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醉不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醉不醒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见他爽快的答允,华缇唇边的笑容更为扩大,与他一同步出厅堂,离开宅第,将大门上锁,朝热闹的大街走去。

  看着身旁高大挺拔又容貌俊秀的他,她轻轻说了声,「谢谢你。」他待她的好,她点滴记在心头。

  「何必跟我道谢?我说过了,妳随时都能利用我。」

  华缇轻轻摇头,「但我也说过,我再也不打算利用你了。」

  「那么……妳该不会也不想再见到我吧?」厉寰连忙问道,神色更是慌张,就怕他的猜测会成真。

  闻言,华缇愣住了,眨眼看着他,「不想再见到你?怎么会?」他怎会这样想呢?

  「因为妳说不要再利用我啊!」他着急的回答。

  「呵,我们已经这么亲近了,我如果有困难,一定会开口请你帮忙,何必还费心思利用你?所以才会这么说啊。」看来,有些话她非得跟他说个明白,不然他会胡思乱想。

  「喔,原来是这样啊!」厉寰这才终于松了口气。

  「那你应该不会再担心了吧?」华缇笑看着他。

  「呃……嗯……」厉寰尴尬的伸手,原本想搔着下巴的落腮胡,后来才想起自己已剃去了胡子。唉,少了胡子,他真的很不习惯啊!

  华缇看着他的动作,不禁又笑了。「你啊,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剃掉胡子的?」

  「还不是为了妳。」他小声咕哝。

  即使他说得很小声,华缇仍旧听见了,「为了我?为什么?」

  「我和妳走在一起实在很不相配,所以才会想,若是剃去了胡子,和妳走在一起,或许就不会那么怪异了。」说穿了,他不过只是受了刺激,不满潘晋和她站在一起时看来是那么的郎才女貌。

  「你不是不在意他人怎么说你吗?」

  「以前的我是不在意没错,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啊。」

  「情况不同?」她不解的拧起眉,直眨着眼。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嗳,反正就是这样,妳别再问了。」厉寰尴尬的撇开脸,往一旁看去,就是不敢看她,怕她会看穿他的心事。

  华缇看着他好一会儿,忽然明白了,不禁笑了开来,「喔,原来你一直在意着潘晋哥啊!」

  「唔……」厉寰实在很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真是要命,他真的表现得这么明显吗?竟让她一眼就看穿。

  「我跟潘晋哥只是从小就相识,我也只把他视为兄长看待,没有别的情愫,你大可放心。」她微笑着说。呵,想不到眼前这个大男人啊,除了会胡思乱想外,还很会吃味呢!

  「喔!原来是这样。」厉寰的脸上立即满足笑意。

  见他这模样,华缇不禁笑了开来。他的心事实在让人太容易看透,怎会有人说他是恶霸,不好相处呢?

  看着她甜美的笑容,厉寰心都醉了。

  天,一个人怎会笑得这么好看?还是因为对象是她,才会让他怎么也舍不得移开视线?

  走着、走着,两人来到了人潮拥挤的街上,这时,有个人迎面走来,但视线却看向一旁,不晓得被什么东西吸引,压根没注意到前方的华缇。

  见状,厉寰赶紧搂着华缇的肩,将她的娇躯往他身上靠,以免她被那个冒失的人撞着。

  偎在他怀里,属于他的独特阳刚气息立即窜入鼻端,让华缇在这瞬间竟感到有些头晕目眩。

  「妳没事吧?」他以低沉嗓音轻问。

  听见他这低沉浑厚的嗓音,华缇的心开始狂跳,绯红了双颊,轻轻说道:「我没事。」

  「没事就好。」厉寰放开了她的肩膀,然后领着她迈步往前走去。

  当他温暖的大手一离开,一股强烈的失落感立即涌上心头,华缇忽然觉得好舍不得,于是伸出柔荑,轻拉住他的衣袍一角。

  厉寰感觉到有人拉他的衣袍,转过身,看着身后的她,「妳怎么了?」

  「那个……」她垂下了脸。

  见状,他有些慌了手脚,「妳怎么了?可是哪儿不舒服?要不要紧?可要我带妳去药铺让大夫瞧瞧?」

  「不,我没事,只是……」她低声轻语。

  「只是什么?」

  「希望你能握着我的手别放开……好吗?」华缇的嗓音越来越细微。她是不是真的很不知羞?可是,她真的希望她的手能一直被他握着啊!

  厉寰愣住了,「妳……妳确定?」

  就算这里是人潮拥挤又嘈杂的市集,就算她的嗓音是如此细微,他仍旧听得十分清楚,她要他握着她的手。

  华缇羞红着脸,轻轻点头。

  有些经过的行人见他们站在原地不往前走,不晓得一直站在那里做什么,纷纷停下脚步看着他们。

  见周遭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厉寰二话不说,轻握住她的柔荑,快步往前走。

  他的额际正渗出薄汗,掌心亦然,全是因为紧张,因为他正握着她的手。

  天,她的手怎么这么柔软?他真怕自己万一不小心太过用力,会弄疼了她。

  华缇绯红了俏颜,看着他那正紧握着她的手。

  他的手好大,好厚实,好温暖啊!有股说不上来的情愫填满了她心口,暖暖的、甜甜的,让她唇边不禁勾起一抹笑。

  这时,她瞧见前方有间布庄,立即开口:「咱们到那间布庄去吧。」

  「妳要买布?」厉寰转过头看着她。  。

  「嗯。」她甜甜的一笑。厉寰看见她甜美的笑容,一颗心又止不住狂跳,连忙带着她往布庄走去。

  两人一进入布庄里,老板立即上前热络的招呼。「爷,夫人,要买些什么?」

  听见布庄老板这么叫唤,就知道他定是误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厉寰本想开口解释,但是他们俩仍紧握着手,他会不会因为刻意解释,反而坏了她的名声?

  啊,烦啊!他头一次觉得「名声」真是个恼人的东西。

  华缇见他似乎十分苦恼,又怎会不明白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于是她一笑,直接向布庄老板道:「我想买块布料裁衣。」

  「夫人想要什么样的布料?咱们这儿可说是应有尽有。」布庄老板伸手指向柜子上的许多布疋。

  「适合他的。」她伸手指向身旁的厉寰。

  厉寰愣住了,指着自己,「适合我的?」为何她要这么说?难道……她可是打算缝衣给他穿?

  「行,当然没问题。」布庄老板立即取出一些适合男子的布料让她挑选。

  华缇先看着置于桌面上的那些布料,再转过头看着厉寰,最后选了一疋深蓝色的绸布,「就这疋布吧。」

  「好的。那么,需要我替爷量一下尺寸吗?」

  「有劳老板了。」华缇笑着轻轻点头。

  布庄老板立即向前,为厉寰量尺寸,之后再将那块布裁剪成适当大小,分成数块并折妥,好让她带回去缝制。

  「请问多少银两?」华缇问道。

  「一两银子。」

  华缇伸出柔荑,就要从袖袋中取出荷包付帐,但厉寰握住了她的手,制止她的动作。

  「嗯?」她抬起头,不解的瞅向他。

  「我来就好。」

  「为什么?这是我要买的布啊!」

  「但这是妳要缝给我穿的,不是吗?」

  华缇愣了会儿,「呃……是啊。」

  「所以说,布的银两得由我来付,妳只要负责帮我缝好衣裳就好。」他十分坚持。

  「这……」

  「别这啊那的,就这么决定了。」厉寰立即取出荷包,掏出银两交给布庄老板,再将那些布拿起,然后一把握住她的手,往外走去。

  他真的作梦也没想到,华缇竟然会打算缝制衣袍给他穿!怎么办?他现在真的快乐得要飞上天了。

  看着他的大手正握着她的柔荑,两人的掌心紧密贴合,华缇的心再次狂跳。

  两人的手一直紧紧相扣,直到他们回到华府大门前,厉寰这才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她。

  「妳家到了。」他将手中的那些布交给她。

  「嗯。」华缇轻轻点头,伸手接过,唇边有着一抹浅笑。

  看着眼前的她,厉寰开口问道:「那个……妳大概什么时候会缝好衣袍?」

  「快的话,应该四天就能缝好了。」不是她自夸,她的女红可是又快又精细,人人称赞。

  「正好,五天后正是我的生辰。」

  「啊,真的吗?」华缇没想到会如此凑巧。

  「到时候我来接妳,请妳去我家用膳。」他向来不曾庆祝什么生辰,这不过是个想再与她见面的借口罢了。

  「嗯,好啊!」她甜甜的一笑。

  「那我先走了。」厉寰转身离开,但是才往前走了没几步,却又赶紧折返,「那个……」

  「嗯?什么事?」华缇眨着眼,看着欲言又止的他。

  「那家伙……我是说潘晋,妳应该不会也替他缝衣袍吧?」他很介意,真的很介意,介意到念头才一闪过脑海,他就马上回来问她。

  先是一愣,华缇随即笑了开来,「不会的,我从以前到现在,只替你一人缝制衣袍,你大可放心。」

  闻言,厉寰立即笑咧了嘴,「真的吗?」

  「我用不着骗你啊!」她笑着轻轻摇头。

  「那……没事了,我要回去了,妳快点进屋去吧!」语毕,他脸上带着笑,脚步轻快的离去。

  华缇微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他是那样的开心,充满了喜悦,她突然觉得他很像个孩童,心事藏不住,让人一眼便可看出。

  取出钥匙打开深锁的大门,进入宅第,她回到厢房里坐了下来,立即取出针线,开始替他缝制衣袍。

  不晓得为什么,她就是好希望他能穿上她亲手缝制的衣袍,更希望能早点见到他穿上衣袍后所展露的开心笑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