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与君绝 第3章(1)

作者:嘉恩
  向煌天与白亦云赏完荷后刚返回住处休息,没一会儿便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这时候会是谁前来?”白亦云担忧地问道。而且这道敲门声又是如此急促,不晓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向煌天起身前去开门,只见陈进站于门外。“陈总管,你怎么来了?”

  “少爷……”陈进满脸歉疚。

  “你怎么了?”向煌天一脸纳闷。

  “怎么了?东窗事发了!”向雍低沉的嗓音自陈进身后传来,之后他绕过陈进,怒瞪着眼前的儿子,“想不到你真在这里和一名女子厮混。”

  心一悸,向煌天满脸诧异,“爹……”

  爹怎会突然过来?而且听他所说的话……他已经知晓了亦云的事!

  “哼,不肖子!”向雍推开他,迳自往屋子走去。

  “爹,请您等一下。”向煌天欲阻止父亲的脚步,但已太迟,因为父亲已瞧见因为担忧而步出屋门,正站在庭院里的白亦云。

  看着那名身着华服的陌生老者,又听见方才向煌天所喊的那声爹,白亦云已明白,站于身前的正是当今太尉,向煌天的父亲。

  “亦云见过向伯父。”她恭敬地朝向雍施礼。

  然而向雍压根不给她好脸色看,沉声问道:“我问你,你当真已经和煌天结为夫妻?”

  白亦云抬起杏眸直视着他,“是,我已经是煌天的妻子。”她的音量并不大,但是份外清晰。

  向雍怒不可遏,“胡扯,我儿未曾娶过妻!你这女人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此胡言乱语。”

  对于他的怒气,白亦云并不感到害怕,更认为自己并无任何过错。

  “我并没有胡言乱语,我与煌天确实是在众人的见证下拜堂成亲。”白亦云以轻柔的嗓音道。

  “你……你……”向雍无言以对,只能瞪大一双老眼看着她。

  “爹,请您成全,让我们在一起。”向煌天连忙向前,站于白亦云身旁,轻搂着她,眼底有着坚定。

  “住口!”向雍怒瞪向他,“你口口声声说要专心读书,不许我前去打扰,结果呢?读书却读到这个女人身上去了!”接着旋即转过头,瞪向一旁的白亦云,“都是因为你这下贱的淫妇,让煌天做出这种忤逆我的事来。”

  被人如此辱骂,就算是向来好脾气的白亦云也发了怒。

  “向伯父,我虽然不是什么富家千金,但我也绝对不是下贱的淫妇。煌天那日在祈南山坠落山谷,被我爹所救,我俩因此一见钟情,结为夫妻,这是上天注定的姻缘。”

  “被你爹所救,那又如何?倘若煌天反被你爹所害,我才要将你们父女俩治罪呢!”

  “我爹医术精湛,从不曾医死过人。”白亦云怒不可遏,绝不许有人污辱她爹。

  “少啰唆,我才不管你爹有没有医死过人,今儿个我不是来讲你爹的事,我要你马上离开煌天身边。”

  “爹!”向煌天瞪大双眸。

  “你给我住口,站在一旁,不许再说话。”向雍怒瞪了儿子一眼,再瞪向白亦云,“既然你口口声声说与煌天的姻缘是上天注定,那么我就要你证明给我瞧瞧。”

  “如何证明?”她迎向他的视线,眼底毫无任何畏惧。

  向雍见庭院里有口井,足前有根枯枝,立即弯下身拾起枯枝,递给她。

  “我要你以这根枯枝汲水,若是枯枝未断,那么我就承认你们的姻缘乃是上天注定,若是枯枝一断,那么你就得马上离开。”

  向煌天闻言,倒抽了口凉气,因为这根本是办不到的事。

  “爹,这分明是存心刁难……”

  向雍怒瞪了他一眼,“不许多话!”接着转过头看着白亦云,“怎样,你敢不敢试?”

  白亦云怎么也没料到向雍竟会提出如此无理的要求,而这根本就是件做不到的难事,他是非要她和向煌天分离不可。

  但是,此刻的情况由不得她退却,更由不得她说不,最后她只得轻启红唇。

  “好,我试。”

  白亦云步向前,伸手接过他手中的那根枯枝,往水井走去,拿起置于一旁系着。麻绳的木桶,先将木桶丢入水井内,再将麻绳尾端系于那根枯枝上,试着将水井内装满了水的木桶提起,但她才一施力,手中的枯枝立即应声而断,而那装满了水的木桶仍旧在井里。

  看着眼前的情况,白亦云的脑海顿时空白一片,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亦云……”见此情景,向煌天的心彻底被揪疼。

  “哼,还敢说是上天注定的姻缘,根本是一派胡言。”向雍冷哼一声。这来历不明的女子,他见了就心生厌恶。

  白亦云缓缓转过头,看着向煌天。此刻,她只能冀望他了。

  向煌天本想开口,却被陈进拉到一旁。陈进小声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顿时向煌天脸色惨白,一句话也说不出,只得低下头,无法再面对白亦云那充满期盼的眼眸。

  见此情景,白亦云傻了眼,不禁愣住。

  *

  他这是什么反应?他可是就这样认命,不愿与她在一起了?难道真如那句话,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向雍见儿子不敢再说话,满意的一笑,随即开口:“煌天,你去准备纸、笔和墨。”

  “爹,您打算做什么?”

  “我要你亲笔写下休书,白纸黑字,有了确凿的证据,不容抵赖,往后她就不能再来纠缠。”

  向煌天愣住,就这么僵在原地。爹……要他写休书?

  “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快去呀!”向雍再度开口。

  不得已,向煌天只得步入屋内,取出纸笔,并开始磨墨。

  白亦云瞪大了杏眸,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一颗心更宛若刀割,疼得难受。

  过去他那些深情爱语宛若是个笑话,愿意相伴一生的誓言更被无情的戳破……

  向煌天转过头,看了眼站于屋外,脸色苍白的白亦云,阵阵剧痛袭来,令他的心口疼痛万分。

  他的双唇掀了又掀,欲开口对她说些什么,然而,最后仍是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最后他转过头,看着站于一旁脸色铁青的向雍,深深吸了口气,无可奈何的提起了笔蘸墨,写下休书。

  这支笔,竟是如此沉重万分,这些字,竟是如此难以写下……这一切全是万不得已,希望她能原谅。

  白亦云不愿相信眼前的这一切是真的,再次用力眨眼,确定了她所见的全是事实,再真切不过,这一瞬问,她的心被撕裂了,眼前也一片黑暗。

  她对向煌天的爱是如此坚定、执着,更深信他对她的爱同样如此,所以她才敢当着他父亲的面说出姻缘乃是天注定这句话。

  她希望向煌天能挺身而出,为了他们的将来而反抗到底,然而,她的爱却怎么也比不上向雍的威严以及向煌天的懦弱。

  她错了,这一切全是她的错,她万万不该轻信他的甜言蜜语,不该相信他那诚挚的眼神以及曾经许下的深情承诺,这一切全是假的,只是场虚伪可笑的骗局……

  最后,向煌天将那纸休书轻轻折起,步向前,欲交给白亦云。

  白亦云并未伸手接过休书,只是凝视着他,好一会儿后才轻敌樱唇,“你舍得?”

  她的心几乎碎了,作梦也想不到,有朝一日她竟会见他亲自写下休书,并亲手将休书交给她。

  向煌天同样凝视着她那双不再布满深情,变得冷冽的双眸,嘴唇动了动,但是欲对她诉说的千言万语却全梗在喉间,怎么也说不出口。

  一旁的向雍见他俩眼神交会,彼此心头似有说不尽的话,见了就气恼,立即开口。

  “你快收下休书,马上收拾好行李离开。”

  听见父亲的催促,向煌天只得轻轻执起她的柔荑,将那纸休书轻放在她手中。

  “抱歉……”他心底虽有千言万语欲对她诉说,最后还是能对她道出这两个字。

  他真的莫可奈何,真的很抱歉……

  白亦云面无表情的看了眼手中的那纸休书,再抬起头直视他的眼,“你要说的。就只有这两字?”

  向煌天抿紧双唇,不发一语。

  “那好,我也有些话要对你说。”她笑了,笑得悲戚,笑得哀伤。

  好,好个“抱歉”两字!她心已死,对他彻底失望。

  向煌天凝视着她,静待着她欲说出口的话。天晓得他是以什么样悲痛的心情站在这里,一颗心宛若刀割,痛下欲生。

  “宁与君绝,永不相见。”

  语毕,白亦云迳自绕过他,走进屋里,只将当初她所带来的那些书收入布包内,然后连看也不再看他一眼,便直接走出大门。

  向煌天只能站在原地,目送她的身影离去。

  宁与君绝,永不相见……她的话是如此坚决,是如此绝情,让他听了心中难受万分,却又莫可奈何。

  向雍见她终于离开,立即对儿子道:“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快跟我回去。我马上找位夫子来家里看着你,你只能好好待在房里读书,哪儿也去不了。”

  向煌天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最后淡淡说了句,“一切听爹的吩咐。”之后不再开口,迳自绕过他,离开这里。

  见他这模样,向雍心头一凉。

  虽然煌天嘴上是这么说,但他可以清楚感觉到,他们父子之间已有道深深的裂缝,再也无法恢复以前无话不谈的情况。

  他……错了吗?不,他没有错,在他剩余不多的时日里,非得见到这孩子状元及第不可,否则他这个做父亲的又怎能安心的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