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愿相思 第9章(2)

作者:嘉恩
  渐渐的,他的身上多出了数十道伤口,正不停淌下鲜血,手臂也逐渐变得沉重,快要举不起来,视线早已被汗水与那些被他所弑的士兵鲜血所模糊,让他看不清眼前情景。

  身旁究竟有多少人的尸首倒下,慕劭不清楚,也无法细数,他只知道周遭尚有无数名士兵正挥剑朝他砍来,欲取他性命。

  手中的长剑早已钝了,砍不动了,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下挥剑砍杀的动作,否则死的人就会是他。

  在远处不敢靠近的王莽,瞧见遍地皆是士兵们的尸首,虽然还有大半的士兵正围攻着慕劭,但他杀敌的勇猛着实令人不寒而栗。

  瞧见一旁的马车,王莽以为妍月就在车内,连忙策马向前,打算用她来威胁慕劭,怎知一掀开马车布帘,车内却空无一人。

  万万想不到慕劭竟没有带那女人一道同行,独自一人驾马车离开,这掩人耳目的作法,目的就是要让人误以为他是带着妍月逃离京城。

  此刻,慕劭呼吸紊乱,重重喘着气,满身是伤,挥剑以及闪避的动作更是变得迟缓许多。

  见机不可失,王莽跃下马背,弯下身,手里握了把黄沙,朝慕劭的方向快步奔去,趁着他毫无防御之际,朝他的脸上撒去。

  黄沙落进眼里,让慕劭不由得闭上双眸。

  “哈哈哈,你去死吧!”王莽狂笑着大喊,将手中长剑用力朝他刺去。

  虽试着闪避,但慕劭仍倏然感到一阵痛楚传来,随即再也看不见左方的景物。

  他立即明白,自己失去了左眼。

  他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力挥出手中的长剑,剑锋立即划过王莽那没有受到战袍保护的项颈。

  下一瞬间,王莽的人头在半空中划了个圆弧,随即落下,那张布满讶异神情的脸朝下,埋于黄土间。

  剩下不到十名的士兵,见王莽已身首异处,慕劭身旁又有无数成堆的尸首,于是不敢再战,立即丢下手中长剑,纷纷转身骑马逃离,不敢多待,以免项上人头不保,亦不敢再回宫,以免遭王惩处,同样人头不保。

  见终于没有敌人,慕劭将手中长剑插入黄土中,支撑着身躯,不停喘着气。

  他的左眼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痛楚,但他仍可由右眼瞧见,他身边的黄土正不断被鲜血染红。

  这些鲜血并不是别人的,全都是由他身上各处大小不一的伤口滴落的。

  右眼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全身的力气仿佛被彻底抽离,最后,他再也支撑不住,倒卧于黄土上那些成堆的尸首间。

  缓缓地,慕劭伸出右手,取出放在衣襟内的一只红色锦袋,使出仅存的力气举起手,将锦袋置于眼前。

  看着这只被他满手的鲜血沾污的锦袋,他动了动双唇,轻轻唤了声,“妍月……”

  他真的很抱歉……看来他是无法信守与她之间的约定了……

  若有来生,他定会选择再次与她相遇……再一次与她结发为夫妻,厮守终生……

  最后,慕劭闭上了眼,失去所有意识,任由黑暗与冰冷将他紧紧包围。

  *

  十多日后,马车抵达玉霞城的段宅前。

  接获门房通报,段云罗立即步出宅第,迎接妍月到来。

  “好些日子不见,最近过得可好?”

  “嗯,还好。”妍月轻轻点头。

  “咦,你的气色不太好……哎呀,瞧我真是的,经过这么长的路途,你一定累了吧,快进屋里休息。”

  段云罗连忙吩咐婢女整理出一间房,并与秀儿一同扶着妍月下马车,进入厢房休息。

  待妍月坐于床铺上后,段云罗这才纳闷地问道:“怎么不见慕大哥与你一道同行?”他们俩总是形影不离,今日他怎会让妍月独自前来?

  闻言,妍月难掩内心的担忧,轻启红唇,“他说有些事得去处理,所以要我先前来。”

  “这样啊。”

  这时,一名婢女走进房里,小声的在段云罗耳边轻语。

  段云罗点点头,表示知道,这才笑看着妍月,“如果还缺什么尽管告诉我,我定会为你办妥。”

  “嗯,谢谢你。”

  “别客气,我为主,你为客,本该让你宾至如归。”段云罗笑了笑,“那么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接着她便转身离开厢房,往厅堂走去。

  车夫在厅堂内候着,一见段云罗前来,立即将一封信取出,递向前。“这是爷吩咐小的亲手交给您的信。”

  伸手接过,段云罗将以蜡封起的封口拆开,慕劭苍劲豪迈的字迹立即映入眼帘。

  玄月望日,若我在辰时迟未现身,请带妍月前往齐来茶馆与一名大夫会面,日后并代为照顾她,多谢。

  看完信,段云罗大为讶异,连忙抬起头追问车夫,“快说,慕将军最近可是发生什么事了?”

  迟未现身?代为照顾?为什么他要这么写?仿佛他已预料日后定会遭遇不测一般,令人心惊。

  车夫只得一五一十将他所知道的事全部告知。

  听罢,段云罗脸色惨白,跌坐于椅上,“怎么……会有这种事?相同的情况竟又再次发生在他身上……”思索了会儿,她连忙派人快马加鞭赶往京城,打探慕劭的消息。

  如果可以,她希望他能好好活着,千万别独留妍月一人于这世间!

  *

  玄月望日,辰时已过,慕劭仍未现身,而先前派去京城的人亦未返回禀报消息,段云罗只得带着妍月乘马车前往齐来茶馆。

  坐于车内的妍月低垂着头,轻颦蛾眉,不发一语,内心的担忧一天天、一点一滴的逐渐在心头扩大,

  慕劭如今究竟身在何方?为何尚未前来找她?该不会是有什么万一……不,不会的,别胡思乱想!

  他已经和她约好了,他们约好的……他一定会来找她,绝不是那种不守承诺的人,她相信他。

  马车抵达齐来茶馆,段云罗与秀儿一同扶着妍月下马车。

  一下车,妍月立即往周遭看去,希望能看到慕劭那高大挺拔的身影,然而路上人群来来往往,却始终不见他出现。

  这时,一名身着褐衣,头戴笠帽,脸覆面纱的女子,一手拿着一顶笠帽,另一手牵着头毛驴,朝她们走来。

  妍月一眼就认出,那名女子正是当日表明可以治好她双腿的神医。

  她越走越近,妍月的心就越慌,更不断往四周张望,希望能见到慕劭的身影,就算只是见一面也好。

  最后,那名女子在妍月面前停下,抬起头,仅露出双眸,笑着轻语,“看来,你是下定决心了。”

  妍月轻轻点头,但此刻她的心却不在这里,而是系在尚未现身的慕劭身上。

  “请问大夫该怎么称呼?”段云罗看着眼前的女子,有礼地问道。

  “何必多问?只要我能治好她的双腿就好。”女子笑了笑,将毛驴拉向前,“好了,我们该起程了,要走的路还很长呢!”

  在秀儿与段云罗的搀扶下,妍月坐上驴背,女子将手中笠帽戴在她头上,再为她覆上面纱,遮掩住她那绝美的容颜,以免在路途上会因为她的美色而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秀儿将一只包袱交给妍月,让她捧在怀里。

  “那么,一年后的今天再来这里接她。”语毕,女子随即要牵着毛驴带妍月离开。

  见状,妍月连忙开口:“等等……”

  “怎么,有东西忘了拿吗?”

  “不,不是的……”妍月抬起头,再次往四周看去,但是那道令她魂牵梦萦的身影依旧没出现。

  女子又怎会不知道她心里所想之事,轻轻叹了口气,“人哪,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恁地见不着。”

  闻言,妍月只得放弃再见慕劭一面的心愿,转过头向段云罗与秀儿辞别,之后便任由那名女子牵着毛驴,朝祁南山的方向走去。

  他俩总会再相见的,她确信着。

  段云罗目送妍月离开,直到再也看不见她的身影,这才准备坐上马车返回宅第,却在此刻听到有人大声呼唤。

  “小姐……小姐!”

  她转头一看,正是先前她派去京城探听慕劭消息的那名男仆,正骑着马往她的方向奔来。

  段云罗立即步向前,连忙诲问,“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可有慕将军的消息?快告诉我!”

  那名男仆翻身下马,仍不停喘着气,“小姐……慕将军……慕将军他……”

  “他究竟怎么了,你快说啊!”

  “慕将军……他死了……”

  这句话犹如青天霹雳,段云罗顿时脸色惨白,脑海中一片混乱,整个人就这么愣在原地,无法再有任何动作。

  死了?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慕劭将军早已被镇东将军王莽率领上百精兵于边境所弑,而王莽也死在慕将军的剑下……”

  一旁的秀儿听了,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痛,哇的一声嚎啕大哭。

  “呜……天老爷怎能如此残忍……夫人……夫人这些日子一直惦记着爷……可是……爷却死了……呜呜……”

  段云罗亦难掩心中的悲痛,缓缓抬起头仰望苍穹,最后痛苦的闭上双眸。

  上苍为何如此残忍,如此捉弄人?

  一年后的今天,妍月回来,教她如何开口告知慕劭的死讯?办不到……办不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