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醉不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醉不醒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是日,风恬日朗。

  厉寰起了个大早,脸上满是笑,踩着愉悦的步伐前往华府。

  当他来到华府时,却瞧见一道令他厌恶的身影站在大门前。

  潘晋同样也瞧见了他,眼里有着疑惑,「你是……」

  「剃了胡子的厉寰。」他没好气的说道。

  潘晋一愣,将眼前身着紫绸衣袍的厉寰从头到脚看过一回。想不到人们所说的话完全不假,厉寰剃了胡子后根本判若两人。

  潘晋原本以为自己的外貌赢过他,但今日一见,自己竟略居下风。

  「你来这里做什么?」厉寰沉声问。

  「我特地来邀华缇外出赏花。」

  「赏什么花?她今日早已与我有约。」

  「什么约?」潘晋皱眉。

  「那是我跟她之间的事,与你这个外人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厉寰打定了主意,什么事也不告诉他。

  「你……」

  「我怎样?」厉寰仰起下颚,冷眼睨着他。

  哼,之前他不晓得在潘晋面前吃了多少闷亏,今后非得一笔一笔讨回来不可,最好这家伙能永远都别出现在他面前。

  「我懒得和你多说。」潘晋径自转过头,伸手敲门。

  「喂,我都说和她有约了。」

  「那是你的事。」潘晋压根不管厉寰是否跟她有约在先,反正他就是不会让他们太过亲昵,以免坏了他的计划。

  「你……」厉寰瞪大双眸。这家伙,总有一天他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否则他就不姓厉!

  这时,大门被人由内打开,华缇身着一袭粉色罗裙,及腰的长发盘起,以一支玉簪固定,脸上略施胭脂,手中拿着一只布包。

  她没想到会瞧见潘晋,而他身旁正站着厉寰,两人高大的身躯几乎将大门口整个挡住。

  「你们……怎会一起来?」

  「谁想跟他一起来?」厉寰冷哼,对潘晋的厌恶直接表现在脸上。

  潘晋则是假装什么也没听到,微笑看着华缇,「妳今儿个打扮得真美。」

  「谢谢。」华缇微微一笑。

  厉寰也注视着她。确实,今儿个的她比以往更为漂亮,让他移不开视线。

  「妳今儿个可有空与我一起去城郊赏花?」潘晋开口问道。

  听见这句话,厉寰的双手不自觉紧握成拳,差点就要往潘晋身上挥去。该死,这家伙是存心来碍事的吗?他方才都说了,今日华缇与他有约!

  「不了。」华缇轻轻摇头,「今儿个是厉寰的生辰,我早已约好要与他一同用膳。」她与厉寰有约在先,所以只能向潘晋说声抱歉了。

  闻言,厉寰唇边不禁扬起大大的笑。嘿,她还记得此事呢!

  「这样啊……」潘晋沉吟了会儿,这才转过头看着站于一旁的厉寰,「那我也一道。」

  「什么?」厉寰脸上的笑容硬生生的僵住,瞪大双眸,难以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

  这家伙干嘛跟来?是跟屁虫吗?如果没事可做,哪边凉快就闪哪边去,别来碍事行不行啊?

  潘晋见他一脸诧异,心中暗自窃笑,并开口道:「我真的不知今儿个是你的生辰,若我知道,定会带贺礼给你。」

  「免了。」厉寰立即道。谁要收他的贺礼啊?分明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省省吧!

  「那么,你应该也不会介意多张嘴一块用膳吧?」厉寰本想开口说很介意,非常介意,但这样一来不就显得他不够大方,没有风度?

  「没问题。」该死的面子,去他的尊严,他真是恨透了自己!

  「这样好吗?」华缇有些担忧的看着他。

  她当然看得出厉寰和潘晋不和,更没料到他竟会答应潘晋与他们一道……天,不晓得接下来情况会变得怎样?

  「嗯,没关系,反正不过是多个人一起用膳罢了。」厉寰嘴上虽是这么说,心里却不住扼腕。

  「这样啊……」华缇无话可说。

  他都这么说了,她还能说什么呢?只求上苍保佑,等会儿他们可千万别再发生争执。

  「那就快走吧!」潘晋笑着催促。

  厉寰瞪了他一眼,径自转身往前走去。可恶,真是痛恨那家伙的笑容,更讨厌他的态度,他以为他是谁啊?

  一会儿后,厉寰领着他们来到厉宅。

  总管李良一见主子身后除了华缇,竟还跟了一名陌生男子,顿时傻了眼。

  他连忙向前,在厉寰耳畔低语,「爷,这是怎么一回事?」

  「那家伙是华缇的青梅竹马,硬是要跟来,我又能怎么办?」厉寰无奈的小声回道。

  「这样啊,那他也要一同用膳?」

  「嗯,再准备一副碗筷。」

  「是。」李良不再多问,转身离开,吩咐仆人再多准备一副碗筷,并准备将菜肴端上桌。

  潘晋环顾着四周,道:「你的宅第倒是挺气派。」

  「好说。」厉寰皮笑肉不笑的回应。

  「但这可是搜刮了城中人们的血汗钱所换得的?」

  「潘晋哥!」华缇皱眉瞪着他。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厉寰沉着脸,拧眉怒目瞪向他。潘晋最好把话给说清楚,他何时搜刮了人们的血汗钱?

  「你开的酒肆、饭馆与赌坊,祈城大半的人都去过,所以你自然是搜刮了城中人们的血汗钱。」

  「喔,照你这么说,是我不该了?」厉寰瞇起利眸瞪向他。

  怎么,人们上他的饭馆用膳,进酒肆饮酒,来赌坊赌个几把,他可从来没拿刀押在他们的颈子上,强逼着他们来,潘晋却说得一副全都是他的错一样。

  「我可没这么说,是你自个儿要这么想的。」

  「潘晋哥,你别再说了。」华缇拧紧蛾眉瞪着他,有些气恼。

  为什么他非要和厉寰针锋相对?而且每字每句都带着扎人的刺,让人听了十分不悦。

  「好好好,我不说就是。」潘晋这才闭上了嘴。

  华缇一脸歉疚的看向厉寰,「抱歉。」

  「没关系,这不是妳的错。」原本瞪着潘晋时眼神冷冽,充满怒意的厉寰,转过头看着她时目光立即变得柔和,唇边更带着笑意。

  他善恶分明,将心思表露无遗,任谁都看得一清二楚。

  潘晋见此情景,不禁拧紧眉头。

  哼,想不到厉寰竟是如此喜欢华缇,而华缇似乎也对厉寰很有意思,这样下去,他的计划就无法实行了,非得破坏他们之间逐渐加深的情感才行。

  这时,李良与两名男仆将大厨精心烹煮的各式佳肴端上桌。

  「来,我们用膳吧!」潘晋笑着朝华缇说道。

  厉寰怒目瞪向他,眼底有着熊熊怒火。

  又来了,这家伙怎么那么爱反客为主?之前在饭馆时也是这样,今儿个他的生辰也是如此,到底懂不懂得什么叫尊重啊?

  华缇也不喜欢潘晋的做法,连忙转过头朝厉寰笑着说道:「今儿个是你的生辰,快坐下用膳啊!」

  厉寰笑着向她点头,「好。」听见了没?这才是礼貌!

  他率先就座,而华缇本想坐在他身旁,却被潘晋抢先一步。

  「你……」厉寰不禁瞪向他。

  「我怎么了?」潘晋看着他,眼底满是笑意。

  「好了,今儿个是厉寰的生辰,大伙儿可得和和气气的,千万别起任何争执啊。」华缇连忙打圆场。

  「哼!」厉寰冷哼了声,率先举筷用膳。

  今儿个就看在她的份上,暂时不与潘晋计较,但总有一天,他绝对要让潘晋吃不完兜着走。

  三人就这么默默的用膳,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