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愿相思 第3章(2)

作者:嘉恩
  他取来药膏,再次为她的双腿上药,包扎妥当,之后,他并没有离开,反而坐在床畔。

  “你不回房休息?”妍月凝视着他。

  “不。”

  “为何不?”她轻颦蛾眉。

  “留下来照顾你。”慕劭毫不迟疑的回答。

  妍月十分讶异,倒抽了口气,“不,请你马上离开!”他当真要留下与她共处一室?

  她的心狂跳着,呼吸紊乱不已。

  不敢想、不能想、不愿想……她从来没和男人共处一室,尤其是他,更令她感到紧张不安。

  “那你倒是告诉我,夜里若要如厕,又该如何是好?”

  妍月轻咬着唇,无法回答。

  “睡吧,我会在你身边。”

  “那……”她犹豫着,不知该不该说出口。

  “怎么?”慕劭轻蹙剑眉,看着她那欲言又止的模样。

  “如果你真要留下,那么……能否请你别熄灯?”

  “怕黑?”

  妍月并未答腔,只是静静的凝视着他。

  见她不语,慕劭认为她是默认了,于是将臂膀倚着床架,闭上双眸休息,不再与她交谈。

  不,她不是因为怕黑,而是想多看他几眼。

  妍月凝视着眼前闭上双眸的他。长发随意以皮绳束于脑后,浓密有型的剑眉,高挺笔直的鼻梁,出色俊逸的五官,略微黝黑的肌肤,高大挺拔的身躯……他的一切皆令她深深迷恋。

  舍不得,她怎么也舍不得闭上眼啊!

  对他的那份情愫,从初次与他在御花园相遇时至今始终不变,而他待她的好,她更是点滴记在心头:水远不忘。

  *

  晨曦透过窗棂斜照入室,洒落一地金黄。

  妍月醒来,睁开双眸,却不见慕劭挺拔身影,顿时一抹惆怅涌上心头,令她的心感到闷疼。

  她缓缓坐起身,低下头看着自己那毫无知觉的双腿,顿时泪水盈眶,模糊了视线,令她再也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如果她能行走,便能主动去找他,而不是只能一直待在这里,什么也不能做。

  她好想……真的好想再用双腿行走……

  这时,慕劭走进厢房,来到床畔,“你醒了。”

  妍月连忙拾起手,将即将落下的泪水拭去。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眼睛有些酸涩。”她随口带过。

  慕劭仅看了她一眼,没有多问,伸出长臂将她轻盈的娇躯一把抱起,离开厢房,步出宅第,坐上马车。

  这辆马车并不大,当他那高大挺拔的身躯坐进来后,显得更为狭窄,让妍月只能偎在他怀里。

  “你要带我去哪里?I她仰起小脸凝视着他。

  “用膳。”慕劭沉声回答。

  “用膳?”她眨着眼,眼底有着讶异。

  车夫驾着马车往前驶去,最后来到车水马龙的热闹街道,在一间茶楼前停了下来。

  “爷,咱们到了。”

  慕劭抱着妍月步下马车,进入茶楼内,

  一名男子一直抱着一名女子,十分引人注目,因此他俩的身影一出现,原本嘈杂的茶楼顿时静了下来,所有人全紧盯着他们瞧。

  店小二立即向前热络的招呼。“爷,这边请。”然后带领他们来到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

  “一壶茶,几盘小菜。”慕劭沉声吩咐。

  “是,马上来。”

  有生以来头一次来到这种地方,妍月难掩心中的兴奋,不停往左右张望,对一切皆感到好奇。

  见她欣喜的模样,慕劭唇畔泛起一抹浅笑,

  没一会儿,店小二送上茶水与小菜。

  看着眼前的茶与小菜,妍月满脸惊喜,“我可以吃吗?”她从来没尝过民间的茶水与食物。

  慕劭轻轻点头。

  举起筷子,妍月夹起菜放入口中,细细品尝,唇边立即扬起微笑,又喝了口茶,神情愉悦。

  “喜欢?”

  “嗯。”她笑着点头,神情宛若孩童般纯真。

  “你在宫里不是尝过不少珍馑佳肴?”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她搁下手中的茶杯,转过头望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幽幽地说着,“在冷宫里……若能温饱,已是天大的恩赐。”

  现在,就算是粗茶淡饭,只要能填饱肚子,她就感到满足了。

  慕劭拧紧剑眉,不再开口。

  她被废去双腿后,究竟是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又是怎么熬过来的?

  而她又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她心里究竟想些什么?她的一切,他不禁开始想了解,

  两人不再交谈,默默吃完了饭,喝了几杯茶后,慕劭见她不打算再进食,于是将一些碎银置于桌面,便抱起妍月离开茶楼,朝热闹的街上走去。

  “不坐马车?”她偎在他怀里,轻声问着。

  “嗯。”他点点头。

  妍月往一旁望去,本想看看街上的景象,却瞧见许多路人都看着她,于是她连忙垂下头,不敢再四处张望。

  是啊,她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被一名男子如此抱着,任何人见了定会觉得她是个不知羞的女人……

  如果可以,她也希望能用自己的双腿在地上行走,与他并肩同行。

  慕劭也瞧见了她的反应,但他压根不在乎他人的目光,抱着她的娇躯,步入一间布庄内。

  布庄老板见有客人上门,立即热络的向前招呼,“爷,姑娘,请问有何需要?”

  “先取张木凳来,好让她坐下。”慕劭沉声开口。

  “是是是,这就取来。”

  待布庄老板将木凳搬来,慕劭先让妍月坐下,再伸手指向前方放满布疋的木箧。

  “可有喜欢的?”

  “姑娘,你瞧瞧,这块布的样式是最新的,花色又别致。”布庄老板连忙拿起一疋最贵、最新、最美丽的布料呈向前,好让她看个仔细。

  妍月看了眼那疋布,轻轻摇头。

  “那么这个如何?”布庄老板又拿出另一疋绣花精美的布,

  她依旧摇头。

  “你究竟喜欢什么样的花色?”在一旁的慕劭忍不住开口·

  听见了他低沉的嗓音,妍月缓缓抬起头凝视着他,好一会儿后才开口:“简单、朴素的。”

  她知道他是要为她买布载衣,而她不愿他为了她花费太多,所以只要朴素、便宜的布料就好。

  布庄老板闻言,不禁有些失望,只得拿起一旁较普通,价格也便宜许多的布。

  “姑娘,这块布你意下如何?”

  看着那浅色的布料,妍月笑着点头,“嗯。”

  一见到她那倾国倾城的绝美笑靥,布庄老板顿时呆愣,什么话也开不了口,眼也不眨的直瞅着她。

  他怎么到现在才发现她的美?好个艳丽无双的女人啊!

  蓦地,慕劭低喝出声,“还不快替她量身?”

  如雷般的低喝惊得布庄老板连忙回神,赶紧先将手中的布搁下,转过身拿来皮尺,准备替她量身。

  “姑娘,麻烦请你站起来。”

  闻言,妍月神情哀伤,正要开口时,身子却被人一把扶起,她柔弱的娇躯就这么偎着慕劭挺拔的身躯,纤腰被他的大手紧揽着,双足轻轻碰地。

  布庄老板傻了眼,“爷……”

  “就这么替她量身。”慕劭怒瞪布庄老板一眼。

  “是是是……爷说得是。”布庄老板不敢再多言,连忙动作。

  心不住扛跳着,妍月不敢抬头看慕劭,俏脸早已绋红,轻轻地偎在他那宽阔结实的胸膛上,倾听着他那沉稳有力的心跳,感受着从他身上传来的温暖。

  心动,难以自拔。

  她喜欢他,真的好喜欢他,就算他憎恨着她,但她喜欢他的那颗心始终不变。

  布庄老板这才发现,原来这位姑娘身上的衣裤竟是如此肮脏,连忙转身取来一套早已裁制好的浅色罗裙。

  “爷,这是我之前不小心替人量错尺寸,却已裁制好的衣裙,绝对是崭新的,没人穿过,我见这位姑娘身材纤细,穿起来一定刚好,就便宜卖给你们,好让这位姑娘先换下身上的脏衣吧!让这么美的姑娘一直穿着脏衣,岂不可怜?”

  “也好。”慕劭轻点头。

  “多谢爷。”布庄老板连忙将这套衣裙包起,递向前交给妍月。“姑娘,过几天再来,我定会为你缝制好新衣。”

  “有劳老板了。”妍月笑着柔声轻语。

  “不会、不会,哪儿的话!”布庄老板再次见到她绝美的笑容,乐得全身轻飘飘,险些飞上了天。

  慕劭给了布庄老板一些银两,“过几天我再差人过来。”语毕,他抱超她的娇躯,迳自转身离开。

  见他剑眉紧蹙,紧抿着唇的模样,妍月又怎会看不出他正在发怒,但是,她究竟是哪一点惹他生气了?

  不再带她去其他地方,慕劭笔直地往前走去,抱着她坐上马车,吩咐车夫立即回府。

  偎在他怀里,妍月听出他的心跳有些紊乱,于是小声轻问:“我可是惹你气恼了?”

  “没有。”

  “那么你为何生气呢?”她仰超小脸,凝视着他的黑眸。

  被她那双清澈的双眸直视着,一时之间,慕劭竟无法面对她,连忙撇开眼,“没的事,别胡说。”

  他气恼的不是她,而是布庄老板,但为何气恼,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最后反倒变得气恼起自个儿来。

  知道他不想多说,妍月也不再追问,低下头,看着怀中所抱着的衣裙,好一会儿后,她悄悄地开口:“谢谢你……”

  就算只是便宜的衣裙,仍令她十分开心,因为这是他买给她的。

  她虽然说得极小声,但慕劭依旧听见了,唇边立即泛起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

  “不客气。”

  今日外出,他发觉她并不是个贪慕荣华富贵的人,反而心思细腻,体贴柔顺,像她这样的女子,又怎么会下旨诛灭慕氏一家?

  既然她不愿道出一切,那么他亦不想逼她,看来只得前往皇宫内苑才能找出事实真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