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醉不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醉不醒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待用完膳后,华缇将搁在一旁的布包拿起,递向前交给厉寰,「这是我替你缝制的衣袍,不晓得合不合适?」

  一听见她这么说,厉寰连忙接过,并当着她的面将那件衣袍取出,唇边早已满是笑。

  「你要不要先试试?」华缇真的好怕他穿起来会不合适。

  「嗯。」厉寰立即当着她的面将那件衣袍穿上。

  大小尺寸刚刚好,而且她的女红细腻,几乎看不出接缝处。

  这真是他有生以来收过最为令他感动的一样贺礼了,他必定会好好珍惜。

  见他穿上了她亲手缝制的衣袍,又见他脸上始终带着笑容,华缇也不禁绽出一抹甜笑。

  「你喜欢吗?」

  「当然!」厉寰不假思索的立即回答。他何止喜欢,根本巴不得马上将身上原本的衣服褪去,换穿这件。

  「呵……」华缇笑瞇了眼。

  见到他这么开心,她觉得好欣慰,而他笑起来如阳光股耀眼,让她怎么也舍不得移开视线。

  潘晋见他俩眼底只有彼此,似乎完全忘了这里还有个他,又见到厉寰喜孜孜的穿著华缇亲手缝制的衣袍,他越看越气恼。

  念头一转,他随即开口唤了声,「华缇。」

  听见潘晋的叫唤声,华缇立即转过头看向他,「什么事?」

  只见他忽然靠近,唇就这么贴上了她的,一瞬间,她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也无法思索。

  看到眼前的情况,厉寰更为震惊,整个人就这么僵在原地,张大了嘴,一句话出说不出口。

  那家伙……他在对她做什么?

  下一刻,华缇用力推开潘晋。「你这是做什么?」她怒不可遏的瞪着他,并以衣袖拭着嘴唇。

  「抱歉,我只是一时情不自禁。」潘晋故作一脸歉疚。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华缇气红了眼,转过头,瞧见厉寰瞪大眼,张大嘴,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突然之间,她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再待在他面前,于是立即站起身奔离厅堂,离开厉宅。

  厉寰仍旧一脸呆愣,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开。

  「我也该离开了。」潘晋脸上带着笑,站起身就要往外走去。

  「你给我等一下!」厉寰终于回过神来,箭步向前,一把揪住他的衣襟,「该死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那还用说,因为我喜欢她啊!」潘晋说得再理所当然不过,压根不畏惧他。

  「什么?」厉寰瞪大了眼。

  「哼,你以为就只有你喜欢她吗?」潘晋用力挥开他的手,「我和她可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青梅竹马,而你不过是个突然出现的家伙,说名声没有名声,说地位没有地位,不过只是有一些臭钱罢了,财大气粗,有什么了不起?」

  「你……」厉寰怒瞪着他,却是无言以对。

  「若你真那么在乎她,就别和她在一起,以免弄臭了她的名声。」语毕,潘晋径自转身离开。

  厉寰独自一人站于在厅堂里,觉得整颗心彷佛被人紧紧揪着,疼得难受。

  财大气粗……弄臭了她的名声……他有生以来头一次喜欢上一个女人,但是,他却是最配不上她的男人。

  *

  玉宇无尘,银河泻影,一轮皓月高悬天际。

  华府的厢房内燃着灯火,华缇坐于窗边,斜倚窗台,凝眸沉思。

  今天所发生的事令她心烦意乱,更是不满潘晋竟当着厉寰的面亲吻她,让她实在无颜面对厉寰。

  当时他那震惊、讶异、不信的神情,一直盘据在她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事情……怎会变得如此呢?

  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一颗心更是闷疼得难受。

  这时大门被人由外拍打着,「华二小姐!华二小姐,妳在家吗?」

  华缇用力眨去眼底的泪光,站起身离开厢房,朝大门走去。

  她隔着紧锁着大门问道:「请问是哪一位?」

  「我是厉宅的总管李良。」

  华缇眨着眼,神情诧异,「这么晚了,你有何事?」

  「实不相瞒,我家主子自从妳离开后便一直饮酒,咱们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肯说,只是不断喝着酒,醉了也不停下。他口中一直叫唤着妳,所以我自作主张,想请妳过去看看他。」

  华缇咬咬唇,又想起今儿个的事,「我……过去真的好吗?」

  「华二小姐,我在厉宅做了二十年总管,爷更是我从小看到大的,我从没见过他对哪个女子这么在乎,就只有妳才有办法牵动他的心。他虽然老是口出恶言,但那是为了保护自己才会这么做,从来没伤害过任何人,而此刻,他最想见到的人就只有妳啊!」

  听到李良最后这句话,华缇立即开口:「请你稍待一下。」

  接着,她转身奔入房内,取出一件外袍穿上,吹熄烛火,拿着钥匙往大门走去,将紧锁着的大门打开。

  「李总管,他的情况真的很糟?」

  「糟透了!」李良摇头叹气。

  一进入厅堂,只见厉寰趴在桌上,手中还握着酒壶。

  「华缇……华缇……」他口中不停唤着她的名字。

  看见他这模样,华缇心里十分不舍,步向前,伸手取过他手中酒壶,不让他再继续喝下去,随后转身看向李良,「帮我一同搀扶他回厢房休息吧。」

  李良立即向前与她一同扶着喝醉的厉寰朝厢房走去。

  让厉寰躺于床铺上后,华缇又请李良差人拿来一桶水及一块干净的布巾。

  之后,她将布巾沾湿,拧干,动作轻柔的为厉寰拭净脸庞。

  李良见此情景,微微一笑,便示意身后的仆役一同离开,并将门扉掩上。

  恍惚间,厉寰睁开双眸,看着坐于床畔的华缇,「妳……」

  「你没事吧?」她微笑轻问。

  「妳……这是梦吗?」厉寰低哑着声音问。他觉得喉咙好干、好痛,浑身更是燥热难受。

  「是不是梦,你摸一下就知道啦。」华缇伸出柔荑,轻轻握起他厚实的大手,让他的手轻抚上她的脸颊。

  掌心传来属于她的温热,让厉寰愣住了,原本混乱的脑子立即清醒过来,「妳……是真的……妳怎么会在这里?」

  「是李总管拜托我前来的,因为他头一回见到你不停喝酒,十分担心。」华缇眼底充满关怀,「你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要一直喝酒呢?而且口中还唤着我的名字。」

  一听到她这么问,厉寰神情骤变,随即撒开脸,收回手,不再看她,一颗心更开始烦躁起来。「没事……」

  可恶,为什么潘晋吻她的情景一直缭绕心头,就算他喝了千杯的酒,仍然无法将那一幕忘却?

  该死、该死、该死!

  「别骗我,你这模样哪一点看来像是没事?」华缇拧紧眉瞪着他。

  为什么他什么话都不跟她说?为什么他明明就在她面前,她却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极为遥远?

  她不喜欢这样,她讨厌这样的感觉。

  「妳少啰唆。」厉寰忍不住低吼。

  只要一看到她,就会让他想起她被潘晋亲吻的情景,此刻他心情欠佳,她最好少来惹他。

  「你……」华缇被他这么一吼,心里真是又气又难过,眼眶跟着泛红,泪水盈眶。

  她因为关心他才特地过来,没想到反被他怒骂……早知道她就不来了。

  潘晋和华缇的唇紧紧相贴的情景在厉寰的脑海里越发清楚,令他快要崩溃,快要发狂,最后他忍不住大吼,「啊!」

  华缇伸出手,本想轻触厉寰的手臂,但是她的手才一伸出来,就被他紧握住,见他正转过头瞪着她。

  「厉寰,你……」他的眼神好骇人,好可怕。她心一悸,只能愣在那儿。

  「该死,为什么妳要来?为什么妳又要让我想起妳和那家伙亲吻的情景?妳可知道我有多讶异、多愤怒,可是却什么也不能做!」厉寰恶狠狠的瞪着她,沉声低吼着。

  「我……我……」华缇脑海中一片空白,完全不晓得自己该说什么才好。

  厉寰的力道极大,将她的手腕握得发疼,可是她不敢叫喊出声,就怕又会激怒他。

  蓦地,厉寰坐起身,伸出长臂,大手捧住她的后脑勺,锐利的黑眸紧瞅向她艳红的樱唇,随即倾身向前。

  华缇还来不及反应。双唇就这么被他强行吻住。

  他的唇带着苦涩的酒味,十分炽热,不禁令她晕眩,无法反抗,也不愿反抗。

  她嫣红的唇瓣是如此柔软,如此令人迷恋,厉寰吻着她的唇,再以舌尖强行窜入她口中,恣意与她的粉嫩小舌紧紧缠绕。

  该死,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下半身开始有了反应,仅存的理智告诉他不该再继续,于是连忙往后退去,结束这一吻。

  「妳……为什么不反抗?」他喘着气问。

  华缇的双唇被他吻得有些红肿,粉嫩双颊泛起诱人的瑰丽,凝视着他的神情带着一抹娇羞。

  「我……我为什么要反抗呢?」她轻喘着气,低声细语。

  「什么?」厉寰愣住。

  「我……喜欢你啊。」华缇伸出双手,轻轻捧着他俊逸的脸庞,迎着他的视线,主动吻上他的唇。

  她的动作令厉寰着实傻眼,完全不晓得该作何反应。

  她说她喜欢他?这是真的吗?他可有听错?而她现在又在做什么?天,她要命的正在吻他!

  他仅存的些许理智因为她这一吻而完全消散,最后,他再也无法压抑,伸出手褪去她身上的衣袍、罗裙,直至全裸。

  未着寸缕的华缇神情娇羞的看着他,「那个……你……喝醉了吧?」嘴上虽是这么问,但是她却没有任何反抗。

  闻言,厉寰不禁笑了,缓缓倾身向前,在她耳畔轻语,「是的,我醉了,早就为妳而醉,不愿醒来。」

  华缇羞怯的朝他一笑,雪白的皓腕搂着他的后颈,并再次主动吻上他的唇,让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

  她喜欢他,真的好喜欢他,而且,她也同样沉醉在他的温柔体贴里,不愿醒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