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醉不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醉不醒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下了数日的绵绵细雨,今日终于放晴。

  大街上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有一名高壮挺拔的男子,倚在「无饿不坐」饭馆二楼的栏杆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下方人来人往的街景。

  蓦地,他瞧见一道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二话不说,立即转身飞奔下楼,速度之快,让送菜的伙计们都看傻了眼。

  厉寰三步并作两步,急急忙忙奔出饭馆,原本笑咧了嘴,打算向华缇打声招呼,但是,当他一瞧见她身旁还有个潘晋,脸立即垮了下来。

  他那高大挺拔的身躯以及浓密的落腮胡,让人一眼便瞧见了他,而凡是他所站的地方,便没人敢靠近,主动让出一条路来,因此华缇能轻易地向他走去。

  「真巧,你今儿个在饭馆这儿啊!」

  「嗯。」厉寰望着她的神情是柔和的,然而下一瞬间看向潘晋的眼神却带着厌恶。

  他喜怒分明,任谁一眼就能看出他有多讨厌潘晋。

  他的态度是如此明显,但潘晋仍面带微笑,「真巧,竟会在这里遇见你。」

  「是啊。」厉寰冷冷地回道。真巧?哼,巧个头!谁想跟这家伙碰面?他只想见华缇而已。

  「你在这里做什么呢?」华缇柔声轻问。

  「我……在看饭馆的帐,对,看帐。」厉寰真替自己的机智反应喝采,绝对不会说出方才他只是倚着栏杆发愣。

  「这样啊,真是辛苦你了。」她朝他绽出一抹笑。

  「呵……不会,一点都不辛苦。」听见她这么贴心的话,真是让他乐得快飞上了天。

  见厉寰笑瞇了眼的模样,潘晋脸上虽仍笑着,却开口问向一旁的华缇,「妳方才不是说肚子有些饿吗?咱们找个地方用膳吧。」

  「肚子饿了,那就得来我的【无饿不坐】。」厉寰伸手指向后方的饭馆。

  华缇抬起头,看着「无饿不坐」这四个大字的横匾,忍不住轻笑出声,「我一直觉得你取的店名很有趣。」

  看着她的笑容,厉寰的唇不自觉勾起一抹笑,凝视着她的那双深邃黑眸更是蕴着自己也未发觉的爱意。

  然而站在一旁的潘晋则是看得清清楚楚,原本挂在脸上的笑意逐渐敛去,「这里卖的东西能吃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厉寰转过头,恶狠狠的瞪着他。居然敢当着他的面说这种话,可是不想活了?

  「潘晋哥,你别这么说,我肚子实在饿了,也走不太动,不如就在这儿用膳吧。j华缇连忙挡在他俩中间打圆场。

  「也好,那就让我尝尝这间古怪饭馆的饭菜,若是不好吃,我就马上带妳离开。」潘晋看向华缇,笑着说道。

  但他这番话听在厉寰耳里却是格外刺耳,忍不住大吼出声,「我这饭馆哪里怪来着?谁要是不饿,怎会来饭馆坐下用膳?我更敢保证,本饭馆的大厨手艺一流,绝对不会让人失望。」

  「呵,有些时候,不是光用吼的就可以了。」潘晋笑道,眼底有着嘲弄。

  「既然如此,那你就进来吃吃看。再下评论。」厉寰瞇起利眸,狠狠瞪向他。这家伙非要和他唱反调吗?真恨不得拆了他的骨拿来熬汤。

  「你们……」华缇夹在两人中间,一脸着急。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互看彼此不顺眼呢?  、

  「行。」潘晋点头。

  「请。」厉寰比了个手势请潘晋入内就座,看着他的眼神仍旧凶恶,恨不得杀他个几千、几万刀。

  见状,华缇终于松口气,尾随在潘晋身后,一同进入饭馆。

  伙计一见顾客上门,立即带领他们在中央的一张方桌前坐下。「爷,姑娘,要来点什么?」

  「这个嘛……」潘晋眼一转,瞅向站在一旁的厉寰,「你有何建议?」

  厉寰瞪了他一眼,径自转身朝灶房走去。

  一见到大厨,他立即扬声,「快,把所有顶级的食材全给我搬出来,再给我磨利你的大刀,热好你的铁锅,拿出你的绝活,非得做出一桌好菜,挫挫那家伙的锐气!」

  「厉爷,你可是吃瘪了?」大厨不禁偷笑。他方才已从一名伙计口中听到厉寰和人争风吃醋的事。

  「吃瘪?我还吃鸭咧!快给我做出好菜来,否则你就等着吃我的拳头!」是,他是一肚子气,却又不好在华缇面前发火。

  「是是是……」大厨压根不怕他的威胁,反正他只会口出恶言,但从来不曾真的对他们怎么样,有的时候他心情一好,还会多给他们一些薪饷呢!

  不过,既然主子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不会让主子失了面子,定会烹煮出令人垂涎三尺的美味佳肴来。

  厉寰走出灶房,见潘晋坐在华缇身旁,双眼直瞅着她,怎么也不肯移开,唇边更一直带着笑容,让他怎么看都有股想杀人的冲动,最后,他迈开步伐,大步往前走去,径自在潘晋对面坐下。

  「怎么,都吩咐好了吗?」潘晋笑问。

  「对,等会儿菜一端上桌,包准你吃了无话可说,无从挑剔。」厉寰瞪着他,极为厌恶他脸上那可恶的笑。

  见他们俩仍是针锋相对,华缇心中的不安全表现在脸上,「拜托,你们别这样。」

  「别哪样?是他先挑衅的。」厉寰冷哼。

  「咦,我可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惹他气恼的事来。」潘晋将一切撇得一干二净,笑看着华缇。

  「你……」厉寰怒瞪向他。

  「上菜啦!」这时一名伙计扬声高喊,将一道道佳肴端上桌。

  华缇暗暗吁了口气,感激这位伙计上菜的时机真是恰到好处。

  不一会儿,桌上摆满了蟹黄鲜菇、酥炸鲫鱼、银针炒翅,清汤雪耳、灯烧羊腿、百花酿鱼肚、芝麻凤凰卷……每道菜肴皆色香味俱全,诱人食指大动。

  「怎么样?」厉寰高仰着下颚,打算看看潘晋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

  「没吃吃看,又怎知味道如何?」潘晋脸上虽带着笑,眼底却有着不服输的神情。

  「那你就快吃啊!」厉寰对自个儿重金请来的大厨很有信心,压根不怕潘晋会说出什么挑剔的话来。

  「吃就吃。」潘晋夹起一块酥炸鲫鱼,放入口中咀嚼。确实,味道不错,但他不愿承认。

  华缇也拿起筷子,轻轻夹起蟹黄鲜菇放入口中,细细品尝,「嗯,大厨确实好手艺,真是好吃极了。」

  「可不是,我请大厨使出浑身解数,展现拿手绝活,就是希望能让妳品尝美味的菜肴。」厉寰压根懒得理会面前那个家伙会说出怎样的话来,此刻最开心的莫过于获得她的赞赏。

  「以后我可以常来这里用膳吗?」

  「当然可以,只要妳来,任妳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一切由我负责。」厉寰拍了拍胸膛,向她保证。等会儿他就同掌柜、伙计们吩咐一声,要他们好好记住她的长相。

  「这样好吗?」华缇有些受宠若惊。说真的,厉寰实在是对她太好了,她有些不知所措。

  「嗳,没什么不好,只要妳肯来我这里用膳,我就很开心了。」他笑着说道,喜悦全显现在脸上。

  他这番话,饭馆里的客人们、掌柜还有伙计们,每个人都听出来了——厉爷喜欢华二小姐,只是,他自己似乎还没有发觉。

  「财大气粗。」潘晋冷冷的低语。

  「你说什么?」就算他说得再小声,厉寰仍是听见了,转过头,脸上的笑容已被愤怒所取代。

  这家伙非要惹恼他吗?少说几句也没有人把他当哑巴。

  「我没说什么。来,华缇,妳试试这灯烧羊腿,味道还不错。」潘晋夹了块羊腿肉搁在她碗中。

  「嗯,谢谢。」华缇朝他轻轻点头。

  听见潘晋如此亲昵的唤着她,还替她夹菜,厉寰眼底有着羡慕与嫉妒。

  蓦地,他的小腿胫骨被人踢了一下。

  就算不必低下头去看,他也清楚的知道这会是谁干的好事。他怒不可遏的瞪了过去,却瞧见潘晋眼底有着笑意。

  这家伙……无论是当着他的面夹菜给华缇,或是踢他的腿,都是故意的!他妈的,要不是碍于华缇在这里,他肯定狠狠教训这家伙一顿,让他以后不敢再出现在他面前!

  「咦,你怎么了?为什么瞪着潘晋哥呢?」华缇一脸困惑的看着厉寰。

  「没,没什么。」厉寰连忙道。

  「谁晓得他心底在想什么?我也被他瞪得莫名其妙。」潘晋一脸无奈又无辜的模样。

  见他如此,厉寰更气,「你……」

  「还是请你先离开,有你在,咱们可能无法好好吃顿饭。」

  「啥?」厉寰瞠目结舌。

  有没有搞错?这间饭馆是他开的,这顿饭也是他请的,潘晋却反客为主,请他走人,这世上可还有天理?

  「潘晋哥,请你别这么说,厉寰是这里的主人,又是我的朋友,他好意请咱们享用这顿佳肴,怎能请他离开?何况大伙儿一块吃饭,才会更显得美味啊。」华缇柔声说道。

  厉寰心中满是感动的看着华缇。听听,她这些话真是悦耳动听至极啊!

  潘晋不再开口,低头默默吃着饭。厉寰见他终于肯闭嘴,心里乐得很,巴不得他当一辈子的哑巴,永远别再啰唆。好一会儿后,华缇看着厉寰,柔声轻间:「你不吃一些吗?」

  「不了。」眼前的菜肴虽然色香味俱全,但厉寰没什么胃口,只因他的心思全在她身上。

  等等,心思全在她身上……为什么他会这样?难不成是……他喜欢上她了?被这突如其来的自觉吓着,厉寰的一双黑眸只能直勾勾瞅着她,眨也不眨一下。

  「你怎么了?为何光看着我不说话呢?」华缇一脸纳闷地看着他。她脸上该不会沾了什么脏东西吧?她伸手拭了拭,却什么也没有。

  「没、没事。」厉寰连忙撇开眼,不敢再看她。

  天,他怎会这么呆、这么蠢,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对她的心意?以后,他又该如何面对她?

  厉寰的反应与表情,全都落在偷偷观察着他的潘晋眼底。再看向一脸担忧的看着厉寰的华缇,潘晋拧紧了眉,暗自在心里下了个决定。

  「妳吃完了吗?」

  华缇听见潘晋的问话,这才转过头看着他,「嗯,我已经吃饱了。」

  「那咱们去街上逛逛吧。妳不是说想买些东西?」

  「嗯……」她转过头,看向厉寰,「你要不要跟我们……」

  她话尚未说完,就被潘晋打断。

  「妳忘了吗?刚才他说正在看帐呢,咱们又怎能邀他一道前往?千万别误了他的事啊。」

  「啊,也对。」华缇轻咬下唇。若不是潘晋提醒,她倒忘了此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