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愿相思 第10章(2)

作者:嘉恩
  翌日,天刚破晓,妍月手中提着一只包袱,步出厢房,朝大门走去。

  秀儿恰巧见着,连忙奔向前,“夫人,大清早的您要上哪儿去,为何还带着包袱呢?”

  妍月微微一笑,“没什么,这是我之前在祁南山上特地为慕劭所缝制的衣袍,但是还缺了一些布,所以想去买相同的布料回来缝上。”

  一听,秀儿眼底立即浮现一抹哀伤,轻咬着唇,无法开口。夫人特地为爷所缝的衣袍,爷……永远都穿不着了。

  “怎么了?”妍月柔声轻问。

  “这……这点小事就让奴婢替夫人做吧。”秀儿连忙开口,

  “不必麻烦了,我自个儿去就好。”

  “可是……”

  “我的双腿好不容易能再次行走,想多走些路,秀儿,你就让我去吧,”妍月朝她露出一抹浅笑。

  听到她这么说,秀儿也不便再多说什么,“是,奴婢知道了,请夫人路上小心,早去早回。”

  “嗯。”妍月轻轻点头,便头也不回的步出段宅大门。

  徐徐微风吹起她那随意披散于身后的青丝和身上素白的衣裙,她眼底有着前所未见的坚定,缓缓迈着步伐前行,但她并非前往玉霞城最热闹的街市,反而是朝城外一座烟波浩渺的碧湖走去。

  来到湖畔,看着眼前广大辽阔、云雾笼罩的湖面,妍月将包袱揭开,取出置于其中的公主令牌、镶金玉佩、价值连城的珠宝首饰,一个个往湖中丢去,让它们沉入湖底。

  她要这些有何用?

  今生今世,她唯一要的就只有他……只有他……

  接着,她将之前待在祁南山上时,一针一线悉心仔细为他缝制的衣袍取出来,紧紧拥在怀里。

  泪,早已流尽。

  心,早已碎裂。

  缓缓地,妍月抱着怀中的衣袍,朝湖水中央一步步走去。

  “慕劭……等我……我很快就会来到你身边……让我们在黄泉相见……来生再次结发成为夫妻……”

  不愿思念,不愿独活,她只愿来世再与他共结连理。

  乌黑的长发在冰冷的湖面上飘浮着,衣衫则因为被湖水浸湿而变得沉重,她再也听不见周遭的任何声音: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赶紧前往黄泉与慕劭重逢。

  蓦地,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快步朝她奔去,伸出长臂一把将她的娇躯拥住,不再让她往前走。

  “妍月!”慕劭叫唤着她的名字,声音中充满悲痛。

  她愣住了,瞪大双眸。身后传来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嗓音,但她不敢回头,怎么也不敢,就怕这只是一场梦……

  “该死……妍月,你究竟在仿什么?”他低吼。

  是他,真是他吗?他还活着,并没有死?但,大家部说他死了啊……妍月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再也无法思索任何事。

  冰冷的湖水随风拍打过来,慕劭连忙将她一把抱起,朝湖岸大步迈去。

  受到惊吓的妍月,这时瞧见了他那熟悉的俊逸脸庞,原本以为流尽的泪水再次涌上眼眶,决堤般落下,模糊了视线。

  这……不是梦吗?会是真的吗?是他,真的是他……他没有死,他并没有死!

  回到湖岸,慕劭将妍月放下,待她站稳,他随即朝她大吼,“为何要寻死?你说啊!”

  杀了王莽后,他因为身上伤势过重,所以无法赶在去年的玄月望日与她相见,他也很清楚,自己同样不能贸然前去找段云罗,因为若他的身分因而泄漏,被人察觉,势必连累她,更担心妍月会因此无法前去祁南山治疗双腿。

  再说那时他已不是将军,身无分文,日后又怎能给予妍月安稳的生活?

  于是他前往边境各国做起生意,决定非得在这一年内赚取足以供给两人往后生活所需的银两,并在一年后风光的前来接她。

  本以为昨日便能抵达玉霞城的齐来茶馆,却因为马匹彻夜赶路,早已疲惫不堪,误了时辰,直到今日清晨他才终于抵达玉霞城。

  当他来到段宅前,却意外瞧见妍月自宅第步出的倩影。

  看见她能再次以双腿行走,他内心的激动与欢喜笔墨难以形容。他本欲立即上前,但见她拿着包袱不知欲前往何处,他便决定暂不现身,跟在她身后,想看看她究竟打算去哪里,却怎么也没料到她竟会来此寻短。

  想起过去她曾拖着无法行走的身子欲投井自尽,如今她的双腿已能够行走,却又再次打算寻短,教他怎能不悲愤?

  再也忍耐不住,妍月伸出手拥住他结实的腰身,紧紧搂着,怎么也不愿放开。

  她哽咽着,泪如雨下,“我以为你死了……大家都说你死了……你若死了,我又如何独活在这个没有你的世间?”

  听了她所说的话,慕劭满腔的怒气便烟消云散,只剩满满的心疼。

  他伸出大手轻搂着她的身子,低哑着声音道:“你……真傻。”她的傻总是令他心动,亦总是令他心碎。

  妍月缓缓抬起头,伸手轻抚着他的脸庞,瞧见他的左眼以布罩遮着,她一愣,颤抖着问:“你的眼……”

  “已经没了。”他淡淡地说着。

  闻言,她心一悸,不禁倒抽了口凉气,“怎么会……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只是将所有事情作个了断,好让我们日后能安稳过日子,不必担心有人追杀。”

  若是逃,总是会有人追,他永远无法给予她安稳生活,

  “但……为何会传出你已被王莽杀害的消息?”

  “我那时确实是差点就被王莽杀死,但最后靠着意志力存活下来,并找了个与我体格差不多的士兵尸首,让他穿上我的衣裤,刺伤他的左眼,削去他的脸皮,再让他握着我的剑,让之后前来收尸的士兵误以为那个人是我,好让天下人皆以为我已死。”

  妍月终于明白,原来这就是消息的真相。

  凝视着慕劭好一会儿后,她放开了他的腰,伸出柔荑轻抚着他的脸庞,以及以布罩遮着的左眼。

  她微笑着说:“你来了……”信守了他的承诺。

  “是的,我来了,我依照约定,前来找你了。”慕劭以仅存的右眼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她。

  他绝不食言,与她的约定,他绝对不忘。

  望着眼前的慕劭,好一会儿后,妍月轻轻踮起脚尖,主动在他的唇上印下深情的一吻。

  属于他的独特阳刚气息混合著册水的气味窜入鼻端,他那总是温热的体温,温暖了此刻她因为全身湿透而有些冰冷的身子……他的一切总是令她难忘,总是令她心动。

  她的吻令慕劭心荡神驰,他立即化被动为主动,伸手轻捧着她那绝美的容颜,加深这一吻。

  由衷感激上苍让他俩都活了下来,再续夫妻情缘……

  *

  慕劭与妍月一同返回段宅,段云罗看见他出现,又惊讶又惊喜,之后听他娓娓道来,这才明白所有始末。

  翌日,在段云罗的陪同下,三人乘坐马车来到河畔,只见一艘船已停泊于岸边等候着他们夫妻。

  虽说妍月的双腿已能行走,但慕劭仍抱着她下马车,步上那艘船。

  “慕大哥,妍月,别忘了有空回来走走。”段云罗看着他俩紧拥着的身影,没来由的,眼眶中竞有些湿意。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上苍并非那般残忍,并没有拆散这对恩爱夫妻。

  慕劭看着段云罗,诚恳地向她道谢,“真多亏有你。”他由衷感激她的帮助。

  “慕大哥千万别这么说,妹子帮大哥一点忙是理所当然的。”段云罗笑着轻轻摇头。

  妍月也感激的看着她,“云罗,真的很谢谢你。”受云罗这么多的照顾,她实在无以为报。

  “真是的,怎么连你也这么说?快走吧!别误了开船的时辰。”段云罗的眼眶早已泛红,但她一直强忍着,不愿在他俩面前落泪。

  船夫立即摇着桨,让船顺着水流缓缓前行。

  慕劭与妍月站在甲板上,看着岸边送行的段云罗。

  段云罗不停挥着手,向他俩道别,直至船只渐行渐远,再也看不见,这才放下手,颊边已淌下两行清泪。

  但这是充满喜悦的泪水,因为她知道,往后他们俩会过得很幸福。

  清风徐来,河上波光粼粼。

  “相公,今后我们要去哪里?”依偎在慕劭怀里,妍月看着眼前的景致,柔声轻问,心情平静祥和。

  慕劭拥着她,在她耳畔柔声轻语,“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厮守终生,娘子,你说可好?”

  妍月自他怀里缓缓仰起头凝视着他。

  只见他那深邃的黑眸里蕴藏着对她始终不变的深情爱意,她不由得热泪盈眶,模糊了视线。

  最后,她朝他绽出一抹绝美的笑,“好,当然好……”

  两人凝视着彼此,不必任何言语,已心意相通。

  无论今生还是来世,他俩皆要结发为夫妻,苦乐同受。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