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醉不醒 第5章(1)

作者:嘉恩
  翌日,「无饿不坐」饭馆、「无酒不醉」酒肆、「无赌不入」赌坊,纷纷涌进了大批人们,而他们前来的目的不为别的,正是为了厉寰。

  怎么说是为了他?还不是有人瞧见了他剃了胡子的模样,说多俊逸就有多俊逸,说多迷人就有多迷人,简直像变了个人似的,所以若不亲眼瞧瞧,死也不瞑目啊!

  「咦,怎么今儿个都没见到厉寰?」

  「是啊!我问了好多人,都没人见着他。」

  「他剃去落腮胡后,究竟是生得什么模样?」

  「就是不知道,才会过来瞧瞧啊!」

  「我昨天听我家那婆娘说了,厉寰要娶华二小姐为妻。」

  「是啊,我还听说厉寰还到华府去和她搂搂抱抱呢!」

  「真是搂搂抱抱?不是他强迫华二小姐?」

  「这个谁知道啊?反正他们最近走得极近就是了……」

  一直待在「无酒不醉」酒肆柜台后方的厉寰,将众人的高声对谈声全听进耳里,却不敢现身说话。

  他妈的!早知道他就别一时冲动把留了多年的落腮胡给剃了,如今的他除了当不成恶霸,竟成了城中的活宝,人人抢着看。

  掌柜悄悄弯下身,小声道:「您不能就这么一直窝在这里啊!」

  「废话,这我也知道!」他咬牙切齿的低吼。

  他一大清早想来这里看个帐,谁知道才刚走进柜台,就跑来一堆人赖在酒肆里不肯离开,就是要见他一面,使得他不得不躲在这里,不敢站起身离开。

  「厉爷,我看反正也没几个人见过您的长相,不如您就大大方方站起身,从大门走出去。」

  「这……」妥当吗?

  「放心,我会先教伙计帮忙引开众人,到时候您再乘机离开。」

  厉寰沉吟了会儿,「也好,只能如此了。」

  掌柜站直身子,比了个手势教一名伙计过来,并在他耳边交代了几句。

  伙计连忙点头,随即往后头走去,取了一瓮酒,站在那儿扬声说道:「来来来,大伙儿快看过来!」

  众人立即朝他的方向看去,好奇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厉爷特地吩咐了,这放了四十年的香醇美酒,今儿个特别招待给前来的客倌们,一人一杯,慢了就没啦!」

  众人一听,立即拿起酒杯往伙计奔去,「快,快给我一杯!」

  「我也要,快斟给我!」

  有免费的酒可喝,谁会蠢得放弃?何况那还是放了四十年的好酒,更是稀少珍贵!

  掌柜见所有人全往后头挤去,立即道:「爷,趁现在。」

  厉寰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亏你想得出这法子,那可是我爹生前最为珍藏的酒啊!」

  掌柜笑瞇了眼,「厉爷,您以后只要在这里晃个几圈,生意肯定大好。」

  厉寰怒目瞪去,「我可不是卖笑的戏子。」语毕,他不再多说,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站起身离开柜台,快步走出酒肆。

  啐,以前他有着落腮胡时,人见人畏,现今他把胡子剃了,居然一大堆人跑来看他……他又不是戏子,干嘛大伙儿都抢着看?真是莫名其妙。

  酒肆里已人满为患,更别提饭馆与赌坊了,肯定有更多人聚在那里,那么……他现在又该上哪儿去呢?

  蓦地,厉寰脑海里浮现一道倩影。于是不再迟疑,快步朝华府的方向走去。

  *

  华府里,华缇倒了杯茶给潘晋。

  「请用茶。」

  然而潘晋却没有伸手接过的打算,只是一直瞅着她。

  华缇只得先将茶杯搁在桌上。「潘晋哥,你为何一直看着我?可是我脸上有脏东西?」

  「妳真的要嫁给厉寰?」潘晋拧紧了眉。

  她笑了笑,「你也听说了此事啊。」

  「是或不是,妳快说呀!」他真希望这只是个谣言,是个误会,并非真实的。

  「这个嘛……」华缇坐了下来,朝厅堂外望去,看着在庭院的地上啄食的鸟雀。「我觉得这样倒也好啊。」

  这些日子和厉寰相处,她发觉厉寰确实是个不错的男人,让她挺心动的。

  「华缇,婚姻大事妳可得好好盘算,有道是三思而后行,再,斯可矣,妳千万别因为一时糊涂而嫁给像厉寰那样的人。」

  「我不糊涂啊!」她轻笑着道。

  「妳想想,妳这样如花似玉的千金小姐,怎能嫁给一个开赌坊的粗人?他压根配下上妳啊!」

  「我早就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了。」华缇收回视线,看着眼前苦口婆心的潘晋。「厉寰除了开赌坊,还经营酒肆与饭馆,生意兴隆,往后我若嫁过去,倒也不愁吃穿。」

  当然,她并非贪图厉寰的钱财才想嫁给他,而是认为他真的很温柔又体贴,让她好窝心。

  之前,他就算不愿去佛寺,最后仍硬着头皮陪她进去:下雨时,他为她撑伞,结果自己身上的衣裳都淋湿了……他的傻气、霸道和体贴,全都深深牵动着她的心。

  「妳怎么能这么想呢?瞧他那生满了脸的落腮胡和凶恶的长相,还是城中的恶霸,难以相处,他压根就配不上妳。」

  「你没听说吗?他已经把胡子剃了,外表不再凶恶,还挺俊逸呢!」华缇笑着直。

  潘晋皱紧眉头。「是吗?」

  他在乎的人只有她,谁管那家伙的事啊?啧,想不到厉寰竟会将胡子给剃了,算他行,但他绝不会就这么算了,非得完成他的计划,不许任何人破坏。

  「潘晋哥,你怎么了?」见他眉头深锁,华缇关心地问。

  「没什么,我只是关心妳,不希望妳发生任何事,更不愿见妳被坏人拐骗。」

  「坏人?」她眨了眨眼,一脸困惑。

  「我说的正是厉寰。」

  「他不是什么坏人啊!」她笑着轻轻摇头。

  「但我怎么听说他做尽许多坏事,所以人见人畏,成为祈城的恶霸?」

  「那一定是人们误会了他,其实他人并不坏,只是说起话来大声了些,眼神又锐利了点。」

  「妳怎么老是说他的好话?妳……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潘晋试探着问。

  「我……我哪有……」嘴上虽是这么说,但华缇早已绯红的双颊以及娇羞的神情,任谁都看得出来,她是喜欢厉寰的。

  见她这模样,潘晋的眉头更为紧蹙,神情更加不悦。

  该死,她还真的对那家伙动了情,这可万万不成,非得想个办法令她厌恶那家伙才行,只是一时之间,他还想不出什么法子来。

  「对了,你不是说回来这里看看有什么生意可做吗?」华缇连忙换个话题。

  「嗯……」他答得有些心虚。

  「那么你可已经决定要做什么生意了?」

  「啊,我想起还有要事得去办,先走一步。」潘晋不敢再多待,立即站起身往外走去。

  看着他匆忙离开的背影,华缇不禁轻颦蛾眉,不晓得他究竟是怎么了,好像不太愿意她过问有关做生意的事。

  这时,她瞧见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于敞开的大门外,立即笑着迎向前。

  「你怎么来了?」

  「呃……只是顺道经过,所以来瞧瞧妳。」厉寰的神情不太自在,一双眼更因为心虚而不敢看她。

  华缇注视着他。他的心思全写在脸上,所谓的顺道,必定是特地前来找她吧,但她倒也不说破。

  「要不要进来喝杯茶?」

  「也好。」今儿个一早他一直待在酒肆的柜台下,连一滴水都没喝,快渴死他了。

  当他与华缇一同进入厅堂,却瞧见一杯温热的茶置于桌上。

  「这是……」是她早就知道他会来,特地先备妥的茶?

  「方才我倒给潘晋哥的茶,但他没喝便起身离开了。」

  「喔……」一听到她这么说,厉寰心里实在很不是滋味。原来那家伙先跑来找她了。

  「我再替你斟杯茶。」华缇将茶杯取走,重新为他斟了杯茶,递向前。

  「多谢。」厉寰伸手接过,一口气就将那杯茶喝下肚,「啊,好喝!」

  「呵呵……你今儿个是怎么了?」华缇再为他斟满一杯茶。

  厉寰再次将茶水一饮而尽,然后才将茶杯搁于桌上。「唉,天晓得城里的人们究竟是怎么了?一听说我剃了胡子,就一窝蜂全跑来我的酒肆、饭馆和赌坊,希望能一睹我的面貌,害我在酒肆里只能一直躲在柜台下,不敢让人看到我……该死,那些人真是吃饱了撑着!」

  「呵呵……」华缇不禁轻笑出声,「真有此事?」若她能亲眼目睹这情景,定会笑弯了腰。

  「当然,我何必骗妳?」看着她的笑容,厉寰的目光变得柔和许多。

  「那你应该继续维持这模样,保证生意兴隆。」她笑道。

  「妳怎么跟酒肆的掌柜说一样的话啊?」他一脸无奈。竟然连她也这么说,看来往后他不剃胡子还真不行。

  「啊,真的吗?」华缇笑瞇了眼。

  厉寰凝视着脸上满是笑意的她。「妳笑起来真是好看。」

  俏脸一红,华缇神情娇羞地道:「你怎么突然这么说?」

  「我说的是实话啊!」他向来有话直说,而她的笑容更是时时在他脑海里缭绕,怎么也挥之不去。

  他喜欢她、在意她,只要是有关于她的事,他都想知道,更绝不许有人再说她的闲话,或是诬蔑她。

  看着眼前神情坦率的厉寰,华缇朝他绽出一抹笑,「你陪我一块儿去街上买些东西好吗?」

  「好啊,当然好,不成问题。」厉寰立即点头。只要她说一声,不管她想去哪里,他都会带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