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愿相思 第7章(2)

作者:嘉恩
  此时,一旁的树丛里突然传来声响,慕劭立即箭步向前,将妍月护在身后,瞪向树丛。

  “哎呀,顺着火光前来,没想到竟会瞧见人。”一名戴着笠帽的女子自树丛后方现身。

  慕劭与妍月大为讶异,没想到竟会在此刻的深山里瞧见他人,而且还是一名女子。

  “我可以过去取暖吗?”

  慕劭警戒的瞪视着来人,本想拒绝,然而身后的妍月却轻轻开口。

  “当然可以,请快过来一同取暖,暖和身子吧。”

  “真是太好了,多谢两位。”女子走向前,取下头上所戴的笠帽,露出隐藏在帽下的绝美容颜。

  然而,慕劭仅是看了她一眼,便迳自坐于妍月身旁,大手轻搂着她的纤腰,让她偎在他怀里,温暖她的身子。

  他亲昵的举动令妍月娇羞,抬头看着他,小声地说着;,“别…..…这里还有他人在。”

  “那又如何?”慕劭毫不在乎,

  她的身子向来孱弱,非得好好照顾,一刻皆不得马虎,倘若真受了风寒,那怎么得了?

  那名女子只是看了他们一眼,笑了笑,收回视线,迳自坐于火堆旁取暖,没有再说话。

  “请问,你是这附近的人吗?”妍月柔声轻问。

  “嗯……算是吧!”女子脸上堆满了笑。

  “那么,你可知在这祈南山里住了名神医?”

  “你们是来求医的?”女子看着眼前的他们,“但,你们看来不像是患病之人。”她说得直接。

  妍月轻咬唇,垂下眼看着自己的双腿。

  那名女子立即明白,原来她的问题出在于被罗裙遮掩住的腿上。

  不待妍月回答,在一旁的慕劭率先开口:“抱歉,她的情况只会告诉大夫。”言下之意,请她别再追问。

  “喔?你是她的夫婿?”女子兴味盎然的看着慕劭。

  慕劭剑眉紧蹙,“此事与你无关。”

  “怎会无关?”女子笑眯了眼,伸手指向自己,“因为我就是你们所寻找的那名神医。”

  慕劭皱紧眉瞪向她,满脸不相信。突然冒出个人来,自称自己就是神医,而且还是名女子,他怎能相信?

  “不信就算了。”女子笑着耸了耸肩,看着妍月的双腿,“只是,除了我之外,这世上再也无人能治好她的腿。”

  闻言,慕劭与妍月均讶异的瞪大双眸,彼此相视一眼,随即又转过头看着眼前的女子,

  “你说的可是真的?”他难以置信。

  “你真能治好我的双腿?”妍月神情激动,原本以为自己今生只能与床、椅为伴,没想到竟有机会能再次站起来。

  “当然。”女子说得信心满满。“只是,你的腿还是得先让我看一下情况如何。”

  妍月看了眼身旁的慕劭,神情显得犹豫不安。

  也许这名女子是看出了她的双腿不良于行,但,若是真见到了实际的情况,她会不会跟其他大夫一样,要他们另请高明?

  她伯,真的好怕再次失望。

  慕劭点点头,动作轻柔的将妍月抱起,绕过火堆,来到那名女子面前,掀起妍月的罗裙,好让那名女子仔细看看她的双腿。

  女子轻颦蛾眉,看着她的双腿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地道:“嗯……是麻烦了点,但还有救。”

  “当真?”慕劭极为欣喜。

  妍月亦十分激动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这……这会是真的吗?上苍可是听见了她的祈求和慕劭的心愿,所以才让他们在此遇见这名神医?

  “但是……”女子接着开口。

  慕劭敛紧眉,“有什么条件请尽管提出,在下必定办妥。”

  “绝不能告知任何人有关于我的事。”

  慕劭与妍月闻言点了下头,表示可以办到,

  “那么,医治她的双腿,必须费时数月,而她治愈后还得靠自己的力量,每天一步步自己行走,直至如同寻常人那般,这段时间怕是又得花上数月……如此一来,她必须经过将近一年的时间才能完全恢复。”

  “无妨,不管花多少时间我都愿意。”妍月连忙点头。

  无论是一年、两年,甚至三年、五年,她都下在乎,只要能再次站起身,与慕劭并肩同行就好。

  “但是,这段期间你必须和他分离,直到双腿恢复行走,这样可办得到?”女子直瞅向她的眼。

  女子所说的话令妍月震惊不解。

  一旁的慕劭立即沉声低喝,“为何需要这么做?”他不能接受!

  “试问,若是你见到她跌倒,可会扶她起身?”

  “当然。”他没有多想,立刻回答。

  “那么,她又要到何时才能靠自己的双腿站起来?”女子沉声低问,词锋犀利,

  慕劭登时无言以对,转头看着妍月,神情复杂。

  或许正如这名女子所言,他在妍月身旁,其实并不是帮助她,而是害她。

  妍月亦凝视着他深邃的黑眸,神情同样复杂。

  或许大夫所说的话没错,他在她身旁,她只会想依赖他,这么一来,她又怎能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想不到之前是为了救他而和他分离,如今却是为了双腿得和他再次分开,再一次饱尝对他的相思之苦。

  她熬得过去吗?

  “这样吧,我给你们两个月的时间考虑,如果你们认为可行,那么,两个月后,玄月望日,在玉霞城的齐来茶馆碰面。”

  妍月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腿不语。

  慕劭亦低头看着她的双腿沉思。

  好不容易找到了能为她医好双腿的神医,代价却是要两人分离将近一年的时间

  答应,或是不答应?两人的内心均陷入两难。

  很快的,黑夜过去,天际露出鱼肚白,

  —那名女子站起身,伸手拍去沾于衣服上的草屑,“两个月后的今天,若是午时过后我仍不见你现身于齐来茶馆,那么就表示我俩无缘,以后也别来找我了。”语毕,她迳自转身离开。

  慕劭看着她的身影走远,消失于密林间。

  他连那名女子的姓氏、来历都不晓得,真能放心将妍月托付给对方吗?然而,或许那名女子真是唯一能医治妍月双腿的人……

  见他剑眉紧蹙的模样,妍月心中亦不知所措。确实,他们需要一些时间好好考虑。

  未来会有什么样的情况等着他们,谁也不得而知,但,她不希望慕劭再为了她的双腿而费心,更希望能和他一起行走。

  不发一语,慕劭抱起妍月,往山下走去。

  一路上,两人皆未开口说话,

  好一会儿后,妍月才轻启红唇,缓缓问道:“你的决定呢?”她想听听他的想法。

  “那么……你的决定又是如何?”他沉声反问,

  抬起头看着他那俊逸的脸庞许久,妍月轻咬着唇。

  若说心中没有丝毫犹豫,那肯定是骗人的,她希望自己的双腿能恢复,但也不希望与他分离……唉,她该如何是好,究竟该如何是好呢?

  迟迟未听见她的回应,这时,慕劭瞧见前方有棵树,枝头绽放着无数的白花,便抱着她往前走去,最后于树下停住脚步。

  缓缓抬起头,妍月瞧见头顶上方那些不知名的白花,当时与他初次见面的情景再次浮现脑海。

  忘不了……怎么也忘不了……她对他的痴,对他的情,就从那一刻起持续至今。

  慕劭先将她轻轻放下,往前走一步,纵身一跃,从枝头摘下一朵白花,再转过身走向她,弯下身将那朵花插入她发问。

  他的动作是如此轻柔,他看着她的眼神是如此深情,令妍月芳心轻颤,呼吸紊乱。

  “妍月……”他柔声唤遗。

  “嗯?”她直瞅向他的眼,心跳得越来越快。

  “嫁与我为妻吧。”慕劭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她。

  闻言,妍月讶异不已,瞪大双眸,脑海中几乎一片空白,

  他要娶她为妻?

  这样可好?这样可行?他若是娶她进门,倘若被他人得知,他又会被人如何议论?

  虽然她是开心的,但是为了他好,她该拒绝吗?

  “别拒绝我。”慕劭一把握住她雪白的柔荑,深邃的黑眸直瞅向她那黑白分明的艳丽双眸。

  “但……”她轻启红唇,眼里有着不安。

  她是前朝君王的胞妹,而他如今则是效忠灭了前朝的敌国君王,是位将军,他若是真娶了她,定会惹人非议。

  不,不成,万万不成啊!

  慕劭伸出手轻轻地覆在她的柔荑上。

  “为了你,我愿上山下海,为了你,我愿舍弃一切。所有的问题由我来面对,你只要顺从真实的心意,告诉我你愿意,这样就好。”

  他看得出她内心的犹豫与不安,但这些事情都不必她烦忧,今生今世,他唯一要的女人就只有她。

  凝视着眼前的他许久,泪水逐渐模糊了视线,令妍月再也看不清他的脸庞。

  “我……”她不禁哽咽。

  从来没想到,有朝一日竞能听到他亲口对她这么说。这一切若只是场梦,那么就让她永远别醒来。

  慕劭凝视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

  妍月伸出柔荑,主动搂住他的身躯,紧偎着他,“是,我愿意,我愿意成为你的妻,”

  已经顾不得一切,也不在乎一切了,他对她的深情爱意让她怎能不接受,怎能不答应?

  是的,她愿意,愿意成为他的妻子,与他厮守终生,白头偕老。

  慕劭难掩心中的激动,立即伸出长臂抱起她,紧紧拥着,怎么也不愿放开。

  感激上苍让他遇见了她,他定会倾尽一生呵护疼惜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