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愿相思 第5章(2)

作者:嘉恩
  最后,妍月终于来到水井前,伸出沾满了泥的柔荑,攀着水井缓缓站起身,泪眼朦胧的看着井底。

  她已没了力气再活在这世间,就让这一切结束吧!

  正当她准备投井自尽时,冷不防地,一只强而有力的长臂一把抱住了她的织腰,将她抱离水井旁,

  “你这是做什么?”慕劭瞪着她,低声咆啸。

  当他从宫中回来,尚未进入她的厢房,瞧见地面上爬行的痕迹,立即感到情况有异,连忙沿着痕迹奔来,竟亲眼目睹她准备投井自尽。

  该死,若他再晚回来一步,后果不堪设想!

  “放开我,放开我!让我死……让我死……”妍月拚命挣扎,双手紧握成拳,用力槌打他的身躯,粉颊上早已分不清是泪抑或是雨。

  为什么不让她死……为什么要救她……

  “别这样!”慕劭连忙握住她的双腕,以免她太过激动而伤了她自己。

  她身子赢弱,打超人来更是柔弱无力,但她所挥出的每一拳却令他的心疼痛不已。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妍月泪流满面,不断嘶哑的哭喊着。

  每吼一句,她的心就宛若刀刮,好疼、好疼……

  慕劭神情悲痛,低哑着声,“我知道你恨我……但,为什么……为什么非要寻死?”

  她所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让他的心仿佛被人用力地揪紧,难受得快要无法呼吸。

  闻言,妍月却笑了,在雨中狂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如果你带我离开冷宫……是打算用这种方式来折磨我……那么你成功了,…你办到了……现在我除了失去了双腿,也失去了身为女人唯一的骄傲……教我如何能活得下去……如何能……如何能啊?”

  无法行走又无法生育的她,彻彻底底成了个废人!

  她活著有什么用?又有什么意义?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

  慕劭感到眼眶一阵酸涩,一滴泪自眼角滑落。

  不,不是的,他并不打算折磨她,更不是存心让她失去生育能力啊。

  在他怀里,原本狂笑着的妍月最后悲痛的大哭。

  “呜呜……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待我?为什么不让我死?我不想活了……再也不想活了……我的心……我的一切……全都被你毁了……我恨你……我恨你……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自己从来不曾遇见你……我恨你……”

  恨,取代了对他的爱。

  如果爱一个人竟是爱得如此痛苦,爱得如此折磨,那么她不爱了……不爱了……再也不爱他了!

  慕劭紧咬着唇,就算咬破了唇渗出了血也不在乎,就是不许自己因为过于悲痛而痛哭出声。

  “不要让我爱上你之后又如此残忍待我……求求你……让我死……让我死了吧……”妍月闭上双眸,哭哑了声音,放弃了挣扎,任由他紧搂在怀中。

  泪,再也流不出来,只因早已流尽。

  心,再也感不到痛,只因早已破碎。

  慕劭紧拥着她,神情哀痛。

  “妍月,这一切全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我只是不希望……万一你怀了身孕,最后却因为身子太过虚弱而难产身亡……我真的没料到情况会这样……”

  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他始料未及,若他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绝不会这么做,绝对不会!

  “呜呜……呜呜呜……”妍月偎在他傻里,小手紧紧揪着他的衣袍,再次痛哭失声。

  上苍可是惩罚她?她究竟是犯了什么样的过错,为什么要这样待她?为什么?为什么……

  慕劭紧紧拥着她的身子,怎么也不愿放开,缓缓拾起头,任由雨滴不断落在脸上。

  眼泪和着雨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

  内心的悲痛难以言喻,一切不该如此的,不该啊!

  *

  夜晚,窗外仍下着蒙蒙细雨,一片凄迷,

  妍月任由慕劭为她洗净身躯,换了套干净的衣裳,坐于床铺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双腿与平坦的腹部。

  慕劭自然也瞧见了她那依旧哀伤的神情,他坐于她身旁,轻轻地伸出大手将她的娇躯拥入怀中。

  偎在他怀里,倾听着他的心眺,最后,妍月轻轻开口:“上天可是惩罚我?”

  “为什么要这么说?”他皱眉问。

  “因为我救不了慕氏所有被皇兄与吴普杀害的人,所以上苍如此待我……”无法行走又无法生育的她,不正是被上天所严惩?

  “别胡说。”慕劭轻拾起她的下颚,要她不得不直视他的眼,“上天不生无禄之人,更何况你还救了我一命。”

  她的这双腿是为了救他而被废,而她无法生育也是他的过错,她怎能说自己是被上天严惩?不是,绝对不是!

  妍月凝视着他那双带着自责、哀伤以及深情的深邃黑眸,“我……”话虽到了嘴边,她还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她的未来究竟会如何?而她是否又能再次为他心动?

  她怕,真的好怕……若是再次把心给了他,对他充满期望,如果最后却又再次失望……

  深深看了她一眼,慕劭收回手,站起身步出厢房。

  妍月坐在床上,不明白为何他会突然离开。

  没一会儿后,慕劭返回厢房,手中多了个以绸缎方巾裹成的包袱。

  见状,妍月觉得那条方巾好眼熟。

  瞧见她眼里的困惑,慕劭并未开口多说,迳自在她身旁坐下,在她面前揭开那只绸缎方巾。

  里头是许多价值连城的珠宝首饰、一块皇族令牌,以及一块刻有凤凰的镶金玉佩。

  瞧见了那些东西,妍月想起了过往的事。“这些是我之前交给王贵的首饰,请他拿去变卖,好让你们到远方过活……”

  慕劭不语,凝视着她。

  以前,他误以为这些是她交给王贵,请王贵杀了他的酬劳,如今他已知道,是她请托王贵带他离开,这些珠宝是作为他们往后生活的花费。

  看着那些珠宝首饰,妍月缓缓伸出柔荑,将置于其中的那块玉佩拿起来,随即又放下,神情满是哀伤。

  “为何难过?”他伸出手轻抚着她的粉颊。

  “我虽贵为公主,却无力制止皇兄听信奸臣谗言,造成慕氏一家上百人丧命……像我这样的公主又有何用?”

  她痛恨自己的身分,更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闻言,慕劭将她一把拥入怀中。

  “够了……你有这份心意,这样就够了。”他声音低哑,心因此揪紧。

  她用不着将所有责任全担在身上,更用不着一直将罪恶感紧系于心,这一切并非她的错啊,为什么她总是这么傻?这样的她实在令他心疼。

  偎在他怀里,妍月轻轻闭上眼,阵阵痛楚依旧从心口传来。

  “说真的……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又想要什么。”谁能给她答案?

  “但我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慕劭低语。

  缓缓抬起头,妍月凝视着他的黑眸。他……要的是什么?

  “找大夫洽好你的双腿。”他沉声道,神情认真且严肃,眼底更有着前所未见的坚定。

  他活在这世间唯一的心愿,是医好她的双腿,与她携手共度一生,

  “你……”她十分诧异,瞪大双眸,无言以对。

  为什么他要这么说?他明明知道她的腿已经废了,这世上无人治得好啊!

  看着她的眼神,就算她没有开口说话,她的心事也已全写在脸上,让他看得清清楚楚。

  慕劭伸出手轻轻地覆上她雪白的柔荑,“就算只有一线希望,我也不放弃。”

  妍月轻咬着红唇,“若是那位大夫住在极远的地方呢?”

  “我会带你去。”

  “住在毫无人迹的深山里?”

  “我会带你去。”

  慕劭那双凝视着她的深邃黑眸蕴藏着只给她一人的深情。

  他的话语、他的眼神使得妍月那原本破碎的心再次狂跳,难以自拔的再次为他动情。

  她的双唇掀了掀,最后终于启口,“慕劭,求求你……”

  “嗯?”

  “别待我太好,别让我再次爱上你……最俊却又再伤我的心……”

  她好怕,真的好怕,如果再经历一次那种椎心泣血的痛楚,那不如让她死了吧,她承受不住,真的承受不住啊!

  “不,绝对不会,我在此向上天保证,绝不会再伤你的心。”慕劭立即将她紧紧拥入怀里,下颚轻抵在她的肩窝上,喃喃细语,“妍月……我的妍月,你是我的唯一,我的所有……”

  以前,他总认为上苍让他活下来是为了向她复仇,如今,他明白了上苍真正的安排,让他活着,是为了与她相遇,进而相爱。

  他会一生疼惜她,珍爱她,带给她幸福。

  妍月没有再开口,她轻轻的闭上双眸,伸出手紧紧地揪着他的衣袍,不愿放开。

  过去的种种,似乎已不再那么重要了,她愿意相信他,再一次把自己的心交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