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醉不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醉不醒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听着他们的对话,令厉寰真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该死,该死、真该死!早知道他就别说方才他正在看帐了,现在可好,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一同逛街,真是气死人!

  见厉寰一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的模样,潘晋不禁暗自窃笑。「既然已经用过膳,那咱们就不久留了,以免打扰你做生意及看帐。」语毕,潘晋便站起身领着华缇往外走。

  华缇频频回首,看着仍坐于原位的厉寰。他今儿个究竟是怎么了?真的让她很担心啊!

  看着他们结伴离开的身影,厉寰有着前所未有的感觉,一股闷痛感填满了胸口,令他极为难受。

  他们站在一起的模样,是如此登对,反观他,却有着让人见了害怕的外貌,和她站在一起,说有多怪就有多怪,说不定还会让人误以为他要对她不利。

  最后,厉寰抡拳重击了下桌子,并低咒出声,「该死!」

  饭馆里的客人以及掌柜、伙计们,全都被这道突如其来的偌大声响吓了一跳。一名伙计立即向前,「厉爷,您怎么了?」

  「没事,把这张桌子收拾一下。」语毕,他径自站起身,步出饭馆,朝宅第的方向走去。

  真是天杀的,没事干嘛冒出个家伙来扰乱他和华缇之间逐渐加温的情感?

  厉寰心里十分明白,为了她,他非得做些改变才行。

  *

  满天红霞,一名身着蓝领青袍的高大挺拔男子踩着夕阳余晖,神情愉悦地朝华府走去。

  这时,有个人不小心撞上了他,却连声抱歉也没说便要离开。

  「喂,你撞了人,不会说句对不住吗?」他一把捉住对方的衣襟。

  那名男子则是冷冷看了他一眼,「少啰唆,我正急着回家吃晚饭呢。」语毕,就要一把挥开他的手。

  厉寰瞪大了眼,低吼道:「你可真大胆,见到了我竟然敢这样放肆?」

  「哼,老子才不管你是谁,再不放手,当心我揍你几拳!」对方不甘示弱,朝他吼回去。

  「你真不认得我?」厉寰再问。

  「你这家伙可真烦人啊!不认得就是不认得。」

  「你是外地来的?」

  「笑话,谁是外地来的?我可是在城里住了三十多年,你问这个做什么?」

  「那你又怎会不认得我厉寰?」不得已,他只得自报姓名。

  那名男子先是一愣,随即笑了开来,「哈哈……你是厉寰?别笑掉我的大牙了!这座城里有谁不认得厉寰?他有着浓密的落腮胡,大伙儿远远瞧见他的大胡子就吓得直打哆嗦,绕道而行,瞧你这张干净的脸,哪一点看来像是厉寰啊?别说笑话逗我笑了!」

  「他妈的,谁逗你笑来着?」厉寰大吼。「我不过是刮了胡子,你就瞎了眼认不得,还敢说住在这里三十多年了?我呸!」

  如雷的吼声,吓得那名男子浑身发抖。是……是了……这确实是厉寰的声音!

  「厉爷……真的很对不住……您刮了胡子……我实在认不出您来!」要命啊,他好端端的何必剃去胡子?落腮胡恶霸竟成了个白面书生,这……谁认得啊?

  厉寰瞪了他一眼,放开他的衣襟,「滚回家吃你的晚饭去吧!」

  「是、是……我这就回去、这就回去。」那名男子连忙道,说完立即转身奔离,片刻不敢多待。

  厉寰伸手抚着自己的下颚。他只不过是刮了胡子,真的就和以前差那么多,没人认得了吗?

  再往前走去,只见老张迎面走来,于是他故意当作没见到人,也不打招呼,就这么站在原地,打算看看老张会有何反应。

  没料到,老张竟然连看也没看他一眼,就这么从他身旁走过。

  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他一剃胡子就判若两人?当真没人认得他了?

  厉寰继续迈开步伐往前走,最后来到华府的大门前。

  他伸出手准备敲门,但是忽然迟疑了。

  要是待会儿华缇前来应门,但是却不认得他,那该如何是好?他怎么也不愿见到她望着他,却一脸疑惑的神情……

  唉,早知道他就别因为想让自己的外貌看来能与她相配而把宝贝胡子剃去,现在可好,他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短时间内也无法再见人了。

  这时,大门忽然被人由内打开,正准备外出的华缇,瞪大双眸看着站在眼前的人,显得极为诧异。「你……」

  厉寰的神情十分尴尬,不知该作何反应,只能说她开门的时刻未免太过凑巧。

  「厉寰,你怎么刮去胡子了?」华缇惊讶地问。

  今儿个总觉得他不太对劲,原本她是打算去厉宅找他,没想到他竟会站在她家外头,而中午还见他下颚生满了浓密的落腮胡,怎么到了傍晚,他下颚的胡子竟全不见了。他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妳……」厉寰又惊又喜,「妳认得我?」

  「你在说什么傻话?我当然认得你啊!」华缇轻笑出声。听听,他问那是什么傻问题?

  「但别人就不认得。」

  「那是因为我是用【心】与你交友啊!」所以说了,她怎会不认得他?不过话说回来,他刮去胡子后,整个人看来截然不同。

  白净的脸庞,俊美的五官,有型的剑眉,挺立的鼻梁,深邃的双眸……剃去了浓密落腮胡的他,少了些霸气,却多了斯文。

  想不到,真是万万想不到,原来一个男人蓄胡子和没有胡子竟会有如此大的差别。

  闻言,厉寰再也抑不住心中对她的情傣,伸出长臂,将她的娇躯一把搂入怀中,紧紧拥着。

  受不了,再也抑制不住,她的美好让他心动。

  「厉寰,你……」华缇心跳加快,呼吸急促,但是并没有将他用力推开,仍这么任由他拥着。

  正好从外头回来的左邻右舍一瞧见如此情景,立即开口。

  「哟,瞧瞧这个小贱人,爹娘与姊姊死去后,就大大方方地在门口勾搭起男人来了。」

  「是啊,真不知羞!」

  「之前才搭上一个厉寰,不久前又来个潘晋,现在竟又跟个不认识的男人在大门前搂搂抱抱。」

  「啧啧!我要是她爹娘,在黄泉下也会气得昏过去。」

  见她们连嘴也不掩一下,就这么大刺刺的当着华缇的面指责她的不是,不断骂她不知羞耻,孰可忍,孰不可忍,厉寰转过身,狠狠地朝那些人大吼。

  「妳们这些三姑六婆除了嫌舌头太长外,也嫌命太长了是吧?当心我拿刀割下妳们的舌头,也顺便割下妳们的脑袋!」

  这些三姑六婆怎么这么惹人厌?

  一听见这如雷的吼声,所有人全愣住了。

  「那是厉寰的嗓音吧?」

  「是啊,的确是厉寰的嗓音,但是……那张脸却不像他啊!」

  又听见那些三姑六婆当着他的面谈论著他,厉寰更为气愤,「他妈的,我刮了胡子不行吗?我警告妳们,以后若是敢再说华缇一句不是,当心我拔下妳们的舌头!」

  这时,有名妇人壮着胆子道:「你和她非亲非故,干啥管那么多?」

  「就是嘛!」其它人也跟着附和。「你没事管她的闲事做啥?」

  「妳们……」厉寰一时语塞,低下头,看着仍被他搂在怀里的华缇。那些该死的妇人说得倒是没错,他确实与华缇非亲非故。

  这时,华缇仰起头来凝视着他,也想听听他会怎么回答。

  「她是我即将娶进门的妻子,这关系够名正言顺了吧!」话一说出口,厉寰自己也愣住了。

  刚刚……他说了什么来着?

  华缇瞪大杏眸,难以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

  他说要娶她进门?但之前他不是一副打死都不肯接受她的模样吗?怎么突然改变主意?

  一旁的三姑六婆们听闻此言,均瞪大双眸,哑口无言,各自返回家中,但她们心底都不住思索着,明儿个该将这个大消息告诉哪些亲朋好友。

  「你是认真的?还是……这只是让她们住嘴的一个借口?」华缇凝视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我……」看着她,厉寰的思绪一片混乱,压根不晓得该对她说些什么。

  「你说啊!」她仍问着。

  「我也不晓得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满脑子想的都是妳,妳的身影、妳的笑容,一直在我脑海里回荡着……而妳之前不也说过要利用我吗?所以我们若能在一起,那不就皆大欢喜了?」

  华缇凝视着他好一会儿,这才轻轻点头,「你说得没错,一开始我确实是利用你,但现在……」

  「妳不想利用我了?」他连忙追问,神情紧张。

  「嗯。」她轻轻点头,眼底却有着笑意。

  「那……那么……」厉寰急得额间都渗出汗,露出不知所措神情。

  华缇笑看着他,「我可是不会随便让人搂着这么久的。」

  「啊?」厉寰愣住。

  见他如此呆愣,华缇不禁轻笑出声,轻轻挣脱他的怀抱,往后退去。「天都快黑了,你早点回去吧。」语毕,她便当着他的面掩上大门,并且落锁。

  瞪着眼前那扇紧掩的大门,厉寰还是猜不透,为何她要那么说?

  她不想利用他了……她不会随便让人搂着这么久……什么啊?谁听得懂她究竟在说什么呀?

  最后,他只得带着满心的纳闷,转身离去。

  背抵着大门的华缇,听着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一颗狂跳着的心这才终于恢复平稳的律动,而她唇边则始终带着一抹笑。

  他还敢说自己是城里的恶霸,根本是只呆头鹅!

  更没想到原来刮去胡子的他竟是如此俊逸非凡,潘晋恐怕还不及他的一半……天,一想起他俊逸的脸庞,她的心又开始狂跳了。

  而他方才对那些向来长舌的妇人们所说的话,恐怕明儿个未到晌午便会传遍了全城,可是,她却一点也不在乎,一点也不。

  也许,那是因为对象是他吧!华缇唇边再度泛起一抹甜笑,而他的面容和身影更是始终缭绕她心头,无法忘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