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醉不醒 第9章(2)

作者:嘉恩
  不再听见他敲门的声音后,华缇回到房里,将一大迭银票与地契以及两套衣裤放入一只布包内。

  这时,她瞧见一直搁在枕头旁的精致钿盒,将它拿起,打了开来。瞧着里头的那只龙凤金戒,她的心一阵揪痛,泪水再度模糊了视线。

  当初厉寰所说的承诺,真是过耳秋风吗?

  华缇缓缓将那只钿盒以布巾包起,再提着搁在一旁的布包,步出厢房,打开大门走出去。

  将大门锁上后,她走向对面的宅第,轻敲门扉。

  「这时候会是谁来啊?我正忙着打扫呢!」陈大婶打开门,瞧见站在外头眼眶泛红的华缇,不禁有些讶异,「咦,妳怎么啦?」

  「若是厉寰来找我,请妳将这东西交给他。」华缇将那个以布巾包妥的钿盒交给陈大婶。

  陈大婶伸手接过,「这是什么?」

  「是他给我的定情之物。」华缇垂下眼睑,淡淡地说道。

  「什么?妳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东西还给他?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陈大婶大为讶异,赶紧问道,一部分是出自于关心,绝大部分是想探听些不为人知的消息。

  「没什么……」华缇不想多说,提着布包便要转身离开。

  「等等,妳要去哪儿啊?」陈大婶连忙问道。

  「我要去城郊的普陀寺。」

  「去那里做什么?上香吗?」

  「不……我打算请法传大师为我剃发。」

  「妳妳妳……妳要剃发做什么?」陈大婶瞪大了双眼,难以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华缇怆然一笑,「还能做什么呢?当然是出家为尼。」语毕,她径自转身离去,朝城郊走去。

  陈大婶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许久后,这才回过神,连忙跑去隔壁用力敲门,「李大娘!李大娘,妳快开门啊,我有件要不得的大事要告诉妳啊!」

  没一会儿,李大娘前来把门打开,「啥事这么慌张?」

  「方才我听华缇说……」陈大婶立即将方才所听到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李大娘。

  李大娘听罢,又跑去告知所有的亲朋好友这件事。

  华缇退还厉寰所赠的定情之物,打算出家为尼的消息,顷刻间便传了开来。

  *

  夜里的醉月楼热闹非凡,不少寻欢的男子前来此处饮酒作乐,若是和哪位姑娘看对了眼,便到后方的厢房里快活一番。

  绮香为一名男子斟了杯酒,「爷,请。」

  那名男子已经半醉,「绮香啊……妳什么时候要让我纳为小妾呢?」

  「刘老板,这事儿以后再说吧!」绮香笑着回答,但眼底却有着哀伤,因为今日傍晚潘晋前来找她,告诉她,他要离开的消息。

  本以为他会带她一起走,但是他却只是淡淡说了声抱歉,他没有银两可替她赎身,就这么转身离去。

  她的心碎了,原来他对她说过的承诺只不过是场空。

  「对了,今儿个我听说了一件事。」

  「什么事?」绮香漫不经心的问着。

  「听说,原本打算嫁给厉寰的华家二小姐,不知怎么回事,竟要退婚。」

  「什么?真有此事?」绮香瞪大双眸,难以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消息。

  「是啊,我是听住在她对面的陈大婶说的。华小姐除了把厉寰给她的定情之物退还外,还打算去城郊的普陀寺剃发为尼。」

  闻言,绮香再也捧不稳手中的酒壶,酒壶就这么掉落在桌上,洒了一桌的酒。

  「哎呀,妳怎么啦?」

  「没什么,手滑了一下。」绮香连忙将酒壶拿起,并将洒在桌上的酒拭去。

  「这样啊。」那名男子又继续饮酒,笑着说道:「现在全城的人都把厉寰看成个天大的笑话,等着看他收到华家二小姐退还的定情之物时脸上有什么表情。」

  绮香越听,心里越难过。

  「咦,妳怎么了?」那名男子半瞇起眼看着她。

  「没什么……」绮香连忙摇头,继续为他斟酒,但她心底已作了个决定,明儿个得去找华缇,把真相说清楚才行。

  *

  翌日,天未明。

  厉寰双眼布满血丝,神情憔悴的再度来到华府大门前,却瞧见大门从外头上了锁。

  华缇外出了吗?这么早,她上哪儿去了?顿时他急得宛若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所措。

  这时,对面大门被人由内打开。陈大婶原本打算打扫一下屋外,一见到厉寰,立即转身走进屋里,拿出一个以布巾包妥的物品递给他。

  「这是华缇退还给你的定情之物,快拿去。」

  「什么?」厉寰连忙伸手接过,揭开布巾一看,确实是他给她的那只钿盒,再打开盒盖,只见那只龙凤金戒正置于其中。

  他如遭青天霹雳,就这么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怎……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要把他给她的定情之物退回?她可是不愿嫁给他了?

  天!他是冤枉的、无辜的,她怎能不听他解释就判了他死罪呢?

  「她可还有向妳交代些什么?她又去哪儿了?」他连忙向陈大婶追问。

  「我不知道。」陈大婶撇开脸。

  之前他一直骂她们多话,又威胁说要拿刀割去她的舌头,这笔帐今儿个她就要向他讨回来。

  「拜托,妳怎么可能不知道,妳是三姑六婆,除了长舌外还是包打听,怎会不知她的去向?」

  陈大婶一听,气得涨红了脸,「你说这是什么话啊?我不说就是不说。怎样?」

  「妳敢不说?」厉寰高高举起了拳头。

  一见到他的拳头,陈大婶方才的气势顿时消失,「我说,我说就是了!她昨儿个就前往城郊的普陀寺,请法传大师为她剃发,要出家为尼。」

  「什、什么!」厉寰瞠目结舌,随即回过神,一转身便朝城门方向奔去。

  她要出家为尼?这怎么成?他说什么都不许她做出这样的傻事!

  开什么玩笑,他可不许有人吃定了他,又把他甩开!他非得制止她出家,并将她带回来不可!

  普陀寺里,法传看着跪于佛像前的华缇。

  「华小姐,老僧让您考虑了一晚,您真的不改变心意?」

  昨儿个她独自前来,将所有的银票与地契捐出,并表明欲削发为尼的意愿,他虽问了她缘由,但是她什么也不肯说,他只得先让她在无人居住的北侧厢房住一宿,让她考虑一晚,若是心意不变,再前来佛殿,由他亲自为她剃度。

  「是的,请大师成全。」华缇轻闭着双眼,双手合十置于胸前。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人心的丑陋、险恶、无情的背叛和谎言……她已经受够,她真的累了、倦了,不想再为情所苦。

  法传轻叹口气,吩咐一旁的小僧取来剃刀,准备为她剃度。

  然而当他拿起剃刀,便听见殿外传来一阵急促紊乱的脚步声,转头一看,竟是厉寰。

  厉寰见剃刀已快往她头上落下,连忙大喊,「刀下留发!」

  听见他那如雷的吼声,华缇立即睁开双眸,往殿外看去,只见他神情惊恐,扶着门板,不停喘着气。

  剎那间,她的眼眶好烫、好痛,滚烫的泪水不听使唤的不断自眼眶涌出,顺着粉颊滚落。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来?为什么他就不能让她安心地放下这一切?

  法传笑了,将手中的剃刀递还给小僧。

  厉寰喘着气,步向前,顾不得一切,伸手将她一肩扛起。

  「你……你要做什么?快放我下来!」华缇大叫,并向一旁的法传求救,「大师,快救我!」

  法传双手合十,向她深深一鞠躬,「华小姐俗缘未尽,不宜出家,请回吧。」

  「对,就是这样,妳和我之间可是没完没了。」厉寰伸手轻拍了她的俏臀一下,笑着朝法传点头,算是道谢,随即扛着她离开佛殿。

  「你不能把我带走,我要削发为尼,我要彻彻底底忘了你!」她大叫,不住挣扎着,用力捶打他的背。

  「我说不准,妳听见了没?」厉寰低吼。

  削发为尼,彻底忘了他?办不到!只要他还活在这世上一天,就不会让她做出这种傻事来。

  「你……你怎能这么霸道?」她愣住,停下所有挣扎的动作。

  「哼,别忘了我可是祈城的恶霸,当然能这么霸道。」今儿个他若不将她带离这里,他就不姓厉。

  还好她尚未削发为尼,他并未来迟一步,不过,她若真的已剃度出家,他还是会强行将她带回去,就算要与满天神佛为敌也不在乎。

  「你……」华缇无言以对,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就这么任由他扛着她离开普陀寺。

  此刻,她的心情十分复杂,但不可否认,见到厉寰顾不得一切将她带离普陀寺,这份惊喜仍占据了她的心。

  她缓缓闭上双眼。也许正如法传大师所说,她与厉寰的缘分仍未尽,还有得纠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