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醉不醒 第8章(2)

作者:嘉恩
  终于谈完成亲的事宜,待王婆离开后,厉寰送华缇返回家,当他回到自己家门前时已是黄昏时分。

  正当他要走进大门时,有人唤住了他。

  「等等。」

  厉寰转头一看,竟是最不想见到的人,于是他没好气的问道:「你找我做什么?我跟你没话好说。」

  潘晋面带笑容,「别这么说,虽然我们之前曾有些不愉快,但是今儿个我是诚心前来祝贺。」

  「祝贺?」厉寰瞪着他。黄鼠狼来给鸡拜年啦?

  「是啊,全城的人都知道你正准备迎娶华缇,而我也打算要离开这里,所以想请你喝几杯,恭喜你一声。」

  「是吗……」厉寰犹豫着。

  他实在很不想和潘晋一起饮酒,可是潘晋都开口了,若他不去,岂不显得十分小心眼?

  「你不愿意?」潘晋笑着问道:「还是你怕会喝不过我?」

  「你说什么?」厉寰怒目瞪着他,「搞清楚,我可是酒肆的老板,怎么可能喝不过你?别说笑了。」

  「那就与我喝个几杯吧!」

  「喝就喝,谁怕谁?」厉寰下定决心非得让他瞧瞧,什么叫作好酒量。

  「那好,请随我来。」

  潘晋领着他往前走,最后,两人来到醉月楼前。

  厉寰愣住了,「你要来这里饮酒?」他怎么也不愿再往前走去。

  「怎么,你没来过醉月楼?」

  厉寰抿紧了唇,不愿回答。

  醉月楼是名副其实的妓院,会来这里的人压根不是为了喝酒,全是为了里头的姑娘。

  「呵,想不到你竟然没来过这种地方。」潘晋笑着说道,眼底更有着对他的嘲讽。

  「没来过又怎样?犯法啊?」厉寰低吼,更厌恶看到他那充满嘲讽的笑容与眼神。

  该死,早知道潘晋是要来这里饮酒,他就不会答应这邀约了。

  「是不犯法。」潘晋耸耸肩,「好了,快进来吧。」

  厉寰仍旧站于原地,怎么也不肯往前走去。

  见他这模样,潘晋笑弯了眼,「喔,原来你真的不敢进来这种地方,还称得上是男人吗?」

  「我当然是男人!」厉寰义正词严的声明。

  「那就别啰唆了,快进来吧。」潘晋率先进入。

  见状,厉寰只得硬着头皮尾随在他身后,走进醉月楼。他决定了,只要跟潘晋喝杯酒,便马上离开这里。

  数名打扮妖娆的女子见着潘晋,立即围了上来,「潘公子,您可终于来了!」

  「呵呵,我还特地带了个人来呢。」

  「谁啊?」

  「就是他,厉寰。」他将手往身后的厉寰指去。

  醉月楼的女子们立即朝他所指的方向看去,瞧见了厉寰后,先是一愣,随即凑向前。

  「你真是厉寰?」

  一下子被数名女子团团围住,厉寰显得极为不自在,「对,我就是厉寰。」别再靠过来啦!离他远一点啊!

  「之前总是听大爷们说,你剃了胡子后活像变了个人,今儿个一见,确实如此啊!」

  「厉爷,您没了落腮胡后更加俊逸了呢!」

  「是啊,厉爷您可真俊,等会儿让我来伺候您好吗?」

  「厉爷,您可千万别听她的,她的服侍男人的技巧比起我来可差得远了,若是与我共度春宵,往后您就不会再找我以外的女人了。」

  「厉爷,我才是醉月楼里技巧最好的女人,不管是什么花招我都能配合哟。」

  她们满嘴难以入耳的话,厉寰听了一肚子火,「好了,都离我远一点!今儿个我是来与他喝一杯,喝完就走,妳们谁也别想碰我,我也不会碰任何人,因为我已经有心仪的女人了。」华缇之外的女人,他一个也不想碰。

  他这如雷的吼声吓得所有围在身旁的女子赶紧散了开去,不敢再待在他身旁,以免惹他气恼。

  潘晋见他这模样,不禁笑了,「若是让华缇知道你这么有定性,她一定会很开心。」

  「少啰唆,要喝酒便快点喝。喝完我好走人。」这种地方他一刻也不想多待,巴不得马上离去。

  「是是是。」接着,潘晋问向一旁的老鸨,「绮香呢?」

  「来了,就来了。」老鸨连忙转头唤道:「绮香,妳在哪儿啊?还不快点过来服侍两位公子!」

  一名身着浅紫罗裙,身材曼妙的美艳女子款款朝潘晋走来,「潘公子,总算又盼到您来啦!」

  「今儿个我特地带厉公子前来饮酒,妳可得好好服侍他。」

  「是。」绮香脸上带着笑,朝厉寰走去,「厉公子,请随我来。」

  厉寰看了眼潘晋与绮香,听潘晋与女子们的对话,他们似乎相识了好些日子,可见潘晋常来这种地方。

  「厉公子?」绮香眨眼望着他。

  「别喊我什么公子,叫我厉爷就好。」厉寰的视线一直盯着潘晋。压根没看面前的绮香一眼。

  「那么厉爷请随我来。」

  绮香立即带领他与潘晋朝里头的一间厢房走去,并为他拉开雕花木凳,请他就座。

  厉寰冷冷的看了眼她的动作,「不必,我自个儿来就好。」语毕便径自拉开另一张木凳坐下。

  于是,潘晋坐在她所拉出的木凳上,笑着朝她吩咐,「快去拿酒来,我要好好替他庆祝一番。」

  「是,这就来。」绮香立即退下。

  待她离去后,厉寰一双锐利的黑眸直瞪着坐于对面的潘晋。「你似乎常来这种地方?」

  潘晋不以为意地道:「是又如何?」

  「难道你不觉得这么做对不起华缇?」厉寰再问,瞪着他的锐利双眸里有着不满。

  「呵呵……对不起她?怎么会呢!」潘晋笑弯了眼。「男人在外头交际应酬是常有的事,何况我又没娶她,怎会对不起她呢?」

  「你……」厉寰怒瞪向他,「你明明说过喜欢她的!」而且,就算与人谈生意,也不必来这种地方。

  「喜欢又如何?」潘晋耸耸肩,「她又不喜欢我,还打算要嫁给你,不是吗?」

  「这……」厉寰一时无言以对。

  「怎么,没话说了?」潘晋笑道。

  厉寰双唇紧抿,不打算再多说些什么。感情这种事本来就是如此,谁也怨不得谁啊。

  这时,绮香端着酒壶,面带笑意回到厢房里。她为他俩各斟了一杯酒,并将一杯酒端起,轻捧于厉寰面前。

  「厉爷,请。」

  厉寰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把酒搁在桌上,我自个儿拿就好。」这么做是尽量避免和她有所接触。

  绮香笑了笑,将手中的那杯酒搁在桌上,并未多说什么。

  「来,我敬你。」潘晋为自己倒了杯酒,然后一饮而尽。

  见状,厉寰便拿起那杯酒,同样一饮而尽。

  只是酒才入喉没多久,他忽然开始觉得四肢无力,晕头转向。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喝醉了吗?不可能啊,他不过才喝了一小杯酒而已。

  见状,潘晋收起了笑容,将含在口中的酒吐在地上,冷眼看着逐渐失去意识的厉寰。

  「原本应该是我娶华缇为妻,得到华府所有的财产,你却硬是出现,还夺走了她的心,教我怎能不气?」

  厉寰全身无力的趴在桌上,「你……你究竟是让我喝了什么……」该死的,他的眼皮好重,快要睁不开了。

  「放心,那不是什么毒酒,只是让你昏睡一晚罢了。」潘晋立即向前,与绮香一同将他扶起,放在一旁的床铺上,再动手褪去他身上所有衣裤。

  此刻的厉寰已陷入昏迷,完全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就这么全身赤裸的躺在床铺上。

  绮香有些担忧的看着潘晋,「咱们这么做可好?」

  「咱们不得不如此,只有这么做,我才能摆脱欠债,带妳离开这里。妳一定会帮我的,对吧?」潘晋紧握住她的手。

  绮香凝视着他,最后轻轻点头,「嗯,我会帮你的。」

  「那好,就照计划进行。」语毕,潘晋便转身离开。

  看着潘晋离去的身影,又转过头看着躺在床铺上昏迷不醒的厉寰,绮香咬咬唇,褪下身上的衣裙,躺卧在他身旁。

  虽说这么做很对不超厉寰,但她也是为了自己的将来与幸福着想,不得不如此啊!但愿上天不会因此惩罚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