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愿相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愿相思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慕府,满室宾客开始议论纷纷,为何迟迟不见慕劭返回与新娘拜堂成亲?

  身着大红喜服的新娘端坐于椅上,同样对于新郎不见身影一事感到困惑。

  “老爷,良辰已到,若少爷再不返回……”慕家总管走向前,在慕祈耳旁低语。

  “莫担忧,不会有事。”慕祈虽这么说,但心里却也开始感到不安,生怕儿子有个万一。

  此刻,一阵响彻云霄的马蹄声传来,吴普率领无数手持刀剑的卫士将慕府团团包围,接着他一声令下,卫士们立即下马奔入慕宅,见人就杀。

  霎时间,尸体遍地,鲜血成河,慕氏一家、新嫁娘、前来道贺的亲友以及府内所有仆佣共数百人,均无一幸免,

  吴普坐于厅堂内,脸上堆满了笑,手中把玩着慕祈的项上人头,满意看着遍地尸首。

  这时,一名卫士向前禀报,表示未发现慕劭的身影。

  吴普闻言大为震怒,“怎么可能?快给我搜,就算要将这座宅邸罢过来,也得找到他!”

  慕劭身为建威大将军,武艺超群,在战场上所向无敌,杀敌万千,所以吴普今日才特地率数百名卫士前来,就是要确保能顺利取下慕劭的人头。

  而今日之事进行得太过顺利,他所率领的卫士竟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歼灭慕氏一家,没有任何伤亡,原因就在此,慕劭并未在府中。

  斩草必须除根,慕劭非得除去不可,否则就是替自己留下祸根。

  然而卫士们就算是寻遍了慕府,也不见慕劭的身影。

  这时,一名卫士迅速奔来,小声的在吴普的耳畔低语。

  顿时,吴普神情骤变。

  “来人啊,放把火将这里烧了!”语毕,他抛下手中慕祈的人头,步出慕府,乘着快马朝皇宫奔去。

  真是想不到,他千算万算,计画周详,最后竟会让公主坏了好事。

  凡是与他作对之人,就算对方是公主,他也绝不放过!

  *

  于华殿外,脚步声纷至沓来。

  至宁王与吴普领着无数持剑侍卫进入殿内,只见妍月独自一人端坐于案前,神色自若。

  “皇妹,慕劭人在何处?”

  妍月起身,凝视着眼前手特长剑的至宁王。“皇兄,建威大将军并无图谋反叛之意,恳请皇兄明查……”

  “王,公主早已和慕劭是一丘之貉,其言万万不可信啊。”一旁的吴普连忙开口,制止妍月再说下去,并故作一脸惶恐的模样。

  闻言,至宁王更为愤怒,沉声低吼,“本王再问你一次,慕劭人在何处?”

  眼前的人再也不是印象中那个明事理的皇兄了,妍月幽幽地叹了口气,“皇兄,我真的不知慕将军人在何处。”

  “王,公主分明是撒谎!末将亲自确认过了,公主一早便差了一名宫监前去傅唤慕劭入宫觐见,如今却说不知慕劭身在何处,这非明是欺骗王啊!要是公主与叛将慕劭来个里应外合……”吴普刻意不将话说完,留给人无限猜疑。

  听身旁的吴普如此说道,至宁王怒瞪着妍月,“你当真不肯说出慕劭的下落?”

  “皇兄,我确实不知道慕劭将军身在何处。”妍月脸上神情依旧,没有半点虚假。

  至宁王怒不可遏,一声令下,“妍月公主协助暖谋反叛的建威大将军慕助逃亡、,即刻废其公主名号,并交由刑部废其双腿,永生禁锢于冷宫。”

  妍月显得出奇平静,仿佛早巳料到如此,她没有哭泣,也不悲伤,只是静静凝视着宁王好一会儿后,不发一语的缓缓弯身向他施礼,随即往前步去,准备受刑。

  残虐暴戾、冷酷无情、听信谗言、戮杀忠臣……这样的人正是她的皇兄,正是当今一国君王,着实令人不胜欷吁。

  在经过至宁王身旁时,瞧见站于一旁的吴普一脸得意的模样,妍月见了更是心生厌恶。

  “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人为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她冷冷地说了句。

  她深信这世上是有因果报应的,而她期待着哪一天能亲眼瞧见吴普遭受报应。

  吴普听见了她的话,但压根不放在心上,唇边的冷笑更为扩大,故意弯下身施礼,扬声说道:“公主请慢走。”

  他的嘲讽、他的嘴脸皆令妍月感到无比厌恶,她撇开头不再看他,问心无愧的往前走去,面对即将到来的一切苦难。

  她废去了一双腿又如何?只要慕劭能平安活在这世间就好。

  至宁王并未回头,仅比了个手势,命所有人退下,欲在于华殿内独处片刻,任何人皆下得前来打扰。

  于是吴普便与众侍卫一同离开。

  只要慕劭一天未除去,他就一天不得放宽心,思索了会儿,吴普索性一不作二不休,连忙唤来宫监总管。

  “妍月公主被废名号一事不得传出去,明白吗?”

  宫监总管忙不迭地猛点头,万万不敢忤逆吴普,以免项上人头落地。

  “很好,接至宁王与妍月公主之旨,绘下叛将慕劭之画像,张贴于各地,通缉捉拿,归案后毋需审问,就地正法,人人皆可诛之,胆敢藏匿或知情不报者,坐死罪灭族。”

  宫监总管立即屈膝跪下,“遵旨。”随即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待宫监总管离开后,吴普不禁得意的大笑。

  如今他的地位仅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任何人也奈何不了他,而他早晚定会使计弑了至宁王,夺下王位!

  *

  余晖斜照。

  一辆马车不停往前奔驰,就算马匹累了,不住喘息,驾车之人也不许它停下。虽然他们已经成功离开边境,但为了安全起见,必须到一处无人发现他们踪影的地方才行。

  “王大哥,你快停下呀!”同王贵一块离宫的宫监再也忍不住,连忙开口。

  “怎么啦?”王贵只得勒马停下。

  “王大哥,够了,咱们已经离开国境极远了。”

  “那又如何?”王贵仍不能安心。

  “王大哥,你听我说,咱们也该为自个儿的将来好好打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王贵皱紧眉头。

  “你没想过吗?咱们听从公主之命将慕劭将军迷昏,再将他送出宫,此事总会被发现的。”

  王贵闻言抿紧了唇,并未答腔。是啊,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再加上……公主先前不是给了你不少价值连城的珠宝首饰作为盘缠吗?”他眼底有着贪念。

  “那又如何?”王贵心一悸,大概可猜出他心里头打着什么歪主意。

  “不如咱们就分了那些珠宝首饰,拿去变卖,换些钱,到一个没人认识咱们的地方过好日子。”

  “那么将军呢?公主可是托付我,一定要让他平安活着。”

  “哎呀,王大哥,你真傻,难不成真要带着将军与咱们一道同行?他可是吴普欲除之而后快的人,咱们若带他同行,是替自个儿惹麻烦,不如索性把他抛下,任由他自生自灭。”

  “你……你说什么?”王贵潇脸讶异。

  “王大哥,现下什么都不重要,只有自个儿的性命要紧哪!”

  王贵转过头,看着车内束在麻布袋里的那副高壮挺拔的身躯,好一会儿后他又挥动缰绳,策马往前行。

  “王大哥,你的决定是……”

  “我还是不能违抗公主的旨意。”王贵神情坚定。他绝对会带着慕劭将军前往一处安全之地栖身。

  那名宫监闻言脸一沉,冷哼了声,“哼,真是愚忠。”接着伸出手便要抢夺王贵手中的缰绳。

  “你这是做什么?”王贵大惊。      

  “做什么?当然是替自个儿的将来打算,我好不容易逃到了这儿,说什么都不会傻得因为他人而丧命。”

  “你快放手!”

  “你才该放手!”

  两人不断拉扯着缰绳,并以长鞭抽打着马身,早已疲惫的马儿再也忍不住发怒,不听使唤,直往前奔去,在王贵他们还来不及反应下,连人带车坠落山谷。

  马匹跌断了颈子,当场惨死,车身更是翻滚了好几圈,最后坠落于谷底。

  车内,束着麻布袋的绳子松了开来,许久之后,被下药迷昏的慕劭缓缓苏醒,四肢勉强使出力气,从麻布袋爬出来。

  眼前的情景令他感到诧异。

  他记得自己之前明明身处于皇宫的于华殿内,饮下了妍月公主赐给他的一杯酒后,便失去知觉,如今再度醒来,却是身处于深山的谷底。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再往一旁看去,两名身着宫监衣裳的男子横尸于下远处,而其中一名宫监的身影他十分眼熟。

  慕劭缓缓步向前,仔细瞧着这名宫监的容貌,之后立即忆起,那正是当时带他入殿觐见公主,并端酒来让他饮下的宫监。

  这名宫监怎会在这里?而他又为什么和这两人在一块?一切的一切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正当他准备离去时,恰巧瞧见破损的马车内有只绸缎方巾,原本绑紧的方巾松了开来,露出放置于里头各式各样价值连城的珠宝,以及一块皇族的令牌与一只镶金的玉佩。

  拧紧眉步向前,他将那块令牌与玉佩拿超,仔细观看。

  这正是妍月公主的令牌,而这块刻有凤凰的镶金玉佩,仅有皇族之人可佩戴,想必是她的信物。

  为什么她的令牌与玉佩会在这儿?而他又为什么会被她下药迷昏,派宫监带他离开?其中究竟何有因由?

  无论如何,他定会查明真相。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