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与君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与君绝 楔子
  目录 下一页
  祈南山,重峦叠幛,巍峨峭拔,川深谷陡。

  一名身着粗布褐衣,头戴笠帽的窈窕女子,牵着一头毛驴,缓缓朝山林深处走去。

  最后,她停下了脚步,轻拍毛驴身躯,让它在一旁休憩,她则独自缓缓朝前方一座土坟走去,褪下笠帽,露出姣好的容颜,跪于坟前,双手合十。

  这一年来,她医好了一名女子被废的双腿,让那名女子得以再度行走。她说过了,绝不会让爹在黄泉下对她失望。

  蓦地,她后方传来一道低沉稳健的脚步声。

  她立即转过头,见到身后的男子,先是诧异的瞪大双眸,随即以凌厉目光怒瞪着他。

  他的身影,他的容貌、他的一切……她怎会不记得?他正是她今生今世最为痛恨的人。

  “亦云……”向煌天以低沉的嗓音轻唤。

  “别叫我!”她立即低吼。

  “亦云,我来接你了。”他深情款款的注视着她道。

  “哼,接我做什么?我可是与你非亲非故。”她站起身,迳自绕过他就要往前走去。

  他一把握住她的手腕,不让她就这么离开。

  “放开我。”她转过头,冷冷瞪着他。

  “不,我说什么都不会再让你离开我身边。跟我一起回去吧。”向煌天那双温和深邃的黑眸里有着坚持。

  “回去哪里?”她冷声反问。

  “当然是回我们的家。”

  “我所住的地方,从以前到现在,就只有那里。”她伸出另一手指向不远处的一间木屋。

  “亦云,我知道以前是我的不对,但我那么做是有苦衷的,请你跟我一同下山。返回京城吧。”

  闻言,白亦云笑了,那抹笑里带着嘲讽,“不,你没有错,你只是做了正确的抉择,如此而已,何来过错?”

  “亦云……”

  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怒与怨,白亦云伸出另一手,狠狠朝他的脸掴了一掌,并强行自他的大手挣脱开。

  “自从那日我亲眼见你写下休书,并亲手接过,我俩已非亲非故,别妄想我会再被你的花言巧语所骗。”语毕,她立即奔向前方下远处的木屋,再将门自里头锁上。

  向煌天立即追向前,伸手拍打着门扉,“亦云,快开门啊!我是真心爱你,请你相信我!”

  思索了片刻,白亦云瞧见不远处有把镰刀,牙一咬,立即拿起它,再将门打开。

  向煌天见她终于开门,手中却握了把锋利的镰刀,眼底不禁有着讶异,“亦云……你可是打算杀了我?”

  “杀你?哼,杀人可是要偿命的,而你的那条贱命,我压根不想取。”说着。

  她缓缓将镰刀抵在喉间。

  “亦云,你……”

  “滚,你快给我滚下山,不许再来找我,否则我立即自尽。”她将手中的镰刀更往喉间抵去,一道血痕立即显现。

  她虽不会杀他,但她可以杀了自己。

  见状,向煌天担忧不已,生怕她真会这么做,深深看了她一眼,最后只得转身离开。

  不过,他会再来的,无论如何,他都会再次获得她的心,因为她是他今生今世唯一所爱的女人。

  看着他那挺拔的身影越走越远,白亦云才放下手中的镰刀,全身无力的跌坐在地面上。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颊边也已淌下两行清泪。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来找她?为什么?难道他们之间的孽缘未尽?

  我是天,你是云,我俩合该在一起,任谁也无法将我俩分离。

  这些话,是他当初亲口对她说的,却也是他让她不得不离开他身边,从此天与云不再为伴。

  而她,也在当年接过他亲手递来的休书那日,亲口对他说了句——宁与君绝,永不相见……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