在说什么啊!明明希望与他断绝所有关系,永不往来,此刻却又提起了此事。

  “想不到,原来你一直惦记着我。”向煌天唇边的笑容更为扩大。

  知道她的心仍在他身上,他很高兴,他想,曰后欲再度让她回到他身边,应该不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白亦云紧咬着唇,不愿开口。

  见她沉默不语,向煌天假装一时站不稳,往前倒去。

  她立即伸手扶住他,眼底有着担忧,“你怎么了,要不要紧?”

  “我……只是突然觉得有些晕眩。”见她如此关心,向煌天故意这么说,欲看她有何反应。

  也许他这么做太过卑劣,但他就是要再次获得她的心,无论什么事他都做得出来。

  “你也真是的,明明才刚醒来,就急着下床,现在快躺回床上休息。”白亦云伸手扶着他的身躯,朝床铺走去。

  她的娇躯就在他怀里,只要他伸出双手,便能将她紧紧环抱住,但,他知道自己若是这么做,只会让她知道他是故意假装跌倒,她一定更加气恼,搞不好会马上转身离开,这可不是他乐于见到的。

  然而,也不知是否是上天刻意捉弄,此刻他的脚步突然不稳,就这么往前跌去,连带着也撞倒了她,两人就这么一同跌在地上。

  “唔……好疼!”

  “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向煌天连忙道歉,并赶紧站起身,伸手扶她起来。

  白亦云才站直身子,还来不及开口说话,便瞧见他凑向前,一脸担忧的看着她的脸。

  “你要不要紧?我可有压疼你?还是你有哪里摔疼了?”

  看见他眼底有着担忧与自责,她哪还发得了怒?只好道:“我没事,你用不着担心。”  ”

  “那就好。”向煌天这才松了口气,将额头抵着她的。

  他这如此亲昵且自然的动作,令白亦云怀念不已。

  以前,只要她有些不开心,或是沉思不语,他就会担忧的看着她,非听到她说没事,他才放宽心,并将额抵着她的,随即在她的唇瓣印下一吻……

  蓦地心一悸,白亦云连忙往后退去,并伸手捂着自己的双唇。

  看见她这模样,向煌天困惑的凝视着她,“你怎么了?可是方才唇瓣被撞疼了?”

  白亦云见他如此,想必是忘了以前的事,连忙把手放下,神情有些尴尬,撇开脸不敢看他。

  “没……没事。”自作多情的人其实是她吧。

  顿时之间,向煌天明白了,唇角勾起一抹笑,“你希望我吻你?”

  “不。”白亦云连忙道,并再次伸手捂住嘴唇。

  他的存在对她而言已是种困扰,更是种折磨,若是再让他吻了她,她就怕自个儿会忍不住再次为他心动,这是她说什么也不愿见到的情况。

  “亦云……”向煌天步向前。

  “别过来。”白亦云赶紧往后退。

  “请你听我说,当时的我不得不那么做,因为……”

  正当向煌天打算对她解释时,却在此刻听到木屋外有人高喊。

  “这里可住了位女神医?”

  听见有人前来找她,白亦云连忙绕过他,往外走去,同时心中松了口气,因为她实在怕自己无法抵抗他那深情的眼神。

  只是,当她步出木屋,眼前的景况又让她愣住。

  四名壮汉扛着一顶华丽的软轿,一名身着灰色衣袍的男子站于前方,显得十分高傲。

  这回前来请她治病的人,究竟是什么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