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愿相思 第4章(2)

作者:嘉恩
  宫监总管所说出的话令慕劭大为震惊。她是为了他,才会受到这样的对待?

  “这……怎么说?”

  “确是如此,当时吴普与丞相向来水火不容,吴普每日皆在至宁王面前说丞相与将军意图谋反,非得尽早除去,所以便决定选在您的大喜之日,带领数百卫士前去慕府,好将慕氏一家灭绝。

  “而妍月公主似乎知晓了此事,差了名宫监传您入宫,吴普知道此事,立即与至宁王前去质问,公主却表示您已不在宫中,并极力说服至宁王,将军您绝不可能图谋反叛。

  “但吴普却一口咬定公主与将军意欲共同谋反,至宁王闻言震怒,便废了公主的名号,并教刑部废去公主的双腿,永生监禁冷宫,而吴普更是假传至宁王与公主之旨,要老奴传旨下去,于各地张贴将军的画像,通缉捉拿,归案后毋需审问,就地正法……”

  慕劭瞪大双眸,难以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

  这么说来,慕氏之所以被灭门,全是吴普一手策画,压根与妍月无关,她不是灭杀慕氏的罪人,而是救了他一命的恩人。

  但为何她什么也不说,却选择默默承受这一切,就算被他所憎恨也不在乎?

  他不懂,真的不懂……她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而他知道,现在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土止即返回宅第,将她紧紧拥入怀中,再也不放开。

  “将军……”

  “嗯?”

  “将军,请您好好对待公主,别再让她吃苦了……”宫监总管一张老脸布满祈求。

  他知道妍月公主已被将军带出冷宫,只求将军千万别伤害公主,让她能好好度过下半生。

  慕劭唇边泛起一抹笑,沉声回答,“我知道。”接着便转身离去,乘上快马离开皇宫,直往宅第方向飞奔。

  一返回宅第,慕劭立即翻身下马,朝妍月的厢房走去。

  妍月正在秀儿的搀扶下缓缓坐起身,瞧见慕劭喘着气奔入厢房,她眨着眼直瞅着他,眼里有着困惑。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她轻问道。

  慕劭不语,比了个手势,秀儿立即退下,并将门扉掩上。

  ¨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人独处,四目相接,无人开口,一片寂静,仅窗外传来鸟雀的鸣叫。

  慕劭炽热的眼神,令妍月没来由的感到心慌意乱,连忙撇开眼,不敢再动,慕劭走向前,来到她面前,伸出手紧紧握着她雪白的柔荑,怎么也不愿放开。

  他那布满厚茧的粗糙厚实大手并不很烫,却烧炙得她喉头发干,她试着挣扎,而他却握得更紧了。

  “你……”

  “为何不告诉我,是你救了我?”慕劭深邃的黑眸直瞅向她的眼,低哑着声轻问。

  终于查明事实的真相……对她的恨,早已被爱取代。

  妍月先是一愣,没料到他竟会这么快知道真相,随即静下心来,凝视着眼前的他,好一会儿后才幽幽开口。

  “我只能救出你一人,无法救出慕家上下和你的妻子,还使得你成了敌国的将军,永生背负着叛国之名……这一切以及所有的过错,由我一人承担就好,何必说呢?”

  “为何你要这么傻?为何你什么都不说?”他低吼。

  若他在冷宫里见到她时没有停下挥出的剑,定会当场杀了救了他一命的她。

  为了救他,她被废了双腿,无法行走……

  为了救他,她被禁锢冷宫,不见天日……

  这些日子以来,她究竟是如何活下去,又是靠什么力量才能让她活到现今?而他却什么也不知情,一直憎恨着无辜的她。

  妍月垂下眼脸,紧咬着唇不语。

  是的,她很傻,但她不后悔。

  慕劭倏然伸出长臂,将她的娇躯一把拥入怀中,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揉入他体内一般,紧紧拥着,再也不愿放开。

  他的心因为她而紧揪,疼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求你……别这么傻,别什么都不说……别让我被仇恨蒙蔽双眼而一直憎恨着你……”他嗓音低哑,带着哽咽。

  她的痴、她的傻实在令他心碎!

  被他紧拥在怀里的妍月,小手紧紧揪着他的衣袍一角。

  泪水决堤,心不住发疼,她试着想开口说话,但千千万万的话语却梗在喉间,发不了声。

  “你什么都不说,一直被我误会着,这样值得吗?你说啊!”慕劭紧拥着她,悲痛的低吼。

  “若是……我说出口,你却不信……又有何用?”她偎在他怀里哽咽着说。

  在这分不清是非的时代,若是说出了真话,反而会被视为谎言。

  被误会或不被相信,她宁愿选择前者。

  她的回答令慕劭的心更加疼痛。“你怎么这么傻?没试着说出口,又怎会知道结果?”

  妍月闭上双眸,依旧止不住泪。

  是,他说得没错,但……她已经经历过太多事,生怕再度受到伤害,尤其是来自于他的伤害,

  慕劭往后退开些,伸出手轻轻地抬起她那布满泪痕的艳丽容颜,缓缓地俯下头吻去她的泪。

  他轻柔的举动令妍月讶异,轻轻地睁开双眸,眨着眼,以困惑的神情凝视着他。

  望着她那双仍带着泪光的清澈眼眸,慕劭再度俯下头,缓缓地在她的注视下吻上她的双唇。

  妍月惊讶不已,小手抵着他结实的胸膛,想往后退去,但他的大手却紧搂着她,让她无法退开。

  他那炽热的唇办正熨贴着她的,属于他的独特阳刚气息窜入鼻瑞,令她无法自拔。

  最后,她臣服了,迷失了,沉沦了,柔顺的迎合著他的吻。

  慕劭的吻变得更为炽热,轻轻以舌尖轻舔着她艳红的唇办,诱导她为他轻启朱唇。

  他的诱惑令妍月无法抗拒,红唇为了他而轻启。

  慕劭的舌尖立即窜入她的檀口内,轻柔地与她的粉舌缠绕着,极为缠绵,大手更顺势挑开她的衣襟,她柔嫩似雪的肌肤立即呈现在眼前。

  心一惊,妍月连忙退开,伸手按住了他的大手,制止他的动作。

  “我……”她轻咬着唇,欲言又止。

  慕劭凝视着她,静待着她接下来的话语。

  妍月知道,此刻他想要她,但……

  “我的身子很丑。”她小声说着。

  那双已经称不上是腿的双腿,令人见了只会作呕,若是他褪去了她的裙子……怕是连看也不想再多看她一眼。

  轻轻叹了口气,慕劭的额头轻抵着她的,深邃的黑眸凝视着她那黑白分明的清澈双眸。

  “我为你的双腿上药多少次?”

  妍月轻眨双眸,照实回答,“数不尽……”只是她不懂,为何他突然这般询问?

  “我哪一次说过你丑陋?”他再问。

  “不曾……”

  是啊,他早已看过她那双丑陋不已的双腿无数回了,但从来不曾露出厌恶的眼神。

  “那么,你还要拒绝我?”

  他说过了,看待一个人,绝不会从那人的外表来评断,而且她的双腿更是为了救他而被废,他又怎会嫌弃?

  望着眼前的慕劭,妍月的双颊染上一抹绋红,轻轻地收回按放在他手背上的白皙柔荑。

  明白了她的意思,慕劭再次吻上她艳红的樱唇,并伸出手解下t旁的床幔,遮去一室春光……

  *

  是夜,月色皎洁。

  慕劭端了盆温水与干净的布巾进房,来到因为太过疲惫而躺卧于床铺上休憩的妍月身畔,伸出手轻轻的为她拂开落在脸庞上的一缕青丝。

  他的动作虽轻,却仍旧惊醒了她。

  “你……”妍月睁开双眸,瞧见了站于床畔的他,便挣扎着欲坐起身。

  “别动。”他轻声制止。

  妍月只得再度躺回枕上,看着他将布巾浸湿后拧干,然后动作轻柔的为她擦拭身子。

  “我自个儿来就好,”她羞红了双颊,小声说着,

  “如何自个儿来?你不倦?”

  他这么一问,令妍月羞得无以自容,辩驳不了,只能任由他拿着湿布为她拭身。

  轻拭着她那雪白胴体上的每一寸肌肤,这时,慕劭瞧见被褥上的点点殷红,目光变得更为柔和。

  “我可有弄疼你?”他以低沉浑厚的嗓音轻问。

  妍月红着脸,轻轻摇头。

  他待她极为温柔,让她感到无比欢愉,甘愿成为他的女人。

  为她拭净全身后,慕劭为她穿上差人自布庄拿回来的衣裙,然后轻柔的抱起她往外走去,坐在宽敞的庭院里。

  似水般的凉风阵阵拂来,如霜般的月光洒满一地。

  坐于他腿上,偎在他怀里,妍月轻轻抬起头仰望满天星斗,唇畔不自觉绽超一抹笑。

  “想不到我竟能在你的怀里,与你一同仰望星空。”

  “要不然呢?”慕劭柔声轻问,下颚轻抵在她的肩窝上,厚实的大手轻揽着她的纤腰。

  “以往我只能在梦里幻想着,哪一天能再与你相见……从不敢奢望着能与你一同仰望星空。”

  所以她为此感到欣喜,因为心中的梦想与奢望均已实现。

  缓缓抬起头,慕劭凝视着在月光下越发惹人怜惜的她,“那么,你还有什么心愿,何不一次说明?”

  只要她开口,不计一切代价,他定会为她达成。

  妍月低垂着头,伸出柔荑,轻轻地覆上他那轻搂在她腰间的手。

  “我什么都不要……”她缓缓地开口。

  慕劭挑眉,静待着她接下来的话。

  “只求能一直伴在你身边。”

  荣华富贵、珍馑佳肴、珠宝首饰……她什么都不要,只求能永远待在他身边,如此而已。

  她的痴,她的傻,她的情,教慕劭怎能不动容?

  他的大手反握住她的柔荑,与她十指紧扣,脸上的神情认真且坚定。

  “你的愿望,我会为你实现。”

  闻言,妍月的心仿佛被一股难以言喻的情愫紧紧包覆,泪水顿时模糊了视线,紧偎在他怀里,啜泣哽咽。

  “嗯……谢谢你……”

  慕劭俯身,逐一吻去她粉颊上的泪珠。

  不必任何言语,两人的心已然紧紧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