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愿相思 第5章(1)

作者:嘉恩
  虽说妍月无法行走,但慕劭待她极好,将她照顾得无微不至,不知情的人见了,皆认为他俩是对恩爱夫妻。

  这日,慕劭再度请来一名大夫为妍月医治双腿,希望她有朝一日能再度站起身行走。

  大夫先为她把脉,接着再仔细审视她的双腿,然而最后他也只能摇头叹气,表示自己医术不精,束手无策,无法为她治愈。

  妍月听了大夫的话:心情十分平静,因为她早已认命了。

  然而慕劭却是难掩失望的神情,送大夫离开。

  正当大夫准备步出宅第时,在大门前停了下来,转过身语重心长的对慕劭道:“老夫有一事必须相告。”

  “何事?”

  “尊夫人并不适合生育。”

  大夫这句话宛若青天霹雳,令慕劭惊得一句话也开不了口,好半晌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此话怎讲?”他的嗓音不禁有些颤抖。

  “尊夫人的身子太过孱弱,倘若让她怀有身孕,就怕往后产子时会对她的性命带来威胁。”

  慕劭抿紧唇,沉思不语。

  是,大夫说得没错,她身子的状况并不适合怀孕生子,但他们已有了夫妻之实,倘若她真的怀有身孕,又该如何是好?

  “老夫告辞了。”大夫言尽于此,转身离去。

  慕劭独自一人站在大门前,看着大夫渐行渐远的身影,双手下自觉紧握成拳,最后下了个决定。

  他唤来一名男仆,吩咐了几句话。

  男仆闻言,神色骤变,“爷,这么做可好?”

  “别多问,照我的吩咐去做。”

  “是。”男仆离开宅第,朝药铺的方向步去。

  见男仆离去后,慕劭缓缓抬起头,仰望苍穹,神情悲痛。

  上天啊……但愿他的决定是正确的。

  *

  月夜,静寂。

  妍月坐于床铺上,听见门扉的开启声,立即转过头,欣喜万分,朝来人的方向看去。

  他来了!

  然而只见慕劭面色凝重,手中端了碗汤药,比了个手势,命一旁服侍的秀儿退下。

  “怎么了?”妍月柔声轻问。她看得出来,他心事重重,

  “喝了它。”他沉声说道。

  直觉事有蹊跷,妍月瞧着他手中的那碗汤药,“那是什么?”

  以往她总是不会多间,直接将汤药饮下,但今夜的他极为不对劲,让她忍不住开口询问。

  慕劭凝视着她,好半响后才以低沉嗓音缓缓地道:“堕胎药。”

  瞬间,妍月俏颜惨白,对自己所听到的话难以置信,

  为何要她饮下堕胎药?可是因为之前和她有了夫妻之实,他却不愿她怀有他的子嗣?

  “非得要喝?”她凝视着他,神情哀伤,但眼底仍带着希望,以及更多的乞求。

  慕劭毫不迟疑的点头,不让她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立即地,妍月的眼底浮现了悲痛与哀伤,颤抖着手接过他手中的汤药。

  凝视着手中的这碗汤药,她怎么也无法直接饮下。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待她?

  他就这么不希望她怀有身孕,不愿她生下他的孩子?他待她的好,难道全是虚情假意?

  她的心在淌血,痛苦的呐喊着。

  最后,她将碗轻轻地贴近不停颤抖的唇,缓缓地,一小口、一小口将那碗堕胎药饮尽,之后她将手中的空碗递还给他,以无比哀怨的神情凝视着他。

  “你满意了吗?”

  他好残忍……真的好残忍!她心底涌上难言的恨意。

  慕劭并未开口,只是静静的凝视着她,

  她的眼神带着哀怨,变得冷漠,令他感到极为难受,但他不得下这么做,只为了能确保她的性命。

  妍月突然觉得头好昏、好沉,眼前一片模糊,泪水滚滚落下,怎么也止不住,最俊,她以生平最大的力气大声地、愤怒地喊出声。

  “出去!滚出去!”

  她的心好疼,好痛,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而让她这么痛苦的人却是他……是他!

  慕劭眼底有着悲痛,深深看了她一眼,才端着空碗转身离开厢房。

  待他关上门,妍月便趴于床铺上,双手紧紧揪着被褥,一颗心哀痛不已,最后忍不住放声大哭。

  “呜……呜呜……”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如此狠心待她?若是真要如此,那么一开始他就不该待她好,不该给予她希望,却又亲手毁灭她!

  站于厢房外并未离去的慕劭,紧捧着手中的空碗,背抵着墙,闭紧双眸,神情悲痛,听着从房内传出的哭泣声,心被彻底揪疼。

  他又何尝愿意这么做?心底自然也是千千万万个不愿与不舍。

  奈何他只能如此……只能如此……

  *

  半夜,妍月腹痛如绞,难以承受,连忙请待在房内服侍的秀儿点燃桌上的烛火。

  秀儿燃起烛火,靠近她,“小姐,您怎么了?”

  “我……好疼……我的肚子好疼……”妍月伸手紧压着腹部,脸色苍白,痛苦的呻吟。

  “奴婢替您瞧瞧。”秀儿连忙一手拿着烛台,一手掀起被子,瞧见她的下半身,立即惊呼出声,“小姐……您……您流血了!”

  妍月咬着唇,忍着疼痛低下头,看见身上所著的素白罗裙已被鲜血染红,她又惊又惧。

  怎会如此?难不成……是堕胎药的关系?

  “小姐,您等等,我马上告知爷此事。”秀儿立即转身步出厢房,扬声大喊,“爷——不好了!小姐……”

  正在书房内独自沉思的慕劭,听到秀儿的叫喊声,心一惊,连忙自案前起身,推开门往外步去。

  秀儿一见到他的身影,连忙向前,“爷,不好了,小姐她……”

  不待她说完,慕劭已快扩奔入妍月的厢房,只见躺于床铺上的妍月神情痛苦,额头渗出冷汗,罗裙上沾满了鲜血。

  顿时他心慌不已,连忙大喊,“快,快找大夫前来!”

  “是,小的这就去。”

  听到秀儿的叫喊声而赶来的男仆,一听见他的命令,立即转身离开。

  慕劭伸出手紧紧握住她的柔荑,看着脸色惨白的她,脸上满是担忧,不停说着,“妍月,再撑着点,大夫就快来了……”

  他在战场上杀敌万千,从来不知何谓恐惧,如今深深的害怕正紧紧包覆着他的心。

  不,他绝不能失去她,说什么都要让她活下去!

  妍月全身发冷,只觉得好倦、好累,眼皮不断垂下,怎么也撑不起,黑暗更是缓缓地将她包围。

  她知道自己就要昏过去了,但仍使劲抬起双眸,深深的、哀怨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力气尽失,闭上双眸,就这么失去意识,

  “妍月!妍月!”慕劭声音嘶哑,不停叫唤着她。

  悲痛、懊恼、担忧、自责……种种情绪一次涌上心头,他头一次尝到何谓痛心疾首的滋味。

  天,他究竟是做了什么……他究竟是对她做了什么啊!

  *

  瑟瑟凉风,潇潇细雨,吹得妍月心冷,滴得妍月心碎。

  昨夜,大夫连忙赶来,虽为她止住了不断自体内涌出的鲜血,但也宣告了她今后再也无法生育。

  “秀儿。”她轻唤一声。

  “奴婢在。”

  “可否麻烦你替我上街买几疋布?”

  “小姐要裁衣?”

  “嗯,劳烦你了。”

  “奴婢这就去买回来。”秀儿转身离开厢房,

  待秀儿离开后,妍月下了床,缓缓地朝前方爬去。每往前移动一些,她的心就更疼一分,泪水更是早已模糊了视线,令她看不清眼前的情景。

  屋外下着细雨,地面满是泥泞,但她毫不在乎,淋着雨,任由罗裙沾满污泥,咬着唇往宅第后方的一口水井爬行。

  倘若这一切只是场梦,那么,她宁愿时光一直停留在冷宫里的那段生活,独自相思,也不愿发现慕劭这般残忍无情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