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与君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与君绝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数十日之后,马车来到京城,于一座奢华的大宅前停下。

  向煌天伸手轻扶着白亦云步下马车,守门的男仆见了,立即入内通知总管陈进此事。

  陈进一听说少爷已返家,立即出来迎接,然而当他瞧见站在向煌天身旁的那名绝色女子,不禁愣住。

  “少爷,这位是……”

  “陈进,我来替你介绍,她名唤白亦云,是我的新婚妻子。”向煌天面带微笑。道。“数日后我要再替她办一场隆重的婚宴,让大家都知道她是我的妻。”

  “什么?”陈进大为诧异。

  少爷这回独自出远门散心,没想到竟带了个女子回来,而且已经娶她为妻,这……这怎么成?

  “来,我们进屋休息吧。”向煌天转头对白亦云一笑。

  “少爷,这不成啊!”陈进一脸着急,连忙道:“老爷是不可能答允这桩婚事的。”

  “怎么说?”向煌天拧紧眉,显得有些不悦。

  一旁的白亦云则是一脸讶异,小手紧揪着向煌天的衣袍一角,内心的担忧表露无遗。

  “少爷,您又不是不晓得老爷向来好面子,您今儿个突然带了名女子回来,还说已经娶她为妻,老爷怎么可能接受?而且……”陈进看了看白亦云身上的穿著打扮,道:“白姑娘,别怪我说话直接,你应该并非出身富裕人家,而我家老爷是当今太尉,你嫁给少爷,可说是高攀了……”

  “住口!”向煌天怒不可遏的瞪向陈进。

  白亦云咬咬唇。陈进所说的这些,她也心里有数,她和向煌天的身分地位有如云泥之别,她确实是高攀不起,但……

  “我虽然不是什么名门千金,但家世清白,更未曾做过任何见不得人的事,为什么不能与他结为夫妻?”

  “……”陈进被她的这番话说得哑口无言。

  向煌天轻搂着白亦云的纤腰,就要带她进入宅第内。

  见状,陈进立即跪了下来,“少爷,请您三思啊!”

  向煌天转过身,怒目瞪向他,“为何要三思,难道我就无法决定自己的终身大事?”

  “少爷……”陈进看着意志坚定的他,思索了会儿后才提议道:“能否请少爷先将白姑娘安置在外头,待老爷回来后,少爷再旁敲侧击,询问有关娶妻之事?”

  向煌天眼中有着犹豫。没错,或许照着陈进所说的话做,会是最适当的。

  白亦云当然看得出他心中所思,也不想让他左右为难,于是道:“咱们不如就这么办吧。”

  “抱歉,委屈了你。”

  “千万别这么说,我并不觉得委屈,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好。”

  陈进站起身,“少爷,老奴在城里有间房子,虽然比不上这里宽敞,倒也干净整洁,就请白姑娘暂住在那里吧。”

  “嗯,那就麻烦你了。”白亦云朝陈进感激的一笑。

  瞧见她的笑容,陈进顿时明白为何少爷会娶她为妻。这样温柔体贴的女子,确实让人打从心底喜欢她。

  “请少爷与白姑娘随老奴前来。”

  陈进先吩咐宅里所有仆役,不得将少爷带了一名姑娘回来的事告诉老爷,随即带领向煌天与白亦云朝西南方走去。

  来到那幢房子后,陈进取出钥匙将门锁打开,再推开大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有着灰色屋瓦的平房,庭院里有座井,井边种了株柳树,微风吹来,垂落的柳枝带着细长柳叶轻轻飘动。

  陈进带领向煌天与白亦云进入屋内,打开了紧掩着的窗,让屋内的空气流通,顿时凉爽许多。

  “少爷,这屋子的房客刚搬走,正巧老奴昨儿个请人来打扫过,白姑娘可以安心住下。老奴得先回去,钥匙就交给少爷了。今儿个老爷会回来用晚膳,到时候您再询问老爷关于成亲的事。”

  向煌天接过陈进所递来的钥匙,“好,你先回去吩咐厨子准备些爹爱吃的菜,晚膳时我再问问爹的意思。”

  “是。”陈进转身离开。

  向煌天见他离去后,便转身看着白亦云,“抱歉,只能暂时委屈你待在这里了。”

  “你千万别这么说。”白亦云伸出柔荑,轻轻握着他厚实的大手,凝视着他的双眸里有着对他的深情。

  她的温柔体贴和善解人意让向煌天对她的爱恋更深,反握住她的柔荑,稍微施力,将她整个人揽入怀中,紧紧拥着。

  白亦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向煌天,你……”

  伸出修长的手指,向煌天轻轻抬起她小巧的下颚,“唤我煌天。”他的嗓音虽温和轻柔,却带着霸道。

  在他深邃黑眸的注视下,白亦云芳心悸动,红晕染上粉颊。她轻启红唇,以清脆的嗓音唤道:“煌天……”

  听见她的轻唤,向煌天笑了,不再压抑,缓缓俯下身,在她那嫣红的唇瓣上印下一吻。

  他的吻十分轻柔,仿佛当她是易碎的珍宝般细心呵护,让白亦云心动不已,对他更为迷恋。

  她的唇是如此甜美,让向煌天沉醉,打算要得更多,一双大手开始在她曼妙的身躯上来回轻抚。

  “啊……”在他的抚摸下,白亦云全身燥热难耐,口中不禁逸出诱人的娇喘轻吟。

  听见她的娇吟,向煌天再也控制不住要她的欲望,伸出长臀将她一把抱起,朝床铺走去。

  白亦云满脸羞怯,柔顺的迎合着他的吻。

  解下床幔,遮去一室春光,向煌天轻轻地在她耳畔低语,“亦云,我绝不负你,绝不……”

  *

  入夜,晚膳时分。

  太尉向雍坐于饭桌旁,拧着眉,看着站于一旁的陈进,“煌天怎么还没回来?”

  “这……可能是少爷到书肆去。一看起书来就着了迷,忘了时辰。”陈进连忙编了个理由。

  “嗯,确实如此,他只要一翻开书,便什么事都抛在一旁,你快差个人去把他找回来吧。”

  “是,老爷。”陈进转身离开厅堂,正巧瞧见一道身影走进大门,他连忙向前迎接,并在他耳畔低语,“少爷,方才老爷问起了你去哪儿,我推说你去书肆买书,忘了时辰。”

  向煌天轻轻点头,表示知晓,遂走进厅堂,朝坐在饭桌前的父亲道:“爹,我回来晚了。”

  一见到儿子,向雍立即笑着轻轻点头,“嗯……咦,怎么不见你买书回来?”

  “因为书肆里的书大都被我看过,许多更早已背熟了,所以觉得没什么好买的。”

  “原来如此。”向雍满意的点点头。

  站在一旁的陈进松了口气,连忙吩咐下人送上晚膳。

  向煌天在向雍面前坐了下来,“爹,我有一事想问您。”

  “喔,难得你有事问爹,是什么事啊?”

  “关于我娶妻之事……”

  “什么,你打算娶妻了?”向雍乐闻言乐不可支,想不到儿子终于想要成亲了。

  “是哪一家的千金小姐?”

  “不……”听见父亲说出“千金小姐”这几个字,向煌天不由得迟疑,无法立即说出他与白亦云之事。

  “不是你有了心仪的对象?”

  “我只是想先询问爹的意见,若对方并非名门望族,更非什么千金小姐,那么爹可会在意?”

  “那还用说,爹当然希望你娶个与咱们向家门当户对的女子,你可千万别忘了,爹是朝中的太尉,若是你娶了个配不上咱们的女子为妻,那么爹在朝中面子要往哪儿摆啊!”

  闻言,向煌天抿紧了唇,不再开口。

  陈总管说得没错,爹向来好面子,绝不会让并非出身名门的亦云做他的妻子,倘若他真在今日就将亦云带进府里,爹必定怒不可遏,将她赶出去,更不许他再与她相见,可是,他已经和她成了亲,更有了夫妻之实,他今生今世只认定她一人,究竟该如何是好?

  “煌天,你怎么了?”向雍发现儿子的神情有些不对劲。

  “我没事,爹勿担忧。”向煌天嘴上虽是这么说,但心中十分烦乱,不知所措。

  唉,难道就没有个两全其美的好法子吗?

  “没事就好。”向雍这才放宽心,“自从你娘因病去世后。我就一直忙着朝中之事,忘了替你留意对象。”

  “爹,我暂时还不打算娶妻,要以数月后的秋闱为重。”他只得如此回应,就怕爹真会为他找门亲事。

  “嗯,说得好,希望这回你能顺利高中状元。”

  “是,孩儿绝不会让爹失望。”向煌天表面上虽是如此说,心情却是无比沉重,充满无奈。

  仆佣将数道美味佳肴送上桌,阵阵香气扑鼻而来,然而向煌天却压根无心用膳。

  “煌天,你怎么不快吃呢?”

  “呃,爹,我只是思索着日后的事,如此而已。”向煌天赶紧回过神来。

  向雍以为他是为了应考的事而担忧,于是道:“放心,爹相信你日后定能顺顺利利,没有烦恼。”

  “若真能如此就好……”向煌天苦涩的一笑,为了不让爹再担心,他拿起筷子夹了些菜,随便吃了几口后就搁下碗筷,不再用膳。“爹,我回房休息了。接下来我要在房里专心读书,请您别来打扰。”

  “好好好,你专心读书就是,爹不会前去打扰的。”向雍笑着点头答允,对于独子决定用心读书感到十分欣慰。

  向煌天虽离开了厅堂,但是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里,反而前往灶房请厨子替他准备几道菜。

  之后,他将饭菜放入一个木盒里,以布巾包起,再从后门离开,快步朝西南方走去。

  迅速来到目的地后,他举起手轻敲门扉。

  不一会儿,大门便被人由内打开。白亦云脸上带着浅笑,领他进屋。

  向煌天先将手中的布包揭开,取出木盒,再将盒盖打开,让她瞧见盒中的美味佳肴。

  “这是……”

  “是我特地带来的晚膳,快吃吧!你一定饿了。”他轻拥着她在桌前坐下。

  白亦云朝他绽出一抹笑,“谢谢。”

  “千万别跟我客气,这是我该做的。”向煌天爱怜的伸手轻抚着她柔顺的长发。

  “那么……你可有向你爹谈起了我的事?”

  原本轻抚着她乌黑长发的大手立即停了下来,向煌天脸上神情骤变,一脸莫可奈何,更不知该如何启口告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