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醉不醒 第8章(1)

作者:嘉恩
  「听说了没?厉寰即将迎娶华缇呢!」

  「啥?他们之前不是说要成亲了,怎么还没结成亲啊?」

  「上回是华二小姐赌赢了厉寰,逼他要娶她为妻,而今儿个是厉寰主动说要娶她。」

  「什么跟什么啊?我都被搞混了。」

  「就是说啊,一下子说要成亲,后来又不成亲了,现在又要成亲,他们究竟在搞什么鬼啊?」

  「谁晓得,说不定这是厉寰使的计。」

  「怎么说?」

  「现在全城的人都知道他和华二小姐之间的关系可说是扑朔迷离啊,如此一来,咱们就会更想弄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因为好奇而常去他开的饭馆、酒肆和赌坊,这样他不就赚进了大笔银两?」

  「哟,你不说,我还真没想到这一点。」

  「是啊,看来咱们可得对厉寰彻底改观了。」

  「既然你们都知道这是厉寰使的计,那你们还去不去他的饭馆、酒肆和赌坊?」

  「去,当然去,怎么不去?」

  「就是说啊,我到现在都还没瞧见剃了胡子的厉寰呢!」

  「我见过一次,真是判若两人啊!」

  「当真?」

  「他变成啥模样了?」

  剎那间,开口说见过厉寰的那名男子纷纷被众人包围,不停追问着他有关厉寰的事。

  华宅里,华缇坐于庭院的石椅上,看着眼前的这座偌大的宅第。

  过去一家人和乐相处的情景又浮现脑海。

  爹、娘,大娘、姊姊……他们再也下会回来了,又有谁会料想得到,原是名门的华家竟会落得只剩下她一人的哀戚下场?

  原本她总是任由哀伤啃蚀着她,任由悲痛占据她的心,但是,如今她心底已有了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带给她温暖,让她不再哀伤。

  她下定了决心,要与过去的悲伤挥手道别,要面带微笑迎接她与厉寰的美好未来。

  这时,门扉传来轻敲声,华缇以为是厉寰前来,脸上立即扬起笑意,前去开门,可是,当大门一打开,她瞧见了站在外头的人影时,笑容立即隐去。

  「是你!我不是说过了,不想再见到你?」她冷冷地道,就要将大门关上。

  「等等,我些话要告诉妳。」潘晋一手撑着门板,不让她将门关上。

  「我和你无话可说,快放手。」

  「妳不听我说,往后若是吃了亏,可千万别怪我没警告过妳。」潘晋神情严肃地道。

  看着他,华缇眼里有着迟疑,最后才缓缓开口:「你究竟有什话要对我说?」她索性听听他又打算对她说什么好了。

  「今下儿个我瞧见厉寰与一名女子走在街上,他俩有说有笑,而那名女子的小手还紧勾着他的手臂。」

  「胡说!」她满脸不信。

  「我可没胡说。」潘晋笑着摇头,「我劝妳可千万别被他的花言巧语骗了。」

  「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半句花言巧语,他只给我最真挚的承诺。」华缇怒目瞪向潘晋。

  「哈,谁不会发誓?谁不会指着皇天赌咒?发个誓不过像秋风过耳,谁会记在心头?」

  「够了,你别老是在我面前说他的坏话,我不想听。」

  「不听就算了,但妳最好多留心啊!这可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说,厉寰剃了胡子后,相貌可真俊,不少女人一见了他便深受吸引,更有人想尽办法想嫁给他呢!」

  华缇紧咬着唇,神情担忧,心里极为难过。这会是真的吗?

  见她似乎动摇了,潘晋随即说下去,「他虽没什么教养,但人生得俊,家产又多,时局又是如此混乱,谁还在意其它的事?只要男人有钱有势,谁不想马上嫁过去?」

  「你……你走!我不想再听你说这些。」她用力推开他。

  「好好好,我走便是,但往后可别后悔没听我的劝啊!」潘晋这才转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华缇咬咬唇,沉思了会儿,这才将大门锁上,往街上走去。

  来到人潮拥挤的大街上,她四处张望着,但是放眼望去全是人,又怎会知道厉寰身在何处呢?她竟只因为潘晋所说的话而显得如此冲动,是否太过愚蠢了?

  这时,一道男声唤住了她欲离开的脚步。「华二小姐?」

  她连忙转过头,只见唤她的人正是李良。

  「李总管。」

  「华二小姐今儿个怎会来街上?是来添购物品?」

  「不……不是的……我只是想……」华缇说起话来支支吾吾,一双眼更不晓得该往哪里瞧。

  「想见厉爷?」李良怎会看不出她的心事?

  「嗯……」她只得轻轻点头。

  「那么请随我来。」李良笑着说道。

  华缇跟在他身后,最后来到「无酒不醉」酒肆。

  之后,在伙计的带领下,她来到位于二楼的一问包厢。

  「厉爷。」伙计将未掩上的门推开,道:「华二小姐找您。」语毕,便转身下楼,不打扰他们。

  厉寰一听说她来了,连忙转头往门扉看去,一见到她的容颜,立即笑了开来。

  「妳怎么来了?快,来这边坐。」他伸手拍着身旁的木凳。

  华缇往里头看去,只见厉寰正坐于方桌前,而他对面则坐了一名身着红衣的老妇人。

  「喔,这位就是你要娶的华家二小姐啊!」老妇人将她从头到脚看了一回,笑瞇了眼,「嗯,选得好、选得好,你还真有眼光!」

  厉寰傻笑着,显得很不好意思。只能说是上苍眷顾他,才能让他遇见了她,而她也同样倾心于他。

  华缇眨着眼,对眼前的情况感到不解,「您是……」

  「我啊,我是祈城的第一媒婆,王婆,今儿个我正是来与厉爷谈纳采的事。」

  纳采为六礼之首,男方向女方求婚,请媒人说媒,女方同意后,再收纳男方送来的订婚礼,谓之纳采。

  一听,华缇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她轻移莲足往厉寰走去,在他身旁的木凳坐下。

  厉寰一见到她来,原本的烦躁早已烟消云散,「妳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是李总管带我来的,只是我不知道你正与王婆谈这些事……我是否打扰你们了?」

  「怎么会打扰呢?妳想太多了,我还巴不得能早点见到妳呢!」厉寰脸上满是笑,任谁都看得出来,他是真心想见到她。

  华缇看着他,眼底有抹犹豫。

  「妳怎么了?」他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所以她一有什么不对劲,他自然很快的发觉。

  「你今儿个是否跟一名女子走在街上,有说有笑,而那名女子还紧勾着你的手臂?」虽说她选择要相信他,但是潘晋所说的话还是令她感到有些介意。

  「咦,妳怎么知道?」厉寰瞪大双眸,一脸诧异。

  「什么?」华缇一脸难过。难道……潘晋所说的话皆是真的?厉寰除了她以外,还有别的女人?

  「对,那名女子正是我啊!」王婆指着自己笑道。

  「啊?」华缇讶异的眨了眨眼。

  「我这几天行动不便。还好一路上厉爷让我搭着他的手臂走路,要不然我还真没办法走太远呢!」

  「我是原本想请住在街上的王婆前来我家,但又怕她走不了那么远,只得找个最近的地方坐下来,而【无酒不醉】刚好是离她家最近的地方,想不到我们才坐下来没多久,妳便来了。」

  华缇低垂着头,真对自己感到羞耻。厉寰是这么好的男人,她怎么会怀疑他呢?往后不管潘晋再说什么,她都不会再相信了。  」

  厉寰看向王婆。「王婆啊,三书六礼实在很麻烦,能不能直接迎娶呀?」

  三书是聘书,礼书、迎亲书;六礼是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这么多琐碎事,实在烦人。

  王婆站起身坐到他身旁,并用力朝他脑袋拍下去,「混帐东西,人家华小姐可是第一次出嫁,自然得风风光光,怎能任你胡闹?」

  「哎哟,我只是说说罢了,干嘛打人啊?」厉寰伸手轻抚着头颅。哇,王婆虽行动不便,但是打起人来可是力道十足啊!

  见此情景,华缇不禁笑了。

  一见她笑,厉寰也跟着笑瞇了眼。没办法,他就是喜欢看见她的笑容,就是喜欢对着她笑。

  王婆看着眼前这两个年轻人,不得不说,爱情果然是这世间最神奇的东西,竟然能将那个脾气暴躁的厉寰变成了个爱笑的傻子,而她阅人无数,知道往后他们俩定能恩恩爱爱的携手度过一生。

  「好了,既然华小姐也来了,不如当面问妳,可有什么要求?」

  华提笑着轻轻摇头,「我没有什么要求,只要他肯待我好就好。」

  一旁的厉寰闻言,心头有着满满的感动,悄悄地伸出手,在桌面下轻握住她的柔荑。

  婚后他定会竭尽所能待她好,绝不会让她受到半点儿委屈。

  华缇笑盈盈地望着他。这才发现他正穿着她之前特地为他缝制的衣袍。她也回握住他的手,眼底有着对他的无限爱意。

  她知道,他一定会好好珍惜她。今生今世,她的手只让他一人牵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