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愿相思 第1章(1)

作者:嘉恩
  初春,乍暖还寒。

  皇城东北方有一高台,雕梁画栋,丹楹刻桷,绮窗绣户,朱栏曲槛,近处皇城宏构,远处市井风貌,无不俱在目下。

  两名侍卫立于高台下,正倚着墙偷个闲。

  “你知道吧,听说明儿个就是建威大将军慕劭大喜之日。”

  “正是明日吗?”

  “可不是,他即将迎娶早已有媒妁之言的一名远房亲戚之女,到时候场面肯定盛大隆重。”

  只身前来登台眺望的妍月,步下阶梯时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双眸中立即染上一抹哀伤。

  人说姻缘、姻缘,事非偶然,她与慕劭,注定是无缘了。

  “唉,依我看,到时候只会是腥风血雨。”

  “怎么说?”

  “建威大将军虽在战场上有无数显赫功勋,父亲慕丞相为人刚正不阿,颇得人心,但他们却得罪了王身边的宠臣吴普。”

  “唉,说到吴普,其实他一点儿能耐也没有,只懂得阿谀奉承,讨王欢心,最后竞也获得王的重用,藉此彻底铲除异己,忠臣个个走上刑台,奸佞之徒纷纷钻营。”

  “但他受王的宠信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偷偷告诉你,听说他打算趁着明儿个建威大将军大喜之日,所有亲朋好友皆前来祝贺,好一举将慕氏一族依图谋反叛的重罪全部诛灭。”

  “图谋反叛!真有此事?”

  “丞相与建威大将军父子向来耿直,忠心为国,怎会做出图谋反叛这样的事?那不过是吴普将这莫须有的重罪硬是扣在他们身上,好有个藉由灭了慕家啊!”

  “好个阴险小人!”

  “可不是……嗳,咱们今儿个所说的话,可万万不得传出去,否则项上人头不保。”

  “这你大可放心,我可没那个胆子与吴普作对,还想多活个几年呢!”

  闻言,妍月俏脸惨白,全身止不住颤抖。

  皇兄近来极为宠信吴普,凡是他所说的任何话皆听信,倘若这两名侍卫所言不假,那么慕氏定会被吴普所灭。

  不,她无法眼睁睁看着慕劭被奸人所害,但她身在宫中,又能如何?

  纤纤小手扶着墙,妍月缓缓步下阶梯,朝于华殿的方向走去,脑海里不断思索着应对之策。

  回到殿内,她立即派人唤来亲信的宫监王贵,并命所有宫女退下。

  “公主。”王贵恭敬地施礼。

  见素来忠厚老实的王贵前来,妍月立即朝他跪下,“王大哥,妍月拜托您了。”

  “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啊!公主请快快起身!”王贵惊讶又慌张,顾不得一切,连忙伸手将她扶起。

  “王大哥,妍月平日待你如何?”

  “公主待王贵恩重如山,王贵无以为报。”

  “那么……我有一事请你务必帮忙。”她已下定决心。

  “公主请说,王贵必定办妥。”

  “明日请你差人传建威大将军入殿见我。”

  登时,王贵心一惊,“公主……该不会是知晓了什么事吧?”

  “你是指吴普打算趁着明日将军大喜之日,亲友均前来道贺之际,一举将慕氏一家灭亡之事?”

  王贵听了,吓白了一张老脸,“公主,您怎会知道此事?”

  “吴普的心思,宫中又有什么人不知晓?”妍月神色黯然,哀戚的一笑,“唯一不知情的仅皇兄一人。”

  “公主该不会是打算救慕将军吧?”

  “请王大哥务必帮忙。”语毕,妍月再次朝他跪下,不断磕头,“妍月拜托王大哥,拜托王大哥了!”

  “使不得啊!公主,您万万别这般折煞了奴才。”王贵连忙伸手将她扶越。

  “王大哥,妍月拜托您了……虽救不了慕氏一家,但至少要救出慕劭一人。”她绝不能让他死。

  “唉,公主这是何苦?慕劭大将军向来与公主毫无瓜葛,倘若此事被王与吴普得知,公主的下场……不堪设想啊!”

  “是,他与我非亲非故,毫无瓜葛,但……我就是无法看到一名忠义之臣被奸人谋害。”妍月垂下眼,淡淡地说着,

  其实她的内心始终有着一份不可告人的情意,只是对他的那份心意无法说出口。

  “倘若慕劭大将军当真前来见公主,接下来公主又打算如何?”

  “请你出宫替我买来一些迷药,再备妥一辆马车。明日我会准备一杯酒让他饮下,请你先在酒中下药,待迷昏他之后,立即载着他离开国境,”

  “但……公主,边关守备甚严,如何成行?”

  妍月取下随身的玉佩与一只令牌,递向前交给王贵。

  “将这两样信物带在身上,若遇守卫盘问,便将这两样信物取出,让守卫观看,说是我请你离境办事,他们必定不会刁难。”

  “这……”

  见王贵仍有些迟疑,妍月再将身上所佩戴的珠宝首饰全取下来,放入一条绸缎方巾内包起,双手递向前交给他。

  见状,王贵瞪大双眸,“公主……”

  “这些是给你们的盘缠,若事情进行得顺利,请你与慕劭将军永远都别回来了,到外地好好过日子吧。”她清楚知道,他若一回来,必定难逃一死,而她所能给他的也只有这些了。

  明白公主已为他想好后路,王贵顿时泪流满面,跪下直磕头,“公主,王贵必定将此事办妥,绝不会让公主失望!”

  “那就有劳王大哥了。”

  王贵站起身,拭去眼泪,捧着裹着珠宝首饰的绸缎方巾,以及公主的玉佩及令牌离开。

  偌大的于华殿里,只剩下妍月一人,

  她缓缓走向一只镂金雕花的深色木箧,取出置于里头的一只锦绣方盒,打了开来,只见一朵干枯的白梅正静静的躺在其中。

  她伸出手拿起白梅置于掌心,凝视着它。

  对慕劭的思念没有一刻停歇,她怎么也无法眼睁睁看着他蒙受不白之冤而死。

  就算皇兄与吴普事后得知此事,要严惩她,她也不在乎,只要能让慕劭平安活在这世间就好。

  *

  建威大将军慕劭成亲之日,一早便贺客盈门,热闹非凡。

  锣鼓喧天,慕劭已迎娶新嫁娘返回宅第。他骑乘着骏马,身上披红插花,脸上有着喜悦。

  然而他尚未下马入宅,便瞧见一名宫监快步前来。

  “建威大将军听旨,妍月公主速传将军入宫觐见,”

  闻言,慕劭剑眉紧蹙。

  今日是他的大喜之日,若是入宫觐见公主,岂不是错过拜堂的良辰吉时?

  在大门前迎接的慕祈沉吟了会儿,道:“儿啊,公主今日忽然传你进宫必有要事,你还是尽速前往宫中一趟吧。”

  闻言,慕劭点点头,“好,我速去速回。”便迳自策马往皇城方向奔去。

  *

  于华殿内彩饰纤耨,玉阶彤庭,极其华丽。

  慕劭在宫监王贵的带领下进入殿内,只见一名窈窕的女子身着锦绣华服,背对着他站在那儿,他立即单膝跪下,低头抱拳施礼。

  “末将拜见公主。”

  一听见他那低沉浑厚的嗓音,妍月不禁回想起之前与他相遇的情景。

  她缓缓转过身,见他身着新郎衣装,心下由得感到刺痛。

  “慕将军请起。”

  慕劭站起身,抬起头来,一瞧见她的容貌,眸子里闪过一抹讶异。

  是她?原来那日在御花园里所见到的女子正是妍月公主。

  “慕将军可还记得我?”妍月凝视着他,柔声轻问。

  “记得。”

  他的回答,令妍月内心感到开心无比,嫣然一笑。

  她的笑美得令人为之心神荡漾,然而慕劭俊逸的脸庞依旧面无表情。

  “不知公主紧急传唤末将前来有何要事?倘若无事,请恕末将必须先行离开。”

  “今日是慕将军大喜之日,妍月特地差人备妥好酒,请慕将军务必赏脸饮下,作为祝贺。”

  “就为此事?”慕劭剑眉紧蹙,神情有些不悦。

  “就为此事。”

  妍月比了个手势,王贵立即端着一盅酒向前。

  “慕将军,请饮下此酒,好尽早返宅成亲。”王贵将酒盅端起,脸上堆满了笑。

  慕劭不发一语,接过酒盅一饮而下,之后随即朝妍月抱拳施礼,转过身欲离开。

  然而此时,他突然感到头晕目眩,眼前的景物一片模糊。他缓缓转过身,怒不可遏地瞪向她。

  “你……究竟让我饮下了什么酒……”

  妍月站在原地凝视着他,樱唇掀了掀,但心中千千万万的话语却是怎么也道不出口。

  最后,慕劭的四肢再也使不上力,闭上双眼昏厥过去。

  一旁的王贵见状,立即将一只早已备妥的偌大麻布袋取来,妍月向前与他一同将昏迷不醒的慕劭放入袋内,再与另一名宫监合力将身材高壮的慕劭抬上停妥于于华殿后方的马车。

  “公主……奴才必定下会让您失望。”王贵坐于马车上,一双老眼含着泪,哽咽着向妍月道别。

  他清楚的知道,这一离别,以后怕是永远也见不到面了。

  “有劳王大哥了。”妍月微微一笑,目送王贵驾车离去。

  但愿他们能顺利出关,带着慕劭离开国境,越远越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