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醉不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醉不醒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接连数日,皆是细雨蒙蒙的天气。

  厉寰坐在厅堂中的圆桌前,双臂环胸,瞪着屋外的庭院。

  下下下,一直下雨是怎样?老天爷可是存心和他作对?如此一来,他要怎么邀华缇外出啊?最后他恼了,站起身径自往外头走去。

  「爷,您要上哪儿去?」一名男仆连忙询问。

  「去赌坊透透气。」他头也不回,扬声说道。

  男仆只得目送他离开,并准备将大门关上,这时,有名身着粉色绸裙的女子,一手撑着油纸伞,另一手提着一只布包,朝宅第走来。

  最后,那名女子站在男仆面前,柔声轻问:「请问……厉寰在吗?」他之前说过,不希望人们喊他公子,说叫他厉爷就好,可是又不许她这么唤他,那么,她若直呼他的名字,应该没有问题吧?

  「爷方才外出了。」

  「这样啊……」华缇眼底有着失落。

  「这位姑娘,您找咱们爷有何事?」

  「我做了些糕点,特地带来想请他吃,感谢数日前他陪我一道前去城郊的佛寺。」

  「啊,原来您是华二小姐!」听她这么一说,男仆立即知晓她的身分。因为爷在上巳节与华二小姐一同外出的事,早在城里传得沸沸扬扬,无人不晓。

  「嗯,我就是。」华缇朝他甜甜的一笑。

  一见到她甜美的笑容,男仆对她的好感更为增加,「爷到『无赌不入』去了,您要我带您过去吗?」

  「不了,我知道地方。」

  「华二小姐要亲自上赌坊?」男仆大惊。

  「对啊,之前我已经去过一次,所以没有关系,我自个儿过去就好。」华缇朝他轻轻点头,便径自转身往赌坊走去。

  男仆看着她的身影逐渐走远。这么说来,之前的事是真的,她真的赌赢了爷,还要爷成为她的夫婿。

  只是,她的眼光可真是与众不同,城里有那么多男人,她哪个不挑,为何偏偏挑上长相凶恶的爷呢?

  而爷之前还怒气冲冲,说什么绝对不会娶她为妻,结果后来却又跟她一道去佛寺上香……真是奇怪。男仆摇摇头,百思不解。

  华缇撑着伞,慢慢在雨中往前走着,心底却有些不安。

  她这么做……应该是对的吧?

  确实,自从那日他们一块出门之后,便很少有人敢再当着她的面说她闲话,更有没人敢再来向她借钱了。

  没一会儿后,华缇来到「无赌不入」赌坊。看着悬挂于上方的那块横匾,她真没想到自个儿又会再度来到这里。

  站在门边的老张瞧见华缇,连忙步向前,「华二小姐,妳怎么又来了?」

  「嗯……我记得您姓张吧?」

  「呃,正是。」老张没想到她会记得他。

  「方才我去厉宅想找厉寰,但是宅里的仆人说他到这里来了,所以我才过来,想将亲手做的糕点送给他吃。」她笑着举起手中的布包。

  「这样啊……妳等等。」老张连忙入内,来到二楼,告知倚在栏杆旁,看着底下赌客的厉寰此事。

  「厉爷,华二小姐来了。」

  「什么?」

  厉寰原本显得没精打彩,一听见老张这么说,立即三步并作两步往楼下冲去。

  「让开,快让开,全给我让开,别碍着我的路!再不让开,当心我的拳头不长眼!」他扬声大喊。

  他的吼声一传来,所有赌客及赌坊里的伙计们全往一旁散去,没人敢挡住他的去路。

  站在赌坊外的华缇,看见厉寰急急忙忙往她的方向奔来,脸上的神情既惊讶又欣喜,这模样让她不禁轻笑出声。

  见着她的笑容,厉寰的目光变得更为柔和,嗓音也轻柔许多,「妳笑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很可爱罢了。」

  「可爱?我?」厉寰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诧异。

  向来只有人说他是大老粗,说他是一脸的坏人相,八竿子也与「可爱」这两字打不着。

  「对啊!」她甜甜一笑。

  看着她的双眼,厉寰的神情忽然显得有些局促,「那个……今儿个妳是特地来找我的?」这应该不是他自作多情吧?

  「是啊,今儿个我做了些糕点,拿来给你尝尝。」

  「妳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喔,方才我是先到你家去,你府里的仆人告诉我,你在这里,所以我就到这儿来了……怎么了,你不方便吗?」华缇轻颦蛾眉。

  「怎么会不方便?方便,当然方便,好得很!」厉寰猛点头。

  「那么……咱们要在哪里吃呢?」

  「到二楼去吧。」他伸手往赌坊里指去。

  华缇愣了下,然后轻轻点头。「嗯……好。」

  「我替妳收伞。」

  「那就有劳你了。」她将手中的油纸伞递向前。

  他将伞收起后,便领着她往赌坊里走去,「来,快跟我进来。」

  华缇提着布包,尾随在他身后,只是才一进入赌坊,就被眼前的情景吓着。

  所有赌客与伙计全瞪大了眼,直注视着他们,压根没人看着赌桌与竹盅里骰子的点数大小。

  厉寰见状,怒目扫了众人一眼,以如雷的嗓音吼道:「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们的眼珠子全挖出来泡酒!」

  所有人连忙收回视线,再次专注于赌桌上。

  「来来来,下好离手!」

  「快点啊,要追加赌金的就快点,等会儿就要开盅了。」

  「一二三,六点小,庄家赢!」

  「来,咱们上楼。」厉寰转过头,神色温和的看着身后的她。

  众人虽然不敢看向他们,但耳朵始终拉长着。方才厉寰对他们大吼,却对华二小姐轻声细语,差别可真大啊!

  「好。」华缇轻轻点头,跟在他身后一同上楼。

  二楼并没有任何赌客,只放了一张木桌、几张木椅和一张躺椅。她想,他应该时常待在这里吧。

  「快坐下吧。」厉寰招呼着她。

  华缇在桌前坐下,将手中的布包揭开,取出一只精致的木盒,打开盒盖,只见里头放了各式糕点。

  看着那些糕点,突然有股异样的情愫将厉寰的心紧紧包覆着。「这些……全是妳亲手做的?」

  「嗯,只是不晓得合不合你胃口。」她朝他微微一笑。

  厉寰立即伸出手将一块糕点拿起,放入口中细细品尝,「嗯……」

  「怎样?」华缇的神情不禁有些紧张。

  「味道还不错。」真的,很好吃。

  「呵……那就好,这是我第一次做糕点,一直担心自己的手艺不好,你不会喜欢。」

  凝视着她好一会儿后,厉寰这才轻轻说道:「妳想太多了。」她的担忧根本是多余的。

  华缇看着他一口口吃着她亲手做的糕点,转眼间就将她所带来的糕点吃完,脸上还带着满足的笑。「那个……」她欲言又止。

  「怎么了?」

  「我……」

  「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他微微拧眉注视着她。

  「抱歉,我利用了你。」她一鼓作气,把话说出口。

  「啥?」他不禁愣住。

  「一开始,我之所以来赌坊,是因为打算把所有家产及地契输光,好离开这里,削发为尼,但是万万没想到竟然会赢了你,而我又不想要银两,才会对你提出要你娶我的要求……

  「虽然之后我答应收回那个赌约,可是又担心日后继续待在城里,不晓得还会不会有人觊觎华家的财产,所以才会邀你在上巳节那日一同外出,目的就是想让人们以为我们确实是在一起的……我如此利用了你,请你见谅。」

  「等等,妳何必削发为尼?」厉寰的语气有些紧张,这种事他连想都不敢去想。

  「放心,现在我已经没有这个念头了。」

  「呼!那就好。」他喘了口大气。

  见他这模样,华缇不禁轻笑出声,「你何必这么紧张?」

  「我……不过是关心妳。」等等,关心?他竟然也会关心别人了!他怎么会变成这样?而这一切的改变,似乎全是因为她。

  闻言,华缇先是一愣,之后才笑了开来,「谢谢你,我很开心。」他果然是个面恶心善的好人。

  「呃……不客气。」厉寰的表情很不自在,有些尴尬,伸手搔着下巴浓密的落魄胡。

  看着他的动作,再看向他那生满了下巴的落腮胡,华缇脸上充满兴致,「那个……」

  「嗯?」

  「我可以摸摸看吗?」

  「摸?摸啥?」顿时,他的心跳倏然加快。她……想摸他哪里来着?

  「你的胡子啊。」她说得理所当然。

  「喔,原来妳说的是胡子啊!」厉寰这才放下了心,但心底却又有着一丝说不上来的失望。

  「不然呢?」她眨着眼,一脸疑惑。

  「没、没事。」他连忙摇头。

  「那么,我可以摸摸看吗?」她以期待的目光看着他。

  「请便。」向来没有人敢靠近他,更没有人那么大胆,敢对他提出这样的要求,又不是不要命了,但是,她算是他生命中的一个特例。

  华缇伸出雪白的柔荑,轻轻抚摸着他的落腮胡。有些扎手,这种感觉好奇特,让她唇边不禁绽出一抹笑。

  「好好玩喔!」这种感觉真的很难以言语形容。

  「好玩?」厉寰瞪大双眸,对自己所听到的话难以置信。

  头一回有人说他的胡子摸起来好玩,他摸了自个儿的落腮胡好多年了,但是从来不觉得好玩呀。

  「对啊,刺刺的,痒痒的……」华缇轻轻抚着他的落腮胡,突然之间,她的视线就这么落在他的嘴唇上,再也移不开。哇,原来他的唇生得如此好看。

  她一时之间忘了一切,以指尖轻轻碰触他的唇,那温暖又柔软的触感更让她忘情的来回轻抚。

  她……她在做什么?她究竟在做什么来着?这一切带来的冲击让厉寰过于震惊,此刻他脑海中一片空白,四肢更为僵硬,就这么愣在那里,不知该作何反应。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