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醉不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醉不醒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东方的天空微曦初现。

  厉寰缓缓睁开双眸,只见一道柔软娇躯正躺卧在他面前,他先是一愣,随即瞪大双眸。

  彷佛感觉到他的注视,华缇跟着睁开眼,面带微笑直瞅着他的眼,柔声说道:「你醒啦。」

  「妳……我……我们昨晚真的……」

  「是啊,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已经忘了昨夜的事。」华缇笑着轻语。

  「我当然没忘……」厉寰猛摇头。

  昨晚的事他怎么可能忘记?她曼妙的胴体,身上每一寸肌肤细滑的触感,他都记得一清二楚,说什么都不可能忘怀。  

  「那你又为何那么讶异?」

  「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华缇伸出小手轻抚着他的脸庞,抚上他下颚新生的胡碴,喜欢这有些扎手的感觉。

  厉寰一把握住她的手,一向锐利的双眸显得柔和,并蕴藏着千万柔情,以低沉的嗓音说道:「我怕这只是一场梦。」

  「我就在你面前,而你正握着我的手,这一切还不够真实吗?」华缇朝他绽出一抹笑。

  「呃,也对。」厉寰轻轻点头。

  是啊,这一切再真实不过,她就在他房里,他俩正全身赤裸的躺在他的床铺上。他俩并未成亲,却有了夫妻之实……这么一想,他直瞅向她的眼,可是又不知该如何把话问出口。

  「你怎么了?」见他似乎欲言又止,她主动问道。

  「那个……昨晚我可有弄疼妳?」他眼底有着担忧,真的怕他这个粗人会伤了她。

  红霞立即布满华缇的双颊,她轻轻摇头,小声回答,「没有……你对我极为温柔……」

  昨夜的事,她记得很清楚,他每个动作都极为温柔,视她为易碎的宝物般呵护、疼惜着。

  天,一想起昨夜他俩不断吻着彼此,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她整张俏脸都涨红了。

  「妳怎么了?」厉寰担心的问。她怎么一下子脸就变得这么红?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

  「我……我没事,只是想起昨晚的事情罢了……」她以极细微的嗓音回答,一双眸子更是不敢再看他。

  虽说昨晚算是她主动勾引他的,但是此刻回想起来仍令她尴尬不已,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即使她说得再小声,此刻与她极为靠近的厉寰仍旧听见了,他的脸也立即泛红。

  「那……我先离开,等会儿妳再到厅堂,咱们一起用早膳。」

  「嗯。」华缇轻轻点头,瞧见他赤裸的健壮身躯正步下床,连忙拉起身上所盖的薄被,不好意思再看他。

  她的心跳得极快,呼吸变得紊乱。

  她是知道他生得高壮挺拔,但从没想过,原来褪去衣袍后的他看来更为健壮,全身上下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完美无缺。

  厉寰连忙将散落一地的衣服穿上,再将她的衣裙拾起,置于床铺上,等会儿好让她方便穿着,随即转身步出厢房。

  听见房门关上的声音,华缇才将盖着头的薄被拉下。看着搁在床上的衣裙,她唇边不禁绽出一抹笑。他真的很温柔又体贴啊!

  穿上了衣裙,将长发梳理一番,绑成辫子,她这才步出厢房,朝厅堂走去。

  当华缇来到厅堂,只见厉寰正坐于桌前,瞪着桌面发呆。

  「你怎么了?」她走到他身旁,柔声轻问。

  一听见她轻柔的嗓音,厉寰立即回过神,抬起头看着她,「那个……我们……」

  「嗯?」

  「我只是在想……那个……」该死,他究竟在搞什么啊?为什么连一句「嫁给我好吗」都说不出口?

  「你想对我说什么呢?」华缇看着他这副局促紧张的模样,不禁笑了。

  看见她绝美的笑容,厉寰整颗心飘飘然,顿时之间脑海中空白一片,只能和她一起笑。

  这时,李良与一名男仆端来热粥及各式各样的小菜,放于桌上。

  「请用膳。」

  「谢谢你们。」她笑着向他们道谢。

  「华二小姐别客气,快吃吧!粥冷了就不好吃了。」李良笑着说道。他想,去世多年的老爷和夫人在黄泉下应该不会再担忧,因为宅里终子要有个女主人了。

  「嗯。」华缇端起了碗,开始吃着热腾腾的粥,却见厉寰仍对着她傻笑。「你别光看着我,快用膳啊!」

  「喔。好。」厉寰这才端起碗,默默吃着粥。

  啊……这种感觉真好,和她一起迎接早晨的到来,和她一起吃着热腾腾的早膳。人生真幸福!

  「来,多吃点菜。」华缇夹了些青菜放入他碗中。

  「呃……谢谢。」厉寰突然之间因为感动而好想哭。她替他夹菜呢,这一切实在是太美好了!

  待两人吃完早膳,厉寰望着她。道:「妳要回去了吗?」他好舍不得,真的好舍不得她就这么回去啊!

  「嗯,我得回去了,没理由一直待在你这里啊!」华缇笑着说道,不过,她嘴上虽是这么说,心底却有着强烈的不舍。

  她不想离开他身边,可是她又还没嫁给他,如果一直待在他家里,天晓得城里的人们又会怎么说他们了。

  「那我送妳回去。」

  「嗯。」她轻轻点头。

  厉寰伸手轻扶着她站起身,再握住她的手,让两人十指紧紧相扣,掌间没有任何空隙,一同走出大门,朝华府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两人并没有交谈,然而厉寰的心底却不断想着该如何开口向她求婚。

  昨夜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妳得嫁给我才行……不行,这么说太过蛮横霸道了。

  拜托,我的人生中已经不能没有妳,若是妳不在我身边,我真不知要怎么活下去,请妳务必嫁给我……不行,这样太恶心,连他自己光是想都浑身冒起鸡皮疙瘩。

  天,他究竟该怎么办才好?他脑子里已经一片混乱了,究竟该怎么开口向她求婚啊?

  他万万没想到,当初向他逼婚却被他拒绝了的女人,如今却换成他硬着头皮、绞尽脑汁向她求婚,他不得不说,上苍真的很会捉弄人啊!

  最后,两人来到华宅大门前。华缇取出钥匙打开了紧锁着的大门,准备进入宅里时,手腕却被厉寰一把握住,她转过头,却瞧见他正以前所未见的认真且严肃的神情凝视着她。

  「华缇……」

  「嗯?」迎视着他专注的视线,华缇几乎听见自己紊乱的心跳。他打算对她说什么呢?她心里充满期待。

  「嫁给我,好吗?」厉寰直接把内心想说的话说出口,没有任何修饰,也没有任何花言巧语,只有他的一片真心。

  他是个男子汉,既然她已是他的人,他就会负责到底,尽快娶她进门,绝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

  「你……」

  「我知道,之前我请妳收回赌约,不愿娶妳为妻,但我现在是认真的,想与妳共度一生。」

  华缇凝视着他。他的神情是如此严肃,眼神是如此认真,他的大手更是灼烫了她的心。

  「嗯,我愿意。」她朝他绽出一抹笑,轻轻点头。

  虽然人们说他是城里的恶霸,小孩若是哭闹不停,一见了他马上就变得乖巧听话,比什么鬼神都还要骇人,但她却没有看到他任何缺点,眼里只有瞧见他的温柔与体贴。

  厉寰一愣,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眸,「妳……愿意?」

  「是啊,我都已经是你的人了,如果不嫁给你,还能嫁给谁呢?」华缇忽然想到一事,褪下手腕上的一只玉环,轻放在他的大掌中。

  「这是……」

  「这是给你的定情之物。」华缇羞红了俏颜,「你可得尽快安排娶亲的事宜。」

  「一定、一定!」厉寰用力点头。

  「那你快些回去准备吧。」华缇催促道。

  独自一人守着这座偌大宅第的许久,她需要有个人陪伴,有个可以依靠的肩膀,而他,是她唯一的选择。

  「好,妳等我的好消息!」厉寰脸上带着笑,转身快步离开。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成亲,究竟该准备些什么?对了,可以问李良,他必定知晓。

  此刻的厉寰早已乐得像要飞上天,没注意到转角有人走来,就这么与对方直接撞上。

  对方本想破口大骂,定眼一瞧竟是厉寰,吓得直打哆嗦,却怎么也没料到,厉寰竟开口问他,「你没事吧?」

  「没……没事。」

  「没事就好,真是对不住,我没注意到你走来。」

  「没……没关系。」

  「那我先走一步,若有问题再来找我。」语毕,厉寰立即往前奔去,迫不及待的想尽快回家。

  那名男子眼睁睁看着厉寰高大挺拔的身影离开,心头满足纳闷。那真是鬼见愁的厉寰吗?活像是变了个人啊!

  这时,一道身影走向华府,伸手拍打着紧掩着的大门。

  「来了。」门屝后方传来华缇的轻柔嗓音。

  然而,当她一打开门,瞧见站于外头的身影时,立即拧起蛾眉。

  「怎么,不开心见到我?」潘晋微笑看着她。

  「你来做什么?」华缇没好气地问。

  「当然是来找妳,并邀妳一块儿去赏花。」

  「抱歉,我不想去。J华缇可没忘了他当着厉寰的面强行吻她一事。

  「妳……似乎不太想见到我?」潘晋试探地问。

  「嗯。」华缇轻轻点头,「是不太想见到你,因为你让我有些不好的回忆。」她都这么说了,他该知难而退。

  潘晋怎会不知她所指的是何事,立即解释道:「但我也说了,当时是一时的情不自禁。」

  「哼,一时情不自禁,就能当着厉寰的面对我做出这样的事吗?」她又气又恼。

  「华缇,我喜欢妳。」潘晋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她。

  华缇一愣,之后立即回过神,轻叹口气,「但我对你并没有男女之情,最多只有友谊。」她知道潘晋是喜欢她的,但她只将他视为兄长,所以一直装作不知情,事到如今,她非得和他把话说清楚才行,以免日后又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但是……」

  「我和你之间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的了,因为我不希望你和我交谈的情景被他人瞧见,辗转传入我未婚夫耳中,又让他担忧。请你离开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