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醉不醒 第9章(1)

作者:嘉恩
  清晨时分,华缇方起床,便听见大门被人不停拍打的声音,只得连忙套上衣袍,往大门走去。

  「谁啊?」这么早,会是谁前来找她?

  「是我,潘晋。」

  华缇拧紧了蛾眉,「你还来做什么?我不想见你。」现在她只要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气恼。

  「我是来告诉妳一件事的。快开门啊!」

  「我再也不会相信你所说的任何话了,你快走。」

  「厉寰正在醉月楼里和一名叫绮香的女子翻云覆雨呢!」

  闻言,华缇愣住了,「莫瞎说,昨儿个我还和他在『无酒不醉』与王婆谈纳采的事。」

  「那么,想必是他送妳回来后,便前去醉月楼找女人了,若妳不相信我说的,大可与我一道前往醉月楼,要是我有半句虚言,便永远不再出现在妳面前。」

  看着紧锁着的大门,华缇犹豫了会儿,这才打开门瞪着站在外头的潘晋,「若是你有半句虚假,往后就别再让我见到你。」

  「是真是假,等妳与我一道前往醉月楼便知晓。」潘晋脸上带着微笑。

  华缇瞪了他一眼,随即将门锁上,跟在他身后一道前往醉月楼。

  一抵达醉月楼,潘晋便问向老鸨,「厉寰人呢?」

  「还在房里歇着呢!」老鸨笑着回答,只是,当她瞧见站在他身后的女子时,不禁愣住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潘晋怎会带着一名女子前来?见她神色阴郁,该不会正是即将与厉寰成亲的华家小姐吧?

  潘晋转过头,看着沉着脸的华缇,「看吧,我没说谎。」

  「我不信。」虽然已经听到老鸨这么说了,但她仍不相信,她说什么都不信厉寰会来这种地方。

  「那我就带妳去看个仔细。」潘晋立即往前走去,来到一间厢房前,径自将门推开。

  跟在他身后的华缇一见到房里的情景,因为太过震惊,她瞪大双眸,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不……不可能……这不会是真的!

  赤裸着身子躺在床铺上,双眼紧闭的男人,正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厉寰,而有名女子同样全身赤裸,正躺卧在他身旁,而她亲手为他缝制的衣袍被丢在床下,上头有件艳红的肚兜……

  登时,华缇泪水盈眶,一颗颗晶莹的泪珠沿着粉颊滴落。

  震惊、讶异、愤怒、气恼、悲痛……种种情绪一次涌上心头,让她几乎崩溃。

  「唔……」厉寰缓缓睁开眼,苏醒过来,然而眼前的情景却让他愣住。

  华缇怎会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而潘晋脸上那抹好笑又是怎么一回事?要命……他的头好疼,什么也无法思索。

  「华缇,妳瞧见了吧!我可没对妳撒谎,他确实是来这里找女人共度春宵,妳往后若嫁给了他,怎能安心呢?」潘晋摇头说道。

  「你说什么,我哪有找什么女人共度春宵?」厉寰气得大吼,不满他胡说八道。

  华缇颊边挂着两行清泪,哽咽着问:「那么……在你身旁的那名女子,你又该怎么解释?」

  听见她这么问,厉寰立即转过头往一旁看去,「天,妳怎会在这里?妳没事脱光了衣服躺在我身边做什么?」

  绮香轻咬朱唇,不知该怎么回答。

  「你昨儿个夜里做了什么好事,此刻竟还敢问她?」华缇气得跺脚,不愿再多待,立即转身奔离。

  什么诺言,什么对女人没兴趣……那些话全都是假的,是假的!亏她如此信任他,并将一切给了他,结果却换来他的背叛!

  「华缇!」潘晋连忙追了出去。

  「等等……」厉寰连忙翻身下床,一面穿衣裤,一面想追上前,却因为一时重心不稳,跌倒在地上。

  该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突然之间,他想起了昨儿个夜里所发生的一切,立即站起身,瞪向坐于床铺上以薄被遮身的绮香,

  「妳快老老实实的把昨晚的事说清楚,否则我绝不饶妳!」

  绮香看着眼前盛怒骇人的厉寰,颤抖着声音答道:「我不过是照着潘晋所说的话做,先在酒里下迷药,将你迷昏,再褪去你的衣服,假装与你共度一夜……如此而已……」

  「妳可真是害死我了!」厉寰低咒了声,「该死,潘晋那家伙就非要处处与我作对吗?」  

  「你别这么说他,他是个好人。」绮香连忙道。  。

  厉寰穿上衣裤,转过头瞪了她一眼,「若他是好人,就不会教妳做这种事了,还特地把华缇带来,让她误以为我和妳……」他烦躁的伸手抚着发,「该死!现在就算我说破了嘴,她也不会相信我了。」

  如果这是场恶梦,那就让他快点醒来!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此刻的他真的好想哭啊。

  绮香无言以对,只能看着厉寰奔离厢房。

  是,他说得没错,如果潘晋真是好人,就不会教她做这种事了……

  *

  华缇泪眼婆娑的奔回家,取出袖袋里的钥匙,要将大门打开,但她的手却不停颤抖,怎么也拿不稳钥匙,无法打开大门。

  这时潘晋追来,站在她身后,「华缇,我知道妳很难过,但这就是他的真面目,我希望妳能尽快与他解除婚约。」

  华缇转过头,颊边带着泪,面无表情的瞅着他,「然后呢?」

  「然后嫁给我。」潘晋立即说道。

  华缇看着他好一会儿,然后轻轻摇头。

  「不了……我再也不相信任何人所说的话了……」感情,她再也不想碰,再也不想要了。

  「但妳一个人怎能独自生活?总是需要有个人照顾妳啊!」

  「没关系,反正所有的一切我都不要了。」说着,华缇忽然笑了,笑得哀戚,笑得无奈。

  「妳……」看着这样的她,潘晋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我会把屋子和家里所有的东西变卖,捐给佛寺或是有需要的人,然后削发出家为尼。」失去了家人,又爱得伤痕累累的她,再也不想碰任何有关感情的事了,不如出家为尼,图个清静。

  「什么?妳若要将所有东西变卖捐出,倒不如给我去还债,」潘晋急了,顾不得一切连忙道。

  他还以为在她最失意难过的时候说出这些话,她定会点头答应嫁给他,到时候他就能获得华家的财产,偿还爹之前生意失败所欠下的债,怎么也没料她竟打算要将所有家产捐出去,这怎么行?

  「你说什么?」华缇愣住了。「之前你不是说要创业,所以来祈城看看有什么生意可做?难不成……全是骗我的?」

  潘晋着实不知该说些什么。

  华缇冷冷地看着他,「你如果需要银两,跟我说一声,不管多少我都会借给你,但是你为什么要骗我?是不是打算娶了我之后就将华家所有的财产据为已有,拿去还债或是挥霍?」

  「我……」潘晋羞愧得无言以对。

  「亏我曾将你视为兄长看待,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待我……」华缇失望的看着他,随即拿起钥匙将大门打开,径自走进去,再当着他的面用力将门关上。

  潘晋只能站在原地,看着那扇紧掩的大门,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这时,匆忙赶来的厉寰看见他站在门外,立即伸出手臂一把揪住他的衣襟,「该死的,你这该死的家伙!」接着挥拳往他脸上一击。

  而潘晋则是连抵抗也没有,就这么任由他的拳头重重击在他脸上,并往后倒去,跌坐在地上。

  厉寰恶狠狠的瞪着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你就非要与我作对不可?」该死,光是揍一拳还不足以消他心头之恨!

  潘晋伸手抹去嘴角的血丝,看着他,不禁自嘲的一笑,「我想……我只是嫉护你罢了。」

  「什么?」厉寰瞪大双眸,眼里有着诧异。

  「老实说,我一直过得并不愿遂,爹经商失败,欠了不少债,所有的重担全落在我肩上,而我又没有什么才干,更不懂得经商,只得回到祈城想找份差事糊口,正巧听说了华家的事,心想华缇此刻应该最需要有个人陪伴身旁,而我若是娶了她,便不必再烦恼,能拿华家的银两偿还爹的欠债,再为绮香赎身。让自己的人生重新开始。

  「但是怎么也没料到,华缇身边竟有了个你,而你开饭馆,酒肆和赌坊赚了不少,让我嫉护不已,才会想尽办法在她面前说你的坏话,希望她能离开你,和我在一起,可是……到头来,我只是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

  闻言,厉寰只能望着他,一句话也开不了口。

  潘晋站起身,拍去衣服上的灰尘,「今儿个我就会离开祈城,以后你不必担心会再见到我了。」语毕,他便转身离开。

  厉寰只能看着他落寞的背影离去,此刻对他的恨意,竟早已烟消云散。

  潘晋真是个可悲的男人,令人同情……等等,现在可不是同情他的时候!厉寰连忙转过身,用力敲打着华府的大门。

  「开门啊!华缇,妳快开门,我有话要对妳说,妳误会我了!」

  在房内听见了他的敲门声,华缇原本不想搭理,可是他却越敲越急促,越敲越大声。

  「华缇,妳快开门,如果妳不开门,我就撞门进去了!」厉寰扬声大吼。

  听见他那如雷的吼声,华缇立即奔出厢房,站在紧锁着的大门后头。「你走,我不想见到你。」

  终于听见她的嗓音,厉寰连忙道:「华缇,妳误会我了,我真的没有和那个女人发生什么。」

  华缇紧咬着唇,双眸再次泛红。

  她原本也不愿相信潘晋所说的话,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她清清楚楚的瞧见他俩全身赤裸的躺在床铺上,若说他们没做过什么事,谁会相信?

  「华缇,妳有没有听见我说话啊?」厉寰再次用力敲着门。「华缇,妳如果听见了,就响应一声啊!」

  「我不想听,我什么都不想听……如果你再不马上离开,我就立即咬舌自尽!」她已对人世彻底失望,再也不愿相信任何人所说的话。

  当初为何她要受了风寒而待在家中?如果当时她也一同前往京城,就能与爹娘一同死去,永远不会为了感情的事情而受伤害。

  她累了,真的累了,什么事都不想再管了。

  「什么?妳千万别这么做啊!好。我走,我马上离开就是。」厉寰真的怕她会做出傻事,深深看了眼紧闭的门扉,最后只得重重叹口气,踩着无奈的步伐离去。

  究竟该怎么做,才能将这个误会解开?他不住地思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