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愿相思 第9章(1)

作者:嘉恩
  月色当空,朗朗而照;漏尽更残,街衙静谧。

  厢房内的床铺上,两道人影于烛光下轻拥着彼此,然而谁也没开口说话,亦未合上双眸。

  最后,慕劭低哑着声,率先开口:“明儿个一早,你与秀儿一同乘马车前往玉霞城,云罗会为你安排妥当。”

  “那么你呢?”妍月偎在他厚实的胸膛上,柔声轻问。

  “我会先向丹汝王辞去剽姚将军一职,再将宅第的事处理完,随即南下与你会面。”

  妍月抬起头,透过昏黄的烛光凝视着他,许久后才缓缓开口:“当真?”

  慕劭并未答腔,仅是轻轻点头。其实他撒了谎……

  “那么,你要我去祈南山,接受大夫的医治吗?”她再问,要与他分离近一年的时间,光想就觉得难熬。

  伸出手轻抚着她的粉颊,慕劭深邃的黑眸直瞅着她,要将她绝美的容颜牢记在心。

  “你不希望能再次行走吗?”

  当然想,更想与你一同携手踏遍这世上每个地方。”

  望着她,慕劭轻轻一笑,并未开口。

  看着他的笑容,妍月本该觉得愉悦,但,没来由的,一股说不上来的感觉压得她的胸口好闷、好疼,险些喘不过气来。

  为什么她会有种不祥的念头?为什么她会觉得明日的分离,往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怎么了?”他的大手轻抚着她那披散于身后的柔顷青丝。

  “不……没什么。”妍月低下头,俏脸偎在他的胸膛上,小手轻搂着他结实的腰身,倾听着他那沉稳有力的心跳,怎么也不愿将心底的担忧说出口,就怕一语成谶。

  慕劭并未追问,大手轻搂着她的纤腰。如果可以,他多希望时间就这么停下,别再流逝。

  两人不再交谈,拥抱着彼此,转瞬间便到了破晓天明的时刻,亦是他们分离之时。

  此刻,秀儿于房门外轻唤,“爷,夫人,早膳已经备妥。”

  “知道了。”慕劭扬声回答,缓缓坐起身,看着床铺上的妍月,俯下身,在她艳红的樱唇印下一记深吻。

  “用过膳,就与秀儿一同南下前往玉霞城。”

  黑白分明的清澈双眸直瞅向他,妍月的双唇掀了掀,脑海中却是一片空白,不知自己究竟该说些什么。

  慕劭动作轻柔的抱起她,离开厢房,前往厅堂,两人一同用膳。

  等会儿即将与他分离,说不尽的哀与愁缠绕在心头,令妍月怎么也吃不下,一点胃口也没有。

  不仅她没胃口,慕劭亦是如此,只得转头看向在一旁服侍的秀儿,“夫人的行李都备妥了吗?”

  “是,早已备妥。”

  闻言,慕劭站起身离开厅堂,再度返回时,手中提了只以绸缎方巾包裹着的东西,递向前交给妍月。

  妍月认得这只绸缎方巾包袱,那里头放满了当初她交给王贵的许多价值连城的珠宝首饰、玉佩以及公主令牌。

  为什么他要在这个时候把这些东西交还给她?没来由的,她心底的担忧更为扩大。

  看出她内心的不安,慕劭笑着轻语,“这原本就是属于你的东西,现今交还给你并不奇怪。”

  “是吗……”妍月垂下了眼,看着手中的绸缎方巾。若真姗他所言那般就好。

  “爷,马车备妥了,随时能起程。”车夫人内禀报。

  慕劭轻点头,表示知晓,步向前,轻柔的抱起妍月,往外走去,来到马车前,将她轻轻地放入车内。

  秀儿则是提着妍月的一些衣物,迳自坐入车中。

  “一路上好好照顾夫人。”他沉声嘱咐。

  “奴婢明白。”

  慕劭深深看了眼妍月绝美的容颜,便要将马车的布帘放下。

  蓦地,妍月伸出柔荑,一把握住他厚实的大手,“求你……答应我,一定要来找我。”

  她怕,真的好怕,怕这一离别,往后再也见不到他。

  见她如此担忧的模样,慕劭倾身向前,将她拥入怀中,紧紧的拥着,仿佛要将她整个人揉入胸口。

  他低沉浑厚的嗓音在她耳畔不断呢喃轻语,“会的……会的……我一定会去找你……”

  妍月的小手紧紧揪着他的衣袍,怎么也不愿放开,泪水逐渐模糊了她的视线,

  “我们约好了……你一定要来找我……”

  “思,约好了,我一定会去找你……往后定会与你长相厮守,共度一生……”

  慕劭低哑着声向她保证,将她紧揪着他衣袍的小手移开,然后他缓缓往后退去,凝视着坐于车内的她,深深的再次将她的容颜牢记于心,这才放下布帘,让车夫驾着马车离开。

  马车内少了慕劭,虽显得宽敞,却也令人莫名的感到伤悲。

  最后,泪水再也不听使唤的决堤,沿着妍月的脸颊落下。

  她取出一直放于衣襟内的那只红色锦袋,将它置于掌中,紧紧握着,怎么也不放开。

  她是他的妻,这辈子都是,所以……他们约好了,他一定要来找她,千万不能食言啊!

  马车渐行渐远,直到消失于街道彼端,再也瞧不见,慕劭这才转身进屋,唤来所有仆役,各给他们一笔银两,请他们立即收拾行李离开,随后,他独自一人进入书房,取下挂于墙上的一把长剑。

  握着剑柄,将锋利的长剑缓缓抽离剑鞘,看着那泛着银光的锋利剑身、他神情骤变,显得冷冽骇人。

  逃,能逃到哪里去?

  这么一逃,一辈子都得逃!

  若是带着妍月逃往南方,到时候,她欲前去接受大夫医治之事因而耽误,或是当她上了祁南山,王莽却派人大肆搜山,若是寻到她,并伤了她……

  不,绝不能让这样的情况发生,所以他绝不能选择逃避这条路,之所以刻意留下,他就是要将这一切彻彻底底作个了断。

  妍月……我的妍月……

  但愿他能够信守与她之间的约定,活昼叫去找她,雨人苏守终生。

  *

  接获慕劭已离开京城前往北方的消息,王莽见机不可失,立即入宫觐见丹汝王。

  “王,剽姚将军慕劭忽然驾马车带着妍月公主离开京城,前往北方,不晓得有何打算,恳请王立即下旨,就让末将率领百名精兵前去将他捉拿回宫。”

  丹汝王紧蹙着眉,最后只得点头答允。

  “好吧,就由你率领精兵,立即前去追捕慕劭,并将他带回,交由刑部讯问他究竟有何意图。”

  “是,末将立即前去将慕劭捉拿回宫。”王莽抱拳一礼,然后站超身快步奔离大殿。

  当然,他绝不可能将慕劭带回来,若真要带他回来,也只会带他的人头回来见王。

  王莽穿上战袍,腰系长剑,骑乘骏马,率领数百精兵,奔出皇城,于京城街道上策马飞奔,完全不顾路上百姓们的安危,只急着想将慕劭擒住,亲自砍下他的项上人头。

  快马奔驰,许久过后,王莽与精兵们追赶到一处空旷荒僻之地,远远地就瞧见一辆马车,以及一名高大挺拔的男子独自站于滚滚黄沙间。

  王莽一眼就认出那人正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剠。

  “来人啊,快将慕劭擒住!l他扬声下令。

  数十名精兵立即驾马奔向前,欲将慕劭擒下。

  只见慕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他们的方向奔来,他们尚未来得及掸出腰闻长剑,手臂就被砍落地面,鲜血直流。

  慕劭面无表情,将手中未沾一滴血的长剑高举,剑锋直指向置身在精兵中央的王莽。

  “为何非要污蔑我?”

  “哼,打从以前我就看你不顺眼了!凭什么你才来到我国不到一年,便能获得王的信任,还封你为剽姚将军,而我在王的身旁多年,职位却还在你之下,这令我怎能心服,怎能不恨?污蔑,是谋害他人最好的办法,就算你真的无心叛乱,但只要我天天在王的耳边说个几句,最后你也会成了意图谋反的罪臣,人人得而诛之。”

  闻言,慕劭冷哼了声,“嫉妒,这是踏上毁灭唯一的道路。”

  不屑再与这种不靠自己的努力与才干,只打算靠污蔑与谗言踩着他人的尸体往上爬的小人多费唇舌。

  要杀要剐随意,但也要他们能动得了他一根寒毛才行。

  瞧见慕劭眼底鄙夷的神情,顿时王莽怒火攻心,怒不可遏,连忙下令,“杀,快杀,快把他给杀了!”

  “王不是下令要咱们将慕将军带回宫,交由刑部发落?”在王莽身旁的一名士兵皱眉询问。

  “少罗唆!”王莽一气,挥出腰间长剑,立即将那名士兵的头砍下。

  同袍身首异处,其他士兵见状,怎么也没料到王莽竟会这么做,均又惊又惧。

  “全都给我上!快把慕劭给我杀了,否则到时候死的就是你们!”王莽高举着手中那把沾了鲜血的长剑,扬声威胁。

  众士兵不得已,只得听从王莽的命令,抽出腰问的长剑,策马向前,欲取慕劭的性命。

  一些士兵则是下了马,抽出长剑逼近慕劭,前后包夹,将他团团围住,让他怎么也无法防御。

  数不尽的刀剑挥来,慕劭挡下后又顺势反击,虽杀了眼前的数十人,但后头又有数十人继续朝他挥剑砍来。

  就算他在战场上骁勇善战,所向披靡,但此刻的他是孤军奋战,以一挡百,怎不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