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国师夫人要出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国师夫人要出嫁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服下药后不久,夜离虽然略略清醒,却开始不停的吐血,一口一口鲜红的血从他的嘴里涌出。

  莫雨澄惊慌的替他擦着,但一擦完那血又涌了出来,看着手上的巾帕染成血红,她焦急又心痛。

  “你找个人去门口等着,侯爷一回来就请他尽快过来。”她回头吩咐三个侍婢。

  “是。”侍婢领命离开。

  夜离又吐出一大口血,她急忙伸手为他拭去。

  他缓缓抬眼,朝她虚弱一笑,“你放心,等我把血吐完就不会再吐了。”

  她心头一震,这是她第二次听见这句话,上回听见时,他是以鸡血伪装成自个儿吐的血,但是这一次,她明白这些血全是从他嘴里吐出来的,是他的血。

  “侯爷很快就回来了,你不会有事。”她的嗓音不由自主的哑了。

  他吃力的抬起手轻抚着她的发丝,星子般的眼满溢温柔注视着她,喑哑的开口,“若是我死了,你别难过,这是我罪有应得。”

  她紧紧抓住他的手,“你不会死,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你!”

  “我知道,你只是太生气了所以才会打我,你没打错我,我是该打。”他轻喃着,眼神眷恋地在她身上流连,“娘子,你能不能把人皮面其取下来,让我看看你,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看你了。”他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轻很轻。

  她听得心中又痛又悔。“不要再说了,你不会死,你不会死!”她湿了眼眶,抬手慢慢取下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端正英气的脸庞。

  他瞬也不瞬的凝睇着她,那眼神专注得仿佛要将她的身影深深的烙进脑海里,即使血不停的从嘴里溢出,他的眼眸仍是眨也不眨。

  她将手上染红的巾帕再换了一条,不停的替他擦着他唇边溢出的血沫,但那些血沫仿佛没完没了,不停的漫流而出,她的眼泪也跟着不住的往下掉。

  “娘子,别哭。”他小心翼翼替她抹去脸上的泪。

  她哽咽质问:“你为什么不躲?为什么不躲?!”她是在气头上才会对他出手,伤了他,她的心也是会痛。

  “我想让你消气。”她的泪落得太凶他来不及抹去,他想将她拥入怀中,却发现身体里的力气仿佛被抽光了,浑身无力,连抬起手都很勉强。

  “你以为打伤了你,我心里便会好过吗?你伤成这样,可知我心里有多后悔?”她抽噎泣诉。

  “原来娘子还心疼我……你别难过,你这么伤心,我看了心很疼,我不痛,真的,一点都不痛,我很快就会好起来……”才说着,他嘴里又呕出一大口血,那些血沿着下颚蜿蜒滴淌到他的衣襟上,晕染出一大片的血红。

  莫雨澄慌忙的拿着巾帕捂在他的唇边,想堵住那些一拚命往外涌出来的血。

  “夜离,你不能死,答应我,别死!”

  “好,我不死,我不死…………娘子舍不得我死,我就不死……”他嗓音渐渐低了下去,双眸也渐渐合上。

  “夜离、夜离——”寝房里回荡着莫雨澄骇然惶急的呼唤声。

  “臣参见陛下。”进到晴光殿,闻人尹躬身行礼。

  “闻人卿家免礼,”牧隆瑞接着吩咐,“来人,赐座。”

  闻人尹的先祖是日耀皇朝的开国功臣之一,开国圣君感念闻人尹先祖的功绩,赐封乐平侯,并允许闻人家族能将此爵位世代相袭,是皇朝少数享有此殊荣的世袭。

  内侍立刻搬来张椅子,闻人尹慢条斯理的坐下后开口道:“臣接到圣旨便马不停蹄的赶来,陛下急召臣回都城,不知有何要事?”

  “朕听闻莫雨澄的花轿遇袭一事,已命人追查那帮行凶匪徒。”

  闻言,闻人尹立刻一脸气愤不平,“陛下可查到那群杀人夺宝的大胆凶徒身分了?他们夺走宝壶也就罢了,竟然还杀死臣未过门的妻子,请陛下定要查出其凶,还臣一个公道。”

  牧隆瑞沉声道:“闻人卿家放心,朕定会追查出凶徒将他们绳之以法,还你一个公道,莫雨澄之死其实无辜,那帮凶徒的目标是国师留下的那只宝壶,朕此次召你进宫,是想问问你对此可有什么线索?你可知会是谁想抢夺那只宝壶?”

  闻人尹思索须臾,摇头,“据臣所知,师兄留下的宝壶有不少人觊觎,会是何方人马下手夺宝杀人,臣也不知,那花轿遇袭之处没有留下线索吗?”

  “朕派人去查了,目前尚无眉目。”牧隆瑞道。

  像是思及什么,闻人尹接着说:“对了,臣想起一件事,当初侥幸逃过一劫的夜府总管说,那些凶徒虽然全都蒙面身着黑衫,辨认不出面容,但在打斗中,他从对方的身上夺下一块令牌,可惜后来不慎遗失,匆促之间他只瞧了一眼,隐约记得那面令牌是黑底银边,上头雕刻着一头苍鹰。”

  牧隆瑞双眸微敛,“这事朕会命人调查。”

  那枚令牌其实早已由他派遣调查之人呈给他看过,苍鹰是大将军翁仲林的标志,那枚令牌是翁仲林辖下亲卫军所用,此事他已召来翁仲林询问,但他矢口否认曾派人去袭击花轿夺宝杀人,并说也许是有人盗取了令牌嫁祸给他。

  他不是没怀疑翁仲林,但他所言也不无可能,目前没其他的证据,牧隆瑞只好将此事暂且按下。

  被夺走的那只宝壶是他命人仿造的,真品在他手中,因此对于那只失窃的宝壶他倒也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翁仲林是否对自己怀有异心,若他暗中图谋宝壶,派人杀人夺宝,此人便不可再留。

  “对了,闻人卿家,国师生前为何留下锦囊,要他的夫人带着宝壶改嫁予你?而那宝壶真如外传所言那般神奇,饮了宝壶的水便能拥有无上才智、青春永驻的容貌甚至还能点石成金吗?”牧隆瑞终于闻出召他进宫的目的。

  听他提及此事,闻人尹深深叹了口气,“那宝壶在当年我师傅传给我师兄后,师兄便一直珍藏着它,连臣也不曾见过,臣并不知那宝壶是否真的如此神奇。”

  “你们是师兄弟,难道你师兄丝毫不曾透露过那宝壶之秘?”他是少数知道闻人尹与夜离师承月渊之人。

  闻人尹既然有幸成为月滴的弟子,他不相信他会完全不知宝壶之秘,认为他是不愿吐露,因此神色一冷。

  “师兄是曾提过一句话。”

  牧隆瑞闻言急问:“什么话?”

  闻人尹缓缓出声,“他说若要揭开宝壶之秘,须以己身最珍贵之物。”

  “己身最珍贵之物?那是什么?”牧隆瑞脱口问。

  闻人尹长叹一声,“臣推敲一番是有个猜测,但如今宝壶失踪,也无法一试。”

  “闻人卿家推敲出来的是什么?”牧隆瑞语气有些急切。

  “己身最珍贵之物,臣猜测也许是自身的血,倘若一个人血流尽,这个人也就没命了,不过臣这么猜测,也不知对不对?”

  牧隆瑞目露一抹喜色,嘴上却说:“可惜那只宝壶被夺,让闻人哪家无法一试,你放心,朕会命人为你追回那只宝壶。”

  “臣先谢过陛下。”闻人尹起身躬身一揖。

  牧隆瑞得到答案,急着试验,便让闻人尹离去。

  闻人尹一直隐忍着直到出了皇宫坐上马车后,才哈哈大笑出声,对着扮成护卫的牧晨瑞说道:“果然如师兄所料,牧隆瑞急着想知道那宝壶的秘密,看他那喜不自胜的样子,这会儿怕己用自个儿的血在试了。”

  “那宝壶是假的,他再怎么试也没用。”扮成随从的牧晨瑞无法跟闻人尹一起进到晴光殿,只能在外头等,因此没瞧见适才的情况。

  “接下来就等着他对翁仲林动手了。”说着,闻人尹定定望着牧晨瑞,“晨瑞,若事情进行得顺利,再过不久你便要准备登基,日后成为君王,可千万别像牧隆瑞这般暴虐贪婪。”

  牧晨瑞那张俊朗的面容一凛,肃声答道:“尹大哥放心,晨瑞一定不会辜负你这些年来的教导,定会爱民如子。”他虽是由夜离救出,但这几年来却是闻人尹陪在他身边教导他、照顾他,他视闻人尹如师如兄,一心只想尽力达成闻人尹对他的期待,不令他失望。

  闻人尹欣慰的领首,“我相信你一定能做个英明的君主。”晨瑞可是他教导出来的,以晨瑞的品行,绝不会成为一个昏君。

  不久,马车回到府郎,守在门口的家仆禀报下,闻人尹急忙赶到厢房。

  一看见闻人尹,莫雨澄满面忧急的道:“侯爷,夜离他自服下药后便一直吐血不止,现在又昏迷了,怎么会这样?”

  “我瞧瞧。”闻人尹上前,伸指按在夜离脉搏上,须臾之后,他命人取来金针,拾针扎向他胸前数个大穴。

  “嫂子,我先替师兄施针止血,可若他没转醒,只怕……”

  “你要救他,你一定要救他!”莫雨澄激动的紧按住他的手。

  “他是我师兄,我自会尽力,可师兄如今心脉受损,除非……”闻人尹说着觑向她。

  “除非什么?”她焦急的追问。

  “除非能激发师兄强烈的求生之欲,也许还能有一线转机。”

  “要怎么做才能激发他的求生之欲?”她方寸全乱,无法细想。

  见她神情焦虑,闻人尹出言提点她,“我想师兄如今心里记挂的只有嫂子,嫂子为莫家的事耿耿于怀,师兄心中定然难受,因此才会毫无防备的让嫂子伤他,他八成是想以自个儿的命来抵偿。”

  听见他的话,莫雨澄为之一愕,神色悲凄的望向榻上的夜离,哽咽的说:“我没有想要他死。”

  “你若亲口告诉师兄你肯原谅他,也许师兄会宽心些。”

  一直跟在闻人尹身后的牧晨瑞此时也开口道:“夜夫人,冤有头债有主,莫家上下并非是夜大哥所杀,你该恨的人是皇兄。若非皇兄想除掉夜大哥,夜大哥也不会费心诈死,一切事情的源头都是皇兄,他才是始作俑者啊。”

  他接着打了个比方,“就好比有人持剑杀了人,我们不去追究那杀人之人,却去怪罪那铸剑的剑师,这是本末倒置的。”

  闻人尹附和,“晨瑞说得没错,师兄虽铸造了那把剑,但挥剑之人是牧隆瑞。”

  见莫雨澄在听闻了他们的话之后不发一语,神色幽凝的睇看着师兄,知她此刻心中定然心潮起伏,思绪翻涌,闻人尹也不再多说什么。

  见时辰差不多,他取下师兄身上的数支金针,再取出一颗丹药溶入水中,扶起昏厥的夜离掰开他的嘴喂他服下,他接着伸手按在他胸前,以内力为他催发药性。

  “嫂子,我再去开帖药命人煎来,麻烦你看顾师兄。”

  她沉默的颔首。

  闻人尹领着牧晨瑞走出去。

  等走远后,牧晨瑞才启口问:“夜大哥的伤真的那么重吗?”

  “你没瞧见他吐出的血都染红了衣襟。”

  “可尹大哥医术精湛,连你都没把握救他吗?”牧晨瑞问出心头的疑惑。

  “不是我能不能救,而是师兄要不要活,他若不想活,纵使我有心也救不了他。”他意味不明的表示,话里似乎隐含着玄机。

  “尹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牧晨瑞听不太明白。夜大哥会不想活吗?他不像是那种会寻死之人。

  闻人尹朗笑道:“日后你便会明白。”

  寝房里,莫雨澄缓缓握住夜离的手,良久,宛如下了什么决心般,轻声启口,“夜离,只要你好起来,我便原谅你。你听见了吗?我原谅你,你拦下我寄回莫家的信,这件事我不怪你了。”

  他仍是静静的闭着眼,没有动静。

  她紧紧将他搂入怀中,“夜离,别死!别丢下我!我只剩下你了……”她泪眼蒙咙、声音哽咽,她的亲人都已不在了,她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他……若连他都死了,要她怎么在这世上独活,她含悲的嗓音在他耳边声声呼唤着。

  “夜离,我不怨你、不恨你了,你快点醒来,不要留下我一个人,求求你,夜离,别丢下我一个人……”别残忍的让她再次承受天人永隔的痛楚。

  许久,她怀中的人长睫轻颤,眼皮掀动了下,那灿亮如夜星的眼瞳轻轻睁开,嘶哑的嗓音吐出几句话,“娘子别怕,我不会丢下娘子不管,为了你,即使是魂归九幽之下,我亦会拚命回来见你。”

  她晶莹的泪珠扑歉较落下,心中对他的恨与怨在这一刻全都放下了,只要他能好好的活着便好,其他的事全都不须执着计较……

  莫雨澄小心翼翼,将汤药一口一口吹凉喂进夜离嘴里。

  他倚靠在她怀里,皱着眉头,喝了几口便不想再喝。“娘子,这药汁好苦。”

  “良药苦口,喝完这些药你的伤才能早日痊愈。”她哄劝着。

  “可这药苦得我头疼、胸口也疼。”

  “很疼吗?我让人去找侯爷过来帮你看看。”当时她在愤慨中用尽全力打了他胸口好几掌,导致他伤及脏腑,因此一听见他喊疼,莫雨澄便有些着急。

  “不用了,娘子帮我揉揉就会舒坦些,”他拉着她的手抚向他胸膛。

  她依言轻轻替他揉着。“有好些吗?”

  “嗯。”他舒服得眸儿半眯,唇角隐隐含笑。

  揉了片刻,她怕汤药凉了,再吕了匙药汁喂到他嘴边,“药还剩一半,先把药喝完我再揉。”

  “太苦,不喝了。”他严重怀疑少尹在药汤里,刻意多加了几昧能苦死人的药材。

  “你不喝完药,内伤便治不好。”她耐着性子哄他。

  “少尹不是有拿丹药给我吗?吃那丹药就成了。”

  “侯爷说要搭配这汤药,内伤才能好得快,不落下病根。只剩半碗,你快趁热喝了。”她好言劝道。

  可他还是不张嘴,她见了倏地脸色微微一沉,站起身,转身要朝外走。

  “娘子,你要上哪去?”

  “等你肯喝的时候我再进来。”

  他急忙道:“娘子别气,我喝、我喝。”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