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愿相思 第3章(1)

作者:嘉恩
  至宁王与吴普作恶多端,自取灭亡,被敌国君王所弑,百姓竟一点也不感到悲痛,反而大快人心。

  而丹汝王仅在短短一天内就为慕劭备妥一座宅第和几名仆役,好让他即刻入住。

  慕劭带着妍月回到宅第,安排一间厢房让她居住。

  当他将她轻放于床铺上后,她忍不住开口问:“你对我究竟有何打算?”他非但没有杀了她,反而还带她回到宅第,究竟是为了什么?

  凝视着她好一会儿后,慕劭撇开眼,并未答腔。

  “爷,大夫来了,正在门前候着。”一名男仆前来禀报。

  “快请大夫进来。”他沉声下令。

  “是。”男仆立即转身离开。

  闻言,妍月不禁轻颦蛾眉。他特地请来大夫,该不会是想……

  没一会儿,一名年迈的大夫提着药箱走进房里。

  “大夫,这边请,”慕劭比了个手势,请他向前。

  “是。”大夫缓缓往前走去,来到床边。

  妍月抬起头,凝视着站于一旁的慕劭,“你……”

  “快让大夫看看你的腿。”慕劭沉声说道。

  “你还是别费心了,我的腿是不可能好的。”她撇开眼,淡淡地说。

  为什么他要请大夫来为她医治双腿?他这么做究竟有何用意?她不懂,真的不懂他的想法。

  大夫见妍月不愿配合,便转过头看着一旁的慕劭,“爷……您说,这该如何是好?”

  慕劭脸一沉,迳自向前,单手压住她的身子,另一手则是将她单薄的褐裤掀开,好让大夫看个仔细。

  他粗暴的对待令妍月感到难堪,眼眶泛红,泪水盈睫,紧咬着唇,不许自己哭出声。

  大夫一见着她的双腿,神情骤变,不禁倒抽了口凉气,“天,姑娘,你的腿……”

  慕劭凝视着她,目光柔和,希望她将一切始末说出。

  不愿见到他同情的目光,妍月闭紧双眸,但泪水仍不断自眼角溢出,沿着粉颊滴落。

  慕劭知道她不想开口回答,而他也不愿逼她,只得转过头看着大夫,低声询问,“她的双腿可否医治?”

  大夫并未答腔,只是将她的双腿以清水洗净,敷上一些舒筋活血的药膏,再仔细包扎,随后提着药箱站起身,比了个手势,请慕劭与他一同到外头谈话。

  慕劭只得尾随在大夫身后,步离厢房。

  “大夫,她的双腿可否恢复?”

  “她的双腿……怕是无法再行走了……”大夫摇头,连连叹气。

  慕劭低头不语。

  她……再也不能行走了吗?心中没来由的感到一股闷疼,难受得令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等会儿请爷府中的仆役随老夫到药锈拿些药回来,煎好让她服下,以滋补强身,而这些药膏也请那位姑娘每日涂抹于腿上,多少能有些舒筋活血的功效。”大夫自药箱内取出数罐药膏交给他。

  “多谢大夫。”慕劭接过药膏,教仆佣送大夫离开,之后便返回厢房内,将药膏擂在床铺旁的柜子上。

  知道他来了,但妍月依旧不愿睁开双眸看着他,只是淡淡的说:“我已经说过了……我的双腿是不可能会好的?”

  自己的双腿是怎样的情况,她又怎会不清楚?就算她没有听到大夫同他说了什么,但她大概也能猜到,大夫是宣告她的双腿无法行走一事。

  “世事并无绝对,你又怎能确定自己永远不会好?”慕劭沉声低语。

  他的话语令妍月睁开双眸,凝视着他,“你又为何如此坚持非要治好我的双腿,可是因为同情?”

  “不,不是因为同情。”

  “那是为什么呢?”她追问。

  凝视着她的深邃黑眸里有着复杂的情绪,最后慕劭低哑着声道:“若我能知道答案就好了。”

  心头有着千千万万的结,而她是唯一能解开的人,但她却什么也不说,教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再追问,妍月垂下头,看着已被包扎妥善的双腿,幽幽说着,“我……并不后悔。”

  就算时光倒流,她深信自己依旧会作这样的决定,

  一缕青丝自她颊边滑落,慕劭伸出手,动作轻柔的为她抚至耳后。

  他的举动令妍月又惊又讶,抬起头,却不经意望进他那漆黑如墨般深沉的眸子,她的双颊染上一抹瑰红,连忙撇开眼不再看他。

  她的心儿怦怦跳着,呼吸急促紊乱。

  他究竟是恨她,还是……对她动了情?她不敢猜,不敢想,就怕最后只会落得失望。

  见她一脸娇羞的模样,一时之间,慕劭竞也看得痴了,接着他收回了手,转过身迳自步离厢房,不敢再看她。

  他究竟在想什么?她可是害得慕氏一家被灭绝的人,怎能对她有一丝一毫的心动?

  但,此刻他那正狂跳着的心,又是怎么一回事?

  慕劭那毅然离去的挺拔背影刺痛了妍月的心。

  她缓缓抬起手,取出一直藏在衣襟内的方帕,把它揭开,看着置于其中的一朵干枯的白梅。

  心痛如绞,泪再度自她颊边滑落。

  若是欲对她无情,那么就别给予她奢望……

  *

  夜晚,满天星斗。

  厢房里一片漆黑,并未点上烛火。

  慕劭一手提着一盏油灯,另一手端着汤药,进入厢房,瞧见妍月躺于床铺上的身影。

  他步向前,只见她双眸紧闭,呼吸沉稳,正陷入熟睡,一时之间竞舍不得叫醒她。

  这时,妍月缓缓睁开眼,他那高大挺拔身影立即映入眼帘,让她讶异,没想到竟会在这时看到他。

  “你……”

  “你醒了。”慕劭以低沉的嗓音说道:“把这碗药服下。”

  深深看了他一眼,妍月缓缓自床上起身,伸出柔荑接过他手中的汤药,并未多问,直接饮下。

  苦涩的汤药入喉,她却神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只因再苦、再难熬的时刻,她都已经历过。

  待碗已见底,她便面无表情的将空碗递向前,交还给他。

  慕劭将空碗与油灯搁于桌上,然后在床畔坐下,伸出手,迳自将她身上的褐裤撩起,解开腿上的包扎,再将膏药轻柔的涂抹在她的双腿上。

  在昏黄灯光的照射下,妍月瞧见了他那专注且温和的神情,心头顿时有许多话想说,但她的双唇掀了又掀,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察觉出她的不对劲,慕劭停下动作,拾起眼来,凝视着她那双清澈的眼眸,“会疼?”

  妍月苦涩的一笑,“疼?我的腿……早就没有知觉了,”就算他拿刀用力剐她的双腿,也丝毫不会感到痛楚。

  心没来由的传来一股闷痛,慕劭低下头,看着她那双被废的双腿。如此酷刑,她这般柔弱的女子怎捱得住?

  见他凝视着她那双腿的神情带着哀伤,妍月幽幽地道:“如果只是同情,那么……我不需要。”

  “我先前已经说过,这并非同情,而你要的又是什么?”慕劭凝视着眼前的她。

  没料到他竟会这么反问,妍月感到茫然,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也无法思索,“我……我不知道……”

  是啊,若不要他的同情,那么,她想要的又是什么?

  看着神情困惑的她,好一会儿后慕劭才开口:“哪一日等你知道了答案再告诉我。”

  他低下头继续为她的双腿涂抹膏药,并包扎妥当,之后站起身,迳自端着空碗转身离开。

  然而,慕劭返回自己的房里后,却是怎么也无法入眠,因此他坐于窗旁仰望星空沉思。

  她要的是什么?而他,要的又是什么?

  以往在敌国的军营,每到夜晚,他皆难以成眠,抬头仰望着星空,一心只想着要再次踏人京城,攻入宫里,找到妍月,然后杀了她。

  然而当他找到了她,却万万没有想到她竟成了一个再也无法行走的废人,

  本该动手取她性命,好替慕氏一家报仇雪恨,但他却是怎么也下不了手,是因为同情?抑或是……对她产生了另一种情愫?

  不、不会的!

  他绝不可能会对她产生任何异样的情愫,只是想清楚一切始末,不愿滥杀无辜,如此而已。

  蓦地,外头有道诡异的声响传来,虽然细微,但慕劭仍听得清楚,那是东西在地上拖行的声音。

  他立即拿起置于一旁的长剑往外奔去,然而映入眼帘的情景却令他顿时无言。

  妍月紧咬着唇,吃力地在地面上缓缓往前爬行,但她再怎么努力,都只能往前行进些许距离。

  慕劭连忙将长剑系于腰问,迈步向前站于她面前,大声吼道:“你究竟在做什么?”

  他那如雷的怒吼声惊得宅内的仆役们连忙赶来。

  “爷,发生什么事了?”而当他们瞧见地上的妍月,均又惊又讶,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一瞬间来了这么多人,不禁令妍月心慌,“我……我只是……”

  “你只是什么?”慕劭大吼,

  该死,他真该狠狠扭断她的细颈,让她无法再胡来。

  他的吼声令妍月感到畏惧,身子轻颤,“我……只不过……是想如厕……”她颤抖着声音回答。

  一愣,慕劭随即比了个手势,命一旁的仆役们退下。

  妍月趴在地面上,不敢有任何动作,以免又激怒他。

  待众仆役离去后,他才弯下身伸出长臂,动作轻柔地将她抱起,朝茅厕走去。

  偎在他怀里的妍月紧晈着唇,不敢开口。

  慕劭带着她进入茅厕,让她稍微弯下身,双手扶稳后,这才转身走出去。

  “等你好了,再唤我一声。”

  妍月绋红着双颊,以细微的嗓音回应。

  好一会儿后,她小声地说:“我好了……”

  慕劭立即进入,将她的身子抱起,朝厢房走去。

  偎在他怀里的妍月,实在羞于面对他。她真的一点也不想惊动他,更不愿让他带她前去茅厕啊!

  回到厢房后,慕劭将她轻放于床铺上,瞧见她身上的衣物早已脏污,而双腿上包扎的布巾也已掉落。

  “你为何不唤人来帮你?”他对此感到气恼。

  她怎会这么傻?而她在冷宫里也是这样的情况吗?他没来由的心一紧,闷疼得难受,险些喘不过气。

  “我如何能这么做?这里皆是男人啊。”妍月无奈的轻语。

  她的回答令慕劭登时哑口无言。

  是,她说得没错,是他疏忽了。为了避免同样的情况再度发生,他非得尽快找个婢女来服侍她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