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愿相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愿相思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名身着褐布粗衣,头戴笠帽,身材高壮挺拔的男子,来到离京城不远处的城镇,走进一间茶馆坐下。

  店小二向前招呼,“客倌要来点什么?”

  “一壶茶。”男子以低沉嗓音说道。

  “好的,马上来。”

  待店小二送上一壶茶后准备离去,却被那名男子一把握住手臂,怎么也挣脱不开。

  “客倌……”

  “我有些话想问你。”始终戴着笠帽的男子放开店小二的手臂,自怀中取出一锭银子,放于桌上。

  店小二见状,连忙伸手将那锭银子收进袖内,小声地低语,“爷,您有什么事要问,小的知无不言。”

  “建威大将军为何受通缉?”男子沉声问道。

  “爷,您下知道吗?将军图谋反叛,所以被朝廷通缉,各地皆贴满他的画像,人人得而诛之。”

  “胡扯!”男子倏然低吼。

  店小二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吼声吓着,“爷,这可不关我的事啊!我也是听人说的。”

  “那么丞相呢?”

  “唉!早在将军大喜之日当天,王与妍月公主便下令,由吴普率领数百卫士前往,将慕氏全家上下以及所有宾客全部诛杀,一个不留。听说他们的尸骸全被叠起,还被人放了把火,连同宅邸一块儿烧个精光,就算有心人想替他们入敛也办不到,因为每个人都生怕一靠近那里便会惹祸上身,项上人头不保。”

  男子闻言,不再开口,双手早已紧握成拳。

  店小二没有发觉他的异状,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

  “其实咱们这些市井小民都知道,丞相与将军赤胆忠心,为国为民,但王与妍月公主如今皆宠信小人,竟将慕氏一家诛灭。唉,现在只求将军能平安无事,干万别返回京城,否则这世间的好人又少了一个。”

  男子不再多问,比了个手势,店小二立即退下。

  爹与慕氏一家以及他那尚未拜堂的妻子和满室的宾客……数百人的性命,全因为宠信奸臣的君王与妍月公主而断送。

  该死!那日他若未前往于华殿见妍月公主,留在宅邸内,或许他就能拯救爹、妻子以及无数人的性命。

  只是他不懂,为何她不一开始便在酒内下毒将他杀害,却是下药将他迷昏,再命宫监将他带离皇宫?

  难不成……她是命那两名宫监将他带至偏僻的山林,再将他杀了,弃于山谷,让他就算死了,也无法与亲人葬在一块,并且为了预防万一,更差人绘下他的画像,张贴于各地,让他万一命大存活,也无法回京,亦无处可逃避躲藏?

  哼,好个妍月公主!亏她生得花容月貌,其心却比蛇蝎更为狠毒!

  也许是上天垂怜,让他免于一死,这必定是上苍要他为慕氏一家报仇雪恨。

  他们若硬是要说他图谋反叛,那么,他就让此事成真。

  慕劭将一些碎银摆在桌面上,茶水也没有喝一口,便迳自起身离开,朝北方敌国的方向走去。

  无论需要耗费多少光阴,踏遍千山万水,他都会不计一切代价,再度返回京城,找到那个害他家破人亡、失去一切的可恨女人,杀了她,好替慕氏全家报仇!

  *

  转瞬间,光阴荏苒又一年。

  至宁王日益荒淫暴虐,下断增加税赋,搜甜民脂民膏,广兴土木雕画宫墙,更在吴普的怂恿下日日只知饮酒逸乐,对于国政完全置之不理。

  满朝文武百官对此无不摇头叹息,百姓们则是个个怨声载道。

  吴普也在至宁王的宠信下作威作福,见到貌美的女子便捉入宅邸押亵,玩腻了便将她杀害,弃尸于街道上,若见店家有什么稀奇宝物,拿了就走,若有人敢抵抗,便杀了那人,再将店砸了。

  吴普与其党羽横行街市,人人惶惶不安,无官敢治他,因为他是王身边的宠臣,得罪了他便会没命。

  京城内的百姓们,有钱的无不急忙搬离,片刻不敢多待,没钱的只能祈求上苍,万万别让他们被吴普所害。

  宫墙深处,冷宫依旧冷清。

  一名纤弱的女子,仅着单薄的褐布粗衣,平躺于冰冷坚硬的床上,

  妍月缓缓睁开清澈的双眸,透过窗棂往外看去。

  又到了梅开时节。

  此刻的她虽又饿又冷,但只要想起之前与心上人相遇时的情景:心就暖了起来,身子也不再觉得那么冷,亦不觉得饿了。

  她缓缓伸手取出怀中一只锦绣方帕,将它小心翼翼地打开,只见一朵干枯的白梅正静静的躺在帕中。

  不晓得此刻慕劭身在何方?王贵可有好好照顾他?而他生活得可安好?

  如果用她的这双腿能换得他的性命,那么她甘愿。

  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毫无声息的顺着粉颊落下,泪水模糊了视线,令妍月再也看不清帕中的那朵白梅。

  对他的思念不断啃蚀着她的心,令她几乎快承受不住,但也因为这份思念,才能支撑着她活到现今,

  上苍,请保佑慕劭平安无事,长命百岁……

  *

  夜晚,敌国的千军万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攻进京城,守卫压根守不住城门,只能束手就擒,而为首的敌国将领,正是吴普亟欲除去的慕劭。

  他扬声嘱咐兵士们不得伤害任何百姓,随即手执长剑,驾着胯下骏马,直往皇城方向奔去。

  见他策马飞奔而至,几名皇城的守卫欲向前阻挡,哪知还来不及反应,瞬间便项上人头落地,而他手中的长剑却未沾一滴鲜血。慕劭勒住了马,以居高临下之姿傲睨一切,其余守卫见状,皆又惊又惧,不敢再向前。

  数十名精兵跟随在他身后进入宫门,接着他比了个手势,命他们前去擒住至宁王与吴普。

  他们立即点头,表示知晓,便驾马离开。

  慕劭则直接往皇宫内苑而去。今日他攻入皇宫,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亲手杀了那个女人!

  然而当他来到于华殿,却不见任何人影。

  这时,一名宫监正巧经过,走避不及,便被他一把捉住。

  “饶命,饶命啊!”宫监哭喊着求饶,

  “妍月公主人在何处?”

  “她人在冷宫。”

  “冷宫?”他拧起眉。

  “她早已被王废去公主名号,囚于冷宫,终生监禁,”

  慕劭问明了冷宫位于何处,便放开那名宫监,转身朝冷宫而去。为何她会被废了名号,囚于冷宫,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冷宫中寥落清冷。

  几名宫女见一名身着战钟、手执长剑的男子闯进来,惊得大喊救命,四处窜逃。

  慕劭伸手抓住一名宫女的手臂,沉声低问,“妍月公主人在何处?”

  “她……她就在里面……”宫女的声音颤抖着,连忙伸出手,指向前方不远处的一间厢房。

  放开了那名宫女,慕劭取过一盏油灯,提着长剑,迳自往前步去,踹开房门,往房内一照。

  里头仅有简陋的桌椅和一张木床,除此之外别无他物,令人不得不讶异此处竟是在皇宫内,慕劭不禁皱紧眉。

  “谁?”一道虚弱轻柔的嗓音自床铺方向传来

  永远也忘不了这道嗓音,慕氏一家被赶尽杀绝的怒与恨顿时涌上心头,令慕劭再也控制下住,箭步向前,便要提剑将躺卧在床上的人诛杀。

  此刻,手中的油灯映出了妍月那苍白孱弱的容颜。

  他心一悸,本该剠下的长剑就这么停了下来,锐利的剑锋抵在她喉问。

  “你……”慕劭直瞅向她的黑眸里有着讶异,

  凹陷苍白的面容,赢弱不堪的身躯……印象中那个艳丽绝伦的妍月公主怎会变得如此?

  妍月的脸上显露出某种异样的不安。

  他来了……原本以为仅能在梦中与她相会的人,竟会再次出现于面前。

  仔细看着他身上所著的战钟,是属于敌国的,这么说来……他成了敌国的将领?而带着肃杀之气、握着锋利长剑前来的他,可是欲取她性命?

  无妨,能死在他的剑下,她甘愿。

  慕劭将手中长剑收进剑鞘,一把握住她纤细的手腕,沉声说道:“跟我走。”

  他的大手将妍月的手捉疼了,但她不许自己在他面前喊出声,只是幽幽地回答,“我不能……”

  她的话令慕劭唇边不禁逸出一抹冷笑。“不能?怎么,你还以为自个儿仍是至尊至贵的公主?”

  听见他如此嘲讽,妍月的胸口立即感到一股闷痛,泪水盈眶,哽咽出声,“不……不是的……”

  “少罗唆。”慕劭一使劲,便将她一把扯下床,欲强行将她带离,而她身子之轻盈,令他感到讶异。

  被他如此粗暴对待,妍月整个人摔落地面,身子虽疼,但她的心更疼。

  “求求你……放了我……让我待在此处终老一生……”她嗓音哽咽,眼眶含泪。

  不,不要,千万别看她……她这副狼狈丑陋的模样,最不愿被他瞧见……

  对于她的求饶声,慕劭充耳不闻,拉着她的手直往前走去,但,他发现她整个人是被他拖着,压根不打算站起身。

  “快站起来!”他沉声低喝。此刻的他可没有多余的时间与她耗下去,还有许多事得敞。

  “我……真的不能……”妍月哽咽着,哀戚地回答。如果她能站,自然就会站起身来,但她真的做不到。

  拜托别带她走……不要看她……

  发现她的不对劲之处,慕劭放开了她的手腕,提着油灯弯下身,将她身上单薄的褐裤掀开。

  眼前的情景令他大为震惊,登时脑海中一片空白,再也发不出声音。

  她的双腿怎会如此?竟被废了!

  妍月趴在地上,紧咬着唇,不许自己哭出声,但她的双眸虽紧闭,泪水仍然不断自眼角滑出,滴落于冰冷的地面。

  他……终究还是看到了……她宁愿饱尝对他的相思之苦,也不愿让他瞧见她此刻的模样啊。

  “求求你……放了我……我不过是个废人……不过是苟延残喘,再活也活不了多久……”她的嗓音低哑哽咽,泪水越落越急。

  “你……”震惊和讶异取代了慕劭原本亟欲复仇寸心。

  为何她会被囚于冷宫,还被人废了双腿?这一切令他感到困惑,更令他原本欲杀了她的心动摇。

  此时,一名身着战钟,粗眉大眼,有着浓密落腮胡的男子,在众兵士的簇拥下来到冷宫。

  “剽姚将军当真在此?”

  “是,属下亲眼所见,确是如此。”

  “剽姚将军慕劭,若是听到本王说话,请立即出面。”丹汝王在外头扬声高喊。

  闻言,慕劭顾不得一切,伸手将妍月一把抱起,迈开步伐往前定,离开这间简陋的厢房。

  他的动作令妍月心慌不已,连忙抬起头,神情慌乱的直瞅着他那俊逸的脸庞,

  “求求你……别带我离开……”

  “闭口。”他低喝。

  妍月只得咬着唇,不敢再出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