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醉不醒 第3章(2)

作者:嘉恩
  这时,老张上楼来,一看到眼前的情景,同样愣住了。

  厉爷……竟然会让华二小姐做出那么亲昵的动作来!他们之间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啊?

  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做了件很要不得的事,华缇连忙收回手,低下头不敢看厉寰,「抱歉……我似乎不该这么做。」她越说越小声,一张俏脸更是红透。

  天,真是要命,她怎会对他做出这种事来?真是不知羞啊!

  「呃,没关系……」厉寰连忙撇开脸,同样不敢看她,恰巧瞧见站在楼梯口,瞠目结舌的老张。「看啥看?给我滚!」他知道,有句话极为适合形容此刻的他!恼羞成怒。

  「是,我这就滚,这就滚。」老张连忙下楼,至于厉爷被华二小姐吃豆腐的事,他会很有义气的绝口不提。

  「那个……我先回去了。」华缇连忙将木盒收入布包内,站起身就要离开,就怕自己再待下去,不晓得又会对他做出怎样的事来。

  「我送妳。」

  「不必了,我自己……」

  「让我送妳。」厉寰的眼底有着坚持。

  「那么有劳你了。」她轻轻点头。

  两人一同步下阶梯,来到赌坊大门外,老张已站于门旁,将方才收起的油纸伞递向前。

  厉寰接过伞,打了开来,为她撑着,不让她淋到雨,与她并肩往前走去,离开赌坊。

  待他们一走,所有赌客纷纷七嘴八舌谈论起来。

  「喂,厉爷究竟是怎么了?性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改变?」

  「可不是?先前他不是气得想杀了华二小姐?」

  「为什么?」

  「那还用说,之前华二小姐不是在这儿赌赢了他,还要他当她的夫婿?一夕之间全城的人都知道此事,成了茶余饭后的话题。」

  「喔,你指的是这件事啊!但我之前不是听说华二小姐将这个赌约收回了?」

  「是啊,我也从我那婆娘口中听说了。」

  「那么他们又怎么还凑在一块?不是该各走各的吗?」

  「谁晓得他们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这根本是雾里看花。」

  「什么意思?」

  「看不清啊!」

  *

  细雨绵绵,路上行人并不多,厉寰仍刻意放缓了步伐,好让华缇得以跟上,两人一同并肩而行。她以眼角余光偷偷看着身旁的他。虽说他帮她撑伞,但是两人之间仍有些距离。好一会儿后,她才轻启红唇,「抱歉,方才是我逾越了。」

  「没关系,我不介意。」是,他一点都不介意,老实说,心底还有些窃喜。

  「你也会让别人摸你的胡子吗?」

  「拜托,怎么可能?」他拧紧眉,一副让他死了算了的表情。

  「我摸就没关系?」

  厉寰毫不迟疑的点头,「嗯,是妳就没关系。」

  「为什么呢?」

  「这个……别问我。」他哪会知道为什么啊?就连他自己也想知道答案。

  华缇侧头看着他,思索片刻后才轻轻问道:「我们之间算是怎样的关系?算是朋友吗?」

  虽说她之前在法传大师面前说他是她的友人,但他们都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比友人更加微妙。

  「嗯……算是吧。」不然他也不会开口要求以后还要邀她外出,更不会在此刻为她撑伞,送她返家。

  「这样啊……」华缇沉默了,不再开口。

  她的沉默,令厉寰忐忑不安。他方才应该没有说错话吧?他们应该算是朋友,难道不是吗?正当他还想着这些问题时,两人已到了华宅大门前!

  华缇停下脚步,看着仍为她撑着伞的厉寰,他身上的衣衫早已被雨水打湿,然而她身上的衣衫则是未沾一滴雨水。

  此刻,她只能这么直瞅着他,明明心底有许多话想对他诉说,但是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凝视着她好半晌后,厉寰终于开口:「妳说,妳利用了我……」

  「嗯。」她直视着他的眼,轻轻点头,但是她的心仍不由得狂跳。他可是气恼了?

  「那个……我要说的是……」

  「嗯?」她轻轻眨着眼,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我不在乎。」

  「啊?」她愣住了。

  厉寰伸手抚着发,神情有些尴尬,「我的意思是,我随时随地都能让妳利用。」

  「什么?」华缇瞪大杏眸。他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不在乎他人怎么看我,只要能保护妳,让妳不再被人骚扰,我甘愿让妳利用。」他的神情充满前所未见的坚定。

  反正他早就恶名远播,压根不在乎他人的看法,如果因为他在她身边就能带给她一些好处,那么他十分乐意这么做。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她心里很感动,可是也感到不解。

  之前她在赌坊里赢了他,又逼迫他要娶她为妻,害他没面子,后来又利用了他……但他的确压根不在乎,还说甘愿被她利用,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如果我知道答案就好了。」厉寰将手中的油纸伞递向前。

  华缇迟疑了会儿,这才伸出柔荑,原本打算接过伞,但手指却不小心轻触到他的大手,她一惊,连忙收回手。

  而厉寰同样也被吓了一跳,立即收回手,而那把油纸伞没人接手,就这么掉落在地上。

  两人就这么望着彼此,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最后,华缇率先开口:「那个……你要进来喝杯茶吗?」

  她突然好舍不得他就这么转身离开,欲再多留他一会儿,就算只有片刻也好。

  「嗯。」厉寰轻轻点头,然后弯下身拾起那把油纸伞,收起来交给她。

  华缇笑着伸手接过,却在此刻,瞧见厉寰身后有道男子的身影朝这儿走来,当那名男子越走越近,直到站在厉寰身后,她脸上不由得扬起笑容。

  「你……你不是……」

  厉寰怎会看不出来,此刻她所注视着的人并不是他?他连忙转过身,只见一名长相斯文的男子,面带笑容站在他身后。

  「你是谁?」他剑眉紧蹙,瞪向来人。

  男子并未答腔,反倒是一旁的华缇开了口:「我来为你们介绍,这位是我的青梅竹马好友潘晋,而这位是我的友人厉寰。」

  「幸会。」潘晋笑着朝他轻轻点头。

  然而厉寰却没有任何动作,原本紧蹙着的眉皱得更紧了。

  这家伙是她青梅竹马的好友,而他只是她的友人,这怎么听都不顺耳,更令他觉得有把无名火冒上心头。

  「咦,你不是已经搬离祈城了吗?」华缇没有发现厉寰的不对劲,笑着问向潘晋。

  「那是家父之前为了生意,才会搬离祈城,如今我想独自创业,所以又回到自小就熟悉的地方,想看看有什么生意可做。」

  「喔,原来是这样啊!」

  「对了,我特地带了这个送妳。」潘晋自袖中取出一支翠玉金钗。

  「要送给我的?」华缇轻眨着眼,有些惊讶。

  「是啊!妳可千万别说心领了,这样我会难过的。」潘晋表现出一脸伤心难过的模样。

  呸!厉寰差点呸出声来,看见这家伙装模作样就觉得恶心想吐。

  「这样啊,那我只好收下了。」华缇只得伸手接过。

  而潘晋则是在她伸出手时,乘机握住了她的手。

  见此情景,厉寰的双眸已快要喷出火来。

  他妈的,这家伙是想怎样?存心讨打是不?再不放手,当心等会儿打爆他的头,折断他的手!

  「潘晋哥,你……」华缇有些不知所措。

  「华缇,妳的手怎么变得这么粗糙,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他一脸担忧的瞅着她。

  闻言,厉寰也想凑向前察看。

  她的手真的很粗糙吗?要不要紧?怎么会这样?难不成是因为她把所有奴仆都辞去,家中所有事情都由她一手包办的缘故?

  华缇连忙接过金钗,收回手,淡淡地说:「不过是做了些粗活罢了,没什么。」

  「这怎么行?妳可是千金之躯啊!」

  厉寰硬是忍住跟着点头附和的动作。嗯,这家伙总算说了句人话。

  「那早就是过去的事了。」她轻轻一笑。

  但她这一笑,却揪疼了厉寰的心。

  她……怎么还笑得出来?她心中究竟有着怎样的力量支撑着她,能够让她独自一人坚强的生活下去?

  「妳怎么这么说呢?只要说一声,多少婢女、仆佣我都会帮妳找来。」潘晋立即道。

  「不必了。」华缇笑着轻轻摇头,眼底却有着无奈。

  「妳千万别跟我客气……」

  「她说不要就是不要,你别强人所难。」厉寰再也忍不住,沉声低喝。

  潘晋转头看了他一眼,才又看着华缇,「我知道了,不会再多说。」

  「嗯,谢谢。」她微微一笑。

  见她手里拿着布包,潘晋问道:「那么,妳现在是打算去哪里吗?」

  「我正要进屋,请他喝杯茶呢!」华缇转过头,笑看着厉寰。

  看见她的微笑,厉寰的神情立即变得柔和。

  见此情景,潘晋若有所思的看着厉寰一会儿,随即朝他俩说道:「那我还有事,先走了。」

  「你不一起进来喝杯茶?」见他要离开,华缇忙连忙问道。

  「不了。」潘晋笑着轻轻摇头,「改日再来找妳。」

  「恩。」

  「再会。」潘晋笑着朝她点头,随即倾身在厉寰耳边低语:「你也该为她的名声着想,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若被他人瞧见,不晓得在背地里将她说得多难听。」语毕,他便径自转身离开。

  闻言,厉寰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

  华缇看着他,「你怎么了?」

  「没什么。」他淡淡地说。

  「真的?」她轻颦蛾眉,压根不相信他所说的话。不晓得刚才潘晋究竟对他说了些什么?

  「嗯,真的没什么,我只是想起还有些事必须去办,无法和妳一同喝茶了。」

  华缇先是一愣,朱唇轻启,本来想问他方才潘晋说了些什么,但是这句话却梗在喉咙,说不出口,最后她才道:「那么你回去时路上小心。」

  「放心,我可是人见人怕的恶霸,不会有事的。」厉寰笑着朝她轻挥了挥手,然后转身离开。

  目送他挺拔的身影在细雨中渐行渐远,想起了他之前说过的话,华缇的唇边不禁勾起一抹笑。

  他说,他随时随地都能让她利用……呵,他真的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